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冤家路窄
汉水未央2019-09-27 17:273,934

  周一一大早,孟晨风就吩咐秘书召集集团高管十点开会,商讨接收“美莱模具制造(杭州)有限公司”的具体工作计划及人员分工。当会议刚开了不到十分钟时,门外进来两男子,走在前面的是前一天晚上跟孟晨风通话的集团法务部部长方浩然,跟在方浩然后面的是技术部经理魏泽,两人坐了12个小时的飞机,才刚下机,便拖着行李箱直奔公司来了。

  孟晨风见到他们,急忙招呼他们坐下,并让他们向与会者汇报收购成果。方浩然与魏泽先后事无巨细地汇报了有关公司股权及技术转让的谈判过程及最终按照510万欧元,约合人民币3570万达成了股权转让协议。

  孟晨风认真地听着,期间不时点头,待两人汇报完,他即对众人说:“各位刚才都听到了,收购协议已签署,而这一收购对于我们接下来进军整车行业的意义重大,有关具体交割对接环节,我希望在年前就能开展起来,现在距离过年放假不到一周的时间,下面我来布置一下年后具体人员分工。陈伟峰,我需要你在年前拿到该公司的具体人员名单、岗位职责及薪酬,并会同相关部门领导制定人员增减的初步计划,年前我会跟你一起去那边看下情况。浩然,让你的部门准备相关文件尽快送交政府相关部门,保证年后做完公司股东变更备案登记。魏泽,你负责这项专利技术资料的交接及相关技术人员储备培训工作。”陈伟峰、方浩然,魏泽三人先后点头并接受了工作分配。

  然后,孟晨风望向坐在右边第二个位置的一四十岁上下的男子说:“至于采购、生产两部门部门的交接工作统一交给李总负责。”李总欣然接受。“而财务及销售部门将来是要交由集团统一管理,现阶段暂时由今天缺席会议的秦总监负责,待一切顺利交接,再从零部件公司找一合适主管人选常驻那边。”孟晨风布置完任务,就宣布散会。

  总裁助理郑云跟着孟晨风一路回到办公室,并向他汇报接下来几天的工作安排和出差计划。孟晨风听完后,吩咐说:“年后的一个月,我可能要常驻萧山一段时间,你到时候把一些不必要或不重要的工作安排取消或推迟。”郑云点头说记下了,回去会重新安排。这时,桌上的手机响起,孟晨风示意她可以出去了,郑云随后退出。孟晨风接起电话时不时地点头并不断保证道:“奶奶,您放心,我三十晚上之前一定能赶到普陀跟您一起过年。”对方挂了电话。孟晨风放下手机,看着桌上的相框上的人,眼前有一瞬间的恍惚,不过随后他又强迫将注意力转移到电脑屏幕前。

  就在孟晨风安排交接收购工作的同时,被收购公司也处在无人管理的混乱状态。元旦过后接连几天,各主要部门的经理都不约而同地迟到了,只有财务部的经理李铭却仍然按时上班,当他走进位于二楼西面财务部的大办公室前,又特意探身看了看斜对面的总经理办公室,里面已经空了近一个月了,可他仍旧像例行公事一般,在进入自己办公室前,瞄一眼对面的总经理办公室,他期待有一天再次看到对面走出那个他熟悉的外国人。12月初的某一天,那个刚来公司才一年的新任总经理——一个留着大胡子的意大利老头阿方索被总部召回米兰开会,他这一去就没再回来。期间,只有几封零星的邮件询问公司近三年的财务报表及其他相关的财务信息,他都一一回复了。虽然照例他会在每封邮件的最后一句,用英文貌似关心地问下对方什么时候回来?可对方也只回道: We will have another meeting tomorrow morning。

  凭着他多年的职场经验,他嗅出了不一样的信息——公司即将发生不可预知的大事。于是不久前便趁着食堂午饭间隙,他特意将这一猜测告诉给了技术部的Justin, Justin则对他的这一想法给予了肯定的答复, “我前面一家公司当初要解散时,公司高管就是被叫到一个秘密的地方,其实就是希尔顿酒店的会议室,他们连续开了三天的会议,期间没有任何消息传出。可惜我当时还只是一个技术主管,等得到消息时,已经是人事通知开员工大会的时候了。”

  Justin的这一答复让李铭不得不盘算起自己的出路。他在这家公司已经干了15年,期间经历过五次的高层变动,可凭借着他性格上的圆滑世故,总能比别人早一步猜到领导的心思从而成功获得了历任领导的信任,所以他这些年在公司里是如鱼得水,好不风光。可这次的情况与以往不同。若正如Justin猜想——公司被收购,那么员工往往面临着被清退遣散的命运,他已经偷偷算过,按照他现在年薪30万的工资水平以及在这个公司的工作年限,自己最少能拿到30万,最多不超过60万的赔偿金,但这一前提还是收购公司愿意按照上限标准赔偿,所以他不得不早做打算。

  他详细咨询了身边一些经历过公司倒闭清算的人,发现了一些问题,绝大多数情况下,从一个好的公司出来后再跳槽到一个新的公司,往往面临着许多问题。首先,工作地点的选择。他现在从公司到家只需四十分钟的车程,每天早上7点40分从家出发, 8点一刻到公司,时间是绰绰有余。可一旦被迫离职,他有很大可能找不到离家这么近的公司,而如果去更远的开发区或周边城市,自己则不能兼顾家里。其次,新的工作岗位和工作环境需要自己花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适应磨合,也许到最后还得不偿失,比现在混得还差。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沉没成本问题,就是自己也许经历好几次跳槽才会找到合适的公司,这期间又要耗费多少时间和精力?所以,四十五岁的李铭并不想冒这个险。他要想办法留下来,毕竟自己还掌握着公司财务许多的核心秘密,聪明点的领导应该不会这么快就把自己开掉,而自己就可以利用这段交接期成功获得新领导的信任,也是不无可能的。于是自己现在应该做的就是整理近三年的财务资料,提出新的合理化建议,以及有可能的财务部门人员裁减计划建议。

  他的座位是在这间近六十方的办公室里最里面的靠墙位置,这个位置极佳,窗外的太阳光从早到晚都不会照到电脑屏幕上,他却能清楚地看到四位下属们的一举一动。这四个下属的情况分别是:会计主管乔薇,29岁,来公司三年,计划年后情人节领证结婚。出纳卢晶晶、31岁、来公司5年、已婚,有个即将上小学的儿子;往来会计麦琪,27岁,刚修完产假回来上班。总账兼成本会计张艳是跟自己一同进公司的老人,她的儿子曾跟自己的女儿上同一个中学。几经盘算,他认为如果财务部要精简人员,乔薇绝对是排第一位,因为她未婚且岗位具有很大的可替代性。于是当陈伟峰来到公司,征询财务部裁减意见时,李铭态度明确地陈述了辞退乔薇的上述理由。陈伟峰听完李铭的话,并未着急反驳,只是好奇道:“据我手上拿到的简历,这个乔薇是西部A财经大学毕业的,也是你们整个财务部学历最高的人,把她辞退掉不是对你们的一大损失吗?”李铭未想到陈伟峰有如此一问,讪笑道:“陈总监,学历并不代表工作能力不是?”陈伟峰好笑道:“所以她过去两年拿到的员工优秀奖都是假的了?”听此一问,李铭愣住不知如何回答了。

  陈伟峰于是叫李铭先回去,他则将乔薇的入职信息表交给了孟晨风:“孟总,您看一下。”孟晨风顺手接了过去,随意翻开瞟了几眼她的毕业院校及工作简历,当翻到第二页看完她所获相关职称准备归还给陈伟峰时,却突然注意到后面紧跟着的“家庭成员姓名及联系方式”一栏,上面写的是“父亲 乔安泰 离世;母亲 董玉兰 离世 ;弟弟 乔力 在读大学生 联系方式 1554578****”。 “乔安泰”孟晨风心中默念着这个名字,他觉得这个名字很熟悉,好像是个很重要的名字,自己仿佛在哪里看到或听到过,他扶额沉思了半天,却怎么也想不起来。陈伟峰看到他的反应有些纳闷,问:“孟总,怎么了?”孟晨风抬头说:“没什么,只是忽然想不起一件事了。”陈伟峰问:“那这个乔薇怎么办?”孟晨风摇了摇手说:“再斟酌一下,我觉得她还是有些能力的。”陈伟峰说:“我也这么觉得,那孟总如果没什么别的事,我就先回办公室整理材料了。那这个乔薇的资料我也拿回去了。”陈伟峰伸手过来,可孟晨风压住乔薇的入职信息表,对他说:“我待会再认真看一下。”陈伟峰虽有些奇怪却还是走出了总裁办公室。

  陈伟峰走了之后,孟晨风又从头到尾、认认真真地看了一遍她所填写的信息。看着乔薇大学毕业时拍的一寸照片,再看看她的年龄、她的姓以及她父亲的名字,一种可怕而窒息的感觉袭上他的心头,许久未犯的偏头痛又找上了他,左边头皮内的神经搏动使他痛苦异常,他仰着身子闭上眼睛,半昏半醒间,他的耳边忽然传来一个遥远而清晰的声音:肇事皮卡车司机乔安泰系疲劳驾驶,在2005年9月27日萧山机场高速路口闯红灯撞向对向车道正常行驶的本田轿车,造成轿车司机当场死亡,肇事司机及轿车后排一女性乘客经送医后医治无效死亡。接着他的眼前出现了一个十八九岁的女孩,她泪流满面地牵着一个十岁左右的男孩站在停尸间前,他也站在那里。他想走过去看看她的模样,可是她却消失了。忽地,孟晨风睁开了眼睛,眼神空洞地望着周遭的一切,然后又过了几分钟,他拿起了手机,拨通了方浩然的号码,电话中传来了打招呼的声音,他沉声说:“你是不是认识调查公司的人?帮我查一个人,她的名字叫乔薇。乔木的乔,蔷薇花的薇。我要知道她的家庭情况。”

  挂了电话后,他静静地看向窗外,天已慢慢黑了下来,路上灯火通明,不远处的街道上五颜六色的电动车和私家车你追我赶,行色匆匆地奔向不同的方向。这时,他看到公司门口停了一辆白色电动汽车,它似乎在等什么人。当公司一个身穿浅色毛呢大衣、身材适中的女子奔向车边时,他看见车里走下一男子帮她开了车门,就在女子刚要上车时,不远处传来一个身材偏胖女子的高声喊声:乔薇,你的围巾忘拿了。准备上车的乔薇忙转身去拿,两人又说了几句话后,乔薇才又转身上车离去。孟晨风站在二楼窗户前静静地看着这一幕,此刻他的脑中在飞速旋转,他在想这个乔薇是不是当年害死父母的凶手的女儿?他迫切地想知道答案,可方浩然却说一天后才能给他答复。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蔷薇遇上猛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蔷薇遇上猛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