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她依旧是她,又不是她
云胡不喜girl2019-09-23 10:573,686

  那道奇特的白光又把苏和带到了那个诡秘的密室。手执银杖的苗疆女人眸子泛着幽蓝光芒“苏和,你想要的我已经帮你得到。”

  “你开始吧。”说话间苏和趟到石床上双目合上。

  苗疆女子走近苏和,从侍女手中的碗里点了一些血色液体,在苏和白褶的脸上画了一个神秘符号。随即,又在另一张满脸雀斑的女孩脸上画了同样符号。

  一切就绪,苗疆女子把银杖高高举过头顶念起苗族蛊语。 杖落语结,刹时间密室内的蜡烛一一熄灭。一切归于平静,两个女孩的容颜就此交换。

  “苏和,我送你回家。”苗疆女子的声音悠远绵长。

  话音未落,苏和已回到家中。彼时站在穿衣镜前的小女孩,皮肤黝黑满脸雀斑,身形肥胖,肚子上一圈肉。本就不高的她,现在活脱脱一个小胖墩。

  优雅美丽的白天鹅,一夕之间陨落为丑小鸭。多么令人心碎,但苏和从未后悔。只要他能活着,就算他们从此陌路也没关系了。

  苏和看着镜中的自己除了陌生,还有恐惧。她反锁了房门蜷缩在一角,像一只在黑暗中舔舐伤口的小怪兽。

  无论家人怎么在房外呼唤,苏和都没有吭一声。她不敢出去,害怕容颜变换之后,她的家人不再爱她。

  两天两夜未出房门,苏和的奶奶担心得心尖尖抽疼“和和,有什么事和奶奶说,你知道的奶奶最疼你了。”

  就连平日里对苏和实施军事化管理的苏司令都温和了很多“和和,是不是哪个不要命的傻小子欺负你了。爷爷开着坦克让他当场就范。”

  苏和的父母知道情况后立马放下手中的考古项目,从莫高窟赶回来。苏和的父母先安抚住两个老人,又忧心忡忡的跑到房门边“和和,爸爸妈妈回来了,你前几天不是打电话说想妈妈了吗?妈妈也想你了,快出来让妈妈看看。”

  苏和不说话哭得歇斯底里,她怕她的家人认不出她,不再爱她。

  最后没办法,苏老爷子一声令下喊来警卫员一脚踢开房门。

  一家人赶忙走进房间,苏母蹲下细心检查苏和有没有受伤“你担心死妈妈了。”

  苏和埋着头不敢看家人声音带着哭腔抽抽搭搭的“妈妈…爸爸…爷爷奶奶,我变胖了,变黑了,变丑了你还会爱我吗?”

  一家人异口同声“爱,往死里爱。”苏和缓缓抬起头,黝黑粗糙的脸蛋,干枯炸毛的头发,塌鼻梁小眼睛,肥胖矮小的身形。

  “苏丫头,让你早起跑步你不跑,现在长胖了。不听爷爷话,吃亏在眼前。”苏司令员捧着肚子笑起来。

  “和和,看来奶奶给你煲的人参虫草鸭仔汤见效了,瞧瞧长了不少肉。”苏奶奶很有成就感的笑起来。我家的娃长肉了,再也不是风一吹就倒的林妹妹了。

  苏妈妈恨铁不成钢的看着苏和“让你懒的不好好抹防晒霜,现在成黑炭了吧。”

  苏爸爸揉了揉苏和炸毛的头发“黑是黑了点,这样就没人抢爸爸上辈子的小情人了。”

  听了一家子的获奖感言,苏和发现变丑这件事,不靠谱的一家竟然喜闻乐见的接受了。

  苏和也被一家人逗得破涕为笑,和你血肉相连的亲人,不会因为容颜幻化而嫌弃你。他们除了爱你,只会更爱你。

  一家人心里都有疑惑,他们家的小公主怎么一眨眼的功夫就变成了黑炭妹,就连身材脸部轮廓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其乐融融的一家人,心里都打着鼓。苏和爸妈担心孩子,放下了莫高窟的考古项目专心陪孩子。苏爷爷也不再去找老家伙们下棋,逮着苏和去跑步减肥。苏老爷子知道她家那丫头爱臭美得很追求苗条身材。

  在家人的陪伴下,苏和每天都很开心。转眼开学的时间到了,苏和即将升入北辰一中就读。

  北辰一中,B市最好的高中。苏和以前的好朋友谢知春也考上了。韩遇白这个天才少年就不用说了,以B市第一名好成绩考上的。

  她不想看见他们,不想以现在的模样出现在他们眼前。现在的她和以前判若两人,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就连,她和妈妈一起出去逛街,转眼妈妈都会认错她。

  苏和想了很久,最后决定用新的身份苏禾出现在他们面前。她害怕引起天才少年韩遇白的怀疑,周密的编造了她的新身份苏禾,苏和的表姐。

  从现在开始,她是苏禾,不再是少年的禾口和小姐。

  一切都在紧锣密鼓的进行中,苏司令委派下属给苏和办理了新的身份证明。苏教授委托北辰一中校长给苏禾办理新的学籍,编入新的班级。

  B市八月的天依旧很热,炽热的太阳烤得苏禾快要里焦外嫩,拖着笨重的行李箱龟速前进。

  热得实在不行,把行李箱拖到树荫下准备喝口水。苏和一时疏忽,行李箱顺着小坡滑下去。苏和不由分说立马去追,行李箱越滑越快。就在这时,修长有力的长腿挡住了下滑的行李箱。线条流畅,骨节分明的手准确无误的扶住行李箱拉手。

  苏和气喘吁吁的抬头对上一双深邃眼眸,少女心砰砰跳个不停。只见韩遇白身穿白色AMHT恤,搭了条黑色LABPO短裤。阳光透过树枝影影绰绰的投射到他身上,给他镀上了金边熠熠生辉,好看得让苏禾挪不开眼。

  “同学,谢谢你。”苏禾不敢再盯着韩遇白看急忙道谢。

  韩遇白心情不太好没说话只点点头走开了。拖着行李箱走来的谢南川左右看了一圈韩遇白“哎,你媳妇儿苏和这只跟屁虫这次没和你一起,不……。。”

  还没等谢南川说完话,一记眼刀子从韩遇白那里劈了过来,铺面而来的死亡气息。

  谢南川求生欲很强的立马闭嘴,一旁的顾南森挨过来挽着谢南川的肩膀“川子,韩正伤心着呢。她媳妇儿出国了没跟她说一声悄悄走了。”

  谢南川戏精上身一脸难受的擦了擦眼角“老大也怪可怜的,被媳妇儿抛弃了。”

  俩人跟在韩遇白后面顾林森不语,谢南川一路叽叽喳喳“老大,从今以后就是弃夫了。”“男人哭吧哭吧不是错。”“哭个毛线,大不了,我牺牲一下把我的后宫佳丽三千让几个给他。”

  “你那三千性别未知的美女网友还是留着祸自己,别去祸韩了。”顾林森说话从来不留情面,向来一针见血。

  谢南川听了这话劈头就是一拳,顾林森也顺势打回去。韩遇白看着厮打的两人摇摇头“精力很旺盛。”看来得找点事情给他们做。

  正在这时慢悠悠拖着箱子走来的苏和,累得不行头发都是汗淋淋的。韩遇白看到苏禾笨重的行李箱灵光一现,走上前“箱子给我。”

  苏和张大嘴巴看着韩遇白脑子下线中,光天化日你是要抢劫,眼疾手快的死命护住行李箱。

  看到死死护住行李箱的苏和,韩遇白嘴角勾起一抹坏坏的笑。韩遇白长腿一跨,走到苏和身边俯身按住她的行李箱“心情不好,抢行李图个乐。”

  苏和内心一万只草泥马飘过,你丫,我换了张脸,你就能耐了那我寻开心。谁知韩遇白拿斯还得寸进尺了,一手撑住行李箱整个身体往苏和挨过去“怕了”。

  韩遇白俊朗的脸庞尽在眼前,苏禾视线一往下看到韩遇白跳动的喉结,这个男人太妖孽,一颦一动都让苏禾小鹿乱撞。

  在苏禾脸红心跳不知所措之际,韩遇白嘴角一勾“逗你呢,既然都是同学,行李我帮你拎。”

  捕捉到韩遇白的笑意,谢南川不可思议看向两人“韩大少,耐不住寂寞,现场撩妹。”

  顾南森也好奇的看过去,十五年来头一次,万年铁树要开花了。

  但两人定睛一看那妹子,天了个撸,韩大少脑子瓦塌了,那妹子长得一言难尽啊。俩人得出的一致结论:韩大少惨遭无情抛弃后,一时间感情受挫,饥不择食的想开始一段新感情。

  两人在脑补一系列情况时。韩少爷大手朝他们一挥,两人自顾自的以为,呼叫兄弟当神助攻来着。两人迅速飞奔过去不敢耽误兄弟甜甜的爱情。韩遇白指指苏禾的行李箱“你们两拎,我看你们还怎么打。”

  两人热情拖过行李箱,谢南川一个热情高涨“嫂子,我们精力无限好,我们来拖。”

  听到这话苏禾愣在原地,傻大川,饭能乱吃,嫂子不能乱叫啊。韩遇白那尊大佛指不定要当场灭了谢南川。

  但出奇的韩遇白没有任何反应,大长腿一跨扬长而去。苏禾想不通他以前最烦被传绯闻了,现在怎么了受刺激了。苏禾愣在原地想不通自闭中。

  谢南川卖命的拖起苏禾的大行李箱,为了兄弟的爱情也是豁出去了。内心独白弹屏管那妹子长什么样,只要是韩遇白喜欢的,昧着良心都是美出天际。

  “太麻烦你们啦。”苏和不好意思的低头说着,要是换作以前她早把箱子丢给他们了。苏禾泄了口气,今非昔比。

  苏禾慢悠悠的走着刻意和韩遇白保持距离,决定用新身份开始的那天起,她就知道她和他的少年注定就此陌路。

  谢南川神助攻附体故意把箱子拖得挤向苏禾。苏禾不得不挨近韩遇白,她们一左一右走着,不过几步的距离。

  好像时光一晃又回到了从前,每次开学苏禾和韩遇白都是一起的。那时候学校离家不远,韩遇白骑自行车载着苏和去学校。

  这一路上两人都没说话,静静的走着路,路过超市的时候韩遇白问“我去买冰棍,你们想吃哪种?”

  “往贵了买。”两个苦力工敲着如意算盘宰韩遇白。苏禾低着头声音小小的“不用了。”韩遇白像没听见一样依旧问“想吃什么。”

  苏禾缴械投降声音糯糯的“草莓味的冰淇淋。”韩遇白内心一颤,她的小女孩也喜欢草莓味冰激凌。

  韩遇白没过一会就买回来,把草莓味的冰激凌递给苏禾。两个苦力工巴巴的看着韩遇白,有了女人忘了兄弟,关键是这女人长得还不咋地,扎心了。

  韩遇白今天很鬼使神差的,当他第一眼看见这个女孩时。他就想去靠近她,没有缘由的,只是想离她近一点。

  认同你存在的人,即使只有一个,你的世界都会变得不一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不二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不二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