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留下种树
陆北2019-11-06 20:072,251

      白潋等了许久不见千洛出来,心里开始觉得不安。虽说那个小魔头调皮了些,老爱捉弄自己,可到底是自己唯一的妹妹,那圣域中住的可是三位真正的神,连天帝爷爷见了都要行礼的,若是那个小祖宗没个轻重,得罪了三位大人可怎么办?

      白潋越想越心焦,想进去看看又进不去,便一溜烟儿跑回九重天报信去了。

      圣域?神树?是什么……

      千洛被浔之的话说的一头雾水,圣域是什么地方?神树又是什么树?自己不过吃了几颗果子……等等,好像记得,自己在失去知觉之前,浑身似被烈火灼烧般难受,然后就胡乱的轰了几掌,轰焦了几棵果树来着,该不会……

      “没错!”看见小女娃的那瞬息万变的神情,浔之就知道,这是想起来了。

      “神树?你说被轰焦的那些树是神树?我不过是吃了上面结的几颗果子,差点把我烧死,怕不是果子有毒吧,别看我年纪小就想骗我。”千洛很是不服气,自己打落地起可没吃过这么大的亏呢,差点就小命不保了。

      “……”听着小女娃蛮不讲理的话,浔之淡漠的看了她一眼,依旧不发一言,房内瞬时安静了下来。

      “咳咳……”百川实在有些看不下去,神君这还跟个奶娃子生气,“女娃娃,被你轰焦的那可是神界的神树,洛如花树,此树需得存活一千万年才得以开花,花开五瓣,只一瓣便可活死人肉白骨,仙人服一瓣也可增千年修为。”

      说到这里,百川意味深长的看着千洛勾了勾嘴角,“你说你吃了那树上的果子?”

      “嗯啊!”千洛不自觉的点了点头。

      “吃了几颗?”

      “啊…哈哈,那谁记得!”刚说完便觉得有一道毫无感情的视线停在自己身上,“七八颗吧!”

      “……”空气凝滞般的安静。

      “怎么了?”许久没人说话,千洛好奇的大眼睛紧盯着话最多的,看起来最好说话的百川。

      “没死也是个奇迹!”缓过神来的三个人心底还是有些好奇,“不过此树只开花不结果。”

      “啊?那我吃的是什么?”千洛觉得自己的小心肝有些七上八下,波澜起伏。

      “呵呵~~”百川觉得这女娃娃惊恐的表情很是可爱,“估计是你太贪嘴,心里想着仙果子,从而看到的幻像。”

      “为何你服了如此多的神花此时却安然无恙?”一直未开口只等着看戏的沧术很是不解的看着女娃娃。

      “……”千洛见沧术与百川都盯着自己,眼睛里也透着茫然,“我不知道啊!”

      两人又转而将目光投向看不出表情,却感觉的到在生气的浔之神君。

      许是心底也有些疑惑,故而虽言语淡漠眼神清幽,却还是开了口,“捡回来时全身真气紊乱,我只帮其稍做了调息,睡了半个时辰便醒了。”

      两人听罢更觉惊奇,沧术冲千洛招了招手,“女娃娃过来。”

      “干嘛?”千洛总觉得这三人虽长的很是出众,却给人一种很不好惹的感觉,尤其是那个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的人,看着清风朗月姿容无双,却最是让人不敢靠近。

      沧术不若浔之神君的寡淡凉薄,也不比百川的嬉笑豁达,从来都是温润风雅的,今日虽是来看戏,可遇着了自己感兴趣的事,总想探究一番。

      “女娃娃不必如此戒备,不过是为你诊个脉。”

      千洛到底还是担心自己是吃了毒果子的,便磨磨噌噌挪到了沧术面前。

      看着沧术脸上交替变换的神情,千洛心里似有猫儿乱挠一般,他蹙眉时,千洛以为自己小命难保,他疑惑时,千洛以为此毒很是难解,他展颜时,千洛又觉得应是无甚大碍。

      “仙友?”心中急不可耐,却又没人回答。

      “前辈?”……

      “祖宗!我到底怎么了你倒是说句话呀!”

      “咳咳!”听到这一声祖宗百川差点被喝到嘴的茶水呛着,“按辈分,叫祖宗倒是没错。”

      “……”千洛没忍住的撅了撅嘴巴。

     沧术终于将把脉的手收了回来,神情却有些意味深长的看着浔之。

      “如何?”依旧是寡淡到毫无感情的声音。

      他只低头看着手中的茶杯,并未看任何人,可沧术却含笑的看着他说了一句让千洛一头雾水的话,“留下来种树吧!”

      浔之将手中茶一饮而尽,放下茶杯,并未回应沧术的话,却抬眼朝着圣域入口处看去,“来了!”

      话音一落,只听见天帝的声音隐隐传了进来,“神君恕罪,我家那小孙女年幼不懂事,误闯了圣域禁地,还望神君和两位大人莫要怪罪。”

      听见天帝的声音,千洛很是激动,抬脚就要往外跑,“是天帝爷爷!”

      还未踏出去的脚就此停在半空中,再难动一分,见此百川与沧术觉得颇为好笑,想是神君这回当真气的狠了,竟对个女娃娃使了定身术。

      天帝见半晌无人回应,心中正惴惴不安的打着鼓时,便听见百川的声音幽幽传了出来,“想是谁家的女娃娃如此有能耐,竟将神君都惹的着了气,原来是你那生了四十九日的小天姬。”

      天帝一听,差点要跪下了,我的小祖宗,你这在整个仙界为所欲为就算了,竟还霍霍到圣域之中,这可如何是好。

      “神君恕罪,是小仙教导无方,小仙知罪。”

      百川并未再多说,可天帝却听到了浔之神君那凉薄淡然的话自圣域之中传了出来,“你可以回去了。”

      天帝额头上流了密密麻麻的汗水,却还是硬着头皮问了一句,“那我那顽劣的孙女……”

      “留下种树!”依旧是毫无感情,波澜不惊的声音,自圣域中传至天帝的耳中,也传入了千洛的脑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天奇缘神魔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天奇缘神魔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