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死亦何哀
喵宁2019-09-21 17:222,356

  入夜,心情烦躁的林林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就是睡不着。旁边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老公,怎么了?”

  林林无奈的看了看这个女人:“没事,果果,就是右眼一直跳,跳的心烦。”

  果果心疼的道:“知道你这几天辛苦了,早点睡吧,明天还得早起拍婚纱照呢!”

  林林揉着自己的眉毛:“可能这几天没休息好,你先睡吧,不行我数羊。”

  果果莞尔一笑:“那你数吧,我先睡了。”

  “恩。”

  一只羊,两只羊,三只羊,四只羊,五只……渐渐的二人都进入了梦乡。

  墙上的钟表“嘀嗒,嘀嗒”的走着,不知过了多久,床头柜上的手机急切的响了起来。林林睁开迷糊的双眼,起身拿起手机点开接通:“喂?”

  “林林,我,我要死了!”

  迷糊的看了看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叶子。不耐烦的吼道:“早死早超生,别烦我!我要睡觉了!”说完把手机一挂,身子砸在床上继续刚才的美梦……

  站在悬崖之上,战战惊惊地俯看脚下的这处悬崖,犹如斧劈刀削般地陡峭,林林不禁赞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联想到悬崖勒马告诫人们的是这样一种危险境地。这一处悬崖独立于群山之中,四围的青山好像都在它的脚下俯首称臣。又好像一个擎天柱,撑起头顶上的这一片蓝天。更好像一把利剑,直插云霄。巍峨的云峰上,霎时峭壁生辉;转眼间,脚下山林云消雾散,满山苍翠,好比神灵仙境。

  不远处,传来一阵阵的幽怨哭声。林林寻觅着四周,看到一个身穿白衣的姑娘披头散发的站在悬崖边上低头抽泣。离自己十来米远,又好像很远很远。看不清长什么样子,模模糊糊的,林林好奇的,悄悄的向白衣女子走去。小心翼翼的走了五六步,突然,白衣女子一抬头,望着满天云雾缭绕幽幽叹了口气。林林看清了侧脸,一脸震惊,叶子,这个白衣女子是叶子!只见叶子把双臂展开做飞翔状,身子慢慢的向悬崖深处倾斜着!林林大惊,疾跑几步:“不要!”但还是迟了一步,叶子像只白色蝴蝶似的飘下了悬崖!

  林林猛地从梦中醒来,额头上的冷汗和眼眶湿润的泪珠好像想证明刚才只是虚惊一场。床头柜上手机又一次响起,起身烦躁的点开手机:“喂,你到底想干嘛?烦不烦……”话语未落,叶子焦急的娃娃音打断了他:“我往自己的手腕上划了两刀,流了好多血,我好怕,好冷,救救我,林林,求求你,救我!”

  林林看了下来电显示,回想起刚才的噩梦,惊出一身冷汗:“你在哪?快说!”

  “老地方。”还是老地方。

  赶紧站起来一边寻找着衣物,一边安慰着:“叶子,等我,千万别睡,一定要等我!”

  争分夺秒的穿好衣服,拿起车钥匙正欲走。“林林!”果果叫住了他!

  果果起身走到林林面前:“是她吗?”

  林林痛苦的抓着自己的头发:“恩,她割腕自杀了!”

  果果一只手温柔的整理着林林的衣领,一只手轻轻的摸着自己微微隆起的肚皮:“为了孩子,早去早回!”

  林林坚定的点了点头,拿起车钥匙快步向门口走去。打火,踩离合,挂档,十几分钟的路程硬是让他飙到几分钟到达。

  “嘎吱”一声,车子颤颤巍巍的停在大学城的路边,所谓的“老地方。”林林忘了熄火,打开车门跳下车子,焦急的四处寻着叶子的踪迹。突然想起来,自己和叶子的初吻是在附近路边的梧桐树下,赶紧一路狂奔。当跑到离梧桐树还有二十来米的时候,一首胡蒎的《喝醉以后才明白》的歌声单曲循环着,循着手机歌声才看到满地鲜血,扔的到处都是啤酒易拉罐,躺在冷冰冰水泥地上已经半死不活的叶子!

  林林紧紧抱住叶子瞬间泪奔:“叶子,你醒醒,你醒醒,你怎么这么傻,我来了,我来了!”抱起叶子轻飘飘的躯体,急步走在这冷清的大街,想求助却无一人路过,该怎么办?到底该怎么办?着急的林林瞬间乱了分寸,当看到不远处自己的车子,猛然惊醒:“对,去医院,去医院!”抱着叶子跑到车前,小心翼翼的把叶子放到副驾里。跑到正驾里踩离合,挂档,打方向盘。车子像只野豹般冲了出去,消失在这所谓的“老地方。”

  一路闯红灯,飞驰而过。车厢里林林一手打着方向盘,一手不停的打着自已的耳光,痛哭流涕的自言自语:“我不是人,不是东西,我是个畜牲!”心疼的看着旁边满身鲜血已经昏迷的叶子,左手腕上的鲜血似乎已经流完,不再喷射,静静的流着。林林赶紧抓住叶子的左手腕,止住流着的血:“叶子?叶子?坚持住,你不能死,马上就到医院了!”回应的是叶子耷拉着的脑袋和死气沉沉的脸。

  人民医院急诊科门口,一辆吉普车急刹停住。林林抱起叶子往急诊科大厅跑去,一脸恐慌的四处喊:“医生,医生,快救人,救人呐!”

  医生和护士极速赶来:“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林林赶忙道:“她割腕了,医生,快救她,求求您,求求您了!”

  护士立即备好担架,医生帮着林林把叶子抬到担架上,吩咐护士:“抬到手术室,立刻,马上!”

  急诊科手术室门口,护士拦住了林林:“病人家属请在门口等候,有什么消息主治医生会出来告诉您。”林林焦急的问护士:“就让我进去吧!她会不会有事?她流了好多血,需要输血输我的,我有好多,真的,我有好多的血,好多……”护士冷静的看着林林:“家属请冷静,您是不能进去的,刚才已经告诉您了,有什么消息医生会出来告诉您的!”林林看到手术室门上写着八个红色大字“手术重地,闲人免进,”双手无奈的抓着自己的头发,瞬间红了眼,泪水,鼻涕,口水布满全脸,像只虾米似的缩到了地上。胸口里那颗心如被熊熊烈火在燃烧,又如被万剑穿过,揪心裂肺的疼,一边撕心裂肺的哭!止不住泪水,撕心裂肺的嚎哭!一边嘴里喃喃自语:“为什么,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无人能回答他。护士看着这么一个伤心人,默默的递出口袋里的纸巾!

  活着还是死去,

  生存还是毁灭,

  这是个问题!

  上天注定,这晚,是个不平凡的夜!

  人身本一小天地,

  贪嗔痴恨爱恶欲。

  头顶晴天脚踏地,

  般若波罗蜜多依!

继续阅读:第3章 白色蝴蝶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乖,不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