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春临琼日寨子(2)
嘉绒云灯2019-09-25 16:574,659

  听邻居说,今年官寨租借种子由白利拉姆的两个狗腿子拉斯白汪加和呷求安怕负责,这两人向来仗势欺人,阴险狡诈,无恶不作。他俩看着顺眼的,对他俩服服帖帖的才租借;看着不顺眼的,往日对他俩有顶撞的,轻则吆喝羞辱回去,重则一顿棍棒,打得皮开肉绽。百姓们为了能租借到种子,对他俩敢怒不敢言,忍气吞声地受他俩羞辱折磨,巴拉斯底百姓深受其害,狠不得生吞活剥了他俩。

  邻居们知道阿尔滚安帕好打暴不平,为百姓伸张正义,特别仇恨拉斯白汪加和呷求安怕这两个狗腿子,与他俩多有过节,曾多次面对面地跟他俩斗争,在他俩眼里,阿尔滚安帕是眼中钉,肉中刺,一直就想除之而后快。

  他们都劝阿尔滚安帕,为租借种子一定要忍一时之气,不要跟两个狗腿子发生冲突,以后有机会再慢慢跟他俩算帐。

  阿尔滚安帕听了邻居们的劝告,虽难平心中之气,但为了种子,也只好忍气吞声了,而且以他与两个狗腿子的仇怨,还不知道他俩会如何对他,种子也不知能不能租借到。

  中午后,阿尔滚安帕带着邻居和妻子的劝告,拿着一根口袋和皮条,到官寨租借种子去了

  走进官寨门口,他一眼就看到拉斯白汪加和呷求安怕站在官寨正面底楼的粮食仓库前,正飞舞着噼啪作响的皮鞭,任意地抽打租借粮食的百姓。百姓们瑟缩着身子,忍受着头上、脸上和身上的疼痛,拿着口袋,强展笑容,唯唯喏喏。

  看到如此场景,阿尔滚安帕一股怒火直冲头顶,两个拳头捏得嘎嘎直响,恨不得三步二步冲上去对他俩一顿痛打,为百姓出气。

  拉斯白汪加和呷求安怕看见阿尔滚安帕进来,相互对视了一眼,拉斯白汪加故意提高嗓门说:“哎哟,今天太阳真是从西边出来了,大家看看,这不是隆斯库大名鼎鼎的阿尔滚安帕吗?他怎么也来借种子了,一定是我们看错了吧。”呷求安怕接着说:“不会哦,阿尔滚安帕大哥平常是最看不起我们的,他怎么会到我们这里来借粮食呢?他一定是有其它事情吧。”两人说完,得意地大笑起来。

  阿尔滚安帕强压怒火,昂首挺胸走近晃动身子大笑不止的拉斯白汪加和呷求安怕身前,不亢不卑地朗声说:“两位长官见笑了,我阿尔滚安帕作为甲尔布的娃子,和大家一样,按照甲尔布的法律规定,种的粮食都上了租子,现在连吃的都没有了,哪来的种子呢?还望甲尔布能借我今年的粮食种子。”

  两个狗腿子说不过阿尔滚安帕,就耍起无赖来,呷求安怕阴阳怪气地说:“哦,你是要向甲尔布借种子吗?你不知道我们的绒布甲尔布在西天极乐世界啊,你到那里去借吧。”说完,两人又是得意忘形地一阵大笑。

  阿尔滚安帕仍是面不改色地说:“两位大人不知道吗?天下的甲尔布代代相传,绒布甲尔布去逝了,就不等于我们巴拉斯底的甲尔布没有了,现在甲尔布夫人白利拉姆不是在代行职权吗?”

  两个狗腿子被阿尔滚安帕说得张口结舌,无言以对,面红耳赤,在众多百姓面前丢尽了脸面。他俩的丑恶本质开始显露出来,狂燥不安、气急败坏地大声说:“大家看到了,阿尔滚安帕仗着他在隆斯库寨子高人一等,今天竟然不把我们放在眼里,隆斯库寨子有啥了不起,它不过是我们巴拉斯底甲尔布十六个寨子的其中一个;阿尔滚安帕有啥了不起,他不过是我们甲尔布的区区一个娃子。我们是代阿伊拉姆行使职权,他不把我们放在眼里,就是不把我们巴拉斯底至高无上的阿伊拉姆放在眼里,这样的人不给他点颜色看看,他还真不知天高地厚了。”

  他俩说完,后退几步,向十余个打手使了一个眼色。阿尔滚安帕纵使勇武,也是一手难敌十拳,被蜂拥而上的打手们扑倒在地,不能动弹。

  阿尔滚安帕虽被打手们控制,但仍极力挣扎,愤怒地喊道:“大家都看得清楚,我阿尔滚安帕到底犯了什么错,你们俩人全为公报私仇,无中生有。我阿尔滚安帕虽为娃子,但我是甲尔布的娃子,你俩只是甲尔布的下人,却仗着甲尔布的权势欺压百姓,你俩如有胆量,就让我去见甲尔布夫人,如果她说我有罪,我认罪伏法,没有二话;如果你们这样徇私枉法,就是把我打死,我阿尔滚安帕也绝不服气。”

  “管你们身体的是甲尔布,把你们揉成浆浆来糊墙,揉成圆砣砣当玩具是主人的权力。羊有毛可以剪,鱼有皮可以刮,凡娃子都可以打。上到圆脑壳,下到脚底板,都掌握在我们手中,要怎么处罚是我们的权力。”说起甲尔布法制,如何仗势欺人,两个狗腿子手舞皮鞭,唾沫横飞,得意洋洋。

  十余个打手听他俩如此说,更是发起淫威,手里的棍棒劈头盖脸,如雨点般打在阿尔滚安帕身上,直打得他体无完肤,奄奄一息。

  两个狗腿子打完还不解气,用钉有铁钉的坚硬皮靴,肆意地踩在阿尔滚安帕的头部,丧心病狂地对围观的百姓们说:“你们都看到了,这就是跟我们斗的下场,他不是隆斯库寨子大名鼎鼎的阿尔滚安帕吗?我们照样打得他趴在地上哭爹喊娘。他还想借种子呢,我们就是不借给他,他们一家就等着饿死吧。”

  手里提着刚租借到种子的百姓们,眼看着阿尔滚安帕被两个狗腿子暴打,被他们如此羞辱,心里愤恨,却敢怒不敢言,直到打手们将阿尔滚安帕拖出官寨,扔到门外,才急忙心痛地将他扶在背上,轮换着背回他家里。

  在家里憧憬着阿尔滚安帕借回种子,下午他们就将种子种到地里的妻子和女儿,等回的不但不是种子,而且是他俩心爱的丈夫和阿爸全身鲜血淋淋,整个人昏迷不醒,不知生死。

  妻子看到阿尔滚安帕如此惨像,悲痛欲绝,一下昏厥过去。十岁的女儿看着血肉模糊、昏迷不醒的阿爸,看到昏倒在地的阿妈,慌忙跪倒在百姓们面前,哭着哀求他们:“求求您们,您们一定要救救我阿爸和阿妈,你们一定要救救我阿爸和阿妈啊!”

  看到如此凄惨的一家人,众百姓有的扶起倒在地上的阿尔滚安帕的妻子,有的为阿尔滚安帕擦洗伤口的血污,有的急忙去请医生仙则阿卡,有的安慰痛哭不止的小姑娘。

  狭小的屋子里挤满了人,隆斯库和琼日寨子的百姓们听说了阿尔滚安帕的不幸,都放下地里的农活,赶来探望。一屋子的人,看到阿尔滚安帕的惨景,男人们愤怒,女人们伤心。

  阿尔滚安帕和妻子经过仙则阿卡抢救,都醒了过来。阿尔滚安帕看着满屋百姓亲切的面容,强忍痛苦,不住地表示感谢,还安慰他们,说他这点皮肉之苦算不得什么,他阿尔滚安帕不是那么经不得打的人,他遭受了毒打才看清了狗腿子们是那样的怕他,看重他,他还感到非常荣幸呢。

  看着遍体遴伤,极力掩饰着痛苦的阿尔滚安帕如此说,大家虽为他愤愤难平,但看到他如此坚韧顽强的毅力,看到他不畏强暴,勇敢抗争的精神,都由衷地赞叹和高兴。

  德嘎姆卡布绒握着阿尔滚安帕的手,激动地说:“犯罪者国王也无法庇护,造孽者喇嘛也不能超度。都是一样的血肉,为什么尊者滴血值一钱,卑者滴血值一厘?这笔帐我们一定要算,这个仇我们一定要报。”

  “这次,阿尔滚安帕给我们巴拉斯底的百姓长了脸,树立了榜样,我们就要像阿尔滚安帕这样,我们虽为娃子,但娃子一样是人,娃子一样有尊严,就是在死亡面前,我们也要有尊严地面对。他们能够打烂我们的躯体,但打不烂我们的志气和尊严。他们对我们无度地施加淫威,他们对我们这样胡作非为,更会加深我们的仇恨,更会坚定我们对他们的不屈抗争!”

  “只要我们像今天这样团结一心,互相帮助,有难同当,有苦共担,就没有什么困难能难住我们,就没有什么棍棒能够打倒我们,总有一天时机成熟,我们一定会清算他们给我们犯下的血债。”

  “我们还等什么?今天就跟他们算帐去!”“我们再不反抗,他们还以为我们好欺压!”“连阿尔滚安帕都遭遇如此毒手,那我们还算什么,我们还能活多久?”众百姓激动起来,有的已经把砍柴刀和锄头握在手里,眼里满是一瞬即燃的怒火。

  “萨迦勒写说得好:心胸狭窄的人见到敌人,报仇之前就变了神情;没有出息的狗看见生人,没咬之前就汪汪叫了。虽然我们都与白利拉姆有血海深仇,虽然他们更加横行霸道。但是,大家一定要记住,有些事情未做就大叫大嚷,有些人事情做成了也不声张;狗看见生人就汪汪乱叫,水獭捉鱼总是静静等候。小打小闹只能给我们带来更多的牺牲,我们要等待时机,作好充分准备,有了必胜的把握才能跟他们拼死一搏,一举将他们打倒。”

  听了德嘎姆卡布绒一席话,众人心里的怒火才渐渐平息下来,纷纷表示从今往后要互相帮助,团结一心,不作无谓牺牲,听从德嘎姆卡布绒安排,共同与万恶的白利拉姆和她的爪牙们作斗争。

  话题回到阿尔滚安帕一家,伤痛可以慢慢愈合,但众人都为难的是时下他家没有种子下种。

  家家的情况都一样,下种的种子都是从官寨高利租借来的,没有一家有余粮。隆斯库寨子和琼日寨子,包括整个巴拉斯底的十六个寨子中,过得好一点的百姓只有德嘎姆卡布绒家。

  大家都知道,德嘎姆卡布绒虽然与他们一样家景贫苦,从小过着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日子,祖辈都是巴拉斯底甲尔布的贡巴,但他从小受父亲口传心教,天资聪明,勤奋好学,加上他十来岁就给官寨当驮脚娃,跟父亲四处闯荡,见多识广,二十多岁便博学多识,不但精通藏文,还能说流利的汉话;他通晓大小五明(藏文十大学科),擅长绘画,对贡巴之法深有探究;他为人诚实,好扶弱济贫,在巴拉斯底和绕丹、巴旺、交拉、革什杂,包括尧让、羌冷等嘉绒地方,都有生死之交的藏汉朋友。因为他的这些突出的优点令巴拉斯底的甲尔布、土舍,以及头人们的子女都望其项背,在他二十来岁的时候,绒布甲尔布便强迫他作了官寨的贡巴,为其从事禳灾、卜卦、星相及祝福等差役,并要求作甲尔布大小少爷的老师。同时,他还要协助管家处理事务,特别是外出驮运,出生入死的走马帮的惊险活路,更要他趟趟负责。

  德嘎姆卡布绒的学识和能力在巴拉斯底无人能及,他在巴拉斯底百姓的心中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他也成为巴拉斯底甲尔布最好使用的工具。为了给他的功劳作些奖赏,绒布甲尔布将他家的身份从得巴劳布提升成了学巴呷布。虽然成了学巴呷布后,一年四季还是有服不完的差役,但比毫无人身自由,任由甲尔布宰割的得巴劳布好多了,他也有了更多的机会帮助穷苦的百姓们。

  绒布甲尔布死后,白利拉姆也倚仗着他,过着高枕无忧,骄奢淫逸的生活。

  德嘎姆卡布绒要阿尔滚安帕安心养病,要他一家人放心,他家的种子由他想办法,他家的地由百姓们帮着种。众人都说:“一直以来,我们的事情就是德嘎姆卡布绒大哥的事情,从来没有德嘎姆卡布绒大哥办不成的事,有大哥这句话,我们大家放心了,要我们做什么您尽管吩咐。”

  第二天,德嘎姆卡布绒到官寨求见管家拉斯白崩金,把拉斯白汪加和呷求安怕不但无故不租借粮食,还公报私仇毒打阿尔滚安帕的情况向他进行了陈述。更主要的,他站在管家拉斯白崩金和甲尔布夫人白利拉姆的角度,说明这次事件对他们的不利,阿尔滚安帕在较央的耕种中出了大力,如果不向巴拉斯底百姓对这次事件的强烈不满和愤怒作出回应,以后势必影响他们对百姓的统治,要求给以拉斯白汪加和呷求安怕惩罚,并租借种子给阿尔滚安帕。

  管家拉斯白崩金觉得德嘎姆卡布绒说得在理,拉斯白汪加和呷求安怕也做得确实过分,就向白利拉姆作了禀报。白利拉姆同意管家的意见,管家吩咐值日头人安排各寨寨首作宣传,说拉斯白汪加和呷求安怕不遵甲尔布意旨,任意妄为,打伤百姓,已对他俩进行了惩处;甲尔布夫人派人看望了阿尔滚安帕,并送去了种子。

  德嘎姆卡布绒拿了种子,与隆斯库寨子的百姓们协力把阿尔滚安帕家的地耕种了。

  不到半月,阿尔滚安帕家的地里,琼日、隆斯库和巴拉斯底所有村寨的地里,密密麻麻青绿的青稞嫩苗,整齐排列、有着两瓣铜钱大小肥厚的碗豆叶片,点缀着各个寨子的田地。

  春风里飘浮着禾苗嫩绿香甜的气息,巴拉斯底的百姓们播种下了希望,全都沐浴在春天的美好画景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藏地嘉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藏地嘉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