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解密
一个怪人2019-11-26 19:542,524

  宋柯耸了耸肩,却没有回答书生的话,而是看向李天贵说道:“掌柜,你看着办吧。送官还是放了,你自己决定。”

  “好,多谢宋大夫了。来,给宋大夫上好酒好菜。”李天贵点头称好,转头对店小二吩咐了一声,才重新看向那书生。

  思索了一会后,李天贵凝重地看着已经蹲下身的书生说道:“年轻人,看你也是一表人才,为何操此行业?”

  书生本已觉得今天难逃一劫,必是被扭送县衙了,垂头丧气地蹲在地上,认命地等着被人押走,却没想到听到了李天贵这么一问,不由一愣。

  “说说看吧,或者掌柜的不会将你送去县衙了。我们掌柜可是有名的善人。”之前帮忙制服书生的那名店员也是劝解了起来。

  宋柯在一旁看到这李天贵和店员的举动,还有两人说的话,也是有些惊讶。忍不住朝两人的脸上看去,却发现两人的神情很是真挚,毫无半点虚伪之色。

  “没想到竟然真是善人善心。”宋柯内心不由暗赞一句,对这李天贵的好感顿时倍增。

  书生抬起头,疑虑地在两人的脸上来回扫视,似乎也是在判断二人的话是真是假。

  好一会之后,书生才站了起来,看着李天贵,缓缓地说了开来:“其实,我也并非以此为生。只是好奇,又觉得这手法能够迷惑到人,每次成功之后,很有成就感。但是,我得到的钱两,都是分发给那些贫苦的人家,我自己一分都没有留的。”

  宋柯的目光一直停留在书生的表情上,却也是看出了书生说话之时,神情没有太多的波动。心中不由也是诧异非常,没想到这还是一个侠盗呢。

  “你是哪里的?”李天贵的脸色稍微舒缓了一些,至少没有之前那般凝重了,还抬手示意身旁的店员放开一直抓着的书生的手。

  书生整理了一下衣服,将袖子放了下去,然后恭敬地对李天贵拱了拱手,行了一个书生之礼,才说道:“小生姓刘单名惠,是邻县新草村人。”

  原来这刘惠去年参加了越州取解试,中了举人,便在越州府游玩了两个月。无意间认识了一名钻研奇巧技艺的游方道人,竟然会很多类似障眼法的手段。

  刘惠自小变对于鲁班技艺很有兴趣,遇到精通奇巧技艺的道人,自是每日与之相讨。而他这个幻手术法,也正是得自道人所授。

  从越州州府一路归来,使用这术法也不下十回了,没有一次失手过。没想到就在离家不过几十里地的清塘县,竟然就被抓了个正着。

  本以为自己多年寒窗苦读,就要在这里抹上污点,无缘三年后的省试了。可现在,看着酒楼掌柜的意思,像是要放过自己了。让刘惠此刻也端正了自己的态度,开始吐露心声了。

  “你呀,好好的一个人,还是举人相公,怎么就如此行径了?好了,这次我就不为难你了。至于你所说的,所得银两都救济穷苦百姓了,我也就将听将信了。希望你以后别再犯错就是了。”

  听了刘惠的描述后,也看出了刘惠所说的话,皆是发自肺腑,李天贵有些哭笑不得,看着刘惠一个劲地直摇头。门外围观的人群,也是一阵唏嘘,对刘惠报以善意的劝说。

  贪玩,好奇?这都考上举人了,玩心还这么重的。真要去了府衙,判了罪行,那一辈子不就毁了?

  “多谢掌柜,多谢这位先生。不知先生名讳?日后小生如能顺利考入仕途,定当登门拜谢诸位。”说着,刘惠对着面前三人,深深地鞠了一躬,然后目光炯炯地看着宋柯,眼神里充满了感激之情。

  “不问我怎么揭穿你的手法的了?呵呵……”宋柯答非所问,似笑非笑地看着刘惠。

  刚刚刘惠的那番诉说,宋柯没有放过他的任何一个小动作,却发现这刘惠诉说之时,确实是诚恳真诚,以他的观察,这刘惠的描述,应该都是真实的。

  所以宋柯此时对于刘惠的态度,也是好了不少,至少在他的印象之中,这刘惠应该也算是一个好人。之前的行为,确如他所说,都是因为好奇玩心重罢了。

  “额。。这……先生高明,先生想说便说,不想说,小生也不再多探索了。”刘惠被宋柯说得一阵脸红,连忙再次躬身施礼。

  “你也是手艺不精,加上如你所说,你并非专业,所以心虚。脸上虽然镇定,可是手脚的小动作太多了,这点就表露出了你心虚的心理了。还有,其实我一开始只是知道你的衣兜里有乾坤,至于是不是你偷的,其实我还真没最后地结论。”

  说到这里,宋柯嘿嘿地笑了起来,看着刘惠,继续说道:“也就是说,我前面所做的,都是诓你的。至于为什么知道银子在你的头发下面,如果不是你在面对我的目光时,总是不自觉的伸手去摸你的后脑勺,或许我还真看不出来。”

  “通过手臂的丝线,将带有粘性银子传到脖颈处,隐入他人的目光,这手段,确实不错。我想,这银子,想必也是你支付饭钱的吧?”

  几人静静地听着宋柯的解释,刘惠的表情早就万分震撼了。宋柯所说的经过,如同亲眼所见一般,与他的术法技艺,几乎没有任何差别。

  而自己露馅的最大原因,竟然是心虚所致。暴露出来,皆因自己不打自招了。

  “先生高明。多谢先生指点,以后我定堂堂正正做人,不再沉迷此等神奇术法了。”刘惠扑通一声直接朝着宋柯双膝跪地,连磕了三个响头,感激地说道。

  刘惠突然想明白了宋柯话中之意,在指点他,他本是正直之人,心难藏私,意劝他别再做这种事情了。

  “好了,起来吧。日后勿犯便是。”宋柯轻轻将刘惠扶起,笑着叮嘱了一句。

  “宋大夫,没想到您不仅医术高明,这破案的本事,也是无人能及啊。如同神人般,能透彻人心啊。”李天贵听了两人的话后,好一会沉默,这会才回过神来,不由得对宋柯连连赞叹,敬佩之情溢于言表。

  “大夫?先生还是大夫?”刘惠吃惊地看着宋柯,满脸不可置信。

  “怎么?我就不能是大夫?”宋柯笑着反问道。说着转身看到一桌饭菜已经上齐了,便也不客气,直接便朝着里边走去。

  谁知,宋柯刚刚转身,就听到“扑通”一声,扭头一看,竟是刘惠再次跪倒在地。

  “宋大夫,我有一事相求。请您一定出手救命!”刘惠眼眶微红,泪水竟然开始在其双眸中打转了起来。

  宋柯眉头一皱,疑惑问道:“何事?起来说话。”

  “前日我路经山塘镇,遇到一家苦命人儿。家中男人上山打猎,命丧兽口,留下孤儿寡母,女人悲伤过度,也是重病垂危,孩儿嗷嗷待哺。看着让人甚是心伤,请先生一定要出手帮忙。小生替他们叩头致谢了。”

  说着,刘惠竟然真的砰砰地不停磕起头来。

  “宋大夫,你看……”李天贵也是听得眼角垂泪,看向宋柯的眼神,满是恳求之意。

继续阅读:第16章 另类征婚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怪医宋先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