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建造炼钢场
山樵野夫2019-10-31 13:062,483

  自从与商人们洽谈合作完成,扩建规划便快速地开展。福建海商们的船只出海购物各种物资,招募人才。平山岛上各处招来的民工人头涌动,砖料石料不停地运进。沼泽滩地又就挖深扩大港池,泥土则运去填高地基。公鹅田那边,三个瓷窑同时开工,临时搭建的茅草大通棚里,一百余人的瓷匠们已开始制造瓷器。

  陈明军将大部分工程承包出去,自己省出了大量时间。如今通过不断招兵买马,自己手下兵员已达到三千两百人。新招的士兵现在也不虽要自己亲自训练,而是由刘忠胜这些老兵们训练便行。虽说如此,但陈明军每天还是抽时间去兵营和士兵同训同吃。归顺的水兵百户邓奇饶也确实对明朝有忠诚。自从投靠过来之后,他便对陈明军唯命是从,也尊照训练大纲进行训练。六月初八,陈明军将军队进行整编。狗丫,陈奇成,龙全,周发四人成为百总,张光的夜不收小旗增加至八十人,张光同时升格为百总。邓奇饶的水军陈明军甚为看重,如今他投靠过来,陈明军旗下的大小船只共计七艘。其中五百料大福船一艘,二百料的福船三艘,余下三艘百料海沧小船和一艘鸟船。陈明军以这七条船为基础,抽调三十名忠诚老兵上船扩编,组建了水军。邓奇饶官升水军副千总。

  六月初八,城南至把水渡一带的土地已平整完成。昔日通往渡囗的道路由一丈拓宽成两丈。紧挨渡口南边,是陈明军定址的炼铁场。陈明军规划这个铁场从冶炼,锻造到加工的综合工程。场地上两排敞开式的工棚已落成,铁匠们正在安装各种工台。工地北边,陈明军正在指导一种后世五六十年代时所用的炼钢小高炉。在明代的冶炼工艺,还不算发达,通常炼铁还是用低矮的半敞开式铁炉,炼出的铁水温度低,杂质多。后世的土高炉炼出的铁水可比它强多了,而且土高炉技术也不算复杂,现在的技术完全可以完成。

  陈明军建造的高炉高三丈,低下两丈是内径一丈的填料区,顶上一丈为缩小的烟窗。陈明军在后世小高炉基础上又加以改进,炉身上预埋进陶管绕炉身两圈,然后又向下通回炉底进气囗,当点火炼铁时,鼓风机将空气抽入管道,然后被加热再吹进炉内,这样高温的热空气便对提高炉温增加不少的作用。除了这个改进,陈明军还对烟窗进行改造,烟窗僻上四处布满拳头大小的小孔,顶端还被一个大铁罩罩着。罩内侧是用石棉做成的过滤网,这个装置是过滤炼和回收钢时产生的煤气用的,炉身与烟宵连接处的斜面,还留了四个进料孔,这样可不断加料,让高炉连续出钢水。当炼钢时,炉内的焦碳会生成大量的一氧化碳,其占比废气中气体的四成已上。而这条烟窗的预留吼通过二氧化碳自身比重大的原理会在下沉及压力作用下通过辟孔排出,石棉网又会将部分二氧化碳及烟尘挡住,通过过滤便会获得相对纯净的一氧化碳,即煤气。煤气通过管道再向下通回炉内燃烧,产生更高的温度。不过这些煤气中含有二氧化氮,陈明军计划做一个洗氨装置,洗氨装并不难。煤气从炉顶用陶管收集下来,再通入淋浴塔,陈明军把淋浴塔建在二百步外。整个塔呈圆形,塔高与高炉一样。当煤气通入塔内,煤气通过管道分散排入,而塔内做了数十根散布小水孔的水管,通过塔顶水池压力将水管内的水雾化,这样塔内煤气与水充分融合。煤气中的二氧化氮和极少的二氧化硫便会被融在水中,形成氨水。氨水又通过部分管道抽回重新喷淋,直接饱和后通过塔底排出回收便是上好的肥料了。而被洗氨及冷却的煤气,在塔内被抽出来再经过一个个大陶罐的沉淀冷却,把煤气上的水份和焦油沉淀下来,便可得出真正的煤气。这些煤气通过加压可直接回炉或用在他处。

  陈明军拿着自己画的草图,在不停地指导着。直到中午,高炉完成了。但收集煤气的部分,只做了地基。那些大件的罐体管道尚在赶造之中。

  “大人,这铁炉已完成了,你看咱们是否点火试炼一炉?”一名四十来岁的铁匠开口道。

  “好,咱们试炼一炉看看,这炉炼的不是纯铁水,吾他锰铁,你们可要记好流程!”陈明军对着众铁匠道。

  “装炉炼铁……!”随道一声号令,民夫们开始忙活起来。八个民夫先进入炉内,然后数十民夫在外面将一筐筐的木碳和按比例调配好的锰铁矿粉粒运入炉内。

  “记住,先铺三尺厚的碳,再铺一尺矿……!”陈明军在外面不停地指导,指导了装矿,又忙着吩咐民夫们预热铁水槽。另一边民夫们将赶制好的铁锭模子运来。

  一个时辰后,炉内装填完毕。民夫们在点火口往里浇了一桶桐油才向陈明军汇报道:“禀报大人,炉子已装填好!”

  “好,鸣炮点火!”

  “啪……!”随着鞭炮声响起,陈明军将火把丢入炉内。“呼……!”三个鼓风机一起鼓风,炉内火光将炉囗照得白白亮的。过了一柱香的功夫。炉身冒起淡淡的白烟。不一会儿炉身由鲜艳的润黄色,变成灰白。炉顶烟窗各个小孔出一条条黑烟。烟窗顶则是喷着一条火舌,火舌随风飘舞,怱左匆右。半个时辰后,整个炉体冒着时隐时现的热浪。铁匠们惊愕起来:“天啊半个时辰这炉温便达到炼铁水的温度了,平时的敞开式铁炉沒烧上一个时辰那会有这个效果。”铁匠们惊讶地议论着。有的铁匠还对陈明军道:“大人,可以开炉出铁水了!”

  “不紧,再炼多一回!”陈明军阻止道。

  又过了一刻钟,陈明军才道:“开孔,出铁水!”

  “开孔出铁水!”随着号令,两个赤膊大汉用铁钩打开铁水吼,亮白的铁水飞溅着火星流了出来。

  “哇!这铁水亮白色的,好铁……好铁水啊……!”铁匠们再次惊讶起来。因为他们平常炼的铁水是桔黄色的,流动性极差,而且铁水内杂质很多,要炼成一炉亮白色,流动性好的铁水那得靠运气了。

  铁水流到被预热好的铁水槽,紧着流进长长的耐火槽,耐火槽就如一个散热器,铁水流得越远,温度就热低,最终形成半凝固的铁条。当铁水凝固,工人们用铁钳将它往前拉出耐火槽,一根铁条便完成了。而铁槽那边,完成一根铁条便关一下铁水口,待铁水够多了又开闸放铁水,如此循环。出了一会铁水,废钢渣也慢熳掉下来,数名工人便在出渣口不断地将废渣掏出。数十名工人则通过架子向炉子上面的入料口送料。一筐筐的料在工人开入料口那刻连筐一道推下去,直至装满了料,才闭炉接着炼。炉下则在持续高温作用下不断地出着铁水。一直炼了五个时辰,高炉内被炉渣占满才停止炼铁,最后统计称量,这一天共炼了三万多斤铁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覆清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覆清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