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孙行者
喵宁2019-09-26 10:132,849

  次日,赌局时间定在晚八点,林林和老枪酒足饭饱后一起去的某宾馆房间。

  期间,林林去老黑那拿了五十万现金。当林林准备把五十万现金拿走时,老黑拦住了他:“亲兄弟,明算账,这是份借款手续,你还是签个字吧!”

  林林自然的答到:“应该的,应该的。”说完随手在手续上写下自己的大名。

  提着装有五十万现金的黑色袋子找到老枪,老枪也把准备好的一百万现金装进另一个黑色袋子里。二人打车行至某宾馆处,下车走进宾馆,坐电梯行至518房间里,已有两个人在此等候。

  二人分别叫小峰和聪聪,岁数不大。进门只见小峰,聪聪二人热情的握住老枪的手,简单的寒暄着。老枪也把林林介绍给了小峰和聪聪,四人简单的自我介绍了一下,赌局就开始了!

  518房间是总统套房,里面单间,KTV,麻将机应有尽有。套间的麻将室里,四人热闹的洗着牌,各自心怀鬼胎的想着怎么赢对方的钱。

  老枪手上洗着麻将,嘴上话不停:“准备玩什么?”

  小峰接着道:“您岁数大,年长一些,您说的算。”

  老枪随意看了看聪聪,聪聪无所谓的接话:“您说的算。”

  老枪又看着林林说:“要不,先玩会儿推筒子,一会儿玩厌了,咱再换。”

  林林也一脸无所谓:“没意见。”

  老枪没动放在旁边装有一百万现金的钱袋子,从上衣口袋里掏出大概两万元现金,戏谑的说:“各位,玩之前,丑话说前头,咱可说好了。三百万的局,输完散场,谁输了不许哭鼻子!”

  几人哄堂大笑,个个嘴上接道:“谁哭鼻子是小狗,哈哈!”

  麻将桌上。聪聪坐南,小峰靠北。林林朝西,老枪坐东。开始玩了起来,这把小峰坐庄,林林从自己带来的黑色袋子里取出几捆钞票,开始下注,就这样你坐庄输了,下庄;他上庄,赢了,下庄。渐渐的玩了十几个回合。加上有老枪的配合,大概到午夜时分,林林也赢了十来万。

  突然,聪聪把手里的牌一摔:“不玩这个了,换个玩法,玩了这么半天,没赢多少,也没输多少,没意思!”

  剩下三人互相商量了一下,也觉得没什么意思。小峰出主意:“玩炸金花吧?”

  几人一拍即合,就玩炸金花。

  小峰去客厅找了副扑克牌,随手洗了洗,开始玩了起来。

  这局轮到老枪洗牌,发牌。老枪熟练的洗着牌,悄悄的给林林使了个眼色。林林收到老枪的眼色回了一个眼神,意思是收到。

  老枪熟练的发完牌,林林眼角一撇,看到老枪的一个小动作,意思是这把给你发的是清一色同花顺,闷牌,跟他们干!

  林林收到老枪的信号,往赌桌上随手扔了五千:“闷牌!”

  小峰看到也往桌上扔了五千,笑着说:“林哥,大气啊!我也闷牌。”

  聪聪也跟着凑热闹,轻轻的往桌上一放,神色镇定自若:“跟着闷!”

  老枪看了看牌,失望的弃了牌:“这局你们来,还是你们年轻人有魄力!”

  林林心中暗喜,但不露声色的加大筹码,拿起两捆钞票:“加码,两万!”

  聪聪,小峰二人选择跟注。

  林林不停的加码,从两万,五万,十万不停的加着。先沉不住气的是小峰,小峰看了看林林和聪聪:“你们疯了,这把你们想梭哈啊。我还是看看牌吧!”

  小峰拿起三张牌随意一看,右手一撇,扔到了桌角的一堆弃牌里:“不跟了,你俩继续!”

  林林双手艰难的抓起十捆钞票拍到桌上:“十万!”

  聪聪轻松的笑着,俩手不停,不慌不忙的把一捆一捆的钞票扔到桌上:“跟十万!”

  就这样,来来回回了几个回合。林林心里激动无比,手都在不停的颤抖。看着袋子里的钱所剩无几,数了数,正好十万,干脆把袋子提到桌上:“正好十万,开牌!”说完,把自己的三张牌重重的往桌上一甩。众人定睛一看,清一色同花顺QKA。

  林林兴奋的准备把赌桌上的一堆钞票全部收走,被聪聪悠然的拦下:“别急,林哥,我的牌还没亮。”

  林林嗤之以鼻:“你的牌面再大,能有我的清一色同花顺大吗?”

  聪聪轻轻的把自己的三张扑克牌亮开,大家一看,吃惊的惊呼起来――三条A!

  林林吃惊的望着这三张A,不敢相信的拿起这三张牌,心情冰火两重天,从极度的兴奋掉到冰冷的水里。呆呆的看着老枪,老枪无奈的摊开双手,回了个判断失误的信号!

  老枪拿起桌上的香烟打开,看到空空如也的烟盒。无奈的把烟盒往垃圾桶里一送,烟盒“嗖”地一下飞进了垃圾桶。起身拍了拍林林的肩膀:“别气馁,我这不是还有一百来万嘛,还有回本的机会,你看着钱袋子,我下楼买条烟。”说完,往门口走去。

  林林木然的看着那三张牌,还没从刚才的那局中走出来。小峰也拍了拍林林的肩膀,递给了他一瓶罐装啤酒:“喝口压压惊,赌嘛,胜败乃兵家常事,想开些!”

  聪聪也跟着搭腔:“就是,别放心上。”

  林林想了又想,想不明白,不知事情怎么就发展到了这种地步。不过,好在老枪那还有一百万,等老枪买烟回来跟他借点,继续玩。想到这,撇了一眼老枪的钱袋子,心定了定没放在心上,继续和小峰,聪聪二人闲聊着。聊了几分钟,聪聪说:“怎么这么久枪叔儿还不回来?”

  小峰搭腔:“是啊,要不,林哥你们不是一起的嘛,你下楼去看看。”

  林林做势就往门口走去,走了两步又折了回来,留了个心眼儿,拿起老枪的钱袋子向门口走去。惹的小峰,聪聪二人哄堂大笑:“林哥心眼儿还挺多,还怕咱俩偷了老枪的钱!”

  坐电梯行至宾馆大堂,走到大堂的吧台问吧台小姐:“刚才有个五十左右,长相比较面善的中年人在这买烟,他去哪了?”

  吧台里的姑娘迷茫的揉着双眼:“没人来这买烟啊!”

  林林愣住,一拍脑门。赶紧打开老枪留下的钱袋子,拉开袋子拉环,打开一看,里面全是一叠一叠的旧报纸,哪有一张人民币!

  林林看到,不禁大叫:“不好!”匆忙跑着往回赶,按下电梯按钮,电梯旁边的屏幕显示“7”,接着跳到“6”。林林赶紧跑着走步梯。五步并两步的跑到518房间,一脚把门踹开,撸起袖子准备大干一架。“砰”门被踹开了,也许根本就没关,急步走到麻将室,空无一人,和刚才离开的时候基本一致。只是赌桌上刚才一摞一摞的大钞已经消失不见,跟着消失不见的还有小峰,聪聪,老枪!

  林林拿起手机怒气冲冲的按下几个号码,屏幕上显示为“老枪”,放到耳边,牙关紧咬的听着手机听筒传来的声音:“您好,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左手拿着手机,右手一拳“砰”的一声抡到了赌桌上!

  林林想到,宾馆前台都有身份证登记,忙着急的又往楼下大堂赶。

  到了大堂前台:“你好,楼上518房登记记录你帮我查查!”

  姑娘瞌睡的双眼上下跳动着,打着哈欠说:“不好意思,先生。顾客的信息我们宾馆是不能透漏的。”

  林林掏出警官证打开一亮:“警察,正在查案,里面住过几个诈骗犯,你快点配合警方调查,不然我会告你妨碍公务罪!”

  姑娘睡意全无,瞌睡虫都不知跑哪了,立马点着鼠标,看着电脑查了起来:“518房间是吧,查到了!额~还是您自己进来看吧!”

  林林疑惑的走进吧台,凑到电脑面前一看,出现一个明显就是假身份证登记的名字――“孙行者!”

  林林右拳再次往吧台上一抡,

  “孙行者,尼玛!我还‘者行孙’呢!”

继续阅读:第13章 我怀孕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乖,不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