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桃花庵,烈火花
禅子2019-10-31 15:472,276

  森林里的路格外难走,潭火见无印步履如飞,渐渐有些跟不上,因为心急,竟没有看清脚下的路,以至于摔了一跤!

  “哎呦!”

  潭火的手被一根带刺的荆条扎破,流出血来。

  无印闻声,没有砖头去看潭火。

  潭火扁扁嘴,心想:“真是个好冷漠无情的家伙。”他起身拔去伤口上的刺,为自己心疼了两秒,又跟了上去。

  走到一处地方,无印停下了来。

  潭火脚步没止住,还是往前奔,眼看着就要撞上无印的后背了,谁知无印身体一侧,躲了过去。

  毫无防备之下,潭火的脸再次与大地有了亲密的接触,她一声“哎呦”喊的情真意切。

  无印见此,却不厚道地笑了:“柳庄主似乎与传闻中不尽相同。”

  潭火起身,拍拍身上的泥土,嘟囔说:“有什么不同?”

  无印抬手,思索了片刻,将手放下,说:“传闻中的柳庄主,言行有礼,为人温文尔雅、风度翩翩,名列儒家三圣之首,贫僧也曾仰慕其名,谁知……”他笑了一声,“百闻不如一见,竟是这般模样。”

  潭火听了牙疼,心想:“好一张尖刀嘴,专门往人心口上捅!”

  现在,男神暂未长成,潭火对这个俗家和尚一眼钟情。所以她打算抛却面子,去追求无印。于是,她摆摆手说:“我只是在外人面前那样嘛,在你面前干嘛还那样呢?”

  “依贫僧看,施主怕是本性如此,并非独对贫僧如此。”无印也不跟潭火绕弯子,直说道。

  就在潭火还在想怎么对付这句话的时候,无印向前一步,那原本宽阔的树林里凭空出现波纹,无印踏进波纹里,就这样消失不见了。

  潭火受到了惊吓,心想:“他怎么会凭空消失?是他有意躲我,还是这森林将他吞噬了?”一阵怯意袭上心头,她退后了几步。

  这时候,潭火身后响起柳缎的声音:“这是空间结界。”

  潭火“呀”了一声,心想:“我怎么糊涂了,连这个也没想到。”她一转身,就看见柳缎拿剑指着她,剑尖直抵咽喉,只要两人中有一位再上前一步,她就必死无疑。

  柳缎的眼睛漆黑中透着碧色,他冷冷望着潭火,问:“你不是我父亲,你到底是谁?”

  潭火心想:“我果然还是装的不像,可要是如实来说,结果怕是好不到哪里去。”她不是不怕那柄剑,只是还感觉不到真实,所以身体还没有出现颤抖、发软、冒汗的现象。

  “如果我说我不是你父亲,你会杀了我吗?”潭火憋了半天,柳缎的剑就这样举了半天,最后她才这样说。

  柳缎收回剑,说:“倘若你还敢自称是我父亲,我才会要了你的命。”

  潭火松了口气,这时候才感觉到腿软、冒汗。她刚想找个树扶一下,结果碰到了空间结界,身体一下子失去中心,倒了下去。

  潭火倒在了一片花海里。四周一眼望去,全是花,粉色居多,看起来梦幻极了。

  空气中飘荡着花香,蝴蝶在花间翩翩起舞。

  就在潭火沉浸在花海中时,柳缎进来,说:“这里的桃花妖住的地方,再往前走三里,就到桃花庵了。”

  两人结伴漫步在花海中,潭火说:“这地方这么美丽,该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柳缎说:“这里的花,有些是有毒的,能致幻。”

  潭火摘下一朵貌若火焰一样的花朵,说:“是这一朵吗?”

  柳缎冷笑一声,说:“是的。”

  潭火惊叫一声,连忙丢掉花朵,问:“那怎么办?”

  柳缎解释说:“这里的毒不会置人于死地,只是会让人头脑不清,看到一些幻觉,出了这里就好了。”

  潭火安心了一些。

  突然,潭火看到了潭水。

  潭水穿着一件灰色的格子衫,一条长长的格子裤,扎着高马尾,戴着圆眼镜,清秀小巧的脸上是一如既往的淡然。

  潭火很明显的感觉到,眼前的潭水是她的幻觉,但是见到久别的身影,她还是忍不住喊道:“小妹!”

  潭水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熟悉:“我在你身边。”

  潭火心中大定,向前走去。

  柳缎望着古怪的潭火,心想:“他究竟看到了什么,竟然喊‘小妹?’难道他看到了他的妹妹?可是,烈火花的幻毒,只能让人看到已经死去的东西,难道说,他的妹妹已死?”

  两人结伴走到桃花庵,桃花庵虽然叫“庵”,实际上却是一片宫楼,一棵巨大的桃花树扎地,直直长到庵上去了,投下一片树荫。

  精致的宫楼外,桃花树粉霞一片,将天色也染透了。

  潭火惊叹道:“没想到这个世界,妖竟然能住在这么好的地方,简直是人间仙境啊!”

  潭水望着桃花庵,说:“这里虽然美,可是我却不喜欢这里。”

  潭火问:“为什么?”

  潭水说:“这里太假了,一片花海迷住了人的眼,让人看不到其他的东西。”

  潭火说:“那样不挺好的吗?”

  潭水说:“可是,那样的话,生命就不完整了。生命必须经历酸甜苦辣、生离死别和生老病死,才算完整。如果只有美好和快乐,那么,美好也会变得不再美好,而会变得平庸。快乐也不再让人快乐,而会让人觉得无趣。”

  潭火无语,她心想:“为什么我幻觉中的小妹还喜欢跟我讲一堆大道理?仔细听来,这话有些耳熟,似乎是她曾经对我说过的。”

  “无印出来了。”潭水指着远处的人影。

  潭火正想:“小妹怎么会认得无印?”忽然想到,“她不是真正的小妹,而是我的幻觉,我认识无印,那么她也知道,就不奇怪了。”她嘴角不禁泛起笑意,“小妹出来后,我好像变得聪明许多。”

  只见无印身边还有一个冒着金光的人。

  潭火赶过去,看清了那人的模样:浅金色的长发,金色的眉毛和金色的眼睫毛,金色的瞳孔,英俊的面孔,配上白皙的肌肤,宛如金玉雕成的佛像。

  无印说:“这是我的朋友,‘拈花一笑’。”

  潭火问:“他也是和尚吗?”

  无印说:“他本是感业寺方丈,如今……”他轻叹一口气,似乎在为好友不值。

  潭火瞠目结舌地说:“这个世界的和尚,都这么帅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四生不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四生不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