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履行合约(九)
汉水未央2019-11-12 19:533,666

  第二天一大早,孟晨风就给自己的助理郑云打了电话,让她上班前买两份早餐送到自己的公寓门口,所以当乔薇八点起床时,热腾腾的早餐早已摆放在餐桌上了。

  孟晨风一边自己吃着早餐,一边监督对面坐着的乔薇有没有认真吃饭。

  “赶紧吃完,等下陪你去买手机。”孟晨风命令道。

  乔薇努力将自己面前的两个包子和一大碗粥消灭干净,可无奈胃部闹起了脾气,在她吃完第二个包子时,一阵反胃让她不得不离开餐桌,奔向卫生间呕吐起来。

  “你怎么了?该不会是怀孕了吧?”随后跟来的孟晨风冷声问道。

  “不会的,每次事后,我都记得吃避孕药的。”乔薇用尽身上最后的力气说出了这句话。

  孟晨风不再追问,一把拉起她,将虚弱无力的她扛在肩上,乔薇努力想要挣脱他却是徒劳无功,孟晨风将她扛下了楼,开车将她送到了医院。

  当消化科的医生对孟晨风说乔薇的胃病是由精神压力引起时,孟晨风拿下眼镜,揉了揉自己的鼻梁,然后重新戴上眼镜,看了眼躺在里面病床上的乔薇,询问医生道:“有没有什么办法治疗?”

  “尽量为病人营造一种轻松愉快的环境或氛围,出去走走散散心,让她不要感受到压力,可惜现在杭州天气不好,话说天气也会影响人的心情的,当然最好能找到她的压力源,对症下药。”

  看到孟晨风皱起的眉头,医生又补充道:“事先声明,我呐,也不是专业的心理医生,只是上学时选修过心理卫生这门课,我只能说以上仅是我的个人意见,专业些的意见还需要你们去找专门的心理医生。”

  孟晨风点了点头,对医生说了声谢谢,便去接病床上的乔薇回家。

  “刚才医生跟你说什么了?搞得你脸色这么难看?不会是我真怀孕了吧?”乔薇小心翼翼地问道。

  “如果是呐?”孟晨风故意吓她。

  乔薇愣了一下,然后一脸死寂、斩金截铁地说:“那我就去做掉!”

  孟晨风的心忽然感觉像被针扎似的疼了一下,但这种感觉很快就过去了,他冷笑了一声,看着她说:“放心,这世上的女人都死绝了,我也不会让你给我生小孩。”

  “The same to me。”乔薇回敬了他一句。

  “看来你还有力气怼我,那就自己坐电梯下楼吧!”孟晨风说完,扭头就走。

  乔薇看着他的背影,她倔强地扶着墙慢慢走出病室。可没走几步,就看到孟晨风一阵风似地回到她身边,一声不吭地抱起她走向电梯,乔薇一开始有些挣扎,可看到周围人异样的眼光后,就又乖乖地任由他抱着自己坐电梯下楼了。

  这一天,孟晨风没有去公司上班,而是在家照顾乔薇,期间他打电话让助理去手机店买了Iphone6送到自己住的公寓。他一拿到手机,就把乔薇的手机卡装了进去,而在进行系统设置时,他无意间发现自己在她手机通讯录里的名字叫“孟兽”,孟晨风看着这个名字有些哭笑不得,想着她必定像自己一样憎恨对方,嘴角露出一丝苦笑。

  此刻,乔薇躺在自己的床上休息,孟晨风将新手机放到了床头柜上后回到书房办公。

  孟晨风刚打开电脑,便听到手机在响,他看着来电显示——季由美,他想了一下然后按了接听键。电话那头随即传来一个娇媚动人的女人声音,只听季由美对孟晨风说:“亲爱的,你怎么最近都不来给我授课呐?人家最近刚学了钢管舞,想表演给您看看。”

  孟晨风失笑道:“我最近比较忙,等过段时间再去找你。”

  “嗯——人家就想今天晚上就想表演给你看嘛!”季由美撒娇道。

  “最近生活费还够用吗?”孟晨风忽然转换话题道。

  季由美很快反应过来,回道:“够是够用的,只是最近舞蹈工作室的老师说美国来的一个舞蹈大师到香港授课,机会难得,问我愿不愿意去进修一下。”

  “你觉得机会难得就去呗,学费多少?”孟晨风问道。

  “四天两万块”季由美说。

  “我等下叫人给你转五万,多的三万应该够你住宿和购物用了。”孟晨风随口道。

  “嗯,亲爱的,你太好了。”季由美在电话那边不住地亲吻着手机。

  “好好玩,我还有事,先挂了。”孟晨风说完就挂断手机,使得对方连一句“拜拜”都没来得及说。

  孟晨风总是先挂断她的电话,这对于季由美来说已是家常便饭,习以为常了。不过她并不计较,反而很得意,因为自己每次找他额外要钱,他都能毫不在意地说给就给,从没去计较过她说的是真是假,她相信孟晨风对自己是有感情的。

  季由美今年四月才满24周岁,她比孟晨风整整小了12岁,可她与他一起外出时,别人丝毫看不出他们两人差这么多岁,都是夸他们郎才女貌。准确度讲,她是一年前才跟的孟晨风,第一次见他是在她大学毕业前参加的一次私人酒会上。

  当时的她刚跟男友分手,起因就是前男友用她的身份证从某APP借了好几万,自己不得已跟着同学到展会上当礼仪小姐,打工还贷,可即便如此还是难以付清滚雪球般越来越多的利息。于是,同学介绍她去这种私人慈善酒会打工,一天的工资抵她们跑展会三天的工资,她抱着试试看的心理去了。

  那天晚上,当她与同学两人穿着红色短款旗袍引领那些捐款客人签名时,她第一眼就看到了孟晨风,因为相比较其他有头有脸的客人,他的长相更符合她想象中的企业家形象,温文尔雅、器宇不凡,再加上他是当晚捐款数额最多的人,季由美便默默地记住了他的名字。

  然而,记住孟晨风名字的不仅是季由美,还有季由美的同学江芳。季由美的这份工作是江芳介绍的,而江芳之所以会知道这个工作机会,则是传媒系有名的“红娘”丁姐从中牵的线。

  江芳早就知道丁姐认识一些成功商业人士,她希望自己能在大学毕业之前找到一份“一劳永逸的好工作”,她之前有交过一个富二代男友,可惜男方母亲嫌弃她家是农村的,到谈婚论嫁时死活都不同意他们交往,而男友二话不说跟她分了手,她曾经也悲痛欲绝过,后来发现自己不过是喜欢上了个妈宝、软蛋,根本不值得自己为他伤心流泪。她将自己的择偶目标对准了“富一代”,而这个“富一代”结婚与否并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

  说白了,江芳这次去酒会就是要去钓有钱男人的,之所以肯带上季由美是因为知道她被男友坑了,想帮帮她而已。就像是陪朋友去试镜却被大导演看中一样,江芳所中意的孟晨风,偏偏对季由美印象很好,在她们第二次遇到他时,还主动跟季由美打了招呼。

  话说两人当时毕业后一起租了一套一室一厅的公寓。虽然两人都有去跑招聘会投简历,可都以工资太低、交通不便等理由推掉了。半个月后,江芳率先放弃找工作的想法,她告诉季由美自己要搬去亲戚家住,现在这个公寓的租金因为是押一付三的,所以就让季由美先住着,不用还钱给自己。季由美惊讶于江芳突如其来的豪爽大方,问她原因,她一开始也是讳莫如深,可后来季由美从其他人那里知道了事情的原委,那就是她跟了一个四十多岁的金主。

  当时的江芳从季由美的表情中看到了一丝鄙夷之色,心中不禁冷笑道:你现在装清纯,扮白莲花,看不起我,总有一天,你会跟我一样向钱屈服。

  从那之后,她总是约着季由美一起出入各大商场购买奢饰品和昂贵衣物,去人均消费千元的餐厅吃晚餐,还带她去高端会所体验SPA等项目,每次出去自然都是由她买单。

  渐渐地,体会到有钱人生活的季由美心里有些不平衡了,她不明白自己的身材和长相都在江芳之上,而对方却能一毕业就过上这样衣食无忧的少奶奶生活。不仅如此,江芳每月还会寄钱给自己的父母,而自己现在毕业快半年了还在找父母要钱。

  江芳经常对她说:“像我们这种漂亮的女生就是老天赏饭吃,咱们不能不领情啊!去公司上班是出卖劳动力,给人当小三也是凭自己本事吃饭啊!”

  时间长了,江芳的这套歪理渐渐动摇了急于自立和还清贷款的季由美的心智,她觉得以自己这么好的条件,应该能找个比江芳的金主还要好的,所以当季由美再次遇到孟晨风时,主动跟他打招呼,孟晨风随即想起了她,她以学生崇拜的口吻夸赞了他一番,并借机找孟晨风要了名片。

  在有了孟晨风的联系方式后,季由美在江芳的指导下,给孟晨风打了电话,电话中她带着哭腔请求他帮忙摆脱催贷人员的纠缠,怜香惜玉的孟晨风二话不说,让人帮季由美解决了这件事。

  心存感激的季由美随即请孟晨风吃饭,表达谢意。席间,她状似无意地说自己大学期间专门去学了肚皮舞,将来还准备学钢管舞,又热情邀请他来看自己的肚皮舞表演。孟晨风答应了她,不过跳舞地点不在舞蹈室,而在他的别墅。

  一曲跳完,孟晨风搂住了她的腰说道:“一个月五万的生活费,C小区的精装公寓,当我的情妇,愿不愿意?”

  季由美将头埋在他的怀里,故作娇羞地想要拒绝的样子,孟晨风紧接着说:“给你三分钟考虑时间,不愿意我就让司机送你回家。”

  “不要,我愿意。”季由美急忙抬头阻止孟晨风叫司机,心中想着眼前这个男人总比江芳找的那个强百倍了。

  那一晚,季由美与孟晨风对彼此都很满意,两人的关系从那时起就算确定了,等季由美发现孟晨风已婚时,她已经爱上他了。

  她也曾很认真地表达过自己对他的爱意,可都被他冷笑一声,无情地拒绝了。因为她对他的这番告白,孟晨风接下来的一个月都不曾来看过她一次,再后来,她妥协了,她想着“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只要他不厌恶自己,她就继续跟着他,相信他终有一天会发觉自己的好。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蔷薇遇上猛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