016 小中
北冥雁2019-10-23 16:305,210

  寻人启事

  作者:北冥雁

  016 小中

  老王爷爷脚受伤的这些天,每天我和小西上街乞讨。过了些日子,起初讨饭的难为情心里慢慢消失。讨饭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我慢慢的习惯自己的样子,也习惯了别人叫我叫花子,习惯了冷言冷语,习惯了每天不停地走路,习惯了风吹日晒。

  走在街上,我、小西,还有大黑和阿黄,好多人回头望。好多商铺老板渐渐都认识我们了。有时走过他们门前,他们会给狗狗丢口馒头。狗狗抬头望了我一眼,我点下头,他们才去吃。

  “呀,这小乞丐的狗挺有意思,不经过主人允许还不吃吗?来,再来一块。”

  狗狗又抬头望了我一眼,我又点点头,“快谢谢老板!”狗子“呜呜”了两声。

  渐渐地,附近的道路,每条大街小巷我都熟悉了。

  一天,路过学院路小吃街的时候,我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赤着脚。

  赤脚小偷!没错,是他。

  我仔细看了看他周围,没有看到“秃头” 、“瘸子”、“豁牙子”、“黄毛”他们。就他一个人,头上好像撞到墙了,鼓起一个大包。走路还有点瘸,每走一步,手还轻轻的扶一下右边大腿。每走一步,脚也掂了掂。

  他的大腿受伤了,每走一步掂了掂脚,说明伤的不轻。

  又被瘸子训了?还是偷东西被人发现,挨打了?还是跟别人打架了?我心里猜测着。

  他走过老谢牛肉汤馆门口时,眼巴巴的望了下门口摆着的烧饼,吸了吸嘴唇,似乎好些天没有吃饭的样子。

  “哥哥,你盯着啥呢?”

  “小西,跟着我……别说话……”

  “哥哥,你盯着一个小瘸子吗?”小西问道。

  “嗯。小西,他本来不是小瘸子,他好像被打了,受伤了……”

  赤脚少年扭回头周围看了下,继续向前走。

  “哥哥,是那个小偷吗?是他,公交车站的小偷,赤着脚的小孩。”

  “别说话,小西,跟在我后面……”

  我和小西慢慢的跟着赤脚少年。突然,他弯下腰,捡起地上的半块烧饼,拿起来放到嘴边,“嘎嘣嘎嘣”地嚼了起来。果然,他是饿极了。

  那半块烧饼已经干巴了,似乎还被人踩了一脚,地上散落几小块烧饼碎片。如果不用水泡一下,就是阿黄都不一定吃。

  走到一个饭店门口,门口拖把池上有个水龙头,他蹲下身,仰起头“咕咚咕咚”喝点自来水。向前走了几步,捡起一个矿泉水瓶子,又回头接满了自来水。

  走了没多远,他捡起地上的香蕉皮,走到一个拐角处,瞄了下周围,没有看到有人在意他,把香蕉皮放在嘴边……他居然把香蕉皮放在嘴边啃了起来!

  我心里隐约觉得,他遇到困难了。不然谁会吃地上扔了好多天的“嘎嘣脆”的烧饼?谁会吃阿黄都不会吃的东西呢?谁会蹲下直接喝自来水?谁会捡起香蕉皮还要啃几下呢?

  跟着“赤脚少年”走过两三个岔路口,又拐了几个弯,突然前面看不到“赤脚少年”了!

  我脑袋“嗡”了一下,这小子是故意要把我们甩掉的。我正迟疑着,突然身后草丛里跳出一个小孩。正是赤脚少年!

  “嗨,我说,你们这两个小乞丐,小叫花子,老跟着我干什么?走了两三条街都没有把你们甩掉!”赤脚少年手里拎着一个小木棍,大声的呵斥道。

  大黑和阿黄“噌”的一下子,跳在我和小西前面。

  “汪汪汪”,阿黄发出警告的声音!

  赤脚少年后退了几步,说道:“小乞丐,臭要饭的!有本事让它退后,想打架的话,我们单挑!”

  “我们才不臭,每天都洗脸,洗手呢!你才臭,捡垃圾吃的小偷!”小西也不示弱,大嚷道。

  “‘公主’,”我喊了声,用手捋了下阿黄的后背,阿黄退到我身后。

  “想打架是不?”赤脚少年又说道。

  “不打架,拿着吃,今天我讨的多,我们吃不完,给你吃一些。”我从褡裢里取出两个包子递过去,在赤脚少年眼前晃了晃。

  “小乞丐,不打架……你这是干嘛?”赤脚少年懵了下。

  “交个朋友怎么样?说不定还相互有个照应。”我说道。

  “哥,你是不是傻了?他是小偷!我才不跟小偷做朋友。”小西说道。

  我立刻制止了小西。“小西,别这么说。谁都有遇到困难的时候,都是流浪儿,在外不容易。我们也饿过肚子,饿得时候,感觉肚皮黏在腰上了,整条大街在眼前晃。”说着,饥饿的恐惧感让我下意识的吞咽了下口水。

  “赤脚少年”接过包子,送到嘴边,一口就咬下半个包子。

  “慢点吃,慢点,别呛着!”说着我把我的行军壶盖子打开,递过去,“这是开水,你那水别喝了,容易闹肚子!”

  赤脚少年扔掉手中的矿泉水瓶子,接过水壶,“咕嘟咕嘟”地喝了起来。

  “还有包子吗?再给我两个……行吗?我一整天没吃东西了,饿得眼睛有点晃了。”赤脚少年说道。

  我又拿出两个包子递给他。

  “慢点吃,还有烧饼呢。”说着,我又拿出一个烧饼递给他。

  “也不说声谢谢,我哥就是喜欢帮助人。哪里都找不到我这么心好的哥哥。”小西说。

  “谢谢……饿极了,我也想跟人讨饭呢。可是就张不开嘴,也不敢走上前,迈不动脚步。”赤脚少年说。

  “我们也是,起初也不敢开口,脚好像灌了铅,抬不起来,感觉讨饭好丢人!”我说道。

  说着我们向前走,走到立交桥附近的草地上,我们坐了下来。

  “你叫什么名字?我叫东东,到今年春节就九岁了。这是我妹妹小西。”

  “我叫小西,东南西北的西。”小西补充道。

  “人家叫我爷爷老石,我叫小石头,也快九岁了。”

  我说:“那你姓石。你哪里人?”

  “灵山的,我们那儿有很多会唱歌的石头!”小石头说。

  “我们是原阳的,我们那儿有大片大片麦田,有高高的钻天杨,有……”我突然好想家,我愣了下神,旁边的小西已经“哇哇”的哭了起来。

  “我想妈妈,我要妈妈!我要妈妈!”小西说着,扑倒我的怀里。

  “小西,别哭了,你哭的我也想哭了,我也想妈妈。”说着,我已经泪流满面。

  “我要妈妈,我要回家!我要回家找妈妈!”小西似乎不想停的样子。

  哭就哭吧,我也想哭。索性就让小西哭一下,不然憋得慌。心里憋得时候,我就狠狠的在胸口锤上两拳。或者找个没人的地方,掩面“呜呜呜”的哭上一会儿。

  过了一会儿,我听见小石头喃喃地说:“我可不想妈妈?我恨妈妈,我不想回家。”

  我愣了下。“世界上还有不想妈妈的小孩?还有不想家的小孩?”我说道。

  听到小石头说不想妈妈,小西也停止了哭泣,抹了下眼泪。

  “你不可爱,你是淘气包!是捣蛋鬼!你的妈妈不疼你。妈妈不疼你,你才不想妈妈。我妈妈疼我疼的不得了,我是妈妈最疼爱的宝!”小西愤愤地说道。

  “我曾经也很乖,好吧!才不是捣蛋鬼!妈妈扔下爸爸和我,跟个开轿车的人跑了……那人到我们那买石头,就把我妈带跑了。爸爸带我到城里找妈妈,还被人打了一顿……挨了打,我爸气不过,拿刀子将那男人捅了!我爸就被警察抓进号子了。我恨我妈妈。我现在没有妈妈也没有爸爸,我也不需要爸爸妈妈!”

  “那你……那你家没有亲人了吗?”我问道。

  小石头幽幽的说道:“有爷爷奶奶……村里小孩老说我妈跟人跑了……难听死了,走路都抬不起头!走到哪,都感觉脊梁骨有人盯着……我就钻进运煤的车跑出来了……我这辈子,不打算再回去了。我不想记起我的爸爸妈妈,不想记得那个村庄……”

  我和小西呆呆的张大了嘴巴。

  世间还有这样悲惨的事!电影里都没有看到过,故事里也没有听过,但这事就发生在眼前的这个赤脚少年身上。

  我伸出手,把小石的头跟我的头靠在一起,手滑落,轻轻的搂了下小石头的肩膀,捏了捏。我感到小石在落泪,他低下头,捡起一个小木棍,在地上划来划去。

  我们沉默了好大一会儿,什么话也没有说。

  “那你怎么跟那些坏蛋在一起的啊?”我打破沉默说。

  小石头楞了一下,似乎不太想回答。

  过了一会儿,他嘴唇动了动,似乎又很想有人听他说出来。

  “有一天,我饿极了,捡垃圾堆里的米饭吃,被一个瘸子看到了。他走过来,给我买了两个烧饼,说以后跟着他,天天有烧饼吃。不然,就像流浪狗一样,只能在垃圾堆里吃垃圾。我就跟他走了……谁知道是一群小偷!大头目是个秃头,人们喊他老许,二头目是个瘸子,人们喊他老金。他们每天训练偷东西,训练用刀片划别人的包或者口袋……学不好,就挨打!”

  停顿了下 ,小石头说:“好几次,我想离开他们。……但饿得滋味太难受了,我跑走过一次……在外溜达了一天,就又回去了。我太饿了……这次好几天没有偷到东西,挨打了,我就想跑,不知道哪个小孩伸腿拌了我一下,我摔出老远,头撞上墙,磕了个大包。鼻子也流了好多血。”

  小石头摸了摸头上的包,继续说:“瘸子飞快的掂着脚,奔过来……抽出皮带,雨点般的打在我的背上,屁股上,大腿上……直到他累得气喘吁吁的,打不动了,瘫坐在椅子上……我背上晚上睡觉的时候疼,腿走路的时候疼,我都忍着呢,我没有哭过,也没有求饶过!”

  说着,小石头掀起了衣服,背上一道道黑色的伤痕,结了疤。

  小石头继续说道:“我也不想做小偷。他们让我偷东西,用两个指头夹别人的钱包,用刀片划别人的口袋和包包,我真不想去做……我下不去手。一天偷不到东西,就要受惩罚!一个人偷不到东西,全体受罚!罚我们把手伸进滚烫开水里捞鸡蛋、捞硬币!还要集体罚一顿不吃饭!一共八个小孩,有时谁要是偷不到东西,就七个人过来轮流扇耳光,轮流扇,扇到满嘴的血沫子!‘豁牙子’最狠了,力气最大,胆子最大,偷东西每次都得手!谁要是没有偷到钱,连累他受罚,他上来就一顿的拳打脚踢!”

  “你这次怎么逃出来的?”我问道。

  “嗯。昨天在公交车站,‘豁牙子’偷东西时,刚好被发现了,跑的时候,被摩托车撞倒了,‘豁牙子’就被抓到了,其他人就四散奔逃,我趁乱溜了!”

  “跟我去讨饭吧,不偷不抢,饿不着。我就觉得偷人家东西,良心会疼。在老家,红旗家地里种的西瓜又大又甜,好多人去偷,我也想吃西瓜,但我就是忍着。我就觉得偷人家东西,可耻!开人家的门锁,我都觉得手抖!……火车站走廊里,有个大爷大娘,给孩子看病的钱被那个‘豁牙子’偷去了,哭了一整天!人家可是给孩子买药的钱,救命的钱啊!”

  “是啊,我也看到好多钱被偷的人,疯了一样,嚎啕大哭!心像猫爪挠的一样!”小石头说道。

  “我们拉钩,不做小偷!”我说道。

  “拉钩,不做小偷!”小石头伸出了手指。

  “拉钩!”小西也伸出了手指,似乎原谅了小石头。

  我把小石头带到立交桥下。

  今天就讨到七毛钱,菜市场买豆腐付钱时,才发现还丢了一毛。就全买了豆腐,没有给王爷爷炖骨头汤。

  我就炖了一锅豆腐白菜萝卜土豆乱炖。

  小石头吃完汤,还吃了两个烧饼。他打了一个饱嗝,抹了抹嘴说:“这是我离家半年来,吃的最饱的一晚。东东,我感谢你。”

  我说:“没什么,就多加了两碗水而已。但我今天很开心,我又交了一个朋友。我在乡下好多从小到大一起玩的朋友。虽然有的欺负我,也打过架,但我现在很想他们,曾经的打架、争吵似乎也是美好的。我感觉如果没有朋友,就像街角的那只流浪狗。”

  小石头说:“你说的有道理,有个晚上,我一个人太孤单了。就抓到一只猫抱在怀里,睡了一夜。第二天,我又把猫放走了,我自己都喂不饱自己。我养不了猫……看着小猫饿得喵喵叫个不停,好心疼……”

  囡囡走过来说:“东东哥,我们一起玩会游戏吧。”

  我说:“今天走一天,吃饱了,不想动了。来,小南,我给你介绍个新朋友。这是小石头!”

  囡囡说:“小石头,小石头,我们玩石子的小石头,这名字不好听,除非换个名字。不然,我不想跟他玩。”

  我说:“小石头,你还没有大名吧。我小名叫东东,上学了就叫张小东。”

  小石头说:“我还没有上过学啊,还没有大名哩。”

  我说:“你就叫小中吧,石小中。东西南北中的中,也是中国的中,以后你就叫小中!”

  囡囡开心的拍着手说:“小中,小中这名字不错。那我们的暗号就要改成:东西南北中,我叫小南!”

  小西说:“东西南北中,我叫小西。”

  我说:“东西南北中,我叫小东!”

  看着小石头有点懵,我就跟小石头解释说:“我有个弟弟叫小北,被送养给别人了。加上囡囡、小西、小北,还有我,我排在第一位,组成东南西北。假如有天,我们走失了,东南西北是我们相认的接头暗号。现在你不叫小石头了,你叫石小中。你愿意加入我们吗?加入我们的话,我们的接头暗号就变成,东西南北中了!”

  小石头说:“我愿意加入!我愿意!”

  我说:“好,那我们练一下。我先来,东西南北中,我叫小东!”

  囡囡说:“东西南北中,我叫小南!”

  小西说:“东西南北中,我叫小西!”

  小石头说:“东南西北中,我叫小中!”

  我拥抱了下小石头,说:“小石头,你以后就叫小中,记住你的名字是小中,忘记过去的事情,忘记过去的小石头!”

  几个小伙伴开心极了!我把捡回来的纸箱,拆开来,铺在地上。把小西安顿好,我就和小中睡在拆开的纸箱上,共同盖一个毯子。

  我听到小中打了一个饱嗝,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继续阅读:017 感动的雨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人启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