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 乞讨的日子
北冥雁2019-10-23 14:364,489

  寻人启事

  作者:北冥雁

  015 乞讨的日子

  转眼到了深秋季节,早晚凉,中午热。树叶也开始扑簌簌的往下落。

  每到这个冷热季节交替时,小西就容易发烧、感冒、咳嗽。

  其实我也容易生病,但我身体壮实啊,喝点辣椒水、生姜水,裹上被子,发发汗,就会好。小西不能吃辣,生姜水也不喝。一病就要好久才好。有时一个月,有时要两个多月。

  这个很让人揪心,我常常心生担忧:我生怕养不活的妹妹啊。

  吴奶奶送的棉被,我都让给小西盖,刚好能裹住她。小西睡觉爱做梦,爱蹬被子。有时晚上,我要醒好几次,帮小西把被子裹好。

  出门在外,一定不要生病啊。

  小西打个喷嚏,我都担心好半天。

  王爷爷每次带我们出去。每次出门前,王爷爷也都把我和小西的脸上,抹几下锅底灰。后来我和小西就自己往脸上抹。小西每次往我脸上抹锅底灰时,都开心的不得了。

  “哥哥变成黑脸猫了!”

  小西“咯咯”的笑着,高兴地手舞足蹈。

  “小西也变成小花猫了。”每次我都不忍心往小西脸上抹灰。总觉得别扭。但每次,我们看着对方抹过锅底灰的脸,都“哈哈”大笑起来。后来我们也帮王爷爷脸上抹锅底灰。

  王爷爷每天早晨醒来,都开心的说:“该化妆了,东东,小西来帮爷爷化妆了!”

  三个人开心的相互往脸上抹着锅底灰。

  化完妆,我们就出发了。一个老人,两个小孩和狗。我们每天要走很远,全是步行,每天要走二三十里路。小西跟不上,我就背着她。

  我们每天都要换不同的地方,走不同的路线,走不同的大街小巷。

  王爷爷对每条胡同、每条街,每条街多少店铺,都很熟悉。

  走累了,我们就在街边坐下来休息下。

  王爷爷说:“这条街就对面这个高先生牛肉汤馆生意好。”

  我说:“他家做的牛肉汤好喝吗?是不是有什么秘方呢?”

  王爷爷说:“其实都差不多。都开店了,做的东西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就是老板人心善,说话和气,一碗汤,暖人心。”

  我瞄了眼对面的牛肉汤馆,人来人往,还有站在门口排队的。有只流浪狗从门前路过,老板娘扔过去一个客人不小心掉在地上的烧饼。

  王爷爷说:“有的店看到我们讨饭的,还没有走近,就开始哄。不是泼水,就是扔垃圾,有时还吐口水……可是他不知道,连我们讨饭的都愿意去经过的店,生意也不会好到哪儿去。他觉得是赶走一个讨饭的,其实是赶走好运气,赶走他的财气。”

  我说:“是的。我们镇上有个丸子汤铺,老板人特和气,都做了十几年了。人们都喜欢在他那吃丸子汤。周围的丸子汤铺就很冷清。”

  王爷爷说:“娃娃,你以后开个店铺,就学着点,人心暖,生意不会差。”

  我说:“嗯,我喜欢做吃的,我就想开个饭馆。”

  王爷爷说:“开饭馆好,谁也离不开吃啊,哈哈。”

  有一天,我们路过一个店铺,店家养了一条凶恶的杂毛大狼狗。

  大狼狗要比阿黄高一个头。

  杂毛看到我们路过,直接就扑过来,“汪汪汪”吼起来。

  我们的大黑和阿黄立刻扑上前,护着我和小西,“汪汪汪汪”的对着杂毛大狼狗叫了起来。杂毛狗仍然一边“汪汪”的叫着,一边后退着。

  王爷爷年纪大了,腿脚已经有些蹒跚了。受到惊吓,他本能的后退了下,躲了躲,不小心踩到石块上,摔倒了,脚也扭了。

  王爷爷疼的“嗷”了一声,好半天才坐起来。

  店主连看都不看一眼。吆喝了下他的狗,连看都不看我们一眼,又打牌去了。

  我转身把王爷爷扶起来,搀扶着去附近的诊所。

  医生建议我们去医院下,可王爷爷担心钱不够,就没有去医院。王爷爷只买了活血止疼膏贴上。我搀扶着王爷爷,走不多远,就休息一下。我们走到立交桥下的时候,他们都已经休息了。

  王爷爷躺下后,我帮他把那些塑料薄膜、破布条解掉。脚在塑料薄膜里捂了一天,一股脚臭味差点把我熏倒。小西在旁边一手捂住鼻子,另一只手在面前扇着风。

  小西说:“爷爷的脚太臭拉,可以熏死好多只蚂蚁。”

  我说:“嗯。爷爷我帮你烧水洗洗脚把。”

  我又支起几块砖头,加柴点上火,放上一个铁壶烧水。水烧热后,倒入盆里,我试下水温刚好。我给王爷爷洗脚的时候,王爷爷有点激动。

  “我儿子,孙子都没有给我洗过脚,东东帮我洗脚了。等我脚好了,我给东东、小西讨点好吃的。”

  “爷爷已经给我们讨了好吃的了,您好好休息,明天我去讨饭去,给爷爷讨点好吃的。”我说。

  “我哥哥可以的,明天我们讨饭,给爷爷讨好吃的。”

  “嗯呢,乖乖,真乖的孩子啊。”王爷爷高兴地眼泪都流了出来。

  小西走过去,帮王爷爷擦眼泪。

  “爷爷,不需掉眼泪,掉眼泪容易变丑的。”

  “小西乖,爷爷不掉眼泪了。你们早点睡吧,早点睡吧。”

  第二天,我早早的就醒来。

  给小西洗把脸,擦干,又给小西用锅底灰抹个小花脸,小西也在我脸上抹上锅底灰,我们就出发了。

  多日来,我和小西的衣服脏兮兮的,脚上的鞋,都冒出了脚趾头。

  看着小西的头发,虽然脏兮兮的,我又把她头发拨拉的更乱一点。像乱草一样。在老家的时候,我总是把小西的头发梳的顺溜溜的。给她扎个小辫,戴一朵小花。小西喜欢粉色的花。也许每个小女孩都喜欢粉色的花吧。

  小西几个月没有洗澡,脖子上也明显黢黑黢黑的。看着小西这样子,我心疼了一下下。

  再看小西脸上抹的锅底灰,可不就是个小叫花子嘛。

  小西走不快。我们就没有选择王爷爷经常走的路。王爷爷经常走的路坑坑洼洼的,经常有大卡车走过,扬起一团灰尘。

  我们直接沿着旁边大学门口的路一直走过去。

  经过一家牛肉汤馆,人很多,老板和老板娘忙里忙外,不停的有人进来,有人出去。我鼓起勇气走过去,学着王爷爷的模样,晃动着手中的掉瓷的搪瓷大碗。

  “这么小的娃,不好好上学,都出来讨饭啦!”老板娘大声的说着,丢我碗里一个一角钱的硬币。

  “谢谢老板,家里发大水了,我和妹妹出来讨饭。”我说。

  “老板心底善良,肯定能生意兴隆!”小西也大声的说道。

  “小小孩,嘴还挺甜啊。来,再给你一毛。”老板娘又给我碗里丢了一个硬币。

  “小孩,过来。”旁边有个喝牛肉汤的大叔喊道。

  我愣了下。

  大叔又说:“我这两个零钱也给你。”

  我走过去,大叔丢给我两个一角钱的硬币。

  “谢谢叔叔。谢谢叔叔。”小西说道。

  我们刚转身要走,“啪嗒”一声,又一个五角钱硬币掉入碗中。

  我抬头一看,是两位手挽着手的大哥哥、大姐姐,他们已经快步走远,我都没来得及说声谢谢。

  第一次讨饭,就这么顺利,我觉得今天真幸运啊。

  路过包子铺的时候,老板夹了两个包子给我。我和小西一边吃着包子,一边往前走。

  也有几次,店铺老板直接把我们轰走。

  “小讨饭的,走远点,不要烦人。忙着呢!”

  “大清早就遇到小叫花子,晦气!”

  每次听到这样的声音,我和小西低着头,快步走开。

  最让人难为情的是有许多同龄的小男孩,小女孩,也追逐着我和小西。

  “看小叫花子,脏兮兮的。”

  “不讲卫生的讨饭的,好脏!”

  “看那脸,比柏油路还黑!小花脸!”

  每次遇到那些小孩,我和小西都快步躲开。我怕他们喊的太大声,我就揍他们。我忍着呢。我也想讲卫生呢,每天脸洗的白白的。别让我听到说我们脏的话,我真的快忍不住就要揍他们了。

  大约中午的时候,走到大钟楼的时候,我们已经讨了九块八角。我和小西欣喜若狂,盘腿坐在大钟楼下的台阶上,数钱。

  我们可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么多硬币啊!

  在老家,每年镇上庙会的时候,爸妈最多只给五毛钱。喝碗丸子汤,吃个烧饼就没了。我从来没有舍得买丸子汤和烧饼。我都是买的铅笔和练习本。

  最多是吃块五分钱一支的冰棍。我们镇上每年的庙会都在六月六前后那几天。天气炎热,嘴里吮吸着冰棍,我已经觉得,那是很幸福的味道了。

  “哥哥,我们有钱啦。”小西说。

  “小西,我们要学会自己讨饭。我们把钱存起来,给你买把小提琴。哥哥好想看到你拉小提琴的样子。”

  “哥哥对小西真好。”小西头靠在我的肩上,一边轻轻抚摸着阿黄的头。

  不一会儿,小西睡着了。我也跟着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大钟楼的钟敲了三下的时候,我和小西醒来了。

  下午三点。我们站起来,继续向前走。

  看到一个菜市场。我们就到菜市场转了下。

  去了十几个摊点没有一个人给钱的。我就一边向前走,一边捡拾别人扔下的大白菜叶子、萝卜头、烂辣椒、烂生姜块之类。

  走过蔬菜水果摊点,前面是卖肉的。

  “哥哥,王爷爷脚扭了,我们买点骨头,给爷爷炖汤吧。”

  “好的。我们买块猪腿骨吧。”

  我和小西向前走,一个卖猪肉大婶丢我碗里一角钱。我心里说,就买她的吧。

  “婶婶,我爷爷脚扭到了,我想买块骨头给他熬汤喝。”说着,我抓了把硬币掏出来一些,“婶婶,我有钱给您。”

  “这么孝顺的孩子。那就给你称一块腿骨吧。”大婶说。

  “好,婶婶,那就一块腿骨。”

  “两斤半,一块七毛五,一块七吧”大婶说道。

  “好叻。”说着我把硬币数给大婶。

  拎起腿骨我刚转身,大婶又拿了一小块腿骨赶过来,“这个小的送你了。”

  “谢谢婶婶。”

  我回头看了看,大婶的摊子前,立刻就围上来一堆人,其他肉铺前,都没人来买肉。看着大婶忙碌的身影,就觉得心里暖暖的。

  “做生意,就要和和气气。心善是最大的福报,能带来好的运气,带来财气。”老王爷爷说的有道理。

  买完骨头,我还买了两块豆腐。我们开始往回走,天快黑的时候,我们到了立交桥下。王爷爷正坐在草席上和囡囡聊天。

  “爷爷,有骨头汤喝。大大的猪腿骨。”小西飞奔到王爷爷面前说。

  “呀呀,东东、小西对爷爷真好!今天有什么收获啊。”

  “今天不错,挺顺的,遇到的都是好人……猪骨头的婶婶,买一块,送一块呢。”我说。

  我搬来几块砖,支起锅,引燃捡来的木柴,开始熬大骨汤。

  “哇,烧肉呢……老远就闻到卤肉的味道了。”这时盲侠老夏爷爷夫妇、独臂侠老李爷爷也回来了。

  我把生姜块、萝卜头、大白菜、豆腐块倒入锅中。

  “今晚大家一起喝骨头汤。都有份,一锅大乱炖。”

  “好香的汤啊,以后天冷了,熬汤这事就交给小东东啦!”老李爷爷说。

  “嗯,大家都托帮主老王的福,老王脚扭了,大家才能喝到这么热乎的汤。”老夏说。

  “老王啊,这东东,小西没白疼,你看你受伤了,还有人给你熬汤,恐怕你儿子都没有给你熬过汤喝吧。”独臂侠老李爷爷打趣的说。

  “都是小西的主意,是小西现提出的给爷爷熬骨头汤的。”我说。

  “小西孝顺,娃娃们乖!”盲侠老夏说。

  我盛了骨汤,先端给老王爷爷。

  “真香,活了一辈子,最好喝的骨头汤啊!”帮主老王爷爷激动地说。

  “豆腐好好吃啊,哥哥,原来这种豆腐这么嫩呢,像猪血块一样,入口即化。”小西说。

  “这儿就是豆腐闻名呢,那个淮南王刘安发明的豆腐。”我说。

  “好吃好吃,哥哥明天还要给我买。”

  “好哇好哇。只要小西喜欢吃的,哥哥都给你买。”

  看着大家开心的喝着汤,我心里美滋滋的,流浪在外,似乎也感到一些家的温暖。

继续阅读:016 小中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人启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