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 大黑和阿黄
北冥雁2020-05-11 17:472,933

  寻人启事

  作者:北冥雁

  久就带着妹妹溜了。

  村子里一片漆黑,每经过一户人家,狗都会汪汪叫上几声。妹妹紧紧地抓着我的衣襟,跟在我后面。我都感觉衣服勒的我肩膀疼。我的手心里也紧张的冒汗,后背也湿透了。

  走到毛蛋家的大门口,毛蛋开门的时候,好半天钥匙插不进锁孔。

  大黄“汪汪汪”叫了几声。毛蛋手一抖,钥匙还掉在地上了。

  我着急地说:“开你自己家锁,你手抖啥?又不是做贼。你‘吱’一声,别让你家大黄叫了,叫的我腿肚子麻麻的。”

  “大黄,是我!”毛蛋喊了声,狗不叫了,然后压低声音说“我也不知道为啥,我的腿有点抖……有点尿急。”

  “你撒尿,我来开!”

  我开门的时候,手也抖了起来。不是开自己家门,就是感觉不自在。好半天我也没有插进锁孔。

  “毛蛋,还是你来开吧,开你家门我怎么感觉跟小偷一样……你家锁真不好,没我们家的锁顺溜,我们家锁,钥匙一碰锁孔,‘嘎巴’一声就开了。”

  “好,我来。”毛蛋提了提裤子,只听一声清脆“嘎巴”声,锁开了。

  “我就说刚才尿急吧!撒泡尿,门就开了!”

  走进院子,大黄摇着尾巴,在我身旁转来转去,妹妹一手捂住嘴巴,一手牵着我的衣角。

  毛蛋点上马灯,把我们带到墙角的棚子边,六只小狗偎依在一起。看着他们真舍不得把他们任何一只分开。妹妹一眼就看到毛茸茸的小黄,就想伸手去摸,大黄立刻就走过来“汪”的一声,接着发出“呜呜呜”警告声,吓得妹妹把手缩了回来。

  毛蛋从厨房拿出一个馒头,拽着大黄到一边,“你快把小黄揣起来!到大门口等我。”

  妹妹一听这话,立刻抓起小黄捧在手里。然后我们快步走出大门。大黄在里面“汪汪”叫了几声。一会儿,毛蛋也出来了。

  刚要锁门,毛蛋突然停了下来。

  “东东,你进来!你要从我们的墙头爬一次,把墙头的瓦打落一片,让俺娘看到俺家进小偷了,是小偷把狗狗偷走的。”

  我说:“嗯,有道理。毛蛋,你是不是干过啥坏事……这咋想到的。”

  毛蛋说:“俺姐偷拿家里的咸鸭蛋,到镇子里换香香,被我看到了,给我也换了软糖,我才没有告诉俺娘。俺娘打人可狠了,她喜欢用塑料鞋跟的鞋打屁股,疼的很!”

  然后我们进去,看到墙边有个木头,抬过来。倚在墙上,我顺着木头爬上墙头,取下一片瓦,眼一闭,跳了下去。脚一着地,我感觉肚子都坠的疼。

  然后我和妹妹飞奔出宫窑村。

  过了几天,我把木枪给毛蛋时,毛蛋说,“俺娘念叨几天,这傻小偷,偷狗还不连窝一块端了,就偷一只,也够笨的。”

  每条狗都有一个名字,这是只小母狗,妹妹给它取名“公主”。

  我说:“‘公主’,这么娇气的名字,不好养吧。你看运动家狗狗叫‘二愣子’红旗家以前的狗叫‘憨子’!”

  小西说:“我不管,我就觉得阿黄就是一个小公主,软乎乎的,毛茸茸的小公主。”

  小西抱着“公主”,寸步不离,睡觉也抱着。

  “公主”阿黄刚刚满月,似乎食欲不好,不怎么吃东西,没几天就蔫头蔫脑的模样。

  我找到以前小西吃奶的奶瓶,到处问小伙伴,谁家牛刚生的牛犊。央求小伙伴给我挤点牛奶。或者羊刚生小羊羔,挤点羊奶也行。有时要跑几里路,找隔壁村子的小伙伴帮我。为了“公主”阿黄能喝上奶,我只有答应帮小伙伴做作业。有时,我晚上要多做好几份作业。为了不让老师发现我代做作业,我有时要用左手写,或者一会左手写,一会右手写。

  渐渐地“公主”长大了,咬着妹妹衣角,跟着妹妹奔跑嬉戏。我去上学的时候,爸妈去田里干活,没人照看妹妹,妹妹和“公主”就跟我一起去学校。大黑“红军”在院子门口看家。

  大冬天的时候,我就披着家里大人穿的军大衣,刚好妹妹和“公主”跟我在教室里,藏在军大衣里。有时被老师发现,“公主”就被赶出门外,它摇着尾巴在教室的窗外等我们。

  夏天,我在教室上课,小西就坐在窗台上,“公主”坐在窗台下面。

  天气一暖和,我就喜欢下水摸鱼,摸虾,摸蛤蜊,摸蜗牛。有些鲶鱼,黄鳝,虾就在河边,靠近水的洞洞里。

  小西和“公主”在岸上跟着我。我让外婆给我缝了个像马鞍的布包褡裢,放书和笔,让“公主”驮着。

  有时,小西不小心滑到水里。“公主”就飞身跳进河里,去救小西。小西就趴在“公主”身上游到岸边,只是可怜我的课本了,要晒上大半天。

  有了阿黄“公主”后,我疏远了我的大黑“红军”了。

  城里的小孩可以有很多玩具,有小型的哈巴狗,有很多布偶。我们乡下的孩子就喜欢狗,没有狗狗陪伴的童年是不完整的。很难以想象,如果没有狗狗的小伙伴,那将少多少乐趣啊。

  我们练习爬越墙头、爬坡、跳火圈。

  我们家的大黑“红军”和“公主”阿黄每次表演都能带来大家的阵阵的喝彩声。不管是爬墙头,还是爬坡,那个爆发力每次都能拿第一。我们用柳条做成大圈圈,边缘缠上废弃的的麻袋布,淋上棉籽油,点燃,放置在大约一米高的支架上,然后狗狗们奔跑,跃起从火圈里穿越。我们家公主每次都能拿第一,可以穿越九个火圈,若不是只有九个火圈,哪怕十个、二十个也能穿越。

  我们也爱玩一种打仗的游戏,我演被抓起来的红军战士,小伙伴们用草绳把我绑在木桩上(那木桩平时是用来栓牛用的),然后我们家大黑“红军”和“公主”阿黄就把草绳咬断,把我解救出来。周围一阵的喝彩声。

  “这算什么本事,有本事用真的绳子!哪有绑个人,用草绳的!”村里的捣蛋鬼运动起哄说。然后就有几个小伙伴跟着一起起哄,“对,用真的麻绳试试,那才叫真本事!”

  “试就试,我们家“红军”和“公主”肯定行的。”妹妹不服气的说。

  “那,来吧!”我其实心里很心虚,这个可没有训练过啊,可是妹妹已经说出来了。

  运动拿来一股跳绳用的麻绳,把我捆在木桩上。然后“红军”和“公主”就跑过来撕咬绳子,可是这个绳子可不是草绳啊,这个傻狗一次次的撕咬,拉扯,都没能咬断,牙齿上渐渐流出鲜红的血来。

  小西一看到“公主”嘴里都是鲜血,吓哭了,“停下来吧,哥哥,‘公主’嘴里都出血了,牙齿上都是血。”

  “游戏已经开始就不能停!停下来多扫兴!”运动起哄的说着,全然不顾我哭泣的妹妹。

  “不能停!不能停!停下来就是投降!”小伙伴们一起起哄!

  渐渐地,绳子被“红军”和“公主”撕开一点!“红军”和“公主””满嘴的鲜血,没有丝毫放弃的样子,嘴里发出低沉的“哇呜哇呜”的叫声,嘴角不是涌出团团的血沫子,还不停的加速扭动着身体,摆动着尾巴。

  “‘红军’加油!‘公主’加油!”我大喊!

  “‘红军’加油!‘公主’加油!”小西也大喊道。

  “‘红军’加油!‘公主’加油!”

  伙伴们被“红军”和“公主”勇猛的气势和不放弃救主人的意志打动了,一起呐喊!

  “‘红军’加油!‘公主’加油!”

  连捣蛋鬼运动也跟着喊起来,举起拳头助威!

  “绳子断了,绳子断了!”

  “好样的!”,我挣开绳子拥抱着“红军”和“公主”,小西也跑过来,我们一起拥抱着“红军”和“公主”。“公主”伸出舌头,舔舔嘴角的血,没事一样摇着尾巴,嘴里发出低低的“呜呜”声。

  “我想做个医生,哥哥!”小西说流着泪说,“我要做个给狗狗、小羊看病的医生。”

  “嗯,小西。‘红军’和‘公主’牙齿一定很疼吧。”我的眼泪也流了下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人启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人启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