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 大黑和阿黄
北冥雁2019-10-21 20:045,840

  寻人启事

  作者:北冥雁

  002 大黑和阿黄

  白小楠走后,我没有回去。

  我仰天躺在湖边的草地上,陷入了深深的回忆里……

  小西在一个寒冷的夜里出生的。

  小西出生的那晚还下了雪。

  天一亮,我睁开眼,我就多了个妹妹。妹妹还在熟睡,我伸手轻轻的触摸下她的小脸,她似乎微微一笑,像个小天使。

  这是小西第一次的微笑啊,天使一般的微笑,那么短暂,就那么一瞬间,一下子就甜到我的心尖。

  我有个妹妹了,这感觉神奇美妙,我的小小的心啊已经被幸福溢满。

  我是看着小西咿呀学语到蹒跚挪步,再到能牵着我的衣襟,像个跟屁虫,天天我走到哪,她跟到哪。

  春天的时候,一望无际的麦浪,绿油油的麦田在风里起起伏伏,我带着妹妹在麦田的田垄间奔跑嬉戏,捉蝴蝶;我们一起在河边捉小蝌蚪;我们去土坡上放羊,妹妹抱着刚出生的小羊羔,小羊羔就是她的宠物,直到羊羔长大,抱不动为止。

  麦子发黄的时候,夏天就要来了,我们在麦田里去捉鹌鹑,找鹌鹑蛋;我们在菜园里捉虫子喂我们的鹌鹑;我们吃自家菜地里种的黄瓜,西红柿。我们去河里游泳,我们去捉鱼,捉螃蟹,捉青蛙。夜晚,我们去林子里捉蝉,捉萤火虫;白天我们去林子里捡拾蝉蜕卖钱,买冰棍。雨天过后,我们一起林子里采蘑菇、木耳。

  秋天,我带着妹妹和小伙伴们在河谷里烤红薯,烤鱼,烤螃蟹。我们捡拾各色的树叶,铺在草地上,铺成一道彩虹……

  冬天,我们在冰面上凿洞捉鱼,大雪的时候我们带着大黄狗去雪地里捉野兔。我们堆雪人,我们滑雪,我们在雪地里打滚……

  每一个场景都是最美的画面,随时浮现在脑海里。那所有的快乐都是因为我有个妹妹啊。

  我和妹妹在一起的快乐时光,三天三夜也说不完。

  想起我妹妹那月牙般的笑容,我梦里都会笑醒。她在我记忆里奔跑的样子,电影里慢镜头那样美,如梦如幻。她喜欢各色的花儿,我就给她做各色的花环,给妹妹带上,她就是我们的公主。我的妹妹也是花儿一般的天使。谁要是欺负我的妹妹,那我必定饶不了他,要么他鼻青脸肿,要么我鼻青脸肿。有时夏天,我在水里驮着妹妹过河,我就是妹妹的船。妹妹怕水,我就让小伙伴和我一起抬起我家的大木盆,妹妹坐在木盆里,我们在水里游,转动木盆,妹妹咯咯的笑声荡漾在整个湖面。

  下雪天,我们让妹妹坐在扬麦子,铲麦子用的大木铲上,我拉起大木铲的长杆子飞奔,妹妹欢快的笑声追着我跑……

  你有个妹妹才理解我的幸福。如果你不理解,那你的妹妹是不是不可爱呢,那你问问自己。

  回忆像放电影一样在我眼前展开。无尽的欢笑和泪水,让我胸口一阵阵温热。

  妹妹喜欢小白兔,我就到处找同学,请求同学给我妹妹一只。红旗家的母兔子又生了,为了一只小白兔,我要承诺他:这个夏天,我只能和他玩。只要他有时间,我就得随叫随到。

  为了小西能得到一只小白兔,为了遵守承诺,我牺牲了我的整个夏天。我的整个似乎不自由的夏天。

  小西几乎天天抱着小白兔睡觉。

  小西可喜欢狗狗了。我已经有条大黑狗叫“红军”,小西还没有自己的狗狗。我的大黑狗“红军”在雪地里奔跑,从没有给我丢过脸,是村里的狗中佼佼者,捉过兔子,得过游泳冠军和雪地奔跑冠军。我觉得我的大黑就像爬雪山过草地的红军战士那么矫健,那么勇敢,才给大黑取名“红军”。

  妹妹四岁的那年夏天。我们去宫窑村的外婆家玩,看到外婆家邻居,毛蛋家大黄生了六个狗崽子。小西超喜欢那只黄黄的,绒绒的小黄,天天在我面前念叨,但我并不觉得我的妹妹让人烦。

  “哥哥,你去跟毛蛋哥说说嘛,说说嘛。你有自己的狗,菊也有自己的狗狗,虽然是个杂毛狗,但她也有自己的狗狗啊,不行,就用你的木枪跟他换,他不是喜欢你的木枪吗?”

  我的木枪是村子里男孩最喜欢的了,雕刻的非常逼真。每次玩打仗游戏时,我的木枪就是最好的道具。木枪的来历不得而知,反正我记事起,就在家里了。据说是八路军练习拼刺时用的,枪身油光发亮。可是我经不起妹妹在我面前念经,就拿了木枪去找毛蛋。

  毛蛋看到我的木枪,眼都直了。

  毛蛋说:“你真舍得换?那可是你最心爱的木枪……你真舍得换!”

  我说:“我妹妹喜欢你家刚生的那只小黄……为了妹妹,我舍得。”

  毛蛋抚摸着木枪无限伤感地说:“可是那只小黄被俺娘许诺给红旗家了。红旗家的狗,被人药死了,他家刚好需要一条狗看家护院。”

  小西一听毛蛋这么说,“哇”的一声就哭了,哭个不停。

  “别哭了!……哭的让人捉急让人烦。”

  毛蛋咬着手指,在原地转了两圈,突然说:“我们村长家儿子这次生的是孙子,他们家为了庆祝,后天晚上在村子打麦场放电影《开国大典》,我们全家都是电影迷,他们去看电影的时候,你就来我们家偷偷的抱走!你抱走小狗后,我回到打麦场继续看电影,这样不会被发现……但是木枪的事可不能反悔啊。上次红旗用十五个鸡蛋,给你换,你就反悔了……”

  我还真反悔了一次,暑假的时候,我家几个小老表来我们家做客,家里没有一样拿出来的菜招待,就天天汤面条放点葱花,或者大馍蘸蒜泥。

  我们家的鸡都死了。我看红旗家八个老母鸡下蛋,就向红旗借鸡蛋,红旗不答应。

  我说:“那我用我的小木枪跟你换鸡蛋,换十五个鸡蛋。”

  红旗说:“俺娘发现鸡蛋少了,知道我拿的,会把我屁股打开花。”

  我说:“你不说,你娘又不会发现。那么多鸡下蛋,几天就装满一小篮。村里那么多黄鼠狼,黄鼠狼老喜欢偷吃鸡蛋。少个十五个鸡蛋,不会被发现。”

  “那好吧,我跟你换。”

  红旗就从家里偷偷的拿出十五个鸡蛋换。

  可是后来,我反悔了,就又攒了十五个鸡蛋换了回来。为此,红旗半学期没有跟我说话,看到我就翻白眼。

  直到冬天,有次我们在冰上玩陀螺,冰裂了,别的小孩都跑上了岸,红旗落入冰窟窿,是我不管刺骨的冰水,没有片刻迟疑,就跳了下去把他拉上来。他才原谅了我,与我重归于好。

  为此,我光着屁股,躺被窝躺了好几天,直到我的破棉袄晒干。

  我拍了拍胸膛,对毛蛋说:“这次不反悔!”

  毛蛋说:“那你发个誓!”

  我说:“反悔我就是小狗!”

  毛蛋说:“那不行,小狗多好命,不用干活,不用上学,不用写字。我做梦都想自己是只小狗。你要说反悔就生个儿子没屁眼!”

  “太狠了吧!”我楞了一下,村子里骂人最厉害的红旗妈骂人才用的词。

  “我不管。你这么说我才信。我天天就想做只小狗,吃饱了就坐在大门口懒洋洋的晒太阳,还可以去游泳,看谁高兴,就高兴的在地上打两个滚,看谁不顺眼就凶恶的汪汪叫几声,吓唬吓唬他,可惜没那狗命!”

  我说:“小狗吃屎,多脏多臭啊。”

  毛蛋说:“我不管,我不吃屎,我就要做小狗。”说着,毛蛋还“汪汪”几声。

  “好吧,我发誓,如果我反悔就生个儿子没屁眼!”我的心里很别扭,总觉得这个誓太毒了。

  “来,拉个勾!”

  妹妹看到我们拉勾了,才止住了哭声。

  焦急等待两天,终于等到天黑了。我和妹妹走了五六里路,到了宫窑村。全村的人,还有隔壁几个村的人都围在宫窑村的打麦场,影幕就在麦场的中央,影幕的背面也坐满了人。村里人就喜欢看《开国大典》这样的电影,整个麦场都沸腾起来了。

  我和毛蛋可无心看电影,电影开始不久就带着妹妹溜了。

  村子里一片漆黑,每经过一户人家,狗都会汪汪叫上几声。妹妹紧紧地抓着我的衣襟,跟在我后面。我都感觉衣服勒的我肩膀疼。我的手心里也紧张的冒汗,后背也湿透了。

  走到毛蛋家的大门口,毛蛋开门的时候,好半天钥匙插不进锁孔。

  大黄“汪汪汪”叫了几声。毛蛋手一抖,钥匙还掉在地上了。

  我着急地说:“开你自己家锁,你手抖啥?又不是做贼。你‘吱’一声,别让你家大黄叫了,叫的我腿肚子麻麻的。”

  “大黄,是我!”毛蛋喊了声,狗不叫了,然后压低声音说“我也不知道为啥,我的腿有点抖……有点尿急。”

  “你撒尿,我来开!”

  我开门的时候,手也抖了起来。不是开自己家门,就是感觉不自在。好半天我也没有插进锁孔。

  “毛蛋,还是你来开吧,开你家门我怎么感觉跟小偷一样……你家锁真不好,没我们家的锁顺溜,我们家锁,钥匙一碰锁孔,‘嘎巴’一声就开了。”

  “好,我来。”毛蛋提了提裤子,只听一声清脆“嘎巴”声,锁开了。

  “我就说刚才尿急吧!撒泡尿,门就开了!”

  走进院子,大黄摇着尾巴,在我身旁转来转去,妹妹一手捂住嘴巴,一手牵着我的衣角。

  毛蛋点上马灯,把我们带到墙角的棚子边,六只小狗偎依在一起。看着他们真舍不得把他们任何一只分开。妹妹一眼就看到毛茸茸的小黄,就想伸手去摸,大黄立刻就走过来“汪”的一声,接着发出“呜呜呜”警告声,吓得妹妹把手缩了回来。

  毛蛋从厨房拿出一个馒头,拽着大黄到一边,“你快把小黄揣起来!到大门口等我。”

  妹妹一听这话,立刻抓起小黄捧在手里。然后我们快步走出大门。大黄在里面“汪汪”叫了几声。一会儿,毛蛋也出来了。

  刚要锁门,毛蛋突然停了下来。

  “东东,你进来!你要从我们的墙头爬一次,把墙头的瓦打落一片,让俺娘看到俺家进小偷了,是小偷把狗狗偷走的。”

  我说:“嗯,有道理。毛蛋,你是不是干过啥坏事……这咋想到的。”

  毛蛋说:“俺姐偷拿家里的咸鸭蛋,到镇子里换香香,被我看到了,给我也换了软糖,我才没有告诉俺娘。俺娘打人可狠了,她喜欢用塑料鞋跟的鞋打屁股,疼的很!”

  然后我们进去,看到墙边有个木头,抬过来。倚在墙上,我顺着木头爬上墙头,取下一片瓦,眼一闭,跳了下去。脚一着地,我感觉肚子都坠的疼。

  然后我和妹妹飞奔出宫窑村。

  过了几天,我把木枪给毛蛋时,毛蛋说,“俺娘念叨几天,这傻小偷,偷狗还不连窝一块端了,就偷一只,也够笨的。”

  每条狗都有一个名字,这是只小母狗,妹妹给它取名“公主”。

  我说:“‘公主’,这么娇气的名字,不好养吧。你看运动家狗狗叫‘二愣子’红旗家以前的狗叫‘憨子’!”

  小西说:“我不管,我就觉得阿黄就是一个小公主,软乎乎的,毛茸茸的小公主。”

  小西抱着“公主”,寸步不离,睡觉也抱着。

  “公主”阿黄刚刚满月,似乎食欲不好,不怎么吃东西,没几天就蔫头蔫脑的模样。

  我找到以前小西吃奶的奶瓶,到处问小伙伴,谁家牛刚生的牛犊。央求小伙伴给我挤点牛奶。或者羊刚生小羊羔,挤点羊奶也行。有时要跑几里路,找隔壁村子的小伙伴帮我。为了“公主”阿黄能喝上奶,我只有答应帮小伙伴做作业。有时,我晚上要多做好几份作业。为了不让老师发现我代做作业,我有时要用左手写,或者一会左手写,一会右手写。

  渐渐地“公主”长大了,咬着妹妹衣角,跟着妹妹奔跑嬉戏。我去上学的时候,爸妈去田里干活,没人照看妹妹,妹妹和“公主”就跟我一起去学校。大黑“红军”在院子门口看家。

  大冬天的时候,我就披着家里大人穿的军大衣,刚好妹妹和“公主”跟我在教室里,藏在军大衣里。有时被老师发现,“公主”就被赶出门外,它摇着尾巴在教室的窗外等我们。

  夏天,我在教室上课,小西就坐在窗台上,“公主”坐在窗台下面。

  天气一暖和,我就喜欢下水摸鱼,摸虾,摸蛤蜊,摸蜗牛。有些鲶鱼,黄鳝,虾就在河边,靠近水的洞洞里。

  小西和“公主”在岸上跟着我。我让外婆给我缝了个像马鞍的布包褡裢,放书和笔,让“公主”驮着。

  有时,小西不小心滑到水里。“公主”就飞身跳进河里,去救小西。小西就趴在“公主”身上游到岸边,只是可怜我的课本了,要晒上大半天。

  有了阿黄“公主”后,我疏远了我的大黑“红军”了。

  城里的小孩可以有很多玩具,有小型的哈巴狗,有很多布偶。我们乡下的孩子就喜欢狗,没有狗狗陪伴的童年是不完整的。很难以想象,如果没有狗狗的小伙伴,那将少多少乐趣啊。

  我们练习爬越墙头、爬坡、跳火圈。

  我们家的大黑“红军”和“公主”阿黄每次表演都能带来大家的阵阵的喝彩声。不管是爬墙头,还是爬坡,那个爆发力每次都能拿第一。我们用柳条做成大圈圈,边缘缠上废弃的的麻袋布,淋上棉籽油,点燃,放置在大约一米高的支架上,然后狗狗们奔跑,跃起从火圈里穿越。我们家公主每次都能拿第一,可以穿越九个火圈,若不是只有九个火圈,哪怕十个、二十个也能穿越。

  我们也爱玩一种打仗的游戏,我演被抓起来的红军战士,小伙伴们用草绳把我绑在木桩上(那木桩平时是用来栓牛用的),然后我们家大黑“红军”和“公主”阿黄就把草绳咬断,把我解救出来。周围一阵的喝彩声。

  “这算什么本事,有本事用真的绳子!哪有绑个人,用草绳的!”村里的捣蛋鬼运动起哄说。然后就有几个小伙伴跟着一起起哄,“对,用真的麻绳试试,那才叫真本事!”

  “试就试,我们家“红军”和“公主”肯定行的。”妹妹不服气的说。

  “那,来吧!”我其实心里很心虚,这个可没有训练过啊,可是妹妹已经说出来了。

  运动拿来一股跳绳用的麻绳,把我捆在木桩上。然后“红军”和“公主”就跑过来撕咬绳子,可是这个绳子可不是草绳啊,这个傻狗一次次的撕咬,拉扯,都没能咬断,牙齿上渐渐流出鲜红的血来。

  小西一看到“公主”嘴里都是鲜血,吓哭了,“停下来吧,哥哥,‘公主’嘴里都出血了,牙齿上都是血。”

  “游戏已经开始就不能停!停下来多扫兴!”运动起哄的说着,全然不顾我哭泣的妹妹。

  “不能停!不能停!停下来就是投降!”小伙伴们一起起哄!

  渐渐地,绳子被“红军”和“公主”撕开一点!“红军”和“公主””满嘴的鲜血,没有丝毫放弃的样子,嘴里发出低沉的“哇呜哇呜”的叫声,嘴角不是涌出团团的血沫子,还不停的加速扭动着身体,摆动着尾巴。

  “‘红军’加油!‘公主’加油!”我大喊!

  “‘红军’加油!‘公主’加油!”小西也大喊道。

  “‘红军’加油!‘公主’加油!”

  伙伴们被“红军”和“公主”勇猛的气势和不放弃救主人的意志打动了,一起呐喊!

  “‘红军’加油!‘公主’加油!”

  连捣蛋鬼运动也跟着喊起来,举起拳头助威!

  “绳子断了,绳子断了!”

  “好样的!”,我挣开绳子拥抱着“红军”和“公主”,小西也跑过来,我们一起拥抱着“红军”和“公主”。“公主”伸出舌头,舔舔嘴角的血,没事一样摇着尾巴,嘴里发出低低的“呜呜”声。

  “我想做个医生,哥哥!”小西说流着泪说,“我要做个给狗狗、小羊看病的医生。”

  “嗯,小西。‘红军’和‘公主’牙齿一定很疼吧。”我的眼泪也流了下来。

继续阅读:003 妈妈的眼泪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人启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