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 集市风波
北冥雁2019-10-22 10:575,187

  寻人启事

  作者:北冥雁

  009 集市风波

  小北被送走的事让我好多天整夜的睡不着,好多天我恍恍惚惚的。

  我想不明白,爸爸怎么如此狠下心肠,把小北弟弟送人呢?

  我妈妈也是,我是看到她一直反对把小北弟弟送人的啊,可是,最后她怎么也忍下心来把小北弟弟送人了呢?

  少年时,感觉心里存不下事。一些小事都能窝在心里老半天。

  可是,我的弟弟,被人抱走了,在爸妈眼皮底下,被人抱走的,在我眼前,被人抱着在车里开跑了!也许在大人心里是个小事吧!可在我心里,这是个天大的事!

  一天,我和小西在坡地上放羊。

  “哥哥,我想念小北弟弟了。”

  “小西,我也是。有天晚上,我做梦都听到小北哭了。我就担心,小北在别人家,有没有哥哥和姐姐抱。”

  小西哭着说,“肯定没有……也没有姐姐给他讲故事啊……也没有姐姐亲她额头,我每次亲小北额头,他都对我笑。我好想捏下小北可爱的腮帮子。”

  我说:“最好不要捏小北的腮帮子,不然她长大后,看到好吃的喜欢流口水。”

  小西说:“那我就轻轻的摸一下,亲一下吧。可是小北送给别人了,看不到了,摸不到了……”小西说着,又哇哇的哭了起来。

  看着小西哭的泣不成声,我心里又开始疼了起来,像有紧握的小拳头捅来捅去的。我竟然担心小西有天也会被家里送走。这种想法让我感到无奈,又觉得愤慨。

  “有个晚上我听爸爸说,要把你送给别人。”我说。

  “哥哥,你听错了吧!你一定听错了!妈妈肯定舍不得。”小西说。

  “咱妈舍不得,但咱家咱爸作主,咱爸是一家之主啊。起初妈妈不是一直反对把小北弟弟送人吗,可是最后还是同意了。妈妈不同意的事,谁也抢不走弟弟的。你看,村长到我家要牵我们家牛,妈妈就挡住不让牵!谁也牵不走!但妈妈这次没有拦住……难道小北弟弟还不如家里一头牛吗?”我说,“我可不想和你分开。我要保护好我的妹妹。哥哥就是保护妹妹的大将军!记得我们春节大门上贴的门神吗?听评书说,那两个门神像一个是秦琼秦叔宝,另一个是尉迟恭尉迟敬德,都是保护家人平安的大英雄。哥哥就想做个保护家人平安的大英雄!”

  小西说:“我有个好哥哥,比糖还甜的哥哥!我的哥哥是大英雄!

  我说:“听村里人说,红旗家妈妈十几岁就被人送给红旗奶奶了。说是从四川那边带过来的。长大了嫁给红旗的瘸腿的爸。红旗妈妈好可怜,红旗爸爸一喝醉就用皮带抽她……抽的红旗妈妈满地打滚,跪地求饶才停。”

  “我也看到过红旗妈妈在河边一边洗衣服一边哭。”小西说。

  “我就担心爸爸把你送人给人家当媳妇。”我说。

  “我不要,我不要,我不想离开爸爸妈妈,不想离开哥哥!我才不愿给人家做媳妇……”小西又哭了。

  “小西,有时我就想带着你……带着你离家出走。”

  “哥哥……离家出走……是去亲戚家吗?”小西仰起脸问。

  “不是……记得上次去火车站妈?我们就从那里扒火车走,去省城。”我说,“我们凑盘缠……我把我养的几只鳖,可以卖两只,留一只给姥姥过生日……还有鸭子可以卖两只。四只小羊,妈妈虽说许给我俩,卖了钱还是爸妈收了去,买化肥、买种子……还要给我们交学费。说给我们买花衣裳,可是我们都两年没有穿花衣裳了。”

  “哥,你不是不喜欢花衣裳嘛?”小西说。

  “我是说不喜欢新衣裳……可运动、红旗每次穿新衣服在我面前晃来晃去,好碍眼。新衣服一点也不好看,松松垮垮的,耷拉到地上。不合身,丑死了。”

  “荷花、菊也是,穿了新衣服就喜欢在我眼前晃来晃去,还扎了个花在头发上,丑死了。”小西嘟着嘴。

  “不说新衣裳了,我们拉勾,离家出走的事是我们俩的秘密,谁也不能说。”

  “拉勾,谁也不说。”

  春天的时候,妈妈给我买了六个小鸭仔。四只活了下来。整个夏天我都从河里捉蜗牛、摸蛤蜊给它们吃,个个长的壮壮的,有两只母鸭都下蛋了。妈妈说了,两只公鸭子卖了钱算我的,可以买书和笔。

  去年夏天我在河里摸了两只鳖养在家里的水缸里,有大人的巴掌那么大。今年夏天我在河谷沙地上又捉了一只大的,粗瓷大碗口那么大,还有十几只鸡蛋大小的鳖娃,也放在水缸里。这两年收音机里播放一个“中华鳖精”的口服液广告,说都是用老鳖熬制的,可以益寿年年,驱除百病什么的,加上一个神奇英雄教练的广告代言,“唧唧呱哒”的一大堆广告语。以前不吃的老鳖,现在成了稀罕物。家里老人病了,女人生孩子了,经济宽裕点的就买只老鳖。老鳖汤成了包治百病的滋补品,中华神药。

  我的鳖也可以卖两只。另外一只大的,妈妈说给姥姥过六十大寿用。

  天还没亮,我和小西就起床了。看着爸妈还在睡觉。我把两只鳖捞出来,然后带了两只鸭子,我和妹妹每人抱一只。鳖放在褡裢包里,“公主”阿黄驮着。

  到集镇上时,天已经大亮,我穿着粗布短袖,后背湿透。

  镇上每逢三、六、九逢集。大早上,集镇上已经挤满了人。

  这是临近中秋节的最后一次逢集,比平时要热闹一些。中秋节是乡下仅次于春节的一个隆重节日。亲戚间都要相互走动、问候,也是相互帮助农忙的时候。

  十里八乡的百姓每家每户都种菜,集市上没有普通的蔬菜,只有卖干货的或者我们本地没有的蔬菜瓜果。

  怀远的石榴,砀山的梨,都是正上市。

  小时候特羡慕小伙伴的村庄。

  他们的村子都种果子树。谢王村每家每户院子里都种植葡萄;刘寨村的每家每户院子里,屋前屋后都种植柿子树,红彤彤的柿子现在正是成熟季节,香甜可口;李油坊庄河谷上,围着村的河边都一排排的梨树,可以摘下来,到学校跟同学们分享;我外婆家的宫窑庄每家每户围着院墙是排排的石榴树,桃子树,也有高高的皂荚树。

  我们村啥果树都没有种起来,只有大片大片的大叶杨树、白杨树、苦楝树、洋槐树,又弯又老的榆树。连桑葚果树也没有几棵。

  集市里有老爷爷老奶,七十多岁,八十多岁的,佝偻着腰都要贴着地面,背着自己种的长豆角、辣椒、番茄、茄子,走七八里路到镇上卖。镇上也有一些吃商品粮的去买一些。大多时候,老爷爷老奶奶这些蔬菜一分钱也没有卖,还要背回去。卖的钱,可以买些盐巴,或者买些糖果逗逗孙子孙女。

  穿过卖蔬菜瓜果的街,相邻的是牲畜市场、买卖牛羊、卖猪肉和家禽的一条街。我和妹妹把鸭子放在地上,取出老鳖放在水盆里。很快就有人来看。

  “小孩,老鳖怎么卖?”有人问。

  “十块钱一只。两只二十。”我回答道。

  “这两只老鳖不错,干净,圆圆的,是好东西!背也光滑!”有人说。

  转眼就快到中午了,只是看的人多,没有说要买的。我的肚子咕咕的叫了起来,才想起早晨出来的时候没有吃东西。

  小西也有点饿了。我看得出来,她不时的捂着肚子。小女孩饿的时候,应该是那种饿的肚子疼的感觉。

  “小孩,你这老鳖怎么卖?”一个四十多岁的,拎着公文包的大叔问道。

  我说:“十块钱一只。”

  大叔问道:“背上都长青苔了,家养的吗?”

  我说:“去年我在池塘里摸的,放水缸里一年了……没有长个。一直在清水缸里,新鲜的很,也很干净。”

  大叔说:“两只我都想要,十五块钱行吗?”

  我说:“十八行吗?”

  大叔说:“那十六吧,十六块,两只我全要了,你也不用晒太阳了。你看太阳这么大,鳖快晒死了。”

  “好吧。那卖给你了。”

  卖了鳖,两只鸭没有卖掉,连一个人问也没有。街角大桥边有家丸子汤很好喝,小西很喜欢吃。三角钱一碗,要了两碗,一个辣的,一个不放辣椒。丸子是绿豆丸子,烧开水,放些丸子,撒上香菜,葱花,浇点醋。喝着丸子汤,吃着烧饼,人间美味。

  小西嗓子眼细,吃丸子和水饺之类的,会轻松些。我还多要了两个烧饼,蘸点丸子汤,给大黑“红军”和“公主”阿黄吃。

  总不能我们吃好吃的,两只狗狗饿肚子。

  我和小西吃着,让两只狗狗看着,那我实在不忍心。

  付钱的时候,老板看我抱着鸭子,问道:“娃娃抱个鸭子干嘛?卖的吗?”

  我回答道:“是啊,麻鸭。每个夏天,我都喂了好多蜗牛和蛤蜊,长的很壮实,没怎么让吃脏东西。不像别的鸭子,老去臭水沟嘟噜脏水。”

  老板说:“便宜点卖给我吧。”

  我说:“好呀,一块二一斤。刚在街上,有个阿婆就这个价钱喊的。”

  老板说:“一块一吧,这也省的你抱回家了!”

  我看了一眼小西,她冲我使劲的点点头,“卖了吧,哥哥,刚才鸭子拉屎了,拉了我一手,臭死了!”

  我说:“那好。”

  老板拿过来一把称,两只鸭子绑在一起称了下。

  老板大声说:“不欺骗小孩,你看四斤六两!”

  我说:“秤杆平平的,公道,五块钱零六分,你给五块吧!”

  老板娘过来说,“哪个村的?”

  我回答道:“白杨树张庄的。”

  老板娘说:“七八里路呢,两个小孩跑那么远!”

  老板拿来算盘扒拉了几下,“小孩,小脑瓜够用啊。不占你便宜,喝的丸子汤,吃的烧饼免费,再送你两个烧饼,你们俩回去路上吃!走路小心点啊。钱收好。”

  “谢谢大爷,谢谢大娘。”

  听他们这么说,心里暖暖的。

  我把钱塞进鞋底,踩在脚下,安全些。

  往家赶的路上,我还回味着丸子汤的味道。

  那些善良有爱的人,做出来的美食真是人间美味啊。

  一路上我和小西走走停停,碰到小河就玩玩水,碰到小桥,就在桥上坐会。妹妹累了的时候,我还要背她走一会。

  走到村口时,已经傍晚了。

  刚到村口,正碰到运动的妈妈。

  “两个熊孩子,跑哪里去了,你爸妈正挨家挨户找呢,快回家吧,准备好屁股,挨破鞋吧。”运动的妈妈这么一说,我感觉屁股麻麻的,牵着妹妹的手往家跑。

  推开我家大门,妈妈正在猪圈边喂猪。

  “忍你好多天了……作怪的东西,上学也不去,带头不学好!”

  爸爸拎起一个木棍,就朝我屁股上抽过来。要是一只破鞋,抡过来,我躲都不多,破鞋打在屁股上,最多像平时摔倒,一屁股坐在地上的感觉。可是木棍抽过来很疼。运动曾经用木棍打过我,正打在我的胳膊上,感觉骨头都是疼的。

  速度太快了,我想跳起来躲开,可是木棍正打在我的大腿上,疼的我一龇牙。我脚刚落地,第二棍子又抽了过来,正打在我的屁股上,我想,拔下我的裤子,肯定是一道红红的血印子,火辣辣的疼。妈妈赶紧走过来,护着我。

  “孩子可是你亲生的,下手那么狠,打个三长两短的,谁给你扛幡!”说着,妈妈转向我和小西问道:“你们俩也玩野了,去哪了?害的我跑了几遍村子。再不回来,我就要去你姥姥家……看是不是去毛蛋家了。”

  我说:“去镇上了。”

  妈妈说:“去镇上干啥?”

  我说:“把我的老鳖卖了,还卖了我那两只鸭子。”

  爸爸拎起木棍又想过来打我,嘴里训斥道:“学会偷卖家里的东西了,长本事了!你这是蹬鼻子上脸了。”

  妈妈又转了身护着我,并和爸爸争吵说:“啥是偷卖?老鳖是孩子自己捉的,鸭子是我许给孩子的,孩子自己摸蛤蜊、蜗牛喂大的。卖他们自己养的,孩子没有错。你有本事你自己捉个鳖,算是你的。本事。”

  爸爸问:“卖的钱呢?”

  我本不想把钱拿出来。妈妈看了我一眼,我把钱从鞋底取出来,递给妈妈。

  “二十一块钱!”妈妈说。

  “是二十一块钱。两个老鳖卖了十六块,两个鸭子卖了五块钱。一分钱没舍得花。桥头卖丸子汤的大爷,买了鸭子,还请我和小西吃了丸子汤……吃了烧饼,没有要钱。”我哭着说。

  妈妈把钱递给爸爸,说:“你看,你还打孩子,下手那么狠!就跟孩子不是亲生的一样!你发愁了好几天的买化肥、买农药的钱,孩子给你拿回来了。遇到事,就知道发愁,愁的夜里睡不着,吃不下饭,不停的抽烟,事情不是还是没有解决?你看,孩子把这事给你解决了……”说着,妈妈抱着我和小西,抹眼泪。

  “那是我的钱,凭什么又不给我。我也有用钱的地方!”我大声哭了起来,小西也“哇呜哇呜”的哭了起来。

  “东东是乖孩子啊,马上要种麦子了,这些钱,我们要买化肥跟农药。不然,来年我们就没有吃的了。等妈妈把猪喂大,杀了猪,卖了钱,就给你买书看,给你们俩买新衣服。”

  我也不再争辩了,挣脱妈妈的手,靠墙坐在地上,“呜呜”的哭起来。

  被打的屁股,腿上疼,我无所谓。

  疼几天,我就又能蹦跶了。

  可我心里疼啊……

  我觉得把我的钱拿走了,我很委屈。

  小西挪过来,靠我身边坐了下来,不停的帮我抹眼泪。

  可是家里确实需要钱,我又觉得钱确实要给家里用。

  我好难啊!我好难!

  被家人误解,还挨打,我心里比吃了黄连还苦啊。

  送走小北这事,我本来对我这个爸爸,就很有不满和愤怒,现在我更觉得我这个爸爸让我不可原谅。

  我又不能上去跟爸爸打架,又不能跟爸爸骂起来。骂父母要遭天打雷劈,那是大逆不道的事。

  我心里苦啊……

  我咬咬牙,心里暗暗发狠,我一定要离开这个家。

  一连多天,我都没有去上学。我很不开心,不开心去上学,我就觉得是很烦的事。我就想怄气。

继续阅读:010 留守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人启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