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小夏
风吹二月烟2019-09-20 14:402,684

  我叫小夏,是个保姆。

      从村子里走出来到大城市,别的不行,但是我照顾孩子是个好手。

      之前有一位宋先生请我到家里照顾他的孩子。

      那孩子长的特别好看,也很听话,我很喜欢。

      工作了一段时间之后家里给我打了电话,让我放弃工作回家结婚,告诉我村里跟我一起长大的琳琳已经结婚了。

      我同意了。

      晚上开放姐回到家后,我提出要回家结婚生孩子的事,并且表示可能以后不会再回来。

      开放姐那天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听我说完一脸严肃的看着我。

      她问我真的想好了吗,就这样去回家结婚生孩子。

      我听了一愣,这是什么说法?

      难道不应该这样吗,去结婚,生孩子。

      我反驳:“我们村子里都是这样。”这样有什么不对?

      开放姐笑了:“结婚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你要了孩子是不是就会给孩子最好的,到那个时候男人又不舍得给你钱了,你不能亏待孩子,你只能亏待自己……”

      我不明白,这都是些什么道理,我一直都知道宋先生和开放姐的感情没有很好。

      我一下子就哭出来:“开放姐,你不能因为你不幸福,就盼着我也不幸福啊。”

      那时的我还是太年轻,不明白有很多话其实都是真的。

      开放姐提出让我在干一段时间,因为突然提出辞职我也很不好意思,便答应了。

      当一切都准备的妥当了,我拿着包看着向我驶来的汽车时,心里有一些兴奋。

      不在奔波,有一个自己的家,也挺好。

      回家直接见了男方。

      他叫林强,我很满意,不高,有点偏胖,一脸的憨厚,一定是个踏实的人。

      回家后我跟妈妈讲,就这个吧。

      妈妈很高兴,一直点头说好,问我这么久自己在外面累不累。

      我看着她,她是在为我真心高兴吧,也可能她在高兴自己的女儿终于嫁出去了,不用让邻居背后议论。

      第二天妈妈直接告诉我婚礼定在下月初三。

      还有半个月,这么快!

      我又笑了,快点就快点吧,反正都是早晚的事。

      半个月过的很快。

      这半个月我就在整理自己的嫁妆,虽然东西不多,但是起码也是要有的,不然会被别人笑话。

      婚礼那天起的很早,一群人进来给我化妆,说些吉利话。

      我都一一的都应了,我走了几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算不上短。

      有些人有的我已经只是看着面熟,叫不出名字了。

      但是我还是客气的说着谢谢。

      我看到了琳琳,我们已经很久没见了,她有点胖了,不像之前一样白了,听说她结婚了,我还没来得及和她说一句恭喜。

      就听外面有人喊着新郎到了,一群人又推着我往外走,一开门我就看见了他。

      一身西装,看起来有一些旧,应该是借的,头发还打了蜡,带着笑意看过来,看起来更憨厚了。

      他走过来牵着我的手,没有说话,低着头。

      我看着他,这个我选择的人,这个要和我一起共度余生的人。

      婚后林强对我很好,我没有看错人。

      但是我没有了工作,每天在家洗洗衣服,做做饭,实在闲的慌。

      林强看我这样,主动提了要孩子的事情。

      我也没有多想,像我这个年纪的有孩子太平常了,而且我也没有什么事,有个孩子总归是好的。

      过了三个月,我的肚子一点动静都没有。

      林强照常去上班,我在家里躺着,他的妈妈过来,说是看看我。

      我赶紧起身:“妈,你来的话早说啊。”

      林强的妈妈笑的和善:“你们这都结婚能有四五个月了吧。”

      我已经猜到她要说什么了:“妈,你别着急,这段时间我们就打算要了。”

      可是婆婆不听我的解释:“我带你去医院看看吧,检查一下身体,也没什么坏处不是。”

      一听这么说我心里有点不舒服,但是一想这也没什么,就跟着去了。

      无论过了多久我都会记得那一天,当医生说我可能长时间劳累和身子虚,孩子会很难要时婆婆的脸有多黑。

      还好,只是难要,也不是没有一点希望。

      在回去的路上我们没有一句交流。

      到了家婆婆坐了一会就走了,我一直在想该怎么和林强说这个事情。

      今天林强回来的比平时要晚一些,我也没太在意。

      我还在想一会我说完他会有什么样的表情,毕竟他是家里的独苗,家里都盼着他能有个儿子。

      林强回来以后直接脱了衣服躺在床上。

      我走过去:“林强,今天,你妈来了。”

      林强闭着眼睛:“我知道,刚才妈给我打电话都说了。”

      我一愣,这事他总是要知道的,由他妈妈说也是好事:“那你呢?你怎么想的。”

      林强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响起了呼噜声。

      林强知道这个事以后没说什么,也没表现出什么,就是一天比一天回家晚。

      我开始听说林强最近个老马走的很近。

      在村里没有人不知道老马,快五十岁的单身汉,整天就知道吃喝嫖赌。

      我刚开始没有信,村里的一些人就喜欢背后嚼舌根,整天说谁家长谁家短的。

      可是后来老马来家里找过林强两次,这让我不得不开始怀疑。

      问了也只说是正常朋友,一起吃个饭。

      终于在林强彻夜不归后的那天早上,我们之间的矛盾彻底爆发。

      那天我做好饭菜,林强没有按照往常的时间回来,我已经习惯了,他现在每天都这样。

      我坐着等他,等到菜凉,等到天彻底黑下去。

      刚开始的愤怒已经消磨的差不多,更多的是担心。

      我甚至想过如果第二天他还没有回来我就报警。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的时候我听见钥匙开门的声音,我赶紧走过去,看见他进来,一颗心算是放下了。

      林强看着我:“你怎么起这么早。”

      我闻着他身上的酒味,一股火又冒了上来,我提高音量:“林强,你知不知道我等了你一晚上。”

      林强像是没听懂我说的话:“等了我一晚上?”

      我看他这样气的说不出话。

      林强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换了鞋往屋里走。

      我站着看了半天:“你就没有什么想跟我解释的吗?”

      “我和你解释什么,为什么一晚上没回来?还是安慰你等了我一晚上?我又没让你等。”

      我气不过,直接过去薅住林强的头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幸福人生之小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