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东方微曦2019-11-22 14:093,681

  周瑾进入明亮的卫生间,原来她已经满脸泪水。周瑾站在镜子前头。

  周瑾:“不可能的……有一次噩梦就够了……你不会这么惩罚我的……该是好日子了,坏日子过完了……我找对人了……他不会是这样的!他不会……不会的,不会的!对,不会的……”

  卫生间门开了,小佳出现在门口。

  小佳揉着眼:“妈妈,你干嘛呢?”

  周瑾笑了:“妈妈没事儿。”

  小佳:“你哭了?”

  周瑾:“妈妈想姥姥了。”

  小佳:“姥姥快回来了。”

  周瑾:“如果妈妈不在,你会想妈妈吗?”

  小佳走到周瑾面前,拥抱她。

  第二天,“宏升”店内,振海修理机器。里屋。周瑾裁剪布料。她不时关注外边振海的一举一动。

  鲁氏两口子在门外转悠,向店内窥探。在确定没有事态发生后消失。

  突然,振海手机的信息铃响起,振海察看。周瑾看在眼里。振海继续工作,但显然心不在焉。

  振海:“周瑾,我去一下青龙电子城。”

  周瑾:“干吗?”

  振海:“少个配件,看看那儿有没有。”

  周瑾:“好。”

  振海:“走啦。”

  振海穿好衣服,走出门去。少顷,周瑾放下手里的东西,跟出去。

  周瑾跟踪振海,穿街走巷……

  振海走进雪莹租住的楼房大院,周瑾在远处尾随而至。振海进了楼门,周瑾保持距离,缓缓上楼。

  雪莹房门口,振海进来。雪莹站在客厅。

  振海:“准备好了吗?”

  雪莹点点头。

  振海:“唉?病例呢?”

  雪莹挥挥手上的包。

  振海:“你等我一下。”

  振海上卫生间。雪莹先行打开房门走出,周瑾就站在下行的楼梯上。

  二人对视,周瑾往上行,雪莹往下走,擦肩而过……周瑾向屋内看一眼,传来振海的声音——

  振海:“你别自己下楼啊!”

  周瑾继续上行……周瑾往下探望,楼梯拐角处,振海走出房门,反身锁门。雪莹挽起振海的臂膀,二人走下楼去……

  大院外,振海带雪莹打车离去。不远处,周瑾呆立。

  医院里,雪莹穿梭于各诊室,接受检查、治疗……疼痛和恐惧让她不时呻吟甚至喊叫。振海或在玻璃窗外投以坚定的目光或直接在她身边紧握手掌……

  某检查室外,雪莹还没有出来,主治大夫向振海介绍病人病情。

  大夫:“她现在病情还算稳定,肾脏排不出的毒素对她身体的影响控制得还算好,症状还比较单一。但是受影响的系统会增加,症状会越来越复杂;就是这样的,一开始好一点,可是随着肾功能越来越差,病情会不断加重,有时突然就来了,坏得吓人!开始透析吧,那是维持她状态的基本手段,但是也不是一劳永逸的,要看她的具体情况。最好,还是提前想想肾脏移植这条出路。”

  振海点点头,看看里面的雪莹。窗户外面响起雷声。

  医院外,天降大雨。振海把雪莹扶上出租车,自己也上车。汽车冲进雨幕。

  一段时间后,出租车驶进雪莹住所大院,振海扶雪莹下车,二人跑进楼中……

  与此同时,太师附小校门掩体下,没带伞的小佳在这里躲雨,被雨水打湿的头发和校服似乎显示她已等了许久。孩子们纷纷被家长接走。只留下小佳一个人……

  振海返回“宏升”,店中无人。振海给家中拨打电话,无人接听。振海出门。

  太师附小校门口,仍在雨中苦等的小佳因劳顿席地而坐。

  振海赶来:“小佳!?妈妈呢?”

  小佳摇摇头:“不知道。”

  振海:“没来接你?”

  小佳摇摇头。

  振海接过小佳的书包背起:“爸爸以为妈妈来接你了,走吧。”

  回家路上,振海一手撑伞一手再次拨打手机。对方似乎没有接听,他放下电话,诧异的:“去哪儿了?”

  公园湖边的长廊。周瑾伫立于此,呆望湖面。无数雨滴敲击着水面,水滴结成一层迷雾。

  周瑾沉思良久,方才离开。

  夜幕降临,风停雨住。太原某大学校门外。下班时间,湿漉漉的街上,再次呈现繁华喧闹。周瑾从街对面走来;不久,振海的妹妹振华从校园中跑出。

  振华:“嫂,你来了?找我什么事啊?”

  周瑾:“你没吃饭呢吧?”

  振华:“没呢。”

  周瑾:“走。”

  两个女人结伴离去。

  某饭店内,姑嫂对坐。周瑾满腹心事,却难于开口。小姑子注视着她,体察着嫂嫂的内心。

  振华:“跟我哥吵架了?”

  周瑾摇摇头。

  振华:“那是怎么了?”

  周瑾仍不开口。

  振华:“肯定是跟他有事儿了,不然你也不会来找我。”

  周瑾缓缓的:“振华,除了你们这一家子,嫂子在太原没什么亲人了。遇见事情,也不知道该和谁去说,朋友不合适,一起做裁缝的姐妹也不合适。想来想去,只有你……”

  振华:“嫂子你放心和我说吧,就把我当自家人;我哥虽然心善,可有时候榆木脑袋,又倔;所以他犯傻犯错我能想象得到,不会偏向他。”

  周瑾点点头,酝酿良久:“你还记得雪莹吗?”

  振华停顿片刻:“记得,当然记得。怎么了?”

  周瑾:“最近见她了吗?”

  振华:“最近?没有啊,几年不见了!她又不在太原。”

  周瑾:“她回来了。”

  振华:“回来了?”

  周瑾:“回来了,而且,最近她和你哥在一起。”

  振华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什……什,什么?”

  周瑾:“雪莹和你哥又到一起了。”

  振华不敢相信:“嫂……我没听错吧?雪莹,就是三年前和我哥离婚的那个女人?现在,在太原?和我哥在一起?……”

  周瑾点点头。

  振华不以为然:“这可能吗?!你听谁说的?”

  周瑾:“我亲眼见的。”

  振华定住了:“……你等等,你等等……你给我一个接受的过程,他们俩怎么在一起了?在一起干吗了?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儿?”

  周瑾:“一开始,是鲁铁生和他老婆看见的,后来告诉了我;我今天也看见了。他们俩在一个房子里,你哥还去买菜、做饭、带她去医院……就像过日子,挺亲密的。”

  振华:“那你刚知道?”

  周瑾:“你哥一直瞒着我。只说去出差、培训、考试、开会……我全信他,没想到……”

  振华:“你问他了吗?”

  周瑾:“没有。我先来找你了。”

  振华:“你怎么不问他?问这是不是真的?”

  周瑾:“我……”

  振华:“为什么不问?你怕什么?!”

  周瑾:“肯定有事儿,不然他怎么不和我说?”

  振华:“那你还客气什么?你问他想干什么?!”

  周瑾:“……可我现在真希望是另一个答案!就是那不是真的。”

  振华:“那你问呐?”

  周瑾:“可如果是真的呐?我不敢,不敢问,不敢挑破……”

  振华诧异:“怕挑破的人是他不是你。你怕什么呀?!”

  周瑾:“挑破这事儿很容易,可是挑破之后呢?知道真相之后呢?开始吵?闹?到最后他会怎么说?如果他承认了呢?你再和他吵?闹?有用吗?再往后,如果他索性说他不过了,他要去和那个人重归于好了。你怎么办?散了?……振华,我现在脑子里很乱……你不知道,原来嫂经历过这种事儿。从不知道到知道,从不清楚到清楚,过程并不复杂;接下来的事儿才复杂。吵、闹,能解决吗?不能!所以我现在不敢挑破,因为一旦挑破,你就得面对了!可能一步步地就不能挽回了!真的,所以我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

  振华质疑:“可就算你不挑破,它也存在呀;问题也存在呀?!”

  周瑾痛苦:“所以我不知道该怎么做。”

  振华:“嫂,你太软弱了。如果真是那样,那就闹啊,那能便宜得了他们吗?怎么?散?散就散!分财产!分房子!分小佳!看他能做到哪一步?”

  周瑾痛心的:“可是嫂子不是想要那些呀……”

  振华:“我知道,你是想跟我哥过日子嘛……我知道,所以我一直喜欢你这个嫂子嘛!……我说的那些只是一种手段,是把他留住的手段嘛!”

  周瑾悲观的:“不管用。比方说,就连小佳都是她的……怎么能管用?”

  振华:“小佳恨她。”

  周瑾:“孩子说变就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振华由衷的:“嫂子,你不能怕。越怕越来事儿,该闹就得闹,这样反而证明你在乎他。才能把他拉回来。”

  周瑾慨陈:“我当然在乎,天哪……要不是在乎,那我还怕什么?我还犹豫什么?”

  振华:“这不对了?”

  周瑾:“真的,我是真想……所以我觉得该谨慎,该找个人商量。”

  振华有点气不过:“我哥这个人就是榆木脑袋,又容易受骗。我们得让他明白过来。”

  周瑾决绝的:“我也想了,如果真是有事儿,我也绝不会轻易放手,不会的!我会争的,无论如何我会争的……”

  振华:“那就对了!嫂你不知道她当初怎么祸害我们家的。连我父母亲都跟着闹心遭罪。为了留住她,什么好话都说了,连房子都给买了!还是绝情绝义地走了!我哥差点就……他妈的,她今天竟然又……还想来祸害人呐?……我哥这个傻瓜!……嫂子,我就问你一句,你到底想不想要我哥,要这个家?”

  周瑾快哭出来:“我不是已经说了吗?要是不想就不会这么害怕、犹豫了。”

  振海:“那就好,那咱们就该想对策了!得让这件事就像没发生过一样过去。……你别跟我哥说你知道了,你也别流露出异常。你知道那个女人住哪儿吧?”

  周瑾:“知道。”

  振华:“那好,为了你们这个家,也为了我哥,明天咱们一起去一趟。”

  周瑾仿佛看到希望:“……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馨香如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馨香如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