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5章 回宫风波
倾城水月2019-10-16 22:552,825

  “这一路可把爷累坏了!”贴身侍卫闷闷的说。出去这半个月,日子和宫里的锦衣玉食自然是不能相比。

  若歌淡淡的应了声,看着满林子里的枫树,心情甚好,深宫大院倒是锦衣玉食,却不及乡间小路自然清晰。

  微微仰着头,贪婪的呼吸空气,若歌眯起好看的凤眼,那丫头在宫里怕是闷坏了。

  突然马嘶吼一声,惊慌的蹬着蹄子,若歌被甩再地上,顺着滑坡滚了下去。

  反应过来,古月峰被数十名黑衣人围住,挑眉浅笑,古大将军吩咐道“阿弩快去找太子!”

  一路上就觉得奇怪,没想到他真是料事如神了,来得正好,好久没大开杀戒了。

  古月峰的眸子透露着血色,眼神里布满了杀气,嗜血的笑容让黑衣人一怔。

  若歌顺着滑坡一直滚,被枯树桩拦截,脸上满是伤痕,剑眉凝起,这么平坦的林子怎么会有滑坡?冷眼看了看地上松软的泥土,若歌立刻明白了。

  该来的还是来了,嘴角扯过一丝冷笑,若歌看着沙沙落下的叶子,捡起叶子的瞬间数十名黑衣人一跃落地,身材魁梧,个个杀手级别。

  若歌想站起来,却浑身无力,皱眉,冷笑。从一开始就被盯上了。

  笔直的站在那里,一剑刺进他的胸膛,若歌没有屈膝。黑衣人狠狠的踹了若歌一脚,若歌双膝微屈,最终还是站的笔直。

  “太子爷好骨气”身材高大的黑衣人冷笑,眼里冒着杀气。

  嘴角上扬,若歌笑着“这迷香价格不菲!”

  妈的。黑衣人一怔,死到临头还这般淡然自若。

  “和太子爷的命相比只是蝇头小利!”

  糟糕。古月峰大叫着,看着满地的伤兵,他朝着林子里奔去。这些人个个残忍,手段狠毒,绝不是一般杀手,看来蓄谋已久。

  虽全身酥软不能运功,但若歌身体灵敏,反应迅速,黑衣人也伤不了他。白色的袍子被染得鲜红,血流了一地,凝结着松软的泥土,泛着腐烂味道。

  古月峰一路顺着血迹赶到时,若歌早已体力不支,身上有了无数伤痕,胸口的伤口血流不止。

  眸子刺骨的冷,古月峰开始发狂,唰唰几剑黑衣人全部丧命。

  为首的黑衣人冷眼看着他,那种仇恨的眼神像是要把谁吞灭。

  “撤!”

  古月峰可不是好惹的,黑衣人看了眼躺在地上的若歌,一个后空翻消失身影。

  “爷”古月峰抱起他,飞檐走壁,跨上红马,朝着林子外跑去。红马是个通人性的灵马,一路避开了无数埋伏。

  等候的太监扶着身子行礼,当看着满身是血的若歌时,吓得六神无主。

  “太子妃,今天太子爷回来,您不去迎接么?”流苏看着翩翩起舞的夏七念愣神,这舞姿真是不食人间烟火,身段曼妙让人垂涎三尺。

  “灵儿不是去了么!”夏七念没有停下舞步“随行的人那么多,想必也不会有什么!”

  默默地哼着小曲,夏七念踱着碎步子,流苏被她不经意的眼神电的头晕眼花。

  “爷,您受伤了?”灵儿看着被染红的白袍子,担忧的跑去,古月峰抱着若歌没有行礼,他古月峰除了在若歌面前,其他人等无需行礼,就算圣上也不例外。

  “太子途中遇刺。”简单几句,灵儿便明白其中缘由,自动让开。古月峰淡淡看了眼灵儿,抱着若歌朝书房走去。

  “这个太子妃也真是的,太子都受伤了,她还可以那么惬意的跳舞!”灵儿的侍女小声的嘀咕着,声音不大不小,恰巧传到若歌的耳里。

  微弱的呼吸,若歌静静的看着园子里舞蹈的夏七念,万紫千红,她的一袭白衣格外显眼,挽起的发髻,随意的像是烟雨江南的女子,清雅脱俗。

  眉头深深的蹙起,抬手示意灵儿不要打断这美好的一幕,恍然间似乎看见白色的蝴蝶围绕她,夏七念就像是山谷里的蝴蝶仙子,一闭眼,就在也无影踪。

  “爷,您的伤势……”若歌打断古月峰的提醒,看着飘舞在风中的发髻浅笑“让我再多看会!”

  灵儿看着若歌的笑容,嫉妒之火怒烧,眼神直勾勾的要把夏七念射穿。

  “姐姐真是好心情!”

  “确实!”瞥了眼灵儿,夏七念继续沉浸在舞曲里。

  “爷受伤了……”

  “哦?那你还不去照顾?”

  看着平静的夏七念,灵儿越发的疑惑了。她搞不懂夏七念的一举一动,同事一夫,面对自己的情敌竟然可以做到淡然处之。

  顿了炖,古月峰从沉思中回神,看着虚脱无力的若歌,伸手握住了插在若歌胸口的长剑,一用力拔了出来,血溅了他的盔甲和灵儿的一身衣服,灵儿惊叫着,吓的脸色惨白。

  面对被太医判了死刑的若歌,古月峰蹙眉。大事未了,他怎么可以先行一步离去。

  “爷……你你不可以丢下妾身一人……”

  “父亲……你答应带明儿去狩猎的……”

  灵儿哭得撕心裂肺,幼小的明儿虽不懂母亲为什么哭,但看到满是血的屋子也吓傻了,跟着灵儿呜呜的抽泣。

  “太医你快点下药”古月峰怒吼,一向淡然的他竟然发飙,着实把太医吓了一跳,刀已经架在脖子上,太医却也束手无策,他无力回天啊

  “让开!”夏七念背着白色的箱子出现时,古月峰突然露出了希望的笑容。古月峰虽然和这个女孩接触的不多,隐约的感觉夏七念有神圣的力量,那股力量强大到可以掌控一切。

  “你想干嘛?”灵儿扑到在若歌身上“不要碰爷!”

  “不想让他死就乖乖让开!”拉起跪在地上的明儿,夏七念柔声道“明儿,母妃不是告诉你,男儿有泪不轻弹么?怎么又哭了。”帮明儿擦干眼泪,示意流苏待他下去休息,望着满屋子的人,夏七念嫣然一笑“其他人都出去!”

  “我不出去!我要陪着爷,死也要!”灵儿哭腔道“这么多年爷对我不理不睬,可我还是甘愿死心塌地,就算是死也要死在一起!”

  “你以为是罗密欧与朱丽叶?”夏七念眯起眼睛看着灵儿“滚出去!”

  “古将军!”夏七念轻声唤他,他的背影一僵,木讷的回头“我需要将军的帮忙!”

  一干人等走后,夏七念打开白色的箱子,拿出酒精给伤口消毒,涂上止痛药,缠上绷带,一切准备活动完成,才忙里偷闲的看了眼古月峰,他的眸子深邃,凌厉的眼光盯着她的一举一动。

  “几成把握?”

  “十成!”夏七念看着古月峰“今日的事希望将军替我保密!”

  “你究竟是什么人?”对上古月峰的眸子,夏七念轻笑“我说我是杀手你信么?”

  “那我就立刻杀了你!”

  握住古月峰的长矛,夏七念凝视他“他的体内有寒毒,已经毒入肺腑。我在给皇上号脉时并未发现这种毒,他是个假太子!”

  脖子被掐的喘不过气来,夏七念回瞪古月峰的眸子,他的眸子发出警告的气息,语气冰冷带着杀气“这句话最好烂在肚子里!”

  “我猜对了!”挣脱他的束缚,夏七念干咳两声挑眉“我还不至于会拿自己的未来开玩笑!”

  “你给他吃了什么?”古月峰看着夏七念用嘴喂若歌吃药,心里警惕。警惕归警惕,他就是相信她,没有原因的相信。从第一次在青楼见着她,就感觉她不是一般人。

  “毒药!”夏七念毫不避讳道,看见古月峰的青筋暴起时识趣补了句“以毒攻毒!”

  看着她娴熟的动作,古月峰一怔,“你懂医术?”

  “医术就是给死人准备的艺术,念儿虽不喜欢,却也略通一二。”

  夏七念嘴角的浅笑被古月峰看见眼底,不知为何,他的心情也格外的好,她的笑,恰到好处,没有灵儿的魅惑,就如一夜春风遍地开满的梨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霸爱之滥情太子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霸爱之滥情太子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