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 我和“小西”的春节
北冥雁2019-10-21 10:425,628

  寻人启事

  作者:北冥雁

  006 我和“小西”的春节

  腊月二十九,天气阴沉沉的。

  今天格外的冷,干冷干冷的。

  走到哪里都是冷。我和小西又不想窝在被窝里。

  爸妈还没有回来,我和小西心里没有一点着落。

  早晨我正在喂猪,二叔二婶送过来一锅盖饺子。二叔还带来几张大红纸,老灶爷像、门神,还有墨汁、毛笔和浆糊、几串鞭炮。

  二叔说:“东东,小西,今年就你们俩自己在家过年,你爸你妈在外面有事了,不能回家过年了。家里不能没有人看家吧,不然就喊你俩到我们家过年了。东东,这几张大红纸,你裁成春联大小,用毛笔写上。五谷丰登、六畜兴旺、四季发财、大吉大利的随便写。门神贴在大门上,马上就贴,老灶爷像,把旧的撕掉,这个新的贴上去。早晨开门时,放一小串鞭炮,下饺子前把这盘大的鞭炮放掉!”

  二叔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我听的都感觉懵。

  二叔又说:“东东,记住了没?”

  “噢……噢,记得了。”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全记住了。

  “二婶,我妈去给我买花衣裳了吗?”小西跑过来问道。

  “今年爸爸妈妈有事去外地了,今年就你们俩在家过年!花衣裳明年春节就买!”二婶蹲下来跟小西说道。

  “我要妈妈,我要我的的花衣裳!”小西“哇”的一声哭起来。

  “菊,荷花他们都有花衣裳,我没有花衣裳。”小西哭个不停。

  二婶把小西搂在怀里,“小西乖啊,小西不哭,不乖的孩子明年也没有花衣裳啊!明年妈妈没有给小西做花衣裳,二婶给你做一身花衣裳。咱们家小西最乖,小西不哭啊。”

  听到这,小西哭声降低了几个分贝,但还是在不停的啜泣,还流出两串长长的鼻涕。

  二叔二婶走了后,小西又哭了会。我其实也想哭,可是我忍住了。我要照顾妹妹啊。

  妈妈每年过年时都说:“过年就要开开心心啊,高高兴兴的过年,不哭鼻子,不怄气,这一年才能和和美美、顺顺利利!”

  小西不哭的时候,我开始裁纸写春联。

  “小西,哥哥写春联,你来帮我压下纸。”

  “好哒。”小西抹了下眼泪,走了过来。

  我想起隔壁村老先生家门上几个春联,我就很喜欢,其中有“锦鲤飞身酬远志,祥羊跪乳感亲恩”。对,我家也有羊,我就写这个。然后其余的就写“事事平安”贴在床上的,“大吉大利”可以到处贴,“春光满院”贴在院子里的门楣上,“六畜兴旺”贴在猪圈、牛屋里。不一会我就写完了。

  “小西,我们来贴对联、贴门神”,说着我把春联分开放在要贴的位置,小西帮我拿着浆糊。先贴好门神,再贴对联。矮的地方,我就站在地上就可以贴。高的地方,,门楣、窗上框的地方,我就搬个凳子,站在凳子上贴。厨房的老灶爷像我也换了新的。

  中午我热了馒头,煮了红薯稀饭,凉拌个萝卜丝。

  小西想吃饺子。我给妹妹煮了几个饺子。我也吃了两个,还是妹妹夹着放入我口中的。不然,我舍不得吃。我想让妹妹多吃点,难得妹妹有个爱吃的食物。

  二婶送的饺子是除夕夜吃的。我本来不想吃的,妹妹硬塞我嘴巴里的。二婶做的饺子很好吃,但我还是觉得没妈妈包的好吃。

  妹妹爱吃饺子,不管白色粉丝馅,还是芹菜油条馅,还是韭菜鸡蛋馅,还是大葱猪肉馅,大葱羊肉馅,妹妹都爱吃。

  嗯,我也要学着做饺子。不然妈妈不在,妹妹就吃不到饺子了。

  对,等妈妈回来,我就学着做饺子。揉面、和面、擀皮我已经学会了,就差调饺子馅料了。饺子馅的盐味我还控制不了。

  我也想爸爸妈妈了。感觉没有爸爸妈妈在家,家里冷冷清清,没有一点新年的气氛。

  爸妈在家的时候,我可以和妹妹放肆的在外面和小伙伴玩,玩累了知道回家就行了,回家就有饭吃。

  爸妈不在家,没有心情去玩,心里空落落的。

  下午,我和妹妹一直在自家院子里玩。

  妹妹抱着小灰羊似乎就没有放下过。

  大黑“红军”和“公主”阿黄跟在她身后走来走去。

  爸妈不在家,大黑“红军”和“公主”阿黄也委屈了。

  家里没有煮肉,没有骨头啃。

  实在没事干,我就想,干脆我做点家务吧。

  我就去地窖拖回来两筐红薯,洗干净放着备用。每个早晨洗红薯太冷了,洗的时候感觉都有冰渣渣。

  洗完红薯,我又煮了两大锅红薯,这样喂猪的时候,我烧一大锅开水,把红薯搓碎,搅拌下,就可以喂猪了。

  煮好红薯,我又洗了洗自己和小西贴身穿的衣服,这些衣服薄一点,好洗一点。我还把我的褡裢包,书包洗了洗。

  干完这些,我感觉浑身有活力,也不那么冷了。

  我又拿过斧子,把院子里的柴劈好。

  干完这些,我感觉心情也放松很多。

  管他呢,就是爸妈不在家,又有什么关系呢。

  我有柴烧,猪食已经煮好,猪也饿不着。

  我就和妹妹就坐在院子里捋大黑“红军”和“公主”阿黄的毛,给阿黄和大黑捉跳蚤。

  天快黑的时候,天空飘下几片雪花。难怪今天比平时要冷一些。

  我开始庆幸起来,幸亏我把地窖里的红薯捡回来了,还洗了洗。不然明天大雪覆盖了地窖,我要扒开大雪,再下去捡红薯,很不方便。

  我也得出一条生活经验,那就是有事情一定要提前做,尤其是有些必须要做的事,要提前做。反正必须做,早做好,早解决,一定比拖着好。因为,明天可能无法预测。

  就好像,明天突然下雪一样,而我已经劈好柴。

  “要下雪了吗?”小西仰起脸,鼻子上,头发上落下几片雪花。

  我低头看着小西,她还在仰起头看着天空。

  “要下雪了!要是明天雪下大了,我带你去捉斑鸠,捉兔子!”我说话的时候,声音很低。前些天失败的捕斑鸠的经历让我说话没有底气。

  “下雪了,下雪了!”小西高兴的在院子转着圈圈。

  “哥哥,我想吃烤花生了!”小西突然停下来说。

  “好。那我在院子里生堆火。”说完我从院子里找到一个打着补丁的带把手的铁锅,里面放上一些沙子,又从里屋找到一些花生放进去。

  我抱起一对木柴,放在院子中央。

  火慢慢的生起来了,随着火苗的升高,我又加了几块木柴。火苗像跳动的温暖精灵,周围也暖合起来。小羊围了上来,温暖了,小羊也开始兴奋的跳了起来。

  大黑“红军”和“公主”阿黄也围着火堆转来转去。

  我拿起铁锅在火苗上晃动,不大一会,能闻到花生的香味。等我手臂有点酸酸的时候,我停下来,放下铁锅。我捡起花生,剥了一个塞进妹妹嘴里,妹妹开心的嚼起来。我看到屋檐下挂着好多玉米棒子,就用棍子戳了几个下来,放进锅子里,然后把锅子放在火堆上烤,等听到哔哔啵啵玉米粒裂开的声音,就放下锅子。我搬过来两个木墩,拿了一个被子我和妹妹披上,在火堆前坐了下来。

  吃着香香的花生,啃着烤玉米,望着天空零星飘下来的雪花,我和妹妹伸出手来,雪花落在手掌里,融化,又有雪花飘进手掌心,融化,妹妹抬头看着我笑了一下,我感觉我的幸福都快要溢出来了。

  这时,“公主”阿黄也钻进被子,我感觉很惬意。

  我正看着火苗发呆,感觉妹妹在向我身上靠了一下,发现妹妹已经睡着了。

  我就把妹妹抱到床上。我把红薯放入大锅里,去院子里把没有烧完的柴火转移到灶膛里。

  我趁现在我还不困把猪食煮好。

  此时,天空开始下起鹅毛大雪,院子里已经铺上厚厚的一层。

  我把大黑“红军”和“公主”阿黄喊到屋子里,又把羊牵进牛屋。下雪天一般比平时要冷,我怕羊羔冻死了。

  这时,我才发觉有些困了,就和衣而卧。

  等我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我立刻爬起来,感觉整个屋子里都很冷。

  想起二叔说,开门要放炮。于是我把那小串鞭炮放了。

  下了一夜的雪,已经停了。

  院子里的积雪,差不多到我膝盖的一半。

  我把羊牵出去,然后把猪食热好,喂猪。这时妹妹也醒了。我开始烧水煮饺子,把饺子盛好。先放了一碗在堂屋的老天爷像前。学着爸爸的模样在香炉里点了一把香。然后烧了几张黄裱纸。我和妹妹开始跪拜。

  “上天言好事,下界保平安”,妹妹也跟我学了下。我在心里默念,来年一切顺顺利利的吧。

  突然想起,还有盘炮仗没有放。我赶紧抱出炮仗,拆开摆放在雪地上,点燃。“噼里啪啦”的炮仗,炸开一片片雪花。

  我还煮了两个鸭蛋,切开摆好一盘,凉拌一个萝卜丝。虽然就我和妹妹两个一起过年,我也觉得应该有点仪式感。简简单单的两碗饺子,放在桌子上,太单调了。

  妈妈说,过年要讲究一点。

  过年过不好,来年做事还有什么盼头呢。

  吃好饭,我和妹妹在院子里开始铲雪,堆了一个大雪人。听到村子打麦场传来好多小孩子声音的时候,我们俩也跑了过去。跟小伙伴一块打雪仗。

  小西胆子小,参与不了。她就站在那里,手里捏着一个小雪球,小脸冻得通红。有时小伙伴扔过来的雪团,滚到小西身旁。

  我看她无聊。也怕小伙伴们扔雪球不小心砸到小西。

  “小西,哥哥带你去捉鸟去。”我不敢说捉斑鸠,万一又只捉了几只小麻雀,我好没面子呀。

  “好哇好哇。”

  我们回家拿簸箕、小木棍、绳子、小麦、碎玉米粒向村后树林子走去。随身还带了一条白色的床单和一把扫帚。

  走到树林的时候,我看见几只斑鸠在雪地里,跳来跳去,天空里还有一群野鸽子在飞翔。看到人来了,斑鸠又忽然飞上树枝,树枝上的雪,颤抖着落下。当然更多的是成群的喜鹊和小麻雀。我选了一片空地,扫开雪,支起簸箕,撒上小麦和小米粒,我和妹妹手捏绳子的另一端,蹲下来,白色床单罩在我们俩的身上,大黑“红军”和“公主”阿黄在远处自己玩雪,一会儿用鼻子在雪地里嗅来嗅去,一会儿向前跑几步,惊起几只逃窜的田鼠。

  都快到中午了。终于有几只斑鸠飞到了簸箕旁,在簸箕周围的走来走去。我和妹妹恨不得跑过去,把斑鸠摁在簸箕下面。

  终于有两只走到簸箕下面了,心都要提到嗓子眼里了,我轻轻一拉,罩住了!斑鸠在簸箕里扑腾着。

  仿佛空气一下子凝固了。

  “小西,你看到斑鸠罩住了吗?”我有点发懵,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

  “是的哥哥,我看到了!罩住了!”。说着,小西已经飞奔了过去。

  “是的,罩住了!”我跑过去,趴下来,轻轻掀起一角,手探进簸箕,抓住了一只拎出来,绳子拴住斑鸠的腿和翅膀放进布袋里,然后又取出另外一只捆绑起来。

  “我们再等会,看能不能再捉几只,”我提议到。

  “听哥哥的,我好想吃烤斑鸠啊!”妹妹开心极了。

  “回家哥哥就给你烤斑鸠。”我又支起了簸箕。

  等了好一会儿,大黑“红军”和“公主”阿黄都跑累了,卧在我们旁边了。这时,簸箕周边又来了几只饥饿极了的斑鸠,随后又有几个头大点的野鸽子飞过来。吃着吃着,就有两三只斑鸠走到了簸箕下面了。我轻轻一拉,又是两只罩住。有一只罩住了尾巴,算它机灵,一下子飞远了,其他的斑鸠和野鸽子四散飞去。

  今天收获不错啊,四只斑鸠。小西开心极了,在我面前跑来跑去,对我凝视的眼神,“我的哥哥真是太棒了!比运动他们厉害多了。”

  我的心里也美滋滋的,妹妹提着斑鸠,我拿起工具,往家里走去。

  刚到家门口,二婶正焦急的等在大门口。

  “两个小东西,跑哪去了?害我一顿好找。村子都找遍了。晚上到我家吃饭去,吃完再回来看家。”二婶看到小西手里提的布袋,里面斑鸠正挣扎着,发出咕咕的叫声,“啥鸟儿?”

  “斑鸠,四只斑鸠。”小西大声的说。

  “两个小东西长本事了,会捕斑鸠了!晚上我给你们做斑鸠汤喝!”

  “太好了,二婶。”我本想说烤着吃呢,可是一想到烤的斑鸠乌漆嘛黑的,外面一层黑漆漆的烧糊了,挺浪费的,还放不了盐,烧汤喝更好一些,能入味。热锅下油,放点八角桂皮,放点葱姜沫,斑鸠切成块块,大火翻炒,盖上锅盖,一会儿加入开水,再煮一会,放入白菜,粉丝,千张丝。小火炖会儿,盛上来,一道上等美味。

  到了二婶家,看到二叔正抱着小团子。小团子一岁多了。

  “怎么到现在才回来?小团子都饿了。提的布袋子啥?”二叔问道。

  “斑鸠,四只斑鸠。两个小东西真长本事,一下子就捉到四只。有几年没吃过这山珍海味了。”二婶笑盈盈的又夸赞了一番。

  “两下子捉的。现在村后都有野鸽子了,不知道哪儿飞来的。”我说。

  二婶烧了肉片大白菜,白斩鸡,白花花的馒头,还有一个烧大块鱼。大白菜和大块鱼汤汁里放了醋,这我都闻到了。厨房里飘来斑鸠汤的味道,闻着香味,瞬间我的口水在嗓子眼里打转,我不停的猛咽几下口水。等二婶把斑鸠汤端上来的时候,我几乎都要按捺不住了,不自觉的筷子已经攥到手里了。对于吃,我感觉自己太没出息了。我想我的前世若不是一只贪吃的小猫,就是一个贪吃的厨子。

  当二婶说,“东东、小西开吃吧”,筷子在我手心里,都攥出汗了!

  我真是放开肚皮吃了,狗子在桌子下面欢快的吃着鸡骨头,也吃得不亦乐乎。我掰了大块馒头,蘸点汤汁,装作不小心掉在地上。

  二婶看到了,冲我笑笑,“东东不要捡了,狗子也要过年啊!”

  “嗯,看家护院,狗狗也辛苦了一年!”我脸红了一下。

  临走的时候,我猛地打了一个饱嗝,我不好意思的冲二叔二婶傻笑了下,“二婶做饭太好吃了,吃撑了!”

  “嗯,以后多来二婶家,二婶子还有几道拿手好菜呢。”

  “是的,二婶大盘鸡烧的真好吃,大料、盐味放的都恰到好处!”

  “东东真会吃。夏天有番茄、土豆的时候,我烧给你们吃啊。”

  回去的路上,我还在回味饭菜的味道。

  “小西,今天吃的哪个菜最好吃?”

  “哥哥!”妹妹大声的说,“还用说嘛,肯定是斑鸠啊,我第一次吃呢!我们下次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捉到斑鸠呢?”

  “是啊,哥哥才吃过一次,这是第二次。今天运气好,我们才捉到。上次吃是毛蛋爸用渔网捕捉的,他在空地上支起他家的渔网,下面撒上小麦、遁木虫,成群的斑鸠飞过去,全罩住了!”

  说着说着,就到家了。太冷了,到家我就让妹妹就坐到被窝里,不一会儿她就睡着了。我也困了,猪仔猪圈里哼唧哼唧的,我突然想起猪还没喂,就爬起来热猪食,把猪喂了。

  我爬上床,一躺下,我就睡着了。

  我和小西,心心念念的,期盼了一年的春节就这样过去了。

  没有新衣服,没有压岁钱,爸爸妈妈也不在身边!

继续阅读:007 弟弟降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人启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