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农村包围城市
山樵野夫2019-10-17 15:283,145

  黄家村上,陈明军停止了前进,一来要对黄圆贵家进行查抄,二来要清靖钦州城周边,形成农村包围城市之势。张光带领着夜不收小旗在各村宣传着。本来对清庭不满的义士们纷纷奋起应和,地主富户们得知黄圆贵一家的遭遇,也赶忙拉着粮食钱银前来犒劳军队,为了立足钦州这个地方,陈明军也不打算采取极端手法破坏现状,因此,地主富户们的钱粮,他都收下了。并且要求他们把昔日所放贷的债务及田租一律交由自己销毁,但他们富户之间的放贷则不管。如有违反者则抄家处置。各村地主富户只好半推半就地接受。

  经过大半天的忙碌,伍长风等人拿着帐本满脸笑容地向陈明军汇报:“百总大人,查抄黄圆贵一家共得金银折合十六万两,粮食二万九千六百余石,良田六万七千亩,商铺六十余间。各项货物价值七万余两。战马十匹,挽马五十匹,耕牛一百二十头,牛马车六十辆。附近各村犒劳军粮财物合计粮食二千石,银两七千五百两,各种债务票据总值一万零二百二十两!另有三百二十名青壮参军,二百余流民求安置!”

  听着一条条数据,陈明军又有了抄家的念头,大地主们只知一味地索取,劫不舍得花钱,这大明的经济都被他们搞挎了。“地主们太有钱了,你们整理一下,那些没送犒劳军粮的认真查一查,凡是有罪的一律抄家充公,全家老小编入开垦户,这里未开垦的土地挺多的,但切不可伤害守法的地主富户们!”

  “是!”三人点头称是。

  陈明军接着又道:“如今家业大了,虽求的人才也要增加,你们要物色各种人才,识字算数,能工巧匠你们都要找来。”

  ……!

  五月十六日,刘忠胜一队开始训练新兵,这些刚从田里上来的泥娃子们连个左右都分不清楚。训练中惨叫声不绝于耳,害得新兵招募处不少人赶忙溜走。

  吴兴,陈大丙两队分头出发,每队还带了十几辆牛马车,他们的目标便是各村村里顽固的地主乡申及流氓瘩皮。

  十七日,钦州西北十数个大小村落被如数清靖。周边一些富户地主们闻迅纷纷带着家财逃入州城避难。州府内,知州许仲召集士绅权贵焦急地商义计策。

  “许大人,援军何时能到达,凭州城这些家丁军户,这州城可守不住!”堂下提问道。

  许仲一脸阴沉,久久不能说话,因为前几天派去廉州求援的人已经回来了。带回的囗信是明军已从湛江,廉江两路进攻,提不出兵来增援,一切只能依靠自己了,而现在自己手底下除了数百军户,剩下的就是两三百召集来的家丁护院了,而且州城里几个大家族都持观望态度,并没有参与进来。静默了许久,许仲才缓缓开囗:“诸位乡绅,今天你们暂且回去,援军很快就到!”

  “知州大人……!”众人还想再说点什么,许知州便打断道:“好了,好了……今天就这样……请回吧!”

  送走了乡绅地主们,许仲坐下品了口茶故作镇静地道:“是战是降,汝等有何说法?”

  “知州大人,留得青山在,那怕没柴烧,依属下看来,走为上策!”师爷李思率先回道。

  “师爷,此言差矣,州城内家眷如此之多,若要一走了之必走水路,试问去那儿寻找那么多船?再者,海路乃为郑成功的天下,而且海盗娼狂,实在凶多吉少!”推官张全为反驳道。

  “好了,依本官看来。逃是下策,如今整今整个廉州已在明军重围之下,易主之日不远矣!吾等能逃往何处,就算逃了,日后官乌沙帽可保?而吾看来,为免生灵涂碳,降吧!”许仲淡淡地道。

  说完,在座的人沉默不语。许仲再次说道:“怎么?你们另有妙计?”

  推管张全沉默一会儿,便道:“知州大人,若降了,可否能保周全。城里三十号真鞑子如何应付?”

  “张推官所言极是,知州可有计策?”

  “易主已不是第一次了,想当初吾等尚在先明为官。这一易再易,亦是睹运气罢了!此回易主,吾有三个投名状,其一便是献城,其二献真鞑子俘虏,其三,龙门港留守水军百户心怀故明,且与吾交识不浅,可说降之。有这三个投名状,吾等性名可保,官身有望!”许仲说道。

  “知州大人深谋远虑,属下愿听大人差遣,马首是瞻!”众人赶忙跪地拜唱。

  “哎,此次纳了投名状,就彻底与清庭划清界线了,汝等可有顾虑?”

  “吾等愿追随大人!”

  ……!

  许仲决定纳投名状,晚上推官带上酒肉美食,前去军营犒劳真鞑子们。师爷趁着夜色,带着降书去请降了!

  陈明军暂时将黄圆贵大宅作为大本营,黄屋村离州城已不足二十里,不过他并没急着进攻州城,而是在周边一村一寨地蚕食着,慢慢扩充地盘。现今已对州城成了包围。自己的实力也不断壮大,手下兵将已迅速增至一千二百人,而且这些新增的士兵还有两百人是昔日走散的大西军士兵,只要一收编进来便是战斗力。士兵多了,但手里武器有限。陈明军高价请来周边的铁匠,将村集上的铁器铺扩大数倍,日夜不断地赶制长枪枪头。

  人多了,编制也得扩大。吃过了晚饭,陈明军进行每天例行的晚上议事。文武官员们准时来到大堂分文武左右而坐。陈明军一身威风,大步跨进大门。文武众官此刻起身拱手齐呼:“见过百总大人!”

  坐上了正座陈明军才回道:“诸位请坐,如今咱们人多了,架子大了。但是咱们编制还是老样子,管起来相当麻烦。本官想把编制扩大,但奈何要请凑皇上,李大帅。如今远水救不了近火,难办啊,诸位可有办法?”

  陈明军试探地问着,经过这些日子的共事,大家对陈明军的忠诚已是用死忠形容都不为过了!现今陈明军有扩编的意思,意味着在座的都可升官了!在座的军官首先起来赞同:“百总大人,下官刘忠胜建议扩编,一来扩编可改善管理,二来扩编可以壮军威,吓敌人!”

  “下官赞同……!”

  所有武官一致同意,文官还边刘文正亦发言道:“百总大人,下官亦同意扩编,正所谓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扩编对吾大西军有利,来个先斩后凑未偿不可!”

  “百总大人,就凭战功而言,你及将士们扩篇升个官那是名正言顺的!”黄仁世也发言支持道。

  在一片赞同意见的支持下,陈明军满意着道:“好,本官就听从诸位建议。今天起咱们军队扩充一级,与千总为最高篇制。千总一职由吾担任!其他军官,官升一级,增设炮队,后勤两个百总。设立复兴商兴安置军属义民,修建厂坊商号,带领难民开荒垦田。咱们再设军政司,统管政务军务……!”

  陈明军宣布完扩编事宜,一众文武笑带笑容,欣然接受。刚散会不久,卫兵便前来报道:“报……大人,钦州城派来使求和!”

  陈明军草草回了句话:“带进来吧!”

  很快那来使便被带了进来,那人见了陈明军赶紧行礼道:“师爷李思拜见明将军!”

  “将军不敢当,吾乃明军区区一百总而已!”陈明军淡淡道。

  李思心头一震,心里暗道:“没想到区区一个百总,竟闹出如此大的风雨,失策……真是失策!”

  见李思在沉思着什么,陈明军便唤道:“怎么,这位师爷,难道吾一个百总不能降服你们?吾手底手将士可是好几千呢!”

  “那里敢,那里敢。将军年轻有为,凭着区区百总一职便能令一州城臣服,将军之威武吓着在下了!”李思边说,边深深一拜。如今局势箭已离弦,已挽回不了什么,再说李思进入这刘屋村,四处都是一队队整齐庄严的士兵巡逻,看得出这支明军战力不小,人数也多,投降是明智之举。但没想到领军的竟是一名年轻的百总。

  “吾等乃中原正统,大明王师。做的是复我河山,驱除鞑虏之事。这一身浩然正气当然折煞尔等无骨气之人了!”陈明军亳不客气地道。

  李思一脸羞愧,低声下气地道:“将军,恕吾等文人没有骨气。在生死面前,谁不想苟且偷生,在天意面前,谁愿用命去做无为之抵抗。将军敢逆天而行,乃人上之人,乃豪杰中之英雄。在下则为市井小民,只知求得一命之尚存,甘做丧家之奴!天下之百姓,谁不苟且活着,等待如将军之豪杰而一呼百应?!”

  果然做师爷的人能说会道:“师爷所言似乎有理,但不管如何剃头易服,甘受鞑子驱使,将来可有脸面见你的祖宗。吾也不与你多说,咱们还是谈正事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覆清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覆清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