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生亦何苦
喵宁2019-09-21 17:201,863

  午夜子时,大学城路边,一个孤独寂寞的身影躲在角落里任由世界湮埋。

  地上颓废的坐着一位年轻貌美的姑娘。水泥路面的灰尘沾满姑娘的牛仔裤,姑娘却毫不在意,背靠着墙,一手拿着一罐啤酒,一手随意的耷拉在腿的膝盖上。地上到处都是形状不一的啤酒易拉罐,空洞的眼神呆懈的看着远方,梨花般的脸上布满泪痕,晶莹剔透的泪滴一颗颗的落下。

  冷清的街,孤独的夜,在这个夜生活疯狂的城市,大学城路边却空无一人,唯独……

  姑娘右手从怀里拿出一把水果刀。路边霓虹灯的光芒照在锋利的刀刃上,红蓝相间,好像是一把地狱使者才配拥有的武器。左手伸直,露出手腕,握拳朝上,哀怨的看着手腕处几根淡蓝色的血管!深深的吸了几口气,鼓足勇气,右手紧握,牙关一咬,手起刀落,狠狠的在自己左手腕上划了一刀,暗红色的鲜血像困在牢笼里的猛兽狂喷了出来!望着自己的生命慢慢流失,在这个寂静的夜,这个冷清而又无人的大学城路边。无力的往墙上一靠,俏鼻一酸,俊俏的五官扭曲着,喉咙里发出阵阵哽咽声,嘴巴委屈的抽噎着。举起啤酒一仰头把整罐喝完,右手颤抖的摸索着打开另一罐啤酒,娇躯摇摇晃晃,抽抽泣泣。

  再次把手中酒喝完,看着自己流血不止的手腕。拿出手机,熟练的按下几个号码,颤抖的右手慢慢的把手机放到耳边,“嘟,嘟……喂?”

  姑娘泣不成声:“林林,我,我要死了!”

  电话的那边好像刚睡醒,似乎这个关乎一个年轻生命的电话打扰了他的美梦,不耐烦的男中音直接传来:“早死早超生,别烦我!我要睡觉了!”说完“啪”的一声就挂了。

  眼眶打转的泪滴瞬间滑落,举着手机的右手颤抖的放下。

  姑娘懵了几秒,猛地大喊一声:“啊~啊!”右手捡起旁边的水果刀,对准位置,用尽全力朝着自己的左手腕再次狠狠的划去!鲜血再次像喷泉似的喷了出来!仰头含泪长笑:“哈哈哈哈,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醉意掩盖着疼痛,疼痛弥漫着醉意,披着亮丽的头发,满地鲜血,犹如一个地狱恶魔降临人间。不知不觉,犹如过了几个世纪,也犹如过了几秒,身体越来越冷,眼皮也开始打架,姑娘的醉意渐渐退去,开始害怕,心也开始发慌。赶紧重新拿起手机按下重拨,放到耳旁,“嘟,嘟,喂?你到底想干嘛?烦不烦……”

  姑娘赶紧止住对方的话语,上气不接下气的说:“我往自己的手腕上划了两刀,流了好多血,我好怕,好冷,救救我,林林,求求你,救我!”话语是那么的沧白和无奈!

  手机听筒里急切的声音:“你在哪?快说!”

  姑娘悲痛欲绝:“老地方。”老地方,好一个老地方!

  听筒那边传来匆忙的脚步声和嘶吼:“等我,叶子,千万别睡,一定要等我!”

  经过手腕的动脉有两根,尺动脉和桡动脉,如果断了,会出现持续的喷射性出血,像喷泉一样,如果不及时止血,很快就会出血过多引起休克。挂了电话的叶子自怨自艾:“我要死了吗?好累啊,好想睡觉啊!”惨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他会来救我吗?还赶得上吗?”眼睛一闭,缕缕往事像放电影似的一桢桢从脑海里飘过。突然,好想妈妈,她如果知道自己的女儿为了一个人渣这么做,一定会很伤心的。如果自己死了,她老人家怎么办,自己是独生女,谁为她养老?谁为她送终?好后悔,真的好后悔!快死了,临死前,一定要给妈妈打个电话。

  睁开眼睛,不知是酒意再上头,还是失血过于多,只觉天旋地转。眼睛看什么都模糊不清,摸索着右手寻找着手机,怎么找也找不到。左手腕上的刺痛阵阵传来,眼皮开始疲倦垂下,叶子心里两个小人儿在争吵:睡吧,好好的睡一觉;不能睡,至少给妈妈打完电话再睡!叶子像条狗一样,四肢着地的爬着寻找着手机。不过狗的四肢是健全的,叶子的左手腕已经伤痕累累,应该称“三肢着地”。

  终于摸到了手机,赶紧把手机放到眼前点开。什么都看不清楚,模模糊糊,只能看到手机屏幕的光亮。叶子的纤纤玉指胡乱的在触摸屏上点着,不小心点开了QQ音乐,不小心点了播放键,当一首悲伤的DJ从手机喇叭里传来,叶子吃力的放下了手机,长长的眼睑毛像动人的小精灵似的眨了眨,不堪的合上了眼!心道:什么都看不清,也没力气折腾了!一切都要结束了,妈妈,对不起!就这样,晕死了过去。

  手机的音乐接着响起,是一首老歌,胡蒎的《喝醉以后才明白DJ版》:

  终于在那个夜晚喝醉以后才明白

  你给的爱已经成为永远的伤害

  在你的眼中没有应不应该

  只是不应该的眼泪流下来

  不知道我的明天是否还会如此无奈

  但只要把你现在抛出我的脑海

  不要再回来我不要再重来

  所有关于你的消息

  通通掩埋

  喔喔喔

  喔喔喔

  吼~

  吼~

继续阅读:第2章 死亦何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乖,不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