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你吹响口哨,我无法出现
云胡不喜girl2019-09-25 10:393,381

  苏禾整理好宿舍的东西,便一个人去找新教室。

  在教学楼的过道上,苏禾看到好朋友谢知春。她很高兴走到小春花面前正想打招呼。谁知谢知春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拉起身旁的一个小伙伴走开了。

  她耸耸肩假装轻松的走开,小春花认不出她了,谁让她现在是苏禾,连模样都变了。

  找到新教室后,苏禾找了一个角落的位置埋头看起了小说。周围的同学都在聊天闹哄哄的,但苏禾像只骆驼一样把头埋进风沙里,把自己藏起来。

  过了一段时间,班上的人陆陆续续都到齐了。韩遇白他们是最后到的,谢南川眼尖一眼就看见了角落的苏禾。“老大,美女嫂子”抬着下巴朝向苏禾。

  “嗯”韩遇白百无聊赖的应了一声,谢南川内心卧。槽老大审美真出问题了。

  神助攻谢南川上线“美女嫂子,你旁边有人坐了吗?”卧。槽现在换成他的审美也有问题了。苏禾摇摇头,当她看见谢南川后面的韩遇白时,内心一百万个为什么。

  韩遇白这种好苗子是进尖子班的,现在怎么会出现在普通班不合道理啊。

  “美女,你就收了我朋友吧。我朋友坐你旁边成吗?”这话听着怎么像,你就行好好,从了我家老大吧。

  韩遇白在后面踢了一脚谢南川警告的意味十足。“我又不是法海,什么收不收的。”苏禾更可爱,我也想收啊,但设备不支持。

  “我也不是白蛇。”韩遇白淡淡然说了一句,很自然的坐到了苏禾身边。

  顾南森谢南川两人坐在他们后面,具是呵呵一笑,前面这两人说话真默契。

  苏禾不想和韩遇白有太多交集,一高一矮一白一黑坐一起太榨眼。苏禾宣布主权“我不喜欢和高个子的人坐一起,压迫感太强。”

  韩遇白掏出一支笔玩转着“我不嫌你矮。”手中的笔一顿“我喜欢和矮的坐,存在感很强。”

  苏禾一脸黑线,竟无言以对。好趴,你长得高,你说的都在理。

  “我不喜欢和学习太好的坐一起,我自卑。”苏禾不依不饶,顽强抗争到底,我就是不想和你坐。

  韩遇白放下手中的笔,熠熠生辉的眸子注视着苏禾“我喜欢和学习一般的坐。”末了还不忘加上一句“我骄傲”

  苏禾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敌人太负隅顽抗她举白旗投降。

  苏禾拉耸着脑袋,有点提不起精神。内心独白弹幕,韩遇白我那么丑你看着不膈应!

  一个没忍住苏禾没头没脑的来了一句“同学,我那么丑,你还能在我旁边坐得下去?”

  韩遇白懒得看苏禾,转着笔思考着一道化学有机推断题。笔杆一顿,韩遇白不冷不热吐出两个字“我瞎。”

  苏禾想掀桌子打人,什么叫瞎,意思不摆明了。她真的丑到他了,但他选择性忽略了。

  “我们还能不能友好的做同桌。”苏禾冷着一张脸看向韩遇白。

  两句话的功夫,韩遇白已经利落的做出一道高考有机推断题。他抬头看向苏禾,眸子很亮星辰一般,嘴角挂着坏坏的笑“你肯做同桌了,不自卑,没压迫感了。”

  咳,苏禾有些头大学霸的关注点还真与众不同。苏禾死鸭子嘴硬冷哼一声“切, 我才不要和你同桌。”

  韩遇白利落的单手撑在苏禾那边的桌上,眼神有些撩人,嘴角魅惑众生的一勾“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韩遇白版的霸道总裁妥妥上线了。

  苏禾的心不受控制的砰砰跳,韩遇白的眼神太勾人了。她脸一红,急忙撇开不去看韩遇白。

  戴着黑色边框眼镜的班主任走上讲台,乱哄哄的教室立马安静下来。“欢迎各位同学的到来。开学第一天,相信大家都很激动。”班主任笑得脸上皱子都堆起来。

  台下一片掌声,学生们都很配合。只有谢南川翘着二郎腿打趣着“激动个毛线,不开学我才是真的激动无比。”

  掌声停息,班主任像发现了新大陆两眼放光的看向韩遇白“我们要特别欢迎B市的高考状元韩遇白来到我们班。”

  教室里瞬间沸腾起来,显然是女同学更狂热,一道道如狼似虎的眼光投向韩遇白。“我家男神和我一个班,死也值了。”“那你去死吧,死而无憾了。”“近水楼台先得月,韩遇白是我的了。”“你做梦,你的情敌千千万,加上我一个。”“还有我。”

  班主任看到这态势扶了扶眼镜腿“同学们稍安勿躁,安静安静。”

  细碎的夕阳,透过玻璃窗洒到韩遇白头顶,蕴成一个光圈。她的少年,人山人海里独自美丽。

  到底是见过世界的人,韩遇白淡淡然思索着去年化学高考的最后一道压轴题。好像,老师口中的韩遇白不是他,女同学投来的灼热目光也和他无关。

  在韩遇白的世界只有两样东西排得上名号,化学和苏和。化学是最爱,苏和是至爱。他可以没了最爱,但不能失去至爱的人。

  “那女的谁呀,坐在我男神旁边也不照照镜子看自己的衰样。”一个女孩子恶狠狠的目光劈向苏禾。“她还真不要脸,死皮赖脸的坐我脑公旁边。”女孩的同桌也抱怨起来。

  这谢花传到苏禾耳朵里,她羞愧的把头埋到课桌上,那一秒她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韩遇白行云流水的做完最后一道题,抬眸看到苏禾的模样,随即听到几只“麻雀”叽叽喳喳的声音心里了然。骨节分明的手敲了敲桌面“桌面上细菌很多,如果你不介意可以继续趴。”

  听到这话,苏禾立马爬起来瞪大眼睛怨念的看着韩遇白“苏禾,我看你不傻。”韩遇白一本正经的说着“麻雀的话,有必要听进去坏了自己的好心情。”

  对于这样的安慰虽然有些直男式的生硬,但就像一缕温暖的曙光照进了苏禾的心。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苏禾有些疑惑,生怕他知道什么。

  韩遇白不咸不淡的吐出一个字“傻”顿了一下指了指她放在桌上的书“你书上写着的。”

  “哦”苏禾松了口气,男人的嘴骗人的鬼,前脚还夸她不傻后脚就说她傻。

  夕阳徐徐西沉,慢慢的三两颗星星爬上夜空,点缀得黑夜闪闪亮亮。

  班主任交代好一些重要的开学事项后,便让学生回宿舍整理内务。

  苏禾虽然铺了床,但她这段时间还是想回家住。一个人走在校园的石子路上,苏禾有些害怕。她突然特别怀念和韩遇白一起放学回家的日子,那段甜甜的时光。

  橘黄色的灯光下,细碎的光影洒落一地。苏禾踩着灯光疾步往前跑,一个不小心撞在一个结实的臂膀上。

  苏禾撞得有些晕晕乎乎的,抬眸对上一双深邃眼眸,少年落拓的眉宇映入眼帘。苏禾有些惊讶,急忙低着头道歉“不好意思。”还有些手足无措的鞠了几个躬。

  韩遇白看着苏禾不知所措的模样有些好笑“苏禾,没事的。你不用跟我行如此大礼。”随后又关切的问一句“没撞疼你吧。”

  苏禾心里一暖,一个劲摇头又点头。韩遇白笑了笑又善意提醒“下次走路小心点。”

  回家的路上,苏禾心里甜甜的嘴上挂着灿烂的笑。苏爸爸坐在驾驶位也跟着高兴起来“和和,今天心情不错。”

  “因为老爸来接我啊。”苏禾软软糯糯的声音哄得苏父更为开心。

  回到家后,苏禾减肥没吃晚餐简单洗漱后就躺上了床。软软的欧式大床上,苏禾想起白天的一切心里酸酸甜甜的。

  微风吹卷着窗帘,如水的月色洒落一地。苏禾睡不着走到窗边,隔着几排银杏树就是韩遇白家的别墅。

  清凉的晚风吹拂着银杏林,突然嘹亮 的哨声传到苏禾耳中。

  一声,两声,好多声。随着那哨声苏禾陷入回忆,六岁那年他从爷爷的哨兵那里骗来一个金色口哨。她屁颠屁颠拿着,到韩遇白跟前显摆“小白,你看我的金口哨。”

  “你要喜欢明天我去批发一堆。”少年很是鄙夷“金的?”

  苏禾为了挽回颜面,编了一通谎话“我这个口哨,神奇着呢。它会呼唤人。”

  韩遇白拿过口哨“呼叫你。”苏禾乐呵呵的点头“吹响口哨,隔着一百棵树,10个人我也能立马跑到你身边。”他和她的家刚好隔着一百棵银杏树

  不信你试试,我跑远一点,你再吹响。韩遇白鄙夷的白了苏禾一眼“幼稚。”可是他还是在苏禾跑开两米后吹响了口哨。

  苏禾一个百米冲刺跑到韩遇白面前,一把抱住他笑得很开心“韩遇白,你个幼稚鬼。”

  有很长一段时间,韩遇白想叫苏禾的时候就吹响口哨。苏禾每次都很听话的跑到韩遇白面前“韩遇白,我送你的金口哨永远有效。”

  但就在今晚,金口哨显然失效了。韩遇白吹了一整晚,苏禾都没出现,她站在窗边听了一晚。

  你吹响口哨,我无法出现。

  阳台上清瘦挺拔的少年茕茕孑立,眸光暗淡得不像样子,倚靠在阳台的一角。清凉的晚风翻飞着他的衣服,明明夜色薄凉,但比起心里的冰冷又算得上什么。

  少年开了一瓶上好的茅台,仰着头大喝起来红了眼眶“禾口和小姐,水来我去汪洋里寻你,火来我去灰烬中寻你。”

  喝完一整瓶茅台,韩遇白已经醉得不像样子。站都站不稳扶着栏杆吐了一地,连心肝脾胃都要吐出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不二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不二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