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落魄皇子的愤怒,我就看太子不爽
流云笙乐2019-09-21 10:523,189

  大云武帝七十年,夏

  这一天的紫禁城格外红火,街道更是被打扫的一尘不染,从乾阳宫到天坛这一路上可以说是戒备森严,据说今天是皇帝的七十岁寿诞,故此才有如此阵仗,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皇帝的车马行辕走在正中间,紧跟其后的是御林军大统领龙君羡,此人武功高强,常伴皇帝左右,因此去天坛这样的阵仗也是少不了他陪同。

  再往后就是皇帝的十二个皇子,各个神采奕奕器宇轩昂,其中以太子云洛天最为扎眼,虽排行老二,却是以故皇后所生,依靠着母族势力的庞大,在众兄弟中专横跋扈,十分的嚣张!

  跟在其身后的便是三皇子云行衍,其母虽为贵妃,可是云行衍性格刁钻古怪,常常自比清流,故而让皇帝十分不喜,就连其母亲贵妃娘娘都对她颇有意见,反倒是对云行衍一母同胞的十二皇子云天清喜爱有加,并时不时的在皇帝面前褒奖云天清贬低云行衍,故此久而久之云行衍便成了所谓的‘孤家寡人’,不仅兄弟之中没人与他亲近,就连大臣也被他得罪了个遍!

  就拿去年一桩江南亏空案件来说,云行衍历时三个月将案子查清,并且一封奏折断送了江南官场二十多条人命,这其中不乏丞相魏冉的门生故吏,而魏冉又是当朝国舅,在他的暗示下,更是无人与云行衍结交,大小京官儿无不对其避而远之,不过云行衍却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依旧我行我素,要不是今天皇帝过寿,他才不会跟这些虚伪的人们结伴同行!

  队伍又向前走了一会儿,随着大太监李英的一声:“奏乐!”车马纷纷停住,此时随行的乐队开始奏响了大云国歌——《武帝破阵乐》

  此时车马纷纷驻足,武帝在太监李英的搀扶下缓缓行至天坛顶端,一挥衣袖尽显威仪,一番祭拜之后,武帝说道:“众位,朕十二岁登基,诛权臣,战辽东,平江南,收台湾,今得四海归一天下太平,朕深感欣慰,今朕七十寿诞之际,育皇子十二,公主三名,可谓是家国两相顾!”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群臣由魏冉领头,纷纷跪地,众皇子拱手示礼,高呼万岁——

  武帝十分满意的点了点头,示意太监李英宣旨,只见李英早有准备的清了清嗓子,高呼道:“皇上口谕,为彰显我朝天威,特设文武二台,文臣赋诗,武将交锋,前三甲重重有赏!”

  伴随着文武二台各自传来的一阵鼓声,众人的目光纷纷转向天坛下不远处的一座校场,只见那场地两边各设两台,分别插着文武两面大旗,由木头搭建,而外围的看台则是成‘回’字型将两座擂台双双围住,看台虽高,却不及天坛,这最华丽的观景台就是天坛了,有皇帝坐在顶端,左右两侧为丞相魏冉以及大元帅曲长宁。

  一通鼓后,十二位皇子纷纷策马行至各自所擅长的领域,大皇子云千乘率先行至比武台,提了把长枪就跟几个武将战在一起,一时之间兵刃交锋,人们叫好声不断,此时武帝在看台上也都忍不住拍手称快,说道:“曲爱卿,千乘的武艺不愧是你教出来的,这枪枪有力宛如战神下凡,当真我大云之幸事啊!”

  曲长宁听武帝赞誉,连忙拱手说道:“陛下谬赞,臣不过是尽分内之事,再者,这满朝谁人不知龙将军的武艺才是真正的天下第一,陛下还是莫要取笑微臣了……”

  “哈哈哈哈,曲卿家过谦了,君羡,今天寡人大寿,何不饮酒一杯我们君臣同乐?”

  武帝说罢看向一旁持枪的龙君羡,此人身长七尺,一身烈焰明光铠,头戴照夜狮子盔,背负七把短戟,腰配幽狼剑,手握寒铁枪,剑眉树立,尽显威仪!

  龙君羡说道:“臣当值之际绝不饮酒,请赎臣抗旨之罪!”

  “今日只有故人,没有君臣,君羡,朕叫你喝你喝便是!”

  武帝说罢摆对太监李英使了个眼色,李英立马会意,斟了一杯酒端到龙君羡面前,说道:“将军,请用!”

  龙君羡无奈的接过酒杯一饮而尽,此时武帝笑的更欢了,这时候丞相魏冉说道:“陛下请看,校场中央是大皇子与太子殿下,想必是一场精彩的对决啊!”

  武帝此时放下酒杯,顺着魏冉所指的方向望去,只见一袭黑甲黑袍乌鸦马的云千乘提着一口勾连枪与身披白甲骑白马手持涯角抢的云洛天站在一起……

  两人先是打了几个回合,随后两人陷入僵持的境地,只见云洛天冲着云千乘使了个眼色,云千乘立马会意,手上一松,兵器被打落在地,随后云洛天将长枪架在云千乘的肩膀上,笑道:“大哥,承让了!”

  此时鼓声大起,在观看台上,一个红衣女子兴奋的拍手叫好,说道:“哈哈,太子哥哥赢了,我就知道太子哥哥一定会赢的……”

  “切!”

  此时站在一旁的云行衍双手抱胸,嘴里叼着一根草,无语的吐槽道:“赢什么赢,那是大哥故意放水了!”

  那红衣女子见云行衍这么说,将眉毛一拧,叉着腰说道:“三哥,你这不会是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吧?不擅征战的你羡慕太子哥哥的勇武?”

  “谁会羡慕那个不讲理的家伙啊,思月你别瞎猜好么?”

  云行衍对云思月这种脑残粉的嘴脸十分无语,嘴里小声嘀咕道:“说是来陪我,结果张口闭口就是你的太子哥哥……”

  云思月俏皮一笑,冲着他眨眨眼说道:“嘿嘿,衍哥哥你吃醋啦……”

  “才没有!”

  云行衍说罢转身离开,云思月则是小跑的追上去问道:“衍哥哥你去哪儿?”

  云行衍走到台下一个翻身上马,从兵器架上随便的抽出一把三尖两刃刀,在手上掂量了一下,说道:“当然是去戳穿云洛天咯……”

  云思月听后连忙阻拦,说道:“衍哥哥,算了算了,如今父皇对你意见颇深,我就是随便一两句玩笑嘛,你如果得罪了太子哥哥,恐怕会遭其他哥哥厌恶,还是算了吧……”

  “切,啰嗦!”

  云行衍说罢打马上前,此时负责擂台秩序的校尉击了一通鼓,然后扯着嗓子说道:“本次夺魁者为,太子殿下,云洛天……”

  此时太子正要接受封赏之际,只见云行衍策马驱前,反手将三尖两刃刀投掷了出去,不偏不倚的钉在辕门之上!

  “且慢!”

  此时众人的目光都被云行衍的身影所吸引,就连天坛上的武帝也在纳闷,说道:“这老三武艺稀松,上去是自取其辱么?”

  元帅曲长宁说道:“三皇子知难而进,当真是后生可畏啊!”

  魏冉冷哼一声说道:“我看三皇子是得功心切吧,去年江南一案他先斩后奏,今天又不自量力的挑战太子,也太急于在陛下面前展示自己了吧?”

  “好了别吵了!”

  武帝咳嗽了一声,二人立马住嘴,只见那比武场内,云行衍身着华服上阵,连盔甲都不披带,策马三两步上前将辕门上的三尖两刃刀拔下,盯着太子云洛天说道:“太子殿下,小弟不才,愿与太子一较高下!”

  云洛天皱着眉头看了一眼校尉以及周围的太监,那老太监立刻会意,说道:“三皇子,如今太子殿下正在受封,你这样横插一杠上来挑战,不合规矩啊!”

  云行衍将嘴上的枯草吐出,慵懒的说道:“切,那他打假赛就有规矩了?”

  “你!云行衍,你休要血口喷人!”

  “是啊,三哥你速速退下,你怎么能是太子殿下的对手呢?”

  此时与太子交好的几位皇子纷纷指责云行衍的冒失,不过云行衍却据理力争的说道:“是不是打假赛让太子殿下跟我打一场不就知道了么?反正我连思月公主都打不赢,二哥打我还不是手到擒来么?”

  “三哥真是太狂妄了,太子殿下您快去教训他啊!”

  就连云千乘也十分不悦的说道:“老三,我愿赌服输,二弟的武艺的确有精进,你就别胡闹了,速速退下!”

  此时太子也冷哼一声说道:“三弟,如今是父皇寿宴,平时胡闹本宫忍忍也就算了,可你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如此失仪,就不怕堕了我皇族颜面么?我只当你是多吃了几杯酒,你速速退下,莫要扫了大家的兴!”

  此时站在一旁的云思月也示意云行衍不要顶撞太子了,并且站出来说道:“衍哥哥,文阁那边正在比试诗词,当朝大儒郭子云在那里舌战群儒,你陪月儿去看看嘛……”

  几位皇子也纷纷讥讽道:“就是,三哥你就别逞能了,我们知道你好强,可是刀剑无眼,在父皇寿诞上见了血可就有些晦气了啊……”

  “啧,思月你住嘴!”

  云行衍瞪了云思月一眼,随后看向云洛天说道:“太子殿下,如今文武百官都在这里看着,您不愿比试,莫不是怕了?”

继续阅读:第二章:伤太子云行衍获罪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策本天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