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章 成了通缉犯?
倾城水月2019-10-16 22:552,768

  人声鼎沸,车水马龙,还算繁华的都市,夏七念眯起眼睛走在人头攒动的街道,叫卖声,哟和声,此起彼伏。

  “包子啊热腾腾香喷喷的包子哟”

  叫卖声被水雾笼罩,不断吆喝人得脸上露着喜悦,夏七念看着他脸上的热气,似乎包子的香味从他脸上飘过。

  咽口水,大步走去,“老板,给我来一笼包子!”

  动作豪爽,往那一坐,稍不注意,还以为是个男子。

  “来咯!”小儿吆喝一声,端着大笼的包子走去,看到桌脚的可人儿,顿时双眼冒桃心。

  吧唧吧唧好吃。

  吧唧吧唧

  晨起的天稍带有雾气,初秋,清冷冷的天,喧闹声戛然而止,无数双眼睛愣愣的盯着一边的素衣女子。

  不可思议,竟然吃成这样……

  伸了个懒腰,打了个饱嗝,掩面含笑,夏七念顶着众人疑惑的眼光丢下百元大钞潇洒走人。

  刚没走几步,就被拦下,老板凶神恶煞的瞪着她,“姑娘,给钱!”

  瞟了眼桌上的红色毛爷爷“那不就是嘛!”

  顺着视线望去,老板的脸上惨白“姑娘是帮我当三岁孩子哄着?老头子做生意几十年了,还没见过吃霸王餐用纸当钱用!”

  纸纸?

  夏七念不可思议。

  这可是人民币啊。别说一笼包子了,就是买下他整个店铺也毫不夸张。

  “哎哟姑娘,没钱就不要装作阔气嘛,您看我们掌柜的也不好做啊!”店小二肩上搭着抹布跑过来,乐呵呵的冲她挤眉弄眼,“这次的饭钱我帮姑娘垫了!”

  啥?夏七念郁闷的望着他,着小伙子,笑的倒也阳光。

  掌柜的看到有人垫钱,骂骂咧咧的说了句“穷鬼”便转身招呼客人去了,店小二在夏七念耳边低语一番,便被掌柜的急急换去打杂。

  穷鬼?到吸凉气夏七念暗自腹诽。

  顶着众人神经质的眼光,夏七念落荒而逃。

  她,夏七念,虽不富裕,但至少在现代也是个自食其力的富二代。

  穿越这鬼地方,做了丞相千金,倒成了穷鬼了……一度无语中。

  再说呢,若歌在昏沉中醒来,冰凉的气息滑过肌肤“喂”

  接连叫了几声没回应,身上沉重的很,张开双眼疑惑。

  怎么睡在地板上?

  揉着太阳穴爬起,全身乏力的很,若歌,感觉全身被抽空一样,难道是昨晚太过激烈了?

  顺着睡前的思绪回想,那张倾城容颜便浮在眼前,俏皮可爱,不骄不躁……恩,似乎那个该死的女人给他吃了尽兴的药丸?

  视线停留在床褥上,并没有意料之中的大片血红色,床单干净的平躺在那里,上面绣着大朵海棠,纯洁,干净的一尘不染。

  地上凌乱的丢着他的睡袍,只是女人的袍子工整的堆在那里,一切都和之前一样,心里疑惑的走近梳妆前的铜镜子,下身那个地方完全没感觉。

  透过镜子,若歌,青筋暴起。

  修长八尺的身体,自然是无可挑剔,只是,身上的乱七八糟的画,他的确是看不出出自哪位大师之手。

  我是王八蛋,臭混蛋,流氓?若歌嘴角抽搐。

  。左脸欠抽,右脸欠踹。驴见驴踢,猪见猪踩?

  愤怒的神情变为疑惑。

  腿上胳膊上,写满了他叫不出来的名词,还有大片的线条构成的奇怪的东西。

  是他才疏学浅?还是她博大精深?

  若歌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白如雪的肌肤,被墨水染得变了颜色,有些好笑,不过下一秒他便笑不出来了。

  推门而入的侍女,惊慌的掩面,手上的盘子掉落在地上,宫里的老麽麽喜庆满面的走来,跨进门的那刻,便也失声惊叫。

  啊啊啊

  啊啊天啊

  若歌黑着一张脸,随手捡起地上的袍子披上,青筋暴起,嘴角抽搐,手颤抖的指着那群老宫女。

  “滚出去!”

  一字一句,平静中带着不可忽视的怒气!

  失声惊慌的宫女,由原先的惊恐转变为欣赏,涂满胭脂水粉的脸上,带着一丝红晕,被一声怒吼吓得惊慌失措,个个花容月色的走出去。

  “最好管住你们的嘴!要是走露半点风声”

  “是是是!奴才们不敢!”

  泡在浴桶里,依旧沉着脸色,怒气未减,伸手抓起水里漂浮的玫瑰花瓣,紧紧捏在指尖,直到玫瑰红的汁染红了指甲,将花瓣放在指尖,某人的脸色更黑了。

  夏七念,你竟敢逃婚?

  本太子绝不会放过你。

  什么?通缉犯?

  夏七念挤进人群,看着城门告示的标注。

  “太子妃,夏七念新婚之夜逃婚,特发此公文通缉,不论何人抓熬到重赏……”

  “此番举动,夏府怕要遭殃了!”

  “听说夏小姐回来后性子翻天覆地的改变,丞相都以为她中邪了!”

  “你才中邪了!”

  冷冷的瞪着说话的两个妇人,夏七念一把扯下告示“我知道夏七念在哪里,这告示我揭了!”

  “姑娘,你真的知道夏小姐在哪?”人群中有人质问“这随便揭告示可是要杀头的!”

  “废话!”夏七念拨开人群走了出去。

  刚没走几步,身体就僵在那里“她就是夏七念,我见过夏小姐!”

  人群开始变得骚动,纷纷朝着小身影围攻。

  抓住她可是有重赏的

  糟糕。低骂一声,夏七念溜之大吉。长跑冠军的她,那些布衣百姓自然不是她的对手。

  秋天,万物沉睡,几片凋零的叶子,衬托出繁华里的寂寞与萧瑟。

  枫叶开的火红,深厚落叶下的泥土透露自然地气息,岁月华张,恍若隔世之殇。

  一袭素衣映射红火颜色,水北天南,前世今生让人彷徨。

  偶尔几群鸦雀掠过枝头,夏七念放慢了脚步,欣赏未曾见过的景色。

  我,牵你素手,収你此生乖张。

  我,抚你秀颈,挡你此生烈阳。

  弱水三千,断桥半渡,万世轮回,诗你一方。

  红尘滚滚,三生石畔,以夫之名,免你几载离愁。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曾把这句话作为座右铭,后来人世变迁,此去经年之后,才越发觉得自己的幼稚。

  苦笑,弯腰捡起火红的叶子,放在双唇之间,你若离去,后会无期。

  那么,张民宇,我们便也如此吧。

  “哼,抓到!”夏七念被粗鲁大汗扛在肩上,“领赏钱去!”

  “喂这是我的赏钱!”随后跟来的人大叫着,上来就要抢夺肩上的可人儿。

  夏七念只觉得头与脖子分家了,疼的厉害。

  该死的,见利忘义的。

  “我的!”

  “狗屁,这妞是老子的!”

  默默的闭起眼睛,任随自己在半空中飞旋,虽然之前也曾梦想自己是个武林高手,飞檐走壁,蜻蜓点水。

  啊疼!

  头猛的撞在树上,伴着点滴血迹。

  忽上忽下,只觉得胃里翻江倒海,这种感觉和过山车的感觉到有几分相似。

  她,发誓,以后与过山车誓不两立。

  被一个人横抱,一个后空翻,稳稳的落地。

  嘴角一挑,剑眉一横,“这女子是本少爷的!”

  只觉得双颊一片绯红,埋在怀里的头,贪婪的享受他体内的温度,还有淡淡的艾草香味。

  “又来个不要命的!”威武大汗低骂了声,率先倒地。

  其余十人面面相视,你看我,我看你,最后只得把疑惑的目光投向青衣男子。

  “竟然用暗器!妈的,你是哪个道上的?”

  “暗器?”青衣男子轻蔑一笑,“你配么!”

  方才,他只是轻轻的释放了点体内的内气,他还不想一出手就置人于死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霸爱之滥情太子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霸爱之滥情太子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