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 “神笔马良”的故事
北冥雁2019-10-21 08:594,391

  寻人启事

  作者:北冥雁

  005 “神笔马良”的故事

  二婶来家里帮忙蒸了包子和馒头,又带来一些麻叶、麻花、馓子。

  “东东,你们俩在家先把包子吃掉,在锅里热一下就可以了。好好照看小西。晚上谁敲门也不要开,知道大灰狼和小红帽的故事吧。不是熟人不要开门,睡觉的时候插好门栓,用杠子再抵上。记住了吗?”

  我和小西点了点头。

  晚上我和妹妹都没有出去玩,傍晚的时候,我开始喂猪,喂羊。顺便把包子热好,我们吃了包子,喝点开水。包子是干菜粉丝油渣馅的,我吃了四个,小西吃了两个。她只吃皮,不吃馅料。相当于我吃了四个包子和两个包子的馅料。这包子也只有快过年才能吃的到。吃八个我也能吃的下。

  吃完,我打了个饱嗝。

  我说:“这包子真香,我还能吃仨。只是这包子就每年春节才能吃到。”

  小西:“我怎么没有觉得香呢……我就觉得吃豆腐汤、丸子汤、羊肉汤好喝。水饺也还行,就觉得吃馒头、包子不好吃。”

  我说:“你应该多吃点馒头、包子,你看你瘦的,大风一吹,我都担心你被风刮跑!”

  小西说:“我就觉得吃馒头、包子这些东西很累牙!嗓子堵得慌。”

  我说:“吃东西是一件多么让人开心的事!你不爱吃东西,怎么能长胖呢。小腿像蚂蚱的腿一样。跳高的时候,我都怕你们腿会受伤。”

  我关上大门,插上门闩。

  大黑“红军”和“公主”阿黄卧在院子里柴火堆旁,我和小西也在柴火堆旁坐着,有点冷。我拿出一个薄被子,放在我和小西的腿上。听着外面好多小伙伴玩耍嬉闹、奔跑的声音,还有鞭炮声,空气里飘来谁家炸鱼的香味,还有煮肉的香味。

  我都能闻到空气中飘来一股大肥肉炒冬瓜的香味。

  我的口水在嗓子眼里徘徊了下。

  我家厨房门前,一到冬天都堆着一大堆冬瓜,冬天吃的最多的是炒冬瓜。吃冬瓜已经吃的毫无食物乐趣而言。但是冬瓜烧肥肉就不一样了。肥肉和冬瓜的搭配简直就是人间美味,口齿留香,吃的时候感觉心情都美滋滋的。吃完冬瓜,剩下的汤汁,用馒头蘸着吃,汤汁渗进馒头里,一点点汤汁,我都能吃下两个馒头。真馋死我了,口水都要流出来了。我抬头看到厨房口堆着的冬瓜旁,也堆着好多大白菜,突然想其实大白菜烧肉,油渣大白菜也是人间美味啊。

  有好久没有吃肉了,记得上次吃肉还是八月十五,中秋节去外婆家,也就吃了几片,没有过瘾。我做梦都想:什么时候能好好的放开肚皮,好好吃一顿肉?

  我就觉得这个梦想太奢侈了。我又觉得如果把吃肉当作一个人的梦想的话,真有点难为情。

  但我还确确实实做过一个梦,一个关于肉的梦。梦见家里煮了满满的一大锅肉,满满的一大锅,锅里水沸腾着,大肥肉都要飘出来。肉香弥漫整个村庄,好多小伙伴都来我家吃肉,我们大口大口的吃肉。

  我突然梦里醒来,口水流了一嘴。

  小西像一只小猫一样缩在我身旁,不时的转动着小眼睛看着我,小西说:“哥,我有点怕。哥,你说,爸爸妈妈不在家……会不会有坏人来我们家。”

  我握紧我新做的木枪,抚摸着枪身,“小西,别怕,我有枪……我有枪保护你们,守护着咱家院子,坏人知道我有枪,就不敢来,来一个毙一个,来一百毙一百!”

  “对,哥有枪。那我就不怕了。”

  停了会,小西又问。“那会不会有大灰狼来我们家?”

  我说:“大灰狼!我还没有见过大灰狼。你见过大灰狼?”

  小西说:“我做梦见过,好吓人。村子里老人讲故事,每次讲大灰狼,我都害怕。”

  我说:“有大灰狼来我们家更好。我们有大黑和阿黄,就可以打败它!再说啦,我有枪!捉到大灰狼,我给你做个狼皮大衣,这样再冷的冬天,你也天天暖暖和和的,再也不会生病了!我就期盼着大灰狼来呢。”

  说着,我举了举手中的木枪,向前瞄了瞄。

  我说:“‘啪……啪……啪……’,小西,你看,我指哪打哪!”

  “哥哥,好厉害,有哥哥真好!菊就没有哥哥!让她羡慕死我。”小西抱了抱我,“哥哥,哥哥,那你给我讲个故事吧。”

  “好,哥哥给我们小西讲故事,让我想想,讲个什么故事好呢。”

  我在想给小西讲个什么故事呢,看到火,我本来想讲个“卖火柴的小女孩”的,痛恨下万恶的资本主义社会。

  可是那是一个悲伤的故事,不适合这个腊月天。

  腊月天,就应该讲一些开心的故事,说开心的话。

  我就给妹妹讲个“神笔马良”的故事吧。

  “从前,有个孩子名字叫马良。父亲母亲早就死了,靠他自己打柴、割草过日子。他从小喜欢学画,可是,他连一支笔也没有啊!一天,他走过一个学馆门口,看见衙门里的县令,拿着一支笔,正在画画。他不自觉地走了进去,对师爷说:‘我很想学画,借给我一支笔可以吗?’县令瞪了他一眼,骂道:’穷娃子想拿笔,还想学画?做梦啦!’说完,就将他撵出大门来。马良是个有志气的孩子,他说:‘偏不相信,怎么穷孩子连画也不能学了!’从此,他下决心学画,每天用心苦练。他到山上打柴时,就折一根树枝,在沙地上学着描飞鸟。他到河边割草时,就用草根蘸蘸河水,在岸石上学着描游鱼。晚上,回到家里,拿了一块木炭,在窑洞的壁上,又把白天描过的东西,一件一件再画一遍。没有笔,他照样学画画。”

  我停顿了下,继续讲……

  “一年一年地过去,马良学画从没有一天间断过。他的窑洞四壁全是画了。当然,进步也很快,真是画起的鸟就差不会叫了,画起的鱼就差不会游了。一回,他在村口画了只小母鸡,村口的上空就成天有老鹰打转。一回,他在山后画了只黑毛狼,吓得牛羊不敢在山后吃草。但是马良还没有一支笔啊!他想,自己能有一支笔该多么好呢!”

  “有一个晚上,马良躺在窑洞里,因为他整天地干活、学画,已经很疲倦,一躺下来,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不知道什么时候,窑洞里亮起了一阵五彩的光芒,来了个白胡子的老人,把一支笔送给他:‘这是一支神笔,要好好用它!’马良接过来一看,那笔金光灿灿的;拿在手上,沉甸甸的。他喜得蹦起来:‘谢谢你,老爷爷,……’马良的话没有说完,白胡子老人已经不见了。马良一惊,就醒过来,揉揉眼睛,原来是个梦呢!可又不是梦啊!那支笔不是很好地在自己的手里吗!”

  小西打断我说:“有些想得到的东西得不到,做梦能实现吗?我就想做梦都有新衣裳,是不是一梦醒来,就有花衣裳了?”

  我回答不出,就继续讲故事……

  “马良十分高兴,就奔了出来,挨家挨户去敲门,把伙伴都叫醒,告诉他们:‘我有支笔啦!’这时才半夜哩!他用笔画了一只鸟,鸟扑扑翅膀,飞到天上去,对他唧唧喳喳地唱起歌来。他用笔画了一条鱼,鱼弯弯尾巴,游进水里去,对他一摇一摆地跳起舞来。他乐极了,说:‘这神笔,多好呀!’马良有了这支神笔,天天替村里的穷人画画:谁家没有犁耙,他就给他画犁耙;谁家没有耕牛,他就给他画耕牛;谁家没有水车,他就给他画水车;谁家没有石磨,他就给他画石磨……”

  我还要往下讲,小西突然说,“马良没有爸爸妈妈,他应该先给自己画个爸爸妈妈!……我想妈妈,我要妈妈!”说着,小西哭了起来,“我要妈妈!”

  我也不知道怎么哄小西了,后悔不该讲“神笔马良”的故事,该讲个司马光砸缸的。我正自责着,小西哭着哭着就睡着了。

  我把妹妹抱回床上,盖好被子。插上门栓,又抵上杠子。我也钻进被窝,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第二天清晨,我早早的醒了。

  小西睡的像个小猪似的,微微的鼾声,脸上还挂着泪痕。

  我就去院子外面地窖里捡了一筐红薯,才发现一整筐提不动。我就半筐半筐的往家提,提到压水井边洗。水真凉,原本冻伤的手,裂开了口子。手一碰到水更疼了。

  我开始有点心疼妈妈,平时都是她做的。妈妈的手一到冬天,也裂开一道道的血口子。手掌里,布满了老茧。

  喂好猪,我又给小西烧了稀饭。妹妹吃东西不行,吃的慢,我总觉得她嗓子太细了,只适合吃面条和稀饭这类食物。妹妹醒了,我给她用热水洗了脸,梳了头,扎上两个麻发辫。然后我们一起吃饭。

  正吃着,听到村子广播。大致意思是让全村妇女到打麦场集合,接受检查。

  我和小西锁上门,带上大黑“红军”和“公主”阿黄。我们也想去打麦场看看。

  每一个村子都有一个打麦场。

  打麦场农闲时是一大片空地,四周是高高的麦秸垛。有圆顶的,也有方形的。平时村子放电影、开会,大多在这里。

  打麦场也是我们小孩子做游戏,追逐嬉戏去的最多的地方。地面比较平,奔跑时不容易摔倒。

  刚要走,这时二叔急匆匆的跑过来说,低声说“东东、小西不要出去啊,有人来家里要是问大人去哪了,就说去广东建筑工地打工还没有回来。要是问你家牛去哪了,就说牛死了!记住没?”

  我回答道:“二叔,我记住了。”

  二叔又叮咛了下:“好好在家别乱跑!”

  二叔说完转身就走了,没走多远,又回头向我摆了摆手。

  我和小西一人搬个小板凳,坐在大门口。我抱着木枪,小西抱着小灰羊,背靠在两边门框上。大黑“红军”和“公主”阿黄就卧在我们俩中间。

  我感觉到心里头有点小紧张。

  每到冬天,狗狗身上,就爬满了跳蚤。狗狗背部毛发浓密处缀满了一粒粒跳蚤的卵。我就帮狗狗捉跳蚤,挤爆跳蚤的卵。

  给狗狗捉跳蚤,我都能打发一个上午时间。

  临近中午的时候,村长带几个人走来了,其中还有一个人手里晃着一个手电筒模样的东西。

  我知道那就是传说中的电警棍,一按开关,发出滋滋的声音,点谁谁就疼的龇牙咧嘴,在地上满地打滚。

  我和妹妹都没有站起来。

  我感觉腿有点抖,才没有站起来。妹妹撇着嘴,眼泪已经在眼里打转了。大黑“红军”和“公主”阿黄腾的一声站了起来,“汪汪”的叫了几声,挡在我面前晃来晃去。

  “东东,小西,你爸妈呢?”村长走过来问道。

  “俺爸俺妈去广东建筑工地打工了,还没回来呢。”我仰起头,怯怯的说。

  村长走过来 ,想推开门,大黑“红军”和“公主”阿黄冲着村长发出“呜呜”的警告声。

  村长退后几步,“东东,把它挪开,不然就用电棍点了啊。”

  我赶紧站起来,抓住“大黑“红军”和“公主”阿黄脖子上的毛,向后拽,一边侧身用脚把门踢开。这时,小西已经“哇呜哇呜”的大哭起来,挪动脚步躲在我身后。

  村长和那几个人走进院子,到处看了看,“你家牛呢?”

  “死了,我家牛死了!”小西闭着眼睛,哭着大声说。

  “牛咋死的?”村长诧异地问。

  “牛死了,我也不知道咋死的。”我红着脸说。

  “牛吓死的!”小西哭着说,“你要问问牛是不是吓死的?”

  村长给那几个人陪着笑脸说,“就孩子在家,挺可怜的。这个东东在我村是小孩子的榜样,学校考试第一,会做饭。大过年的孩子爸妈不在家,挺不容易的。一个小孩子又喂猪,喂羊的。”

  “那走吧!”一个领头模样的人说,走过我身边时,还抚摸下我的头,“这小孩,是挺有灵气的啊,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说完,他们一行人大摇大摆的就走了。

  “好好在家,别乱跑啊!”临走时,村长又叮嘱我说。

继续阅读:006 我和“小西”的春节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人启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