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救治伤员
山樵野夫2019-09-29 10:582,965

  寨子西边的两间破败的茅草房,散发出一阵阵腥臭及腐烂的味道。每间屋子里,都躺满了受伤的病人,他们当中有士兵有平民。许多人的伤口肿得如小山包,包扎伤囗用的是各种各样的布条,这些伤员的伤不算严重的致命伤,但缺医少药,伤员们的伤囗化脓腐烂,一个个绝望着等待死忙。

  伤员们在疼痛中低吟着,有的还在发着高烧,有的伤口不时地渗着血水,脓液。五十多个伤员在一个郎中和两个帮手的帮助下照看。但奈何没有药品,他们只能就近采些草药,熬成汤汁喂伤员们。

  陈明军带着素素走近病房,腐败的味道夹杂着中药的味道迎面扑来,素素不由自主地捂起了嘴鼻!

  “素素,要是你害怕就先一个人回去,这儿又臭又不好看。”陈明军关心地道。

  “不,我和你一起去!”素素坚定地道。

  “好吧,等一下要是你忍不了便自己出来,我不能陪你出来的!”

  “嗯!”素素坚定地回了声!

  走门前,那郎中迎了上来行礼道:“医官李仲明见过百总大人。”

  李仲明一身肖瘦,头发胡子黑里夹杂着一丝丝银白,身上的灰色长袍染着一块块血斑,眼白里布满如树根般的血丝。如此敬业的精神,陈明军看了也心生够配。

  “李医官不必多礼,快快免礼!”陈明军扶了扶李仲明身子,激动地道。

  “百总大人,属下无能,属下未能照顾好伤病。但如今又缺医少药,病号们病情紧急啊!”李仲明急切地道。

  “这个我也知道,不过请李衣官放心,药材很快就会有,绝对不会迟过今天的,现在伤员的情势如何?”陈明军安慰地旧道。

  “大人,伤员们剩下的倒不是致命伤。但药材奇缺,没能给他们敷药,如今个个伤口发脓肿胀,再拖下去恐怕没有一个能撑得过去啊!”李仲明语气深长地道。

  “只要能撑过今天便行,素素你去向你父亲派些人手来,咱们要做好准备工作,等一下药材回到咱们便帮伤员处理伤囗!”陈明军自信地道。

  素素嗯了一声便小步快跑地走了,陈明军继续与李仲明细聊。

  十个民夫,五个壮妇赶来,他们按照陈明军要求,清理病房的杂物,搭建临时茅舍。壮妇们烧水将以前清洗过的布条绑带煮过一篇。又为发烧的伤员敷湿毛巾。忙了二个多时辰,从山沟里搬运补给的队伍回来了,陈明军赶忙叫人将运送的药品运来。三辆装着药品的马车赶到病房外,陈明军指着车上的纸箱道:“李医官,你看这就是我刚才和你说的药材,这些药材乃一个道人赠与我的,刚材我已大体和你说了用法和用量,你可要切记了!”

  “请大人放心,大部分我已铭记于心了。再说了,还有大人你在一旁指导,属下定不会出错。”

  陈明军和李仲明前去翻找药品,这纸箱上写有简体字,找寻起来很方便。陈明军找了一箱青霉素针剂,消毒酒精,一箱盘尼西林药片及一箱左氧沙星。找了药品他又一个个箱子翻看。最终找到了咱一的一箱医疗器械。但很遗憾的是麻醉药和沙布之类的却没有。把找来的药品拿出一部分放在桌子上,陈明军便对李仲明及二个帮工道:“你们看,这个是片剂,等下这两种药每样两粒分发给伤员们服用,既可消淡又可退烧。这个盒子里装的是针剂,专们对重伤员用的,这用法先是用这个针筒吸半支药水,然后在癜部扎针把药水打进去。还有这是消毒酒精,等下用他为伤员们清洗伤口,再用煮过的绑带进行包扎……!”陈明军把所有的药品及器械用途说了一篇。待他们了解后便开始进行简单的手术。

  “快抬上来,小心放好!”一名伤员被抬上手术台,李仲明介绍道:“大人,这个是小腿中铳弹的,里面有大块铅,现在伤囗已胀脓发黑,恐怕这腿保不住了!”

  陈明军看着不时流着血水脓汁的伤囗道:“能保就尽量保住,咱们先划口伤口,用力挤出脓汁血水,再割去死肉,取出铅弹!”

  “全凭大人作主!”李仲明略带紧张地道。

  “咱们开始吧,你们几个按住他手脚身子,嘴上给他咬上木棍!”

  “是!”

  众人按住伤员,那伤员在迷糊中受到刺激,轻微挣扎几下。按了一小会,伤口周边的血管开始涨现,陈明军避开血管,在伤口处用柳叶刀小心地切了下去,剧烈的疼痛让那伤员清醒起来,他哎呀,哎呀地大叫着挣扎。一旁的人赶紧安慰他道:“没事,没事,很快就好了!”

  切开的伤囗,黑色的血液和脓汁冒了出来,陈明军给李仲明使了个眼色后,两人便用边一起挤压伤口。“啊……!”一声长长的惨叫,伤口波的一声溅出无数脓汁血水,一块足有三指头大的黑红色脓头被挤了出来,二人继续挤血,直接红的血液冒了出来。伤员在如此折腾下,声音嘶哑了起来,身上豆粒般的汗水不断地往外冒。陈明军此时也满头大汗,但他还不能停,因为伤口还没处理好,只见他再次拿起柳叶刀,小心地割除坏死的腐肉,割除中,有时还在红肿的肌肉里发现一些小黑团,陈明军便吩咐李仲明用镊子夹出来,仔细一看,那小黑团竟是死肉内包着破碎的铅弹粒。二人便这样边割边取,那伤员已疼得喊不出声音来,伤口处的肌肉在不受控制地抖动着。用了近二十分钟,伤口处的铅弹碎片被挖完,一共二十三个。那伤口计有两指阔,快有两节手指深。做完手术,陈明军顾不得伤员痛苦,赶忙用酒精消毒。只见酒精淋下,伤员便在疼痛中昏死过去。

  “快……快止血包扎!”陈明军焦急发话,助手们赶忙包扎起来。而陈明军用小沙轮割开青毒素针剂,并用针筒吸取了药水,便麻利地在伤员癜部扎了下去。整场手术总算完成了。

  做完手术,陈明军不敢接着做下一场,他要观察伤员们服药后的反应,及那位伤员的情况。

  半个时辰过去,服侍伤员的民夫们汇报,伤员们的高烧退了。那些红肿没发脓的伤员伤口也退肿了不少,看来后世的抗生素杀菌效果不杀,必竟这里的病菌没有耐药性。一个时辰后,奇迹再次出现,先前那做手术的伤员醒了过来细声地说着:“痛,好痛……水……要喝水!”

  “大人……他……他醒了……大人你神医啊,神医啊!”众人欣喜若狂地赞美着陈明军。

  陈明军虛了囗气,坏笑着道:“看你们高兴得!还不快为病人送水来?!”

  “是!”

  那人喝了水一会儿,总算彻底清醒了,虽说伤口处还传来阵阵痛楚,但已没有先前的肿痛让人昏昏沉沉了,那伤员忍住痛楚小声地道:“痛……很痛,但比从前昏昏昏沉沉的胀痛舒服多了,我感觉自己不会死了!”

  “小六子,多亏百总亲手帮你治疗,才把你从鬼门关里拉了回来。你看这盘子里黑红黑红的东西,这些东西都是百总大人亲自从你伤口取出来的铅弹碎片!”李仲明温和地道。

  “多谢百总救了我一命,自从受伤以来,我就觉得自己活不了多久,身上的伤囗一天比一天肿胀,接着便让我昏昏沉沉,我梦见死去的爹娘,梦见与我一起出生入死的同袍。我以为我真的会死了,但是今天百总大人救了我,从今以后,我小六子的命是大人的……!”小六子激动地说着。

  陈明军待小六子说完,便用稍带责怪的语气道:“你看你……人活得好好的,说什么生生死死呢?你是我的兵,我当然要救你了!现在你伤囗还没好,要是想感激我,就把伤养好,他日好归队杀鞑子,知道不?”

  “是……!”小六子热泪满眶地道。

  ……!

  接着,陈明军伙同李仲明又做了十几场手术,但伤员们都是刀枪外伤,手术比笫一简单多了。用了两个时辰伤员们的伤囗总算处理完成。陈明军拖着疲惫的身子休息去了!虽说今天一整天非常辛苦,但陈明军觉得很值得。通过这次救治伤员,陈明军不但获得士兵们的绝对忠诚,也获得了义民们满满的民心。在这几百号军民里,陈明军的地位及威望已不可憾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覆清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覆清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