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菜团、饭团
懒一只猫2019-09-19 16:002,197

  阿念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两只小狗,阿念给起了名字:菜团、饭团。

  Em……

  也很合适,那两只圆圆的肚子,怎么看都是个团子。

  惜君两小只对新来的两只团子,显得兴趣异常。因为之前那群小鸡来的时候,会凑在两小只身边,但是两只团子还好,可能是刚来不适应的原因,但是跟两小只不一样的是,这两个团子只要你叫,他就会过来,但是惜君两小只就不一样。

  猫是一个很神奇的东西,其实大多时候她听得懂你说的话,但如果是她不想听的,她就装作听不懂。你还一点办法都没,因为她说挠就挠。

  所以即便是现在,我叫她两也不一定理我,但是黑色的小惜还算是比较粘人,晚上我码字的时候,总是在我边上晃悠,直接趴我键盘上的事情常干,抱下来放腿上,又顺着爬到桌子上,卧倒在屏幕前。

  而小君同志,因为经常窝在我的椅子上,每次我码字把它抱离椅子的时候,那是很不开心的,在我边上厉害的叫几声才会离开,去我身后的沙发上睡。

  两只小狗,估摸着不会有上桌子的机会,倒是很担心两只小狗上厕所的问题,猫咪一旦养成了固定地点上厕所,倒也便不会再去其他地方,但是狗狗需要我费些心思了。

  给阿念准备了两个笔搁和茶则,但是阿念并没有带走,说着背着一背包的竹筒算咋回事,给装了些泡笋。也真的不知道给带什么好,对于自己来说,有时候情商低的可怜,更别说对面的人是阿念,便说,我准备好了给你寄过去。

  深深地一个拥抱,便也再没有什么可以言说,有些心思不能用话说出来,有些情,现在说为时尚早。

  而阿念处理的很多照片,便存在了硬盘里,我问阿念要不要冲了给寄过去。阿念说不用,自己已经挑好了一些,传到网盘,回去自己冲就可以。但我还是按照我的想法来,冲好了给寄过去,也不耽误功夫,冲两份,自己留一份寄一份。

  能安心的出发,是确定那个人一直都会在。能安心地等待,是确定那个人一定会来。

  之前看过一段关于女生对于安全感和责任感的小段,大概是说,一个女孩想要的安全感,不过就是需要你的时候,可以找到你,说话的时候,知道你在听,明白你在我面前没有秘密,不管发生什么,确定你一直都在。

  但仔细想想,对于自己和阿念来说,现在倒像是两个世界的人,我的生活慢慢的成了一个定式,最起码段时间内自己不会改变这种状态。但对于阿念来说,完全不同,这样的生活每当做尝偶尔的尝试可以,作为常态却不一定。

  慢慢的就喜欢上了海子,总觉着他的好多话语都能写进心坎里,却也不是说他每一句话都是经典,大多总是喜欢的。

  阿念倒是还推荐了一本小说,听说是一本很火的网文,因为已经很久没有看过网文,而对于深谙网文的套路的我起初并没有抱什么期望,但阿念的鼎力推荐,便试着看了。

  《雪中》和现在刚更了一点的《剑来》,对于自己这个半吊子的和文字勉强能扯上点关系的人来说,震撼可以说是很大的,所以便决心的暂时搁置了给阿念处理礼物的事情,沉浸在小说中。

  阿念走了后,另一间屋子的被褥又被我搁进了柜子,铺了老半天,结果我两谁都没用。阿念一直睡在我的那间屋子,而我就一直睡在沙发上,弄得阿念怪不好意思的,还怪我。

  “咋的,非要我睡那边?”

  “额、真没这意思,就睡这也不影响啥。”

  “哼!”

  就这样气氛尴尬,还是我死皮赖脸的一脸谄媚的笑来化解。

  而徐阿公的葬礼,到最后也没去,因为隔得太远,除非凌晨便出发,否则根本赶不上下葬,其实也没有特别必要要去,这一份的缘分便也就差不多了。

  阿文来电话说,自己安排好了,这两天就过来,我提醒说过来的时候自己带好饭菜,我管饭但是不加餐,阿文说着没问题,我给你搬一个仓库过来,你放心,绝对管够的那种。

  还说自己有好多喜欢的花木,自己房子里没法种,现在我有这么个地方,正好方便了他。

  我说,得,我成了你的园丁了。

  趁着地还没上冻,在菜地旁边又翻了一块地,留着明年开春种菜或者栽花用,地永远不嫌多,总有自己慢慢的忙碌。

  想起陶渊明的“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笑着自语,种的什么破田,“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都忙成这样了,一天天干了啥破事。

  估摸着也就是为了体验生活,每天扛着个锄头出去,拔两颗草,艾玛好累,歇会歇会,然后躺在草台上,嘴里叼个狗尾草,看旁边的蚂蚁搬家?

  虽然临近冬季,但始终是闲不下来的,给院子做围栏,围着房子丈量着做花架,规划着给葡萄藤搭架,但是葡萄长大得好多年,阿文提议,将葡萄种到菜地那边,然后围栏一部分种爬藤月季,金银花一类。架子上可以种三角梅、凌霄或者紫藤。

  我说我喜欢紫藤,可是后院有了紫藤,后期将后面的柴房加固一下,紫藤长起来以后,直接挂到柴房上面铺满,想想一下就很美。

  阿文带过来的树很杂,说自己在网上买的,也不知道真假,反正看着年份没有几个是对的,都太小。有好多都不适合冬季栽种,但是他无所谓的性格,干脆就都买了。

  我说:“那辛苦你,我那边新弄的地,一块搭个小棚子,铺上塑料纸和甘草,看明年咋样,能活再说。”

  “那没问题呀,能活一棵,也是我的。”

  “是是是,都是你的。”

  于是,那边多了个不小的棚子,还专门去山下买了趟塑料纸,树苗栽种下去,给对了层厚厚的树叶,上面盖了塑料纸,边上用土压了,估摸着不被冻死也得被闷死,阿文倒是看得开,大手一挥。“剩下的就交给你了,要是死了一个我跟你没完。”

  “靠!跟刚开始说的完全不一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惜君的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