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和平光复
山樵野夫2019-10-23 17:442,630

  李思也不拖泥带水,他从怀里掏出书信递给了陈明军,陈明军接过书信便打开阅读。书信用行书书写,挺工整的,就是没有标点符号和用繁体字书写,阅读时略有困难。陈明军看了一刻钟时间才弄懂,看完了书信,陈明军点了点头道:“看来你们确是带了诚意过来,连鞑子都被你们抓来当投名状了,你们不怕断了后路吗?”

  李思叹了囗气道:“将军,一再反复,没有诚意谁会再次信任。如今清庭势大,对吾等文人来说,一再反复他们也不会再接受了!既然这样,倒不如静下心来,一心辅助将军才好!”

  “也好,那个政权都需要文人治理,本官倒也喜欢你这种坦白的人,回去告诉他们,只要真心实意回归大明,本官可保证你们性命无忧,至于乌沙帽嘛,只要有能力并服从于我,还是能保住的!”陈明军道。

  “将军,官场之上难免有些不学无术,三教九流之人。但官场向来如此,各家利益错综复杂,动了那一头都不好啊!”李思毫不掩饰地道。

  官场套路陈明军不是不懂,从古至今官场上都是由各方利益相互交错制衡的。要真的来个雷厉风行,还真会有事。但陈明军现在却有自己的想法,就是用自己的利益集团将其慢慢架空,再适时取消,一时间将其颠覆没有必要,现在稳住他们才是正道。于是陈明军一脸如望初醒道:“本官听师爷一言方才明白治世之道,受教了。但本官一向体恤百姓,一些事倒是要管一管,你说怎么办?”

  “将军大可放心,只要将军入驻,这州城运作定可让将军收获一个爱民如子的好名声的!”李思自信地道。

  “那好,这事就交由你们了。明天一早,我大军便浩浩荡荡,进驻州城!”

  ……!

  钦州城,建城一千多年。历经三次迁城,才在钦江入海处定址。其南面茅尾海深入内陆,形成一个内海,与南海汇通处只有数里之宽,是一处天形的避风良港。但其海滩过宽,过浅。到处都是密布的红树林,要建造深水良港,非得填海造陆,但钦州北面的广西行省直到明朝,仍然是一片荒凉,并没有较好的经济作物和手工业,因此要填海造港便没有虽求和资金支持,最终只能沦为一个不起眼的小码头。

  五月二十日,艳阳高照,陈明军率领二千余军民来到钦州城外。一千二百人的士兵列成数个方阵。狗丫的现代化武器小队随陈明军坐守中军。州城上,各守城垛口空无一人,昔日的战旗也早已退下。陈明军骑在战马上遥看着穿越过来的第一座古城。这钦州城并不大,正面城墙只有数百米长,城下护城学也只有两丈宽,城墙的垛口不像长城那般做成凹凸的形象而是做成锯齿状。这倒出呼陈明军的意料。

  “吱呀……!”随着铁链声响,吊桥缓缓放了下来,随着吊桥放下,一丈宽的城门露了出来。

  “大人,敌军果然守信用,你看城门也开了!”

  “万胜……!”明军这边爆起一阵阵欢呼!随着欢呼声,城里数百官员及兵将鱼贯而出,灰头土脸地出城投降。他们此时早已换上明朝官服,昔日的金钱鼠尾也前了下来,一路出城,他们忧心重重。知州来到陈明军面前便带头下跪讫降道:“罪臣许仲恭迎王师归来,吾明万岁,万岁,万万岁!”身向众官兵也跟着下跪齐呼。

  陈明军高昂头颅,威严地道:“尔等食大明之禄,竟不尽辅明之责。罪大滔天也!今吾王师归来,驱除鞑虏,复吾河山。当清除尔等罪人,奈何尔辈仍属吾大明子民,虽罪在不赦,尔等又迷途知返,革新为人。故表吾大明之仁义,故念子民之血亲,赦之。望汝等同心同德,再复汉人之大兴!”

  “谢将军,吾明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人再次跪拜,拜完,许仲开始交接印章信受:“禀告将军,此箱乃为钦州州印,文武官员信授。这五箱乃为清庭官服官帽……!”许仲向陈明军一一清点。对于大印官服什的倒不怎么上心,到了库存清算,陈明军才认真听起来。

  “将军,钦州之地气候适宜,风调雨顺,仓库所剩钱粮颇丰,清庭这数月要求筹集军粮,也筹得不少。如今库房所存粮食,五万一千石,银两十二万三千两。各种军械一万件,火药二万斤,铁锭三万斤,另有挽马二百匹,战马五十匹。牛马车六十辆。二百料海仓官船三艘,官匠一百人……!”许仲一一说完。又献上一本册子道:“将军,这是吾等官绅及城内外商人财主献上的犒军粮饷,共有粮食八千石,银两三万一千两!”

  ……!

  清点了财物,陈明军接过那几十号五花大绑的鞑子。鞑子们一个个油光满面,看得出他们平时的生活有多舒服了,他们叫陈明军过来,一个个气势嚣张地哇哇大叫,那鞑子军官更是用汉话大骂陈明军道:“你这不知死活的明人,还不快点来帮你主子松绑?”

  “啪!”陈明军用脚板像踏足球般踢了那鞑子脸上一脚,那鞑子被踏飞在地,嘴里吐出几条大牙。“今天便让你们尝一尝做奴隶的滋味。狗丫把这个鞑子头和旁边两个押出来!”

  “是!”三个鞑子被押出来被打跪在地。陈明军对许仲等八名官员冷冷道:“既然你们归顺了,那么手里得沾点鞑子的血才行!许知州你先上,把鞑子头头的一个耳朵割下来,接着你们每人割一个耳朵!”

  “将军,将军……吾等读书人见不得血光,这万万不可啊!”许仲跪下哀求,其余一众也跟着跪了下来。

  陈明军再次冷漠道:“你们不割,我就割下你们一个耳朵。这事没得商量,许知州刀拿好刀!”陈明军将刀递给许仲。

  许仲哆嗦着接过刀,闭眼静待了一会。才颤抖着上前来到那鞑子头头面前。那鞑子此刻已是吓得失去往日的威风,只见他在痛哭哀求道:“许大人,许大人饶命啊……!”

  许仲鼓起勇气咬牙道:“尔等犯吾大明,当诛。”说完便揪起耳朵一刀划了过去。

  “嗷……!”鞑子痛得嗷嗷大叫,鲜血染红了他半边脸。但这一刀尚未将耳朵完全割下,许仲再割下一刀耳朵才被割了下来。割下耳朵许仲赶忙扔下刀和手上的耳朵,一脸惊恐地向陈明军复命:“将……将军,行……行型完毕!”

  “哈哈……!好,好。许大人果然是文人中的豪杰,竟能手刃鞑子耳朵,这个得写成氐报,四处宣杨!下一位……!”

  八名文官割了耳朵,陈明军又令二百多名投降清军将那些没割耳的鞑子们乱棍打死,而那三名鞑子跪在一边观看。行完刑,陈明军叫人为那三名鞑子包扎好,又给了一封书信便放了他们。

  许仲一众降官降将看着远走的鞑子,知道自己再无投靠鞑子的可能,他们只能同陈明军同舟共济了!

  随着整齐的步阀声,明军进入钦州城,钦州和平光复。为安抚百姓,收笼民心,进城当天陈明军便出榜告示免除了所有未交的税粮,并回收平民手里小额借贷及田租欠条,交由州府代还。政策一出,平民百姓欢喜鼓舞。地主富户们心里很是不甘的,这欠条在州府手里,谁敢前去讨收?但是相对于清军的强取豪夺,他们反倒节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覆清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覆清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