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红叶之殇
他心石2019-10-23 19:352,509

  怪物满嘴的羽毛与血渍,代表它成了这场战斗的最后赢家,可笑的是就在刚才我还对它充满了怜悯。我没有资格去评论它什么,世界,本就充满了虚假与残忍。

  空气中还飘散着令人作呕的血腥,远处,巨大的沟壑填充着巨鸟的躯体,那里已是惨不忍睹,清风时不时刮过,冲洗着方才战斗的痕迹。我拉了拉师兄的袖口,小声急道:“师兄,赶紧走吧,趁它还没发现我们。”

  师兄微微摇头,拉过我的小手,“这儿可有样天大的造化。”

  什么造化?还能比命重要吗?我刚刚都比量过了,那怪物的牙比我整个人还大,它要是一口把我吞了,都不用带嚼的,到时候被它装进肚子里,肯定是被它的胃液腐蚀慢慢地死去……想想我就全身发冷。

  师兄拉着我一步一步走向那如同山岳般高大的巨兽,也不知道他是在发什么神经,想要阻止,却又无能为力。

  那怪物似乎真的看不到我们这两个矮小脆弱的人类,而且它的身形慢慢变小,最后居然化作了两米来高的兽人。耳朵尖尖竖起,额头跟脸部还是有不少鳞片,背后时不时摇晃着尾巴,还是黑色的皮肤,两只手,不,应该说是两只爪子,细长而尖锐,上面也是布满了鳞片,其他的倒是与人类无异。

  短短一分钟不到,刚刚那头怪物居然变成了这般大小!这还是它吗?可是从它背后的伤口和嘴角的血渍看,又明明是它。

  “是谁?”

  一声怒吼,激起满地的枯黄,空中的红叶如同暮春的花瓣纷纷落下,形成了一幅极其绚丽的画面,我没有心情去关注这些,只感觉一阵的气血上涌,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师兄手指微扬,一道若有若无的光圈笼罩着我,隔绝了怪兽恐怖的杀机。空气逐渐宁静,白色的衣袍在这红色的世界里格外显眼,怪兽已是近在咫尺。

  “这块地我看上了,你可以走了。”师兄嘴里划过一丝独有的弧度,淡淡的话语却透露着一股不可抗拒的威严,那一刻,我觉得师兄……有些陌生。到底现在的他是他本来的面目,还是原来那个温文尔雅的他才是真实的?

  “你想死!”怪兽双眼迸射着寒意,摄人心魂,我感觉如坠冰窟,好似下一刻就要被它给吃掉。

  师兄淡然一笑,依旧云淡风轻,只道:“你可以试试。”简单的话却透露着无比的自信。

  “哼!”

  怪兽要发作了!我脑海中又浮现出那百米高的巨大背影,然后,一脚——咚!

  我感觉有点头晕目眩。

  怎么办?要被踩死了,这可不是闹着玩的,都怪师兄这个混蛋,去哪儿不好,非要来看什么打架斗殴,看了也就看了,还不走,现在好了,走不了了。

  正当我满心抱怨的时候,眼前却出现了让人不可思议的一幕,我预料中的怪兽变身没有出现,而且他似乎出了点意外。面部的肌肉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难受而极度扭曲,额头青筋暴起,满脸都是汗珠,现在的它比刚才更难看了。

  难道在憋气放大招?还是旧伤复发?可是它怎么一动不动的?脚抽筋!我突然冒出这个奇怪的想法,忍不住有些想笑。

  “心神……禁……术!”

  我跟师兄隔的比较近,依稀听到从它嘴里冒出这几个字。

  心神,禁术?这是它的大招?感觉好强的样子。

  “没想到是忘情境的前辈,请恕我眼拙,此地……噗……”怪兽话未说完,猝不及防就吐出来一口鲜血,一条腿直接跪在了地上。

  啊?这是什么情况?我刚还想趁着它抽筋动不得逃走的,现在它告诉我它认怂了?还叫师兄前辈?

  “在我面前,不要耍任何的花花肠子。”

  “前辈饶命,”怪兽连连求饶,眼神里充满了恐惧,汗珠更是如雨水般滴落,如果说刚才他只是忌惮的话,那么现在就是畏惧了。

  “你走吧,无故杀你,有违道心。”

  怪物颤巍巍站起身来,偷看了我们一眼,若有所思,最终还是遁向了高空消失不见。

  “唉,刚刚也不知道是谁骂我混蛋来着。”师兄看着怪兽飞走的方向装模作样的长叹一声道。

  我吃了一惊,刚才心里确实把师兄骂了个遍,但是,他是怎么知道的?

  糟糕,忘了他会读心术。

  “那个,师兄,为啥怪兽会飞呀?”我赶紧岔开话题,哈哈,好机智。

  “它是岀凡巅峰境界,虚空横移自然不在话下。”

  “那它为什么一开始不飞上天追大鸟?”

  “尺有所短,寸有所长,空战非它强项,”师兄回过头来,“走吧,去看看这里的大造化。”

  “哦。”

  我跟着师兄朝着一个方向走,没有了怪兽,我的心情格外的舒畅,走在这酥软的土地上,踏着枯黄的树叶,看着满树的火红,这种感觉,似曾相识。是啊,记忆中的那个秋天,也是妈妈拉着我的手,这样,走在幽静小道上,没有这般如童话般的色彩,也没有这般清幽,却格外温馨。

  “呜呜……呜呜……”

  嗯?有声音。

  我以询问地眼光看了看师兄。

  师兄道:“附近的小动物罢了。”

  小动物?我放眼望去,地上都是枯叶,哪来的动物。

  “在那里。”师兄指了一个角落。

  我顺着走过去,声音确实是这个方向传来的。

  没走几步就看见不远处有一团毛茸茸的东西,棕黄色的毛发,与枯叶无异,不仔细看很难发现。

  我走过去发现这是一种体型跟猫一般大,但样子像熊的动物。

  是它在叫?我小心抚了抚它的毛发,它的身体,是冰冷的。

  “它死了。”我有些失望。

  “呜呜……呜呜。”

  还有叫声?不对!我把“大棕熊”翻过来,扒开它身下的枯叶,看到了让我震惊和感动的一幕,一个小坑里躺着三只幼崽,有两只浑身冰冷,也死了,有一只还活着,是它在叫。

  我把它抱在了怀里,这个小生命,活下来,真的是个奇迹。

  “师兄,你看。”

  “应该是这里的‘原著居民’,鼻角兽爆发的气息太过强大,这里的动物抵抗不了,没想到它却能活下来,”师兄道,“不得不说,很多事情用常理无法解释。”

  “它这么小,任由它在这里,会死的。”我不忍心道,一只嗷嗷待哺的小幼崽,没有妈妈的照顾,我很难想象它将面对怎样的处境。

  “你要带着它?”

  “总不能见死不救吧?”我用一种央求的眼神看着师兄,若是放任不管,它妈妈的死就将毫无意义。

  “路上有个小东西陪着倒也不错。”师兄笑道。

  师兄的话让我欣喜万分,看着手里这个毛茸茸的家伙,那一对纯净的眼神,我就有一种莫名的心痛,也许它还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它的妈妈又去了哪里。

  “等它长大了,我要告诉它,它有一个伟大的母亲。”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君1宿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君1宿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