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快,打我
酒卿悠玥2019-09-30 15:541,381

  他似乎喝醉了,醉醺醺的,双眼迷离。

  穿着红色衬衫,休闲西裤,白皙的脸也染了红晕。

  衬衫纽扣解开三颗,领子似被人扯过,扯到了一边,她能看见他脖子上的吻痕。

  就连衬衫领子上也有。

  林帘看着这张脸,一股强烈的情绪涌上来。

  身体控制不住的颤抖。

  是这个人,是他。

  一切都是他。

  因为他,她才会遇到后面的事,一切天翻地覆。

  都是他!

  林帘心里叫嚣着,眼睛逐渐变红。

  秦汉却摸她的脸,打了个酒嗝,“小妖精,你这是什么眼神,看的爷心痒痒的。”

  林帘手握紧,忍住要打这个人的冲动,推开他,快速离开。

  这些有钱人,她得罪不起。

  现实的可怕,就是这样。

  可是,林帘要走,秦汉却不要她走,拉住她,把她紧抱在怀里,邪笑,“跑什么?你是想跟我玩猫捉老鼠吗?”

  说着便去亲她,林帘再也控制不住情绪,扬手给了他一巴掌。

  秦汉被打的懵了,摸着脸说:“你打我?”

  “对,我打了你。”

  而且还想再打。

  但不等她再次抬手,秦汉就突然抱紧她,哈哈大笑,“你竟然打了我?”

  “小妖精,我真喜欢你!”

  “走,跟爷回家,让爷好好疼爱你。”

  便抱着林帘跌跌撞撞的朝前走。

  林帘觉得这个人疯了,奋力推他,“你放开我!”

  可不管她怎么推都推不开秦汉的桎梏。

  砰,秦汉一脚踢开包厢门,带着她进去,“小妖精,我们到家啦!”

  便把她抵在墙上,一把抽出皮带,塞她手上,“小妖精,来,继续,往爷这抽。”

  说着,指着他身上。

  林帘却没动手,而是看着他身后,那坐在高级鳄鱼皮沙发里的人。

  一如既往的白衬衫,黑西裤,领口扣子解开三颗,袖子挽到手肘,白色的肌肤在灯光下散发着一层清冷的光。

  他双腿交叠,指尖夹着一支烟,浑然的贵气就这么逼过来。

  湛廉时。

  两年不见,你还是这么冷漠。

  包厢里不止有湛廉时,还有旁的人。

  但不多,加上湛廉时也就三个人。

  可秦汉带着林帘突然闯入,这个包厢里便多了两个人。

  而此刻,另外两个人惊愕的看着秦汉和林帘。

  谁都没想到会突然出现两个人。

  “小妖精,你怎么不动?”秦汉见林帘不动,等的不耐烦了。

  林帘回神,看着眼前醉醺醺的人,突然一笑,娇柔的说:“爷,我们走错地方了。”

  “嗯?走错了?”

  “是啊,你看,这里还有其他人呢。”

  秦汉转身,可不是,湛廉时就看着他呢。

  “咦,这不是湛总吗?”

  秦汉摇了摇头,让自己看清些,是湛廉时,点头,“湛总,不好意思,走错地方了。”

  说着,醉醺醺的弯身,算是道歉。

  看他那要栽倒的模样,林帘扶住他。

  秦汉顺势搂住她的腰,对包厢里的几人说:“今天我扰了咱们湛总的清静,各位的单我买了,大家尽情喝,尽情玩!”

  大方挥手,在林帘脸上亲了下,又捏了捏她的腰,嘴唇窝进她脖子,“小妖精,走,我们回家,继续快活!”

  林帘低眉浅笑,柔的像含苞待放的蔷薇,不娇艳,却让人心里一紧。

  “好,听你的。”

  “真乖。”

  “……”

  两人走出去,声音渐行渐远。

  坐在包厢里的俞海临和赵连褚看对方,眼里都是想不到。

  湛廉时的婚礼他们去了,所以他们没看错,刚刚被秦汉带走的人是湛廉时的前妻,林帘。

  只是,前妻成了小姐,不知道好友现在是什么心情。

  两人同时看向湛廉时。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你是我难言的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你是我难言的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