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好聚好散懂吗?
久燃2019-11-19 14:472,626

  漫天的雪花簌簌的飞舞着,林优雅裹紧了白色羽绒服,朝着约定的地方走去,小巧的身影灵活又纤瘦。

  她刚刚下飞机,行李还寄存在机场,便以最快的速度赶来了。

  雪白的孤儿院,空无一人。

  咦?

  人呢?

  寒风刮在脸上,有些刺骨。她搓了搓手,呼出热气。想到等会儿会见到的粉嫩的糯米团子,娇俏的脸上就忍不住扬起笑意。

  拿起手机,拨通了熟悉的电话,“喂?真真,你人呢?”

  “优雅?你回来了?……”

  电话那边传来好友徐真真纳闷的声音。

  林优雅愣了下,随即心里咯噔一声,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果然,就在这一刹那,身后忽然裹狭着力量和低气压,手机已经被人夺了去。

  “好久不见,林优雅。”

  身后传来低沉的男声,却让林优雅站在原地不敢动弹。

  男人绕到了她眼前,踩在雪上的声音在耳边沙沙作响,像是地狱之铃一般。

  “你终于回来了。”

  男人俯下身,视线与她平齐,薄唇轻启,一双漆黑的眸子如同鹰隼般锁住了她。

  一身凌厉的剪裁得体的黑色西装,举手投足尽显雍容华贵,就连眉峰的上扬的角度都恰到好处。

  这张脸,她已经四年没见过了。

  “喂,喂,优雅……你别吓我啊你怎……”电话里传来徐真真的喊叫声,男人毫不留情的挂断了电话,切断了徐真真的担心。

  “先生,你,你认错人了。”林优雅僵硬的扯了扯嘴角,手机也不打算要了,下意识转身就跑。

  可她忘了,且不说现在雪天路滑,只是她一个细微的表情,夜慕澜就知道她想干什么。

  男人长臂一伸,从背后拽住了她的手臂。

  “跑啊,怎么不跑了?”他的声音带着嘲讽,林优雅脸色腾地一下红了。

  她总不能来一招金蝉脱壳逃走吧?会被冻成冰棍的!

  林优雅平复好怦怦乱跳的心脏,小心翼翼地转身求饶,“先生,你看你长得这么器宇轩昂玉树临风的,怎么看也不像是打劫的对不对?我没钱,我……”

  “我不劫财,我劫色。”

  夜慕澜双手环胸,居高临下的望着眼前双手合十跟自己不断求饶的小女人,一双凤眸微微上挑,提醒道,“周围都是我的人,你大可以看看自己能不能跑掉。”

  “……”

  算你狠。

  林优雅闭了闭眼,再度睁开眼睛,眼中透着一股子倔强,“你到底想怎么样?”

  风声呼呼地刮着,两人站在苍茫大地上,周围是空荡荡的福佑孤儿院旧址,仿佛站成了两尊绝美的雕塑。

  半晌,夜慕澜才开口,嗓音低沉透着一股子性感,“我的孩子,在哪?”

  “什么孩子?”林优雅疑惑。

  可是这一瞬间,她恨不得捂住自己的嘴巴。果然,瞧见她面色古怪,夜慕澜微微一笑,蒙的攥住了她的手腕!

  “还敢说你不是林优雅?”

  “我……就算我是,但是我不知道什么孩子。”林优雅眼神飘忽,但最终还是倔强的迎上了夜慕澜探究的目光,有些嘲讽道。

  “夜慕澜,你有完没完?我们两个早在四年前就分手了,好聚好散懂吗?现在你又假装真真的名义将我从法国骗回来,有意思吗?”

  “十、分、有、意、思。”

  夜慕澜一字一顿咬牙切齿的说完,随后如同一只迅猛的豹子,迅速禁锢住林优雅,拖着她就塞到了刚才隐蔽在树下的黑色路虎里。

  “砰!”的一声关上门,发动机发出嗡嗡的声音,汽车顿时如同离弦的箭一样冲了出去。

  “你,你别过来……”

  林优雅被直接甩进了房间,她跌倒在地上,手掌撑着地板,不停的往后退,往后退,直到退无可退,背部抵在了柔软的大床上。

  头顶上的吊灯更是映衬着五彩光芒,却让林优雅心里发慌。

  又是这儿,这个让她无比厌恶的夜宅。

  心,瞬间沉了下去。

  “说,我的孩子在哪?”夜慕澜阴沉着一张脸,仿佛从地狱中爬出来的修罗一般骇人!分明是一张俊秀的脸,此刻却阴沉冷漠!

  皮鞋踩在地板上发出“哒哒”的声音,仿佛催命一般,他走过来,俯身直接捏住了林优雅的下巴,强迫她看着自己,“只要你告诉我,我就放你走。”

  温度顺着他的指尖传到了下巴上,林优雅眼眶泛红。

  曾几何时,在这间房间的大床上,他温柔缱眷的搂着她低语,诉说着情人间的呢喃……

  “我不知道!”

  林优雅忽然开口,语气中满是坚定,一双漆黑的眸子死死的凝视着眼前的男人,“根本就没有什么孩子!夜慕澜你是不是太自大了?且不说我没有怀上你的孩子,就是怀上了我也会把它打掉的!”

  “你说什么?”

  夜慕澜浑身的凌冽之气更省,她竟然说会打掉自己的孩子?

  “我说,四年前你抛妻弃子,就算我当时真的怀孕了,也会把孩子打掉。”林优雅倔强的望着他,眼中渐渐盈满了湿润。那些过往如同刀子一样撕开了她的记忆……

  她都已经决定忘了,为什么他还要骗自己回来?

  下巴上传来刺痛,林优雅咬着唇,忽然,她似乎看见夜慕澜的眼中闪过一抹复杂的神色。那是,心疼吗?

  “林优雅,怕是你忘了,是你勾引我的。”夜慕澜脸色阴晴不定。看着林优雅的目光中透着恨意。若不是她假装成乐凌接近自己,自己根本就不会和乐凌分开那么久。

  分明是她鸠占鹊巢,又有什么资格指责自己?

  想到四年前的那场订婚礼,夜慕澜的脸色就阴沉的可怕,他松开了禁锢住林优雅的手,对着外面的人吩咐道,“看好了她,没有我的允许不准放她离开!”

  “是!”

  保镖们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林优雅绝望地看着那堵人墙。

  “……”高大帅气的背影消失在门外的拐角处。

  林优雅露出了一抹苦笑,娇俏的小脸上满是悲痛。早知道,早知道这样,她真的不该去招惹他的。

  林优雅强撑着站起身,夜慕澜没有限制她的行动,她在衣柜里找到了一件简单的衣服,又简单的洗漱了一下,这才冷静下来。

  夜慕澜找自己只是为了孩子,如果找不到,就会放了自己吧?

  撕……

  下巴好疼。

  夜慕澜这个王八蛋!

  林优雅腹诽着,从浴室走了出来,一眼就看见了被放在阳台上的那台乳白色的昂贵钢琴,她眼睛一亮,立刻走了过去。

  是它……

  “四年了,你怎么还在这?”林优雅爱恋的抚摸过洁净的钢琴,小时候在孤儿院,吃不饱穿不暖的,更别提什么弹琴了,这架琴,还是她和夜慕澜相恋后他买给她的。

  没想到居然还在!

  林优雅欣喜地打开琴盖,几乎是控制不住的弹奏起了熟悉的旋律。

  夜慕澜再次回来时,看见的便是她披散着一头黑发,穿着洁白的裙子优雅的弹奏着,阳光细碎的洒在她的身上,他脸色一沉,疾步走进去,“砰!”的一声,砸下琴盖。

  “谁让你动它了?”

  林优雅眼眸低垂,随即仰起头看向夜慕澜。眼眸中印着星光一般,似乎藏了很多故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敌萌宝:爹地,妈咪逃跑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敌萌宝:爹地,妈咪逃跑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