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约会申请
王兮颜2019-11-12 18:015,214

  1

  阳光普照大地,万物含露而醒。

  暖黄色太阳通过窗户一侧耀进来,光束犹如跳动的激光舞跃过飘动的窗帘,依稀可见的微尘在光线圈里打转,床上的人儿翻个身,懒洋洋的打个哈欠,摸到枕边手机,睡眼惺忪看看时间,已经九点半了。

  宋溪极力睁开眼睛盯着天花板,那个蚊子尸体早先让她清理掉了,身体放空两眼空洞,大脑开始回忆昨晚种种。

  穆骋镧表白,然后兴奋过头到后半夜才强迫自己睡过去,所以今早华丽丽的睡了懒觉。

  宋溪半张脸躲进被子咯咯傻笑,喜悦溢于言表。

  忽的想到自己好像遗漏了什么,噢!手机上貌似有条未读信息来着,刚才看时间用余光扫到的。

  看到来信人,心里一暖, 穆穆,这是昨晚绞尽脑汁想出来的备注名。

  他说:我猜你还没有起床。

  时间是六点半。

  宋溪揉搓鼻尖,六点半天都没亮呢!

  穆骋镧说的对,早上的作息时间,他俩是没法对上了。唉!兵哥哥的毅力还真强。

  “我,醒,了。”嘴巴里念叨信息内容,显示发送成功。

  伸个懒腰,胳膊从睡衣袖子里掏出来,从被窝里摸到内、衣,一阵倒腾穿好,正好电话响。

  咦?这个时间怎么会来电话。清清嗓子,划开接听键,“喂!”刚睡醒的软糯声。

  “睡够了?”

  说话这么直接,很让人尴尬呀!

  “今天在外搞训练,我带了手机。”

  嗯?“不会不方便吗?”边搞体能边打电话,这么溜的操作?

  “不会,我又不用练。”

  懂了懂了,她家男朋友是队长来着。

  “所以?”

  “所以我可以尽情陪你聊天。”忽而一笑,“不过,你起的再晚点,我就归队了。”

  老揭人短,太坏了。

  宋溪瘪瘪嘴,没吭声。

  “怎么不说话,被我说中害羞了?”穆骋镧把座椅往后调,半躺姿势,空闲的手臂枕在脑袋下,整个人慵慵懒懒的,电话里很不服气的一个“哼”。

  穆骋镧笑的魅惑,尤其是融在阳光里的脸颊,轮廓镶上一圈金黄色的光晕,因为眯眼而蹙着的眉,整个人刚毅却多了份柔情。

  今早向源说他中了毒,一种叫做 “绕指柔”的毒。

  要不然怎么会连队伍集合晚了三秒,都没发火呢!不过,这样的老穆,深得他们心。

  “以后,你在我这里做什么都可以,没有原则。” 这是目前能给到她的最大宠爱了。

  宋溪心里一甜,“我可是有原则的人。”

  “睡到九点半的原则?那你的原则标准蛮低的。”

  “穆骋镧!”宋溪气冲冲吼他,起床气都没了。

  见她抓狂,穆骋镧笑出声,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好了,不逗你了。赶快起床你还赶得上吃午饭。”

  宋溪又重新躺回去,娇嗔道:“穆骋镧。”

  “嗯。”

  “是真的吗?”

  穆骋镧略微一愣,意会了她在问什么,“是真的。”他从座椅上起身,坐的端庄笔挺,郑重其事道:“是真的,我喜欢你。”低沉沙哑的嗓音搭配美妙的词句,极具一种听觉美感。

  “谢谢你。”挂断电话,略带羞】涩。

  宋溪暗自愣神,这才表明心迹,感觉就不一样了。

  她是他的一切原则。多侠骨柔情的一句话。

  宋溪咧着嘴痴笑一阵,乖乖起床穿衣服,全然不知刚才一切被人看在眼里,听在耳里。

  “啊!”一声惊呼。

  她们三个什么时候在的?迷迷糊糊记得她们去吃早饭了,还问她需不需要打包。

  天哪!宋溪颇不好意思的捂住脸,最后那两句矫情话岂不是给听了去?

  “穆骋镧。终于肯大大方方的叫这个名字了哈!”李辰晨逗趣道。

  “什么时候好上的?”纪樱柠问。

  “可以安排吃饭了吧!”李霖问。

  宋溪抬抬下巴,示意她们去公共桌坐好,待她更衣完毕再来交代。三人一副你很上道的表情点点头。

  等她从床上爬下来,张蕾也过来了。

  四方桌子,一侧坐两个,宋溪挠挠额头,她要不要再去把脸,擦个护肤品什么的。

  很显然,不需要。

  咳咳,“那个。”两手撑在桌面上,身子前倾,“你们想知道什么?”

  “你最想说什么?”

  文科生最喜欢玩文字游戏了。

  宋溪在脑子里稍微组织下语言,尽量言简意赅,“我和穆骋镧在军训结束后联系上的,然后昨晚好上的。至于请吃饭,不太可能。”

  “理由。”

  “军人的时间是属于国家的。”

  说起来,她和他也算是同一座城市的异地恋。

  三人默不吭声,宋溪也不敢轻举妄动,看表情不是很满意,咬着唇,眉头皱了皱,“我这也算是第一时间告诉你们了哈!”

  “差评,都没勾起我的八卦心。”

  “同情你,找了个身心都由不得你的男人。”

  “改天打电话开免提,我们向穆教官问好。”

  问什么好?

  恭喜他铮铮硬汉从良了?

  2

  宋溪这一天都处在神游状态,对于有了男朋友这件事还有些恍惚,但凡安静下来,便憋不住的傻笑,还要强装镇静。

  穆骋镧归队后来过电话,她把室友向他问好这事交代了,出乎意料的欣然答应,可惜她们不在,便作罢。

  请吃饭,她瞒下了。

  不想让他有身不由己的无奈感。

  只不过,穆骋镧这么细心的人,即便她不提,他又怎会不懂。

  在一起三天后,他就计划着见她一面,也是想她了。

  以前倒是不知道,太想一个人,心会有灼痛感。

  一想起那天去跟大BOSS要接待室钥匙,听是女朋友要过来,大BOSS跟吃了排泄物一样憋屈的表情,穆骋镧便有些哭笑不得。之前大BOSS有意无意的提过,准备把外甥女给他介绍认识,只是外甥女还没毕业,事情就暂且搁置了。

  大BOSS蹙着眉,又爱又恨的盯着他,心里泛着嘀咕:前段时间去军属院,他爷爷不还信誓旦旦地说没听说这小子打算谈对象吗?

  是谁这么大胆,敢截他的胡。

  “相亲?还是自由?”

  “自由。”

  “是某位家属?”

  “是苏大的学生。”军姿站立,后背挺成一条线,一字一句一板一眼的回答,把她带到人前,也算是他给她的保障,穆骋镧是这样想的。

  这下大BOSS更加体会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内涵,当初他执行任务回来,就不该心软让他跟着去军训放松放松。

  这小子不是始乱终弃的人,既然能带到部队来,想必打算好了以后。

  再深得他意,也得拱手让人。

  气呼呼的在申请单上签字,摆摆手示意他走,怨气重的不得了。穆骋镧双手拿过申请单,敬礼,“谢谢队长。”

  大BOSS朝门扬扬下巴,走时把门带上。

  接到穆骋镧信息,宋溪正在多功能教室上大课,趁着老师播放课件,掏出手机瞄一眼。

  穆穆:空了给我电话,有事说。

  再一看,一分钟前有个未接来电。

  给他回:什么事?

  穆穆:你会开心的事,电话说。

  吊足了胃口。

  后面的课程,宋溪没听进去,提前一分钟就把课本装进背包,然后几乎是踩着下课铃声冲出去的,李霖她们愣是没反应过来。

  站在走廊上气喘吁吁地听电话的去电彩铃,最原始的嘟嘟声,即将断开时那头接听了,估计是在找适合接电话的地方。

  “下课了?”

  “嗯。”

  “怎么喘#气这么急?”沉重的呼吸声仿佛她就在他耳边喘*息,令他自然而然的开了小差,“小溪,把手机拿远点平复一会儿再讲话。”

  嗯?

  “你这样,我没法定下心来说话。”

  再不懂,就枉费她看过那么多的小言了。

  “我就是急着给你带电话,跑的太快了。”尽量压着呼吸说道:“你要说什么事呀!”

  穆骋镧捏了捏口袋里的申请单,低头一笑,“这周六的时间空出来,过来我这里一趟。”

  去,部队?

  “我派车去接你,在学校南门口等着就好。”

  “嗯好。”

  “还有课要上吗?”说话时其他战士也陆续回来,有几个要去洗手间,被穆骋镧一掌推出去,“嘭”门关上。

  兄弟几个一脸懵逼,几个意思?倏地恍然大悟,互相狡黠一笑,把门敲的震天响,嘴巴咋咋呼呼:“再不开门,尿你床上。”

  “对,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门外的口出狂言吵得他不能安心听宋溪说话,低着嗓音说了等一下,拿着手机的手背在身后,轻轻扭开锁,转动把手,一把扯开房门,趴墙角的几块货差点狗吃屎。

  穆骋镧冷着脸挨个看过去,向源那厮天不怕地不怕的回瞪他,他觉得自己有理就是硬脾气。

  “稍息。”咔咔咔伸出右脚,“想去厕所?”

  是。

  穆骋镧挑挑眉,对向源道:“你今天如果不尿我床上,我就集合所有人尿你床上。”话毕,阴森狡诈一笑,还把牙齿露出来了。“其他人出门右拐,去2班上。”

  一溜烟,已没了影。

  向源自知胳膊拧不过大腿,跟受气小媳妇似的愤懑瞥他,去了隔壁班,顺带把穆骋镧的“霸权”行为奔走相告。

  重新把门关上,手机还没放至耳边就听里面在笑,不自觉跟着嘴角上扬。沉默半晌,清清嗓子,“好笑吗?”

  “听你们说话挺好玩的。干嘛不让他们进来,真霸道。”

  “放他们进来等于开免提。”水壶发出滋滋沸腾响,端着放好茶叶的杯子走到窗户边方桌前,“或者,下次让他们进来,就说嫂子心地善良,不忍心让他们憋着。”

  嫂子?

  好受宠若惊的称呼。

  这才刚在一起,这么叫是说明他认准了她吗?

  那头穆骋镧叫了三遍她的名字,这才拉回思绪,真丢脸,打电话都能走神。

  “你要习惯。”

  “为什么叫嫂子?你是最老的吗?可我年轻呀!”

  他不过二十三岁,哪里老?又转念一想,比起她的十九岁,确实是老了点。

  一不留神被放在嘴边的水杯烫到,嘴角一扯,轻笑,被这个丫头带跑了。“不是年龄问题,地位。所以你担得起。”

  是你担得起吧?穆队长。

  “你在,喝茶?”

  他喝热水,声音很大,太烫,吸进去的时候哧溜哧溜响。

  “天冷,多喝热水好。你不爱喝水的习惯要改掉。”

  宋溪噘嘴,被说教了。“对了,你有没有想吃的,我给你带去。”

  “这有超市,不缺。”满杯的开水已下去一半,心想她的话倒是提醒了他,让人过来是要备一些零食。

  也不晓得她喜欢吃什么。

  要不等来了直接带她去买吧!

  “里面卖的肯定不如外面齐全,有没有想吃却买不到的,你跟我说。”

  水喝了差不多,又倒满杯凉上。

  面朝窗外站着,宋溪的话让他颇是无奈的捏捏眉心,“小溪,不要把这里想象成贫民窟。还有说话不要用里面和外面来表述,像是在蹲监牢。”

  宋溪若有所思的眨巴眨巴眼,确实也像在坐牢呀!

  3

  又一个三天后,天蒙蒙亮,宋溪便起了。照例把被子叠成方块放到床脚的位置,被褥抹平,轻手轻脚的下床,没开灯直接去了洗手间。

  望着洗漱台上前几天置办的眉笔和口红,咬着唇笑了。

  女为悦己者容,大概如此。

  穆骋镧再三嘱咐不要给他买东西,那带个赏心悦目的自己去总是好的吧!不知道初次上妆,会不会令他眼前一亮。

  想着又笑,他不过才见过她一次而已。

  说来,能和穆骋镧走到一起,是这十九年来撞的最大的一次运。

  学生,教官。

  只有写小说的才能想出这种故事。

  昨晚李霖把她的BB霜和粉笔拿给她,说是涂了气色会好。女神的话自然是深信不疑,呵呵笑接下了。

  “你几点去?”纪樱柠如鬼魅般在身后冒出,宋溪猛一回头,人正倚在门框上,双眼迷离的看她往脸上涂涂抹抹。

  “车十点来。”

  闻言纪樱柠仰天长叹:“你未免起的太早了吧?”

  宋溪欢喜地转身,左右转转脸,问:“怎么样?涂的还均匀吗?”

  纪樱拧吃力抬起垂着的脑袋,睡意朦胧道:“我只是来上厕所的。”

  她一愣,转而意会,放下粉饼出去,顺手带上门。

  “哗啦——”冲马桶声毕,纪樱柠耷拉脑袋,状似幽灵地走到她旁边,脸贴在她肩头,低哑着嗓子道:“等天亮,我们会为你梳妆的。乖,再去躺会儿。”

  “我睡不着。”

  纪樱柠掐着腰,舔舔发干的唇,说:“你是打算用国宝的身份去见穆教官?”

  见她两眼炯炯有神,知晓她注定睡不着,也就没再管她,再交流下去,把自己都说醒了。

  周六,有几个不是睡到日上三竿才起的。

  墙上钟表的指针哒哒哒哒的跑了一圈又一圈,当初买钟时她们特意选的有声指针,睡不着可以静听那个声音,很快睡意上头。

  八点半,李霖醒了,瞬间一怔,宋溪是早起还是没睡?

  “你干嘛去?”趴在床边,下巴抵在防护棱,眯着眼看宋溪弯腰穿鞋子。

  宋溪稍侧头,招呼道:“要吃早饭吗?我去买来。”

  李霖一一报上,尚在睡着的李辰晨闻言呢喃着要油条白粥。

  心里默念记下。

  咔嚓关门声。

  李霖把早饭带去社团,圣诞节和苏师大有联谊,在这之前估摸着她是没得周末了。

  宋溪望着那道纤瘦的背影不禁感叹,顶着美女学霸的头衔够在院里横着走了,还报了社团和学生会,说是锻炼自己的社交能力。

  宋溪就没这等觉悟。

  她只跟熟悉的人打交道。

  可是不去主动打交道,又怎么能变熟悉呢?

  这么矛盾的问题,她更是懒得理清楚。

  纪樱柠想给宋溪画个淡妆,让她扭扭捏捏给赖掉了,说白了是骨子里那股自卑劲儿使然,总觉得化妆是美女的专利。

  所以,最后口红都没涂,直到某天收拾梳妆盒,想起纪樱柠调侃她的话,不涂口红是为了和穆骋镧接wen。

  可事实呢?什么都没发生。

继续阅读:第十四章 约会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们,依然是我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