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进宫,龙君羡VS顾萧然
流云笙乐2019-09-28 14:193,174

  白凤凰才投入太子门下不久,倘若连这点事情都办不好,难免会被太子责难,虽然知道对方是离恨宫的上人,但这一战白凤凰只能力战!

  打定主意的白凤凰反手握剑甩出一道剑气,顾萧然只见眼前的白凤凰突然分做三道人影朝自己的头,腹,脚三个方向砍来,这招他认得,叫三元归一,其余两个人的身影是假的,只有一个才是真身,只要避开那道攻击就没事了!

  “缠!”

  顾萧然冷哼一声,手中的拂尘一挥,拂尘的前端像是展开的曼陀罗一样将白凤凰的三个身影尽数包围,白凤凰一击不成只好退走,这顾萧然武功深不可测与自己不分伯仲,若是缠斗下去自己在五十招以内未必能胜,若是引得巡夜的官兵前来那么自己的身份一定会暴露,想明白这点的白凤凰一个闪身退到了一旁,收了宝剑便退走了。

  顾萧然见危机解除,转身看向莲妃跟南晴如,说道:“现在危机解除,两位女居士可以放心离去了……”

  南晴如在感谢顾萧然搭救之后欲拉起莲妃离开,见莲妃不肯动,顾萧然问道:“这位女居士可是有什么话想对贫道讲?”

  莲妃连忙跪下央求道:“适才听说上人来自离恨宫,嫔妾斗胆请求上人救救我那苦命的儿子吧!”

  顾萧然连忙上前搀扶,说道:“居士莫要惊慌,还请慢慢道来……”

  在莲妃的诉说下,顾萧然得知了云行衍的境遇,随后说道:“既然居士知道我来自离恨宫,想必也知道离恨宫的规矩,皇储之争古来有之,我等修道之人怎可插手?贫道赶时间,恕不奉陪!”

  顾萧然说罢就离去,留的莲妃在原地痛哭不已,南晴如在一旁看不下去,骂道:“臭道士,什么离恨宫上人,感情都是一群沽名钓誉之辈!”

  莲妃连忙说道:“南姑娘休要多言,离恨宫前任掌教顾雨青乃是陛下的老师,多年前大云遭外族入侵,这顾雨青率门中弟子助先帝平定天下有功,两人更是结为兄弟,离恨宫更是我大云的国教,南姑娘这话要是被外人听了,保不齐会吃官司的!”

  这边莲妃刚说完,下一秒早已离去的顾萧然就不知什么时候站在南晴如的身后,不悦的说道:“这位女居士如果对萧然有偏见,萧然接受非议,倘若侮辱我离恨宫,萧然定当不饶你!”

  顾萧然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分明是用了内力威压,把南晴如的耳朵震的一愣一愣的,南晴如捂着耳朵说道:“我说错了嘛?我看你不仅见死不救,还小心眼儿!怪不得民间百姓只知信佛教而不把你离恨宫放在眼里,如果离恨宫的人都照你这样,我看不出百年你们离恨宫怕是会销声匿迹吧?!!”

  “你……”

  南晴如虽然话里有嘲讽之意,可是对于顾萧然来说却是不得不解决的问题,如今掌教闭关,教内事务都由自己以及灭上人顾怀朝打理,如果在照这样下去,恐怕还真就跟南晴如说的那样,离恨宫在民间的威望会大打折扣!

  “好个伶牙俐齿的丫头,贫道败给你了!”

  顾萧然无奈只好答应,如今他入京本就为见皇帝,到时候把这件事提一提,能成不成那就不是自己能够估量的了,不过南晴如见顾萧然答应后高兴的手舞足蹈,说道:“莲妃娘娘,这下三皇子有救了!”

  就这样,在顾萧然的护送下,莲妃安然无恙的回到了皇宫,南晴如身份暴露,回客栈怕是有杀身之祸,便只好寄居在云天清的府邸……

  另一边,失了手的白凤凰回到太子府,太子如今正在书房读书,见白凤凰回来,欣喜的问道:“白凤凰,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白凤凰面有愧色的说道:“启禀太子,白凤凰办事不利,让莲妃和那个丫头跑了!”

  太子:“哼!这点小事都办不好!”

  白凤凰见太子生气,连忙跪地说道:“太子殿下,本来好好的,可谁知道离恨宫的生上人突然驾临横插一脚,白凤凰怕惹人怀疑,所以只好退走……”

  “这样啊?”

  云洛天见白凤凰态度诚恳,于是说道:“既然是离恨宫插手,你这么做是对的,下去休息吧!”打发了白凤凰走后,云洛天便继续读书,反正云行衍现在在自己的掌握之中,那么眼下就该对付云子忠了!

  第二天,顾萧然进宫面圣,武帝对一表人才的顾萧然也是十分欣赏,说道:“朕久闻生上人宽以待人颇具贤名,不仅胸中颇有韬略,武功也是一绝,何不留下来入朝为官呢?”

  顾萧然施了一个道人的礼节,说道:“陛下,贫道久居山野,怕是受不了条条框框的约束,何况家师仙逝前告诫贫道不可入朝为官,不然必遭横祸,还请陛下赎罪!”

  武帝见状只好说道:“哎,既然是老师的嘱托,那必然有他的道理,朕唯一遗憾的事情就是不能奉养老师,朕这一身的本事都是老师所授,老师生前不愿得朕召见,死后朕更是不能亲自为他送行,朕有愧老师的教导之恩呐……”

  武帝说的崔然泪下,顾萧然只好安慰道:“陛下不必神伤,但凡陛下有所驱使,离恨宫上下无一不为陛下分忧!”

  武帝:“你倒是有心了!”

  如今的离恨宫可以说是完全由朝廷奉养,经几十年前那一场匡扶社稷抵御外族的大战,离恨宫从天下第一的门派变成了如今连人数都不过千的山野小派,虽然实力连少林寺都不如,可是凭借当年的那场义举,天下人无不对离恨宫称赞有加,因此皇族才将这个山野小派奉为国教。

  顾萧然见武帝心情还算不错,于是把昨夜的所见所闻与之一说,武帝瞬间面色不悦,但言语上并没有对顾萧然不敬,只是说自己累了,让大太监李英带着顾萧然在皇宫内转转,自己则是去了养心殿歇息……

  “道长,此处便是御花园了!”

  李英将顾萧然引至此处,两人拉起了家常,李英说道:“道长,你我如今也有两年没见了吧?”

  顾萧然点了点头,说道:“是啊,前些年为诛门内叛逆,受了些小伤,便在门内静养,公公近些年可好?”

  “托皇上的福,杂家这两年过得凑合……”

  两人边聊边走,行至一处宽阔的空地,顾萧然被远处刀剑相交之声所吸引,不禁问道:“公公,前面那位红衣女子是?”

  李英:“哦,那便是思月公主……如今思月公主经历变故,怕是有在拿花草撒气了……”

  顾萧然:“哦?什么变故?”

  李英自己轻轻的扇了自己一个巴掌,说道:“哎呦,瞧杂家这张破嘴,杂家胡乱说的,道长别在意!”

  顾萧然停在原地看了一会儿,出声说道:“好剑法!就是气息凌乱了些……”

  远处的云思月见陌生人来到御花园,不禁怒道:“你是什么人?竟敢议论本公主的剑法?”

  顾萧然连忙施礼说道:“公主赎罪,萧然言语一时唐突,萧然像公主道歉,这就便走……”

  “哼,敢说不敢认,你们男人都是这样!”

  云思月冲着侍女挥了挥手,侍女捧着一把剑来到云思月面前,云思月将剑拔出丢到顾萧然的脚下,冷冷的说道:“既然你评论本公主剑法,想必也是个用剑高手,拿起剑来你我比试一番!”

  “这……”

  顾萧然一脸为难的看着李英,李英连忙上前摆了摆手说道:“思月公主误会了,道长他是陛下的贵客,公主切莫怠慢啊……”

  “呸,狗奴才,这里岂能轮得着你说话,给我滚!”

  云思月一把推开了李英,拔剑便刺向顾萧然,顾萧然只好无奈的摇了摇头,脚尖一点地,跃上了一旁的凉亭,说道:“公主,贫道是无心冒犯,公主何必至贫道于死地呢?”

  “少说废话,看招!”

  云思月提剑追了上去,斩出几道不纯熟的剑气,一颗百年的参天大树应势而倒,惊动了巡查皇宫安全的龙君羡,龙君羡匆匆赶到后只见云思月不停的拿剑追逐着顾萧然,顾萧然则是依靠着身法躲避。

  “大胆逆贼,竟敢来皇城撒野!”

  龙君羡冷哼一声,从身后拔出两支短戟,纵身一跃跳向空中,冲着顾萧然的背后就是一记斩击,顾萧然不敢托大,用拂尘灌输着内力一挡,面对这强力的一击,顾萧然的身子直接就飞了出去,在空中转了几圈后立于湖水的一苇莲叶上!

  龙君羡正要继续进攻,李英连忙爬起来阻拦,说道:“龙将军,这是误会,这位是离恨宫的生上人,道号萧然,是陛下的贵客,适才于公主闹着玩来着,龙将军切莫伤了他!”

  “哼!”

  龙君羡将双戟插回背上,撇了一眼站在水面上十分装逼的顾萧然,说道:“如今离恨宫是怎么了?这样的小白脸也能成为上人!”

继续阅读:十章:御花园顾萧然论道,太子府陈恒之迷心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策本天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