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子
汉水未央2019-09-20 15:193,211

  2015年1月的最后一天,在杭州西湖景区内的一五星级酒店一楼宴会大厅中,正在举办着一场盛大的公司宴会。只见大屏幕上显示出“天行集团2014年年会暨优秀员工表彰大会”一行字,而厅内摆放着的一百张桌子座无虚席。此刻,近千人竖着耳朵留神听着集团副总兼HR总监陈伟峰念着集团优秀员工人员名单。随着一个个名字从话筒中传到会场中的每个角落,此起彼伏的欢呼声、庆贺声,鼓掌声在大厅上方盘旋回响。当20名优秀员工一字排开,站于舞台中央时,陈伟峰手握话筒、对着坐于大厅主桌、梳着大背头、留着上唇胡、身穿Kiton 定制深色西装的一三十多岁的男子说:“现在有请公司总裁孟总上台来为各位颁奖!”

  陈伟峰的话声刚落,雷鸣般掌声随即响起,早已习惯了这种场面的孟晨风,慢慢地站起身,并随手拿掉铺在腿上的餐布,稍微整理了一下西服下摆,径直走到台上,在接过礼仪小姐手中的奖品(‘优秀员工’奖章、Iphone6及五万元奖金)并一一颁给每一位获奖员工后,他拿过话筒对台上及台下的员工说道:“希望获奖的各位再接再厉,为公司再创辉煌,而我更希望明年能有更多的人从台下走到台上来。”孟晨风刚说完这句话,叫好声便如热浪般滚滚袭来。孟晨风笑着做了一个手势,会场瞬间安静了下来,他继续说道:“2014年是我们‘天行集团’最关键的一年,在这一年中,我们创造了新的辉煌成绩,年度收入接近20个亿,实现净利润近7个亿,遥想十年前,我们还是一个员工不足200人,年收入不到50万的金属制品公司,到如今发展成为国内500强前十名,旗下产业涉及房地产、汽车零部件制造、文化旅游、医疗服务等的集团公司,我们依靠的是什么?”

  台上、台下的人一起喊道:“团结进取、科学管理、以人为本,紧跟时代。”

  “说得好!”孟晨风大声道:“希望2015年我们能再上一个台阶,将年收入提高到30亿,净利润再翻一番。大家有没有信心?”

  “有!有!有!”台下员工士气高扬,纷纷振臂高呼。

  “很好,我相信我们大家一定能做到,那么接下来我就把话筒交给陈总,请他继续主持接下来的节目。”

  当孟晨风走下台坐回位置上,右手旁坐着的穿着CHANEL秋冬新款高定晚礼服、面容精致、年龄在三十多岁的女子对他说道:“刚才爸打电话过来,叫你年会结束后回一趟家。”孟晨风轻哼了一声答道:“知道了。”女子看孟晨风的目光紧盯着不知何时上台的一面容姣好的妙龄女子,她身披面纱,上穿绣着彩色亮片的红色文胸,下穿低腰前开红色长裙,臀部系着坠有链珠的黑色腰带。当音乐响起,妙龄女子快速震动的臀部西米动作引得场内男士纷纷站起,叫好声一阵赛过一阵。20分钟的表演结束后,女子款款走下台去时,依旧有不少炽热的眼神追随着她曼妙的背影。

  这时,坐在孟晨风身旁的女子问道:“听说这就是你的新欢?又换口味了?” 孟晨风正要回答,却听到主持人陈伟峰喊道:“下面我们有请孟总及孟总夫人上台来为我们抽取今晚最后的幸运奖两名。”孟晨风又再次起身并伸出右手,一边牵着女子慢慢走上台,一边低头靠近她的耳边道:“你不是早就调查清楚了吗?”女子讪笑道:“你可真大方,让这么多人看她跳这种舞。”两人随后来到抽奖箱前分别抽出一张奖券后交给了陈伟峰后,孟晨风扶着她的腰慢慢地走下台,回到座位上后回击道:“大家彼此彼此!你自己不也走哪儿都带着你那个学弟?”说完,他特意望向后面一桌上坐着的一穿黑色西装的男子。马佳丽辩解道:“我跟他没有你想的那么龌龊。”孟晨风并不搭腔,脸上挂着轻蔑表情。这时,不少的下属集团子公司经理及部门经理分别前来敬酒,孟晨风都一一礼貌地应对过去。

  当孟晨风与马佳丽坐上开往九溪玫瑰园区别墅的车时,时针已走过了九点。二十多分钟后,车辆驶入别墅大门。一中年男子笔挺地站在门口说:“先生、小姐你们回来了,老爷正在书房等着你们。” 孟晨风自顾自开了车门,下了车,马佳丽随后开门快走两步跟上他。

  到了书房,只见一头发斑白,年龄在六十岁上下的老人坐在书桌前,他神情严肃地看着孟晨风说:“听说你最近计划在萧山收购一家模具制造公司?”孟晨风说:“看来早就有人向您汇报了,我就没必要再重复一遍了。”老人拄着拐棍站起说:“我是‘天行’的股东,难道我不应该知道集团的战略规划和经营计划吗?”孟晨风笑道:“您是股东,只要想着能收钱就行了,至于这么具体的经营计划就不劳您操心了。上次您心脏病发作,医生不是嘱咐您要静养,少操心动气吗?”马佳丽这时在旁帮腔道:“是的,爸爸,晨风的能力您是知道的,既然他要搞收购,自然有他的道理。您就别生气了。”

  老人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儿,又看了一眼孟晨风那双越来越深不可测的眼睛,叹气道:“我老了,现在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了。”孟晨风并未接腔,老人慢慢走出书房门,边走边说:“晨风,你今晚就住在这里,和佳丽明天一起陪我吃了早饭再走。”孟晨风脸色微沉,不言一语转身上了楼,马佳丽则在后面跟着。

  孟晨风、马佳丽一前一后进了楼上的卧房,孟晨风走到窗前看着窗外渐渐飘起的雪花,马佳丽忽地从身后抱住了他,她柔声说:“浴缸里的水我早已让人放好,让我伺候你洗澡吧!”说着就要脱掉孟晨风的衣服,孟晨风从前面抓住了她的手,转过头来冷声道:“现在就我们两个人,就不用演戏了吧!”

  马佳丽愕然道:“你觉得我是在演戏?”

  孟晨风冷笑着说:“你该不会是又怀了谁的野种,让我来背锅,当便宜爸爸吧?”

  马佳丽瞪大着双眼,不可置信地望着孟晨风:“原来你还在记恨着这件事?我早就跟你解释过,当年我年轻不懂事,才会上了别人的当。我跟你已经结婚十年了,我现在就想跟你要个我们自己的孩子。”

  孟晨风不屑道:“是啊!年轻不懂事,多么好的借口。那我是不是也可以说自己当初太幼稚,被你爸连唬带骗地娶了你这个已经怀别人孩子的妻子?”

  马佳丽反唇相讥道:“孟晨风!如果你当初不是有求于我爸,又怎么那么心甘情愿娶了我?”

  被她击中了要害,孟晨风怒气集聚在他紧握的双拳中,紧接着十年前痛苦的屈辱感又向他袭来,可他马上又告诉自己必须冷静,他不紧不慢地回道:“我们还是离婚吧!”

  马佳丽不假思索地说:“孟晨风,你想过河拆桥?我告诉你,没门!你可以一辈子不爱我,可以一辈子不跟我住在一起,可是这婚我是决不会跟你离的,你这辈子都休想!”孟晨风瞪着她,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然后转身走出了房门,下了楼梯。马佳丽追出去看着他上了车,出了大门,消失在白夜之中。

  这时她感觉身后站了一个人,她赶忙擦掉脸上的泪,转身看见父亲马韦德站在门口,她喊了一声“爸”,只听她爸叹了口气道:“你看你们这还是正常夫妻该过的日子吗?一个常年在外住着,不愿回家,一个天天守在家里,就等着他回心转意。我都不知道当初要他娶你的决定是对还是不对!”马佳丽静静地听着父亲的训斥,紧咬着嘴唇,一言不发。

  孟晨风出了马家别墅,一路将车开往自己位于武林路上一高档小区内的住所。他从车库乘电梯直接上了17楼,打开门,换上钟点工白天摆放在门口的拖鞋后,穿过客厅,进了书房。接着打开电脑,戴上放在抽屉里的眼镜,登录上公司邮箱处理未读邮件。这时,手机微信传来了视频邀请的声音,他看了眼对方名称,点了接受。

  接着手机屏幕上出现了一个皮肤白皙、梳着寸头、打着领带,与他年龄相仿的男子。只见男子兴高采烈地说:“老大,回去你得请我吃大餐!老子在这儿天天吃披萨都快吃吐了。”孟晨风问道:“都搞定了?”男子点点头,继续说:“那意大利老头经不起我们的威逼利诱,最后终于同意签字,转让公司股权!”孟晨风大笑说:“你小子还是有两把刷子,既然事情办完了就赶快给我滚回来。”男子嘻嘻道:“回来你请我吃海鲜大餐不?”孟晨风说:“回来帮我接收新公司的准备工作。”男子大叫道:“你就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孟晨风没给他机会说完后面的话就挂了视频通话。当孟晨风处理完所有的重要邮件,对面墙上挂着的黑色挂钟已指向一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蔷薇遇上猛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蔷薇遇上猛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