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 留守
北冥雁2019-10-22 10:203,639

  寻人启事

  作者:北冥雁

  010 留守

  每年的八月十五,中秋节的中午我们一般去姥姥家过,晚上我们一家在自己家里过。

  中午,我听到舅舅和爸爸在聊天。

  “姐夫,我节后跟人去省城建筑工地打工,每天小工都有二三十,你们去不?”

  “我和你姐在河南焦作砖窑厂,我烧锅炉,你姐给大伙做饭。我们俩干一天,老板才给三十。挣点钱回来,刚好把以前欠的账和小西的罚款交了。不出去打工,在家没有啥出路。帮俺问问,我和你二姐一起去打工。”

  “好,我跟他们说说,就这两天出发……你和二姐都去的话,东东和小西两人在家能行吗?”

  “行,东东烧火做饭、喂猪啥的都会……你忘了,你姐生小三子的时候,我们出去大半年,就他俩在家,又是猪又是羊的……回去把猪和羊卖了,就喂喂牛,东东去学校把小西带着一起,没啥问题。”

  舅舅又说:“多喊几个人去,同乡多的话,在外免得受人欺负!我们村一起去的有十几个了!”

  爸爸说:“行。我们村要去的人多……团结、尾牙、青山都早想出去打工了!”

  “那把牛牵我们这来吧!就两个孩子在家,你们放心,我放不下心,万一谁去把牛牵走了,哭都没有眼泪。”姥姥说道。

  “嗯,那也行,我明天就牵过来。”爸爸说道。

  “把那个大黑狗也带过来给我看家,东东、小西留个阿黄就可以了。”外婆说道。

  “好,送牛的时候一块带过来。”

  “姥姥,你家不是有个黑狗子嘛……”我刚张嘴说,爸爸瞪了我一眼,我立刻不敢作声了。

  “我们家小黑,太瘦了,没有你家大黑壮实!叫起来猛……”姥姥说道。

  大黑可是我一点点养大的,带到姥姥家看家,也没有什么。可是爸爸从来不问我的意见,就满口答应了。我本来想怄气下,还想说几句,看到爸爸一瞪眼,我就不敢说了。说了,又是自讨不愉快。

  从姥姥家回去的路上,我心里闷闷的难受。直到晚上,我心里还似乎窝着火。

  月亮还是去年的月亮,我却觉得今年的中秋月不那么完美。偶有大片云彩遮过来,不一会儿又飘散。

  我们在院子里,挪过来一口小缸做支撑,上面放上圆形的大缸盖子当作圆桌板。妈妈杀了只鸡,做了鸡丝青豆芽面,点了几滴麻油,又给我和小西每人吃了一个鸡翅膀,做了凉拌木耳。我炒了个青番茄炒蛋,我爱吃辣,蒸了个青椒茄子,泼上蒜泥,搅拌一下。吃完,又切开一个五仁大月饼。

  吃饭的时候,我突然感觉吧嗒吧嗒的眼泪直流,我赶紧的忍住。装作去喝水,偷偷的去厨房,擦了擦眼泪。我偷偷的看了眼妈妈,妈妈眼里也似乎有泪花儿闪闪的。我想,妈妈可能也在想念小北弟弟吧。

  爸爸吃完饭,就默默地抽烟。

  我心里因为小北弟弟的事很怨恨他。可是突然我心里又有点奇怪的感觉,似乎爸爸也没有那么的讨厌,我还似乎有点心疼他。

  爸爸是很软弱,可是他就是那个性格。爸爸不是我们小孩子来指责的。爸爸也有爸爸的难处,有些事情也许他也很无助。

  我们小孩子又能帮的了什么呢?

  有时我也想,我到底是懂事的孩子,还是顽皮的孩子呢?我不知道如何评价自己。从小到大,我似乎没有比别的男孩子少挨破鞋。我做事墨迹得很,总要父母喊几遍才反应过来。又贪玩,玩起来,总是忘了回家的时间。这样说来,我就是一个顽皮的孩子。如果从学习成绩来说,我成绩一直班级第一名。我只不过比别的孩子用心做作业而已。如果从学习上来说,我觉得我又是一个懂事的孩子。

  “我今晚睡院子里,我要看着月亮睡。”我对妈妈说。

  “我也要。”小西说。

  “好,记得盖好被子啊,现在晚上有点起露了。后半夜有点凉。”说着妈妈搬出小竹床,下面铺了一层薄被子,又拿出一条厚被子,让我们躺好,帮我们掖好被子。

  爸爸先进了屋。妈妈坐在床头,抚摸着小西的头,好一会儿,小西睡着了。我也假装睡着。妈妈才起身回屋,看到爸妈熄灭了灯,我坐了起来。

  我下床,在院子里转了一圈。院子东南角有六棵高高的白杨树,妈妈说那是我出生时,爸爸栽上的,等到我长大娶媳妇盖房时,做房梁用的。院子中央,爸爸种了几棵香椿和枣树。靠西南角的墙边,我去年种了葡萄和蔷薇,枝丫已经爬上了墙。

  要是真让我离开这个院子,去外面的世界闯荡,我也有些不舍。

  我睁着眼睛看着月亮。看的眼睛都酸了,月亮似乎有点向西移动,又好像一动不动。

  我看小西还没有睡,说道:“我看着月亮的时候又仿佛看到小北了,他冲我眨了眨眼睛呢。”

  “哥,我也想念小北了,我看星星在向我眨了眨眼睛呢……你说爸妈真的舍得把我送给人家妈?”小西说。

  “小西,说不好呢。妈妈不是也不忍心把弟弟送人吗?可不还是送了!今天不说这了,今晚中秋节,中秋节是一个全家团圆的节日,不说不开心的事了,早点睡吧。”

  “嗯,哥哥,睡吧,不想不开心的事了。”

  第二天,就有猪经纪、羊经纪过来看我家猪和羊了。

  在乡下,我们卖猪、卖羊都通过他们。卖牛通过牛经纪,卖树通过树经纪。他们能说会道,靠一张嘴说话挣钱,在乡下混的都不错。

  羊经纪弓下腰,抱起羊,就能估算出羊的大概价格。猪经纪手里拿个皮尺,量下猪的头和尾,在量下猪圆滚滚的肚子,就说出猪的价格。我爸就喜欢这种买卖方式,省的抬起来称麻烦。

  妈妈半夜就起床,把猪和羊都喂了个肚儿圆。不管是上称称,还是估价格,妈妈说话都硬气。当羊经纪和猪经纪报出一个价格,妈妈都要加价二十、三十。

  妈妈说:“要就要,要就是这个价钱,不要,猪羊还是我的,钱还是你的。”

  最后猪经纪,羊经纪一咬牙、一跺脚说:“买了!”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一样。

  下午的时候,猪经纪、羊经纪就拉了板车过来,把猪和羊拖走了。

  晚上,爸爸牵了牛,喊了大黑,就去了姥姥家。

  我心里有些小难过:这个没良心的大黑,我一点点养大的大黑,跟着爸爸就走了。走过我身旁的时候,只用鼻子在我肚子上蹭了蹭,我伸出手抚摸下他的耳朵,我爸爸喊了声“大黑”,它只是略微的三步一回头,就走了,我一点没有感到它对我有特别依依不舍的样子。

  第二天早上,舅舅骑着自行车赶来了。

  “姐,姐夫,收拾下东西,下午就要走了,长途车在镇上的转盘那,三点发车。”舅舅急吼吼的说。

  “那中午在这吃呗!吃完一起去。”妈妈说。

  “不了,姐,姐夫,你们通知下一起去的人。我还要回去收拾下。咱后庄村也有十几个人一起去。”舅舅说完就走了。

  妈妈把我喊到身边。

  “东东,你最近怄气也怄的差不多了吧?啥时候打算去学校!”

  “还没完,我就是不想去上学了。”

  “不去学校也行,好好在家照看妹妹!这样行吧!爸妈出去打工了,这一去要到春节才能回来。能带好小西不?”

  “又不是没带过,去年你们不也是不在家。最好春节也别回来!”我本来以为爸妈打工,只是随便说说,可是这还成真了。

  “那就好!家里给你留十个鸡蛋……等爸妈春节回来,给你们买肉吃,买新衣服!”

  “好,我要新衣服!去年就没有新衣服!”小西嚷了起来。

  吃了中饭,爸妈用蛇皮袋子装了被子,被子边上塞上煮熟的鸡蛋、馒头、大蒜、萝卜干等。

  爸爸头也不回的前面走。

  中秋节已过,基本大家都忙完秋收秋种,正是农闲时节。收完大豆之类,种完小麦,田里只剩下一些掰包谷和刨地瓜的农活。村子里一起去的有十几个人,去的都是男人。就我们家,爸妈一起去的。男的在前面走,女的和孩子们一直送到村口。女人们不停地抹眼泪,孩子们在后面“哇哇”的哭着,喊着,奔跑着,追赶着,撕扯着……还有狗子们跟在后面“汪汪”的叫着……

  妈妈走了几步,回头又跑过来拥抱了下我和小西,满脸的泪水。

  妈妈站起身,抹了下脸上的泪水,扛起蛇皮口袋就往前走。

  “别再跟着来了……好好在家看家啊……”

  我和小西向前走了几步,又退了回来。直到爸妈走了好远了,小西“哇”的一声,抱着我就大哭起来!

  “我要妈妈,我要妈妈!”

  “刚才怎么不哭,现在哭啥用!你哭就哭会吧!”

  我心里乱糟糟的,本来我是想带着妹妹离家出走的,可是爸妈提前离家去打工了。我和小西成了留守儿童。

  爸妈走了后,我和小西每天在村子里晃悠。村前到村后,村东到村西。同龄的孩子们都去了学校,只有一些小孩子跟着我,总感觉自己成了村子里的孩子王。

  如果是雨天,我和小西、阿黄,呆呆的坐在大门口……

  偶尔有那么一瞬间想去学校,但立刻就否定了这个想法。有些小伙伴还是会追着问我“你家小弟弟去哪了?”懒得回答了。小孩这么问也就算了,有大人也这么问。

  一天早晨,我喊起小西,想出门去捡柴禾。刚开门,一团黑黑乎乎的东西突然钻到我怀里,不停地在我身上蹭来蹭去。

  我突然热泪盈眶,拥抱着我的大黑“红军”。

  “哥哥,哥哥,是大黑……是大黑回来了!”小西兴奋地喊道,拥抱着大黑。

  “小西,我就知道,大黑舍不得我……大黑舍不得我!”

  “大黑,我们家大黑!”小西又喊了起来!

  阿黄也立刻扑过来,和大黑嬉闹在一起。

  锁上门,我和小西、大黑、阿黄一起欢快的奔向树林子……

继续阅读:011 离家出走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人启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