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 “小北”弟弟
北冥雁2019-10-21 19:345,608

  寻人启事

  作者:北冥雁

  008 “小北”弟弟

  村里人都说保国村长是个老好人。

  我觉得他是一个坏人!

  他是一个坏蛋,一个大坏蛋!一个大大的坏蛋!

  是他,每次到我家,惹得我妈妈哭。我妈妈不知道流了多少眼泪了!收集起来,要灌满一水缸了吧!是他带人扛走了我家多少粮食!还声声恐吓说,要牵走我家的牛!牵走我家的羊!

  这不是抢吗?

  村里人说,他是维护我们村的。可是他一点也没有维护过我们家!没有维护我们家,叫维护我们村?我们家不是这个村的?

  他只是维护他的村长位置而已!

  每次来我家,真想让大黑“红军”和“公主”阿黄扑上去咬他。可是又觉得让狗咬人,太残忍了。

  每次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真想用弹弓,挂上一颗枣子,射他的头。可是又觉得背后用弹弓背后射人,很小人所为,非君子大丈夫所为,非男子汉所为。

  再想想,又觉得他也是左右为难。他也只是一个村长,一个办事情的人,那是他的工作。

  想到这些,感觉脑瓜子疼,“嗡嗡的”脑仁疼。

  村长有个儿子,叫张怀慎。张怀慎已经有两个女儿了。他家罚钱了吗?怎么没有人去他家牵牛,扛他家粮食的?

  大人们这么说:“头胎是个儿子的,就不要生了。头胎是个女儿的,村干部睁只眼闭只眼,也就放过了。若二胎是个儿子,算你幸运,烧了高香,祖上老坟头冒烟了。若二胎还是女孩,算你倒霉。”

  头胎是个儿子的,就不要生了。头胎是个女儿的,可以再生一胎。至于二胎是男是女,听天由命。这似乎成了村子里一个规矩。大家都心领神会,谁也不举报谁。

  “张怀慎就倒霉,他爹缺德事做多了,二胎还是个女儿!”村子里背后骂村长这样说。

  “张保国他兴不起来,也就欺负下老实人,欺负下张宝田家,欺负我试试,我举报你!让你儿媳妇去结扎去,让你断子绝孙!别惹我!我可不是好惹的!惹我,我把你家房子给点了!”已经有四个女儿的团结大叔,看着保国村长的背影这么说。

  团结在村子里放狠话说:“谁要是让我没有儿子,我要让他后悔,让他后悔自己做过的事!没有儿子,我这辈子也没有指望了!我可受不了,别人戳我脊梁骨,背后说我缺德事做多了,生不了儿子,没有扛幡的。”

  那脸色好横,好野蛮,好吓人!

  儿子就那么重要吗?我就想,这人是不是愚昧!是不是脑袋被驴踢了!还是榆木疙瘩脑袋!

  “生男生女一个样”,“女儿也是传后人”的标语不是到处都是吗?眼瞎看不到吗?多么简单的道理!女孩有啥不好,我妹妹小西就是女孩啊,那么可爱,那么讨人喜欢,拿个弟弟给我换我也不要!

  妈妈生下弟弟后,也不敢对外声张,就几个来往的亲戚知道。外婆带了两只老母鸡,来家里照顾妈妈几天,给妈妈做面叶和手擀面吃。二叔、二婶也带了鸡蛋和红糖。

  一天,保国村长和保军村会计也来了,带了鸡蛋和糖果。看到我和小西,就抓起糖果向我和小西口袋里塞。

  爸爸说:“东东、小西,你们俩出去下,大人们说事。不让你俩回来,不要回来啊!”

  我很不情愿的带着小西往外走,就知道不是要说什么好事!跟坏人有什么好说的,跟坏蛋有啥好说的!

  妹妹掏出一个糖果,剥了刚往嘴里塞,我说,“这糖果不能吃,村长和村会计两个坏蛋在密谋把我们家小弟弟送人。你知道有个弟弟多不容易吗?”

  “哪不容易拉?”小西问道。

  “荷花、莲花、兰花家想要个弟弟,结果生了菊,还是没有弟弟!菊的爹团结大叔想要个儿子想疯了。每次我看到他看我的眼神,就怪怪的。恨不得要把我抱回家。”我说。

  “为啥菊的爹那么想要个儿子呢?”小西问。

  “菊的爹是想死后有个扛幡的。你听过村里妇女骂人吗?听起来最狠的就是,诅咒谁死了没有扛幡的!那个幡是要儿子才能扛,不然就去不了阎王爷那里去当差!没有儿子的人家,要认个干儿子,以后继承家产,扛幡。女孩子不能继承家产。”

  “村长是坏人!”说着,小西把糖果掏出来,跟着我往猪圈里扔。手里剩下一颗时突然停了下来,“哥哥,我能舔一下妈?我不吃,我好久没有吃过糖果了,我就舔一下。”

  “那你舔一下再扔。”小西舔了舔糖果。

  我问小西:“甜吗?”

  “甜死了,嗓子眼里都是甜的。”小西回答道。

  “那你就吃了吧,你也好久没吃糖果了。”

  “那我吃一半,哥哥吃一半。”说着,妹妹咬下一半塞到我嘴里。

  糖果在嘴里慢慢融化,很甜,可是我总觉得不是糖果的滋味,心里别别扭扭的。

  我和小西,一人抱着一只狗,坐在大门口。

  看着村长和村会计走出来,我压了压心底的愤怒之火。

  村长走过我身旁,俯下身子,摸了下我的头,叹了口气,“唉,我们这做的这是啥事,多好的孩子啊!”

  “多好的娃娃啊,两只大眼睛,忽闪忽闪的!”村会计说。

  我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气的肚子鼓鼓的。

  “夸我们弟弟好,还做缺德子的事!要我们弟弟送人,真想让大黑‘红军’咬他们!真想用弹弓打他们的头!‘哼’气死我了!气得我肚子鼓鼓的!”我跟小西嘀咕着说。

  “我的‘公主’也上去帮忙咬。”

  “那不能咬,咬伤人我们没有钱给他治病。那就给爸爸妈妈添大麻烦了!就诅咒他,诅咒他没有孙子,诅咒他儿子还生闺女!”

  “嗯,诅咒他!”小西附和着我说。

  我和小西走进屋,妈妈抱着小弟弟一边喂奶,一边在抹眼泪。

  一连几天,妈妈都在偷偷的抹眼泪。

  村长和村会计又来了几次。每次,妈妈都啜泣不止。

  有几个深夜我醒来,还听见妈妈在抽泣。我起身小便,看到爸爸一个人坐在院子里,不停的抽烟。旱烟袋滋滋的响,火星儿一闪一闪的。

  这个暑假真让人开心不起来,家里笼罩着压抑的气氛。爸妈做的菜也没有可口过。

  有天夜里,雨下的很大。我看见爸爸打着伞,站在院子里,在雨里抽烟,一闪一闪的火星在雨里闪着微弱的光。

  那天,妈妈去厨房烧饭,让我和妹妹照看下弟弟,望着弟弟可爱的脸,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看我。

  “我们给弟弟起个名字吧!”小西说。

  “小北在北屋出生的,那就叫小北吧,等妈妈再给我们生个弟弟,我们就叫小南,这样我们家东南西北就凑齐了!”我说。

  “妈妈,我们家弟弟起名叫小北!”小西跑向厨房跟妈妈说。

  “小北,小北,那就叫小北!”妈妈念叨着说。

  “小北,小北!我们的弟弟小北”小西开心喊着。

  小北眼睛微微动了下,似乎冲我俩微笑了下,嘴角上扬。

  我的心都跟随着颤动了下。

  我说:“小西,弟弟第一次冲我微笑了。这是他第一次微笑啊,我的心都要酥了一下。”

  小西也开心地说:“我也看到了!哥哥,哥哥,我也看到了!”

  我又说:“小西,你可记得你刚出生时,也这样冲我笑过,你对我笑的时候,我的心都要融化了!我就想,我是哥哥了,我以后就有了保护你的责任了!谁也不能欺负我的妹妹!谁要是欺负我的妹妹,我就要跟他打架!揍他!”

  小西说:“哥哥,我刚出生时,也这样笑了吗?我不记得了!”

  我说:“不记得没关系,我记得就好!弟弟以后可能也不记得他冲我们俩笑过,可是我们俩都记得,是不是,小西?”

  “是的呢,哥哥,小北刚出生时,冲我笑了!我永远都记得小北对我笑过!”

  一天清早,村长和村会计又来了,还带来了一男一女两个四十多岁的人,还拎着一些水果、糖果、鸡蛋、罐头。

  我和妹妹正在院子里玩水枪,水枪是用竹筒做的,磨一块木头,缠上布条做活塞,注满水,往猪身上喷,喷掉猪身上的猪粪、脏泥巴。

  “看这俩娃长的多俊。老大在学校读书都是考第一,二丫头长的也水灵,大眼睛忽闪忽闪的!”村长跟那两人说。

  “俩娃也听话,还会烧火做饭,很孝顺!大人下地干活,娃娃在家烧饭!乖得很!”村会计附和着说。

  “那么省心的娃啊,这俩娃长的好,很喜庆。年龄也差距不大,刚好哥哥可以带妹妹一起玩,让大人省心。一看就让人心生喜欢。”中年女人说。

  “你们俩去外面玩吧,家里大人们说事。不喊你们,不要回来啊!”爸爸对我说和小西说。

  “好,知道了,爸。”,我应了声,带着小西去树林里捉鱼。

  我回头看了看两个陌生人,我的心里一阵的犯嘀咕,陌生人说好听的话,说夸奖人的话,必然没安好人心!我回头很不礼貌的瞪了她一眼。

  夏天雨水多,又是连日的阴雨。好多小河水都漫到田里,漫到树林里。树林的浅水里,好多鱼儿上来。每个夏天,我特爱捉鱼。每个夏天树林给我们带来很多美食。树干的枯枝上长满了木耳,有的树干上会长出蘑菇,都是上好的美味。

  看到有鱼儿,我们一群小伙伴拎着簸箕把鱼儿赶到浅水区,这样就可以捉到平时很难捉的大鱼。

  “村里来了一个辆汽车,东风大卡车。我们去看看吧!”有小伙伴去看汽车走了一批!

  我和剩下的小伙伴继续捉鱼,又玩了一会。就快到了吃中饭的时候,突然,小伙伴团结跑过来,“东东,大事不好了!刚才来的那卡车上的人,把你家小弟弟小北给抱走了!”

  我抬头看,大卡车正从村子里驶出。奇怪的是,刚才捉鱼的时候,没有感觉到雨下的大,这时竟然感觉暴雨如注。我跳起来就去追大卡车,我的脸还被树枝刮了下,有点疼。我也不管了,依然奔跑着追,小伙伴也跟着跑。

  我追着跑了一段路,可是大卡车还是消失在雨中。我嘶哑着大喊,“留下我的小北弟弟,别跑,求求你们留下我的小北弟弟!”可是没有人回应。雨水,泪水,刚才树枝刮破我的脸,混合着在脸上留下来。

  奔跑的时候,忘了穿鞋,脚底板被路上的砂砾刮破了,也流着血,麻麻的疼痛。我扑倒在地上放声大哭,依然嘶哑的喊着小北的名字。一想起小北冲我笑的小脸,我感觉胸口一阵阵的刺痛。

  我几乎都站不起来了。

  小伙伴把我抬起来,轮流把我背到我家。我听到小西在后面也哭着喊着“小北”。

  到家了,我看到爸爸坐在堂屋抽烟,我跳起来用拳头捶着爸爸的胸口,大喊着,“还我的小北,还我的弟弟!还我的小北!还我的小北!”我的脚也没有闲着,一阵阵的猛踢。

  妈妈跑过来,搂着我和妹妹,也痛哭不止。依稀记得我是一直一直哭,直到昏睡才止。

  当我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的傍晚了。也许是被大雨淋的,也许是我太悲伤了,我发烧了。我想念我的小北弟弟,我想起他冲我笑的时候,我就不停的哭泣。妹妹趴在床边看着,也满脸的鼻涕眼泪,我想抬起手,给小西擦擦眼泪,可是没有力气抬起手臂。我又昏昏沉沉的睡去。昏睡中,我感觉爸爸妈妈,用勺子撬开我的嘴,喂我汤水。我不自觉的紧咬牙齿,脸上还淌着鼻涕和眼泪。

  我就这样躺了几天。

  开学了,坐在教室里,我的心却不在教室里,我时常发呆,望向窗外,仿佛窗外有个可爱的小娃娃脸,我眨巴眨巴下眼睛,可是又什么也没有。感觉做什么都没有趣味,真不想上学了。

  “东东家卖了个小弟弟!”

  “东东爸爸把儿子卖了!天底下哪有这么心狠的爹!”

  “东东妈妈真狠心,把自己亲生儿子都卖了!”

  “我家孩子给再多钱也不会卖,就是谁逼我母子分开,我就跟他拼命!”

  “再穷也不卖孩子,有我一口吃的,就饿不住孩子。就锅里多碗水。”

  村子里时常听到这个声音,走到哪里都好像有人在我后面这样说。我闹心的很,走在村里都要耷拉下脑袋。抬不起头走路的日子真是让人憋闷。

  每次走过人群,我都牵着小西的手快步躲开。

  有个傍晚,我和妹妹在村前大土坡上放羊,小灰羊已经长大了,小西抱不动她了,就追着小灰羊跑,小西跑的时候,我感觉她身旁的小花小草都是为衬托她而生,“公主”阿黄在旁边跳来跳去。突然村长和村会计跑来,抱起小西就跑。我当时就疯狂地追啊,“公主”阿黄跑在前面,怎么追也追不上,怎么追也追不上……我感觉到一阵尿意,摸下床单,湿了一大片。

  我一骨碌坐起来,原来是一场梦。

  我可不能再失去小西了!

  我下床去西屋,擦根火柴,点亮灯,看到小西正在妈妈身旁睡意正酣,才又安心去睡。

  要是爸爸妈妈把小西送人,我也不在这个家了!

  我要出去走走,大黑“红军”跟在我身后。走到村后的河流边,我还洗了把脸。走到村后的树林里,在我家的大杨树下,我捡起一个碎碗碴,在树上刻了“东南西北”四个大字。我把“北”刻的很深。我又想起小北弟弟冲我一笑的表情,我的眼泪就哗哗的流了下来。

  一天早晨,我和小伙伴们要去一个新建好的火车站去玩,要走十几里路,小西也跟着我去了。

  据说从那个火车站可以到达香港九龙。

  我们一群小伙伴几乎全程都是慢跑,或者飞奔的。小西跑得慢,我不时还要背她一段,才能跟得上。一路上大家奔跑嬉戏,偶尔小河边停留片刻,看着狗狗们在河里扑腾会,不觉得累。

  远远地就闻到铁轨枕木散发出的浓重的柏木味,以及从远到近的火车鸣笛声,火车铁轨就在眼前。一列绿皮火车长鸣着从我们眼前飞驰而去。我们闻着火车留下的蒸汽的味道,也觉得新鲜。我们也跟着飞奔了一段距离,并不是想追上它,只是想跟着飞奔下……

  我们继续沿着铁轨向前走,一直走到站台。和我们一起沿着铁轨走的也有几个大人。挑着鸡筐,里面装的是老母鸡,说这老母鸡到省城能卖个两倍的价格。大城市里的人喜欢喝老母鸡汤,尤其是坐月子的女人,或者生病的老人。

  站台上站满了人。赶火车的人背着蛇皮袋子,里面是棉被和衣服。手里拎着布包裹,里面有鸡蛋、鸭蛋、烙饼。他们是去省城打工或者去其他城市。

  站台上各色各样做生意的小贩。他们两手都提着篮子,里面塞满了矿泉水、茶叶蛋、方便面、烧鸡等。当有车靠站,他们急匆匆地在车窗旁来回跑动,嘴巴里大声吼着“矿泉水、方便面”等等,通红的脸上也显示出不同的表情。

  “刚才和我们一起走的几个大人,是没有买票的,逃票去省城。”红旗说。

  “你咋知道哩?”

  “俺爹也逃票。去省城姑父家,给老姑送老母鸡、红薯、花生。到站了,不走出站口,沿着铁轨走出站。等下我们回去,也要沿着铁轨走出去,不能走出站口。”红旗说。

  我的心底突然酝酿了一个离家出走的计划,我要带着妹妹离家出走。

  这想法让我既兴奋又紧张。

继续阅读:009 集市风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人启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