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7章 过招
倾城水月2019-10-16 22:551,528

  “儿臣见过母后!”面前端庄的女人优雅的坐在鸾帐前面,这是他的亲生母亲,但他却无法开口叫她。

  这么多年,若曦一直过着被人唾骂的生活。他是不祥之人,所以只能被弃妃养,无法继承大统。这个女人说,将来的皇位便是若歌的,一切对若歌阻碍的人,她都要杀无赦,连若曦也不例外。

  “起来吧!”皇后淡淡看若曦一眼“曦儿最近在忙什么呢?”

  “读读书,赏赏月,品味生活。”若曦回答的极其简练,这个女人面前他不得不时刻小心。

  “歌儿大婚那天,曦儿去了何处?”

  “赏月!”

  淡淡的看着殿下卑躬屈膝的人,皇后冷哼一声。

  “这个不争气的!”

  “母后此话儿臣倒有些迷茫了。帝王家身不由己,儿臣若要争气,这天下三弟怕是得来不易!”若曦平静的看着皇后,皇后脸上发青,若曦只是微微一笑“儿臣说说罢了,母后何必那么紧张。”

  “我说过,任何人觊觎歌儿的皇位,我都不会放过,即便是我的亲生骨肉!”

  夏七念享受了和朝廷重犯同等的待遇,天字地牢,有去无回,这她是知道的。

  被绳索高高的吊起,夏七念俯视着监牢里的一切,若离的脸上挂在冷酷的笑容,有那么一瞬间夏七念很崇拜她,只是一刻,她在若离脸上看到阴谋得逞的笑容。

  “严刑拷打直到她画押!”

  若离冷眼看着被夏七念,像狱卒吩咐。

  看着若离的背影,夏七念觉得自己死定了,这清冷的背影与那绝美的容颜格格不入。

  “觊觎?”若曦冷笑“我要的东西从来都不需要觊觎。”他看到皇后脸上僵硬的表情,以及眸子里露出的杀气沉默,忽然的抬起头,若曦望着皇后呢喃“有这么一刻,我多希望我是不祥之人,能克死我的亲生母亲。”

  端坐的女人脸色一沉,品茶的动作僵硬。若曦出生的那天,公里的占卜师便说,这个孩子是不祥之人,能克母。她不相信这个笑容灿烂的男婴会是不祥之人,直到若曦三岁那年,凡是触碰若曦的人不是染了瘟疫就是离奇死亡,而她也因为瘟疫缠身一病不起。

  “混账!”女人死死的盯着若曦,“畜牲!”

  “若母后愿意赐我一件心爱之物,皇位我拱手相让!”若曦平静的看着她“我要夏七念!”

  “不准!”皇后剧烈的咳嗽,咬住下唇的牙齿开始打颤。她没想到若曦竟然这么明目张胆的要人,并且还是以皇位相要挟。这还是那个言听计从的若曦么?

  “那母后就别怪儿臣!”若曦愣愣的看着她。他只要夏七念,只要她啊,为什么不可以?从小到大若曦没找过她要任何东西,仅此一次而已。

  “啊”银针插进身体的刹那,夏七念几乎昏死过去。

  此刻她已经被折磨的不成人样了。身上悟出的疤痕,疼的撕心裂肺,总是这样她也不愿意屈打成招。

  “招不招?”狱卒狠狠的一鞭子,鞭子上沾满了盐水,每一鞭子下去,夏七念都觉得揪心的痛,白色的狱服被血染了斑斑点点,像是无数毒虫啃食肉体。

  “让我招什么?招商么?”夏七念俯视凶狠的狱卒,在狱卒靠近她的刹那,朝狱卒的脸上吐口沫。

  狱卒被激怒,狠狠的给她数十鞭,被打的皮开肉绽,夏七念并不呻吟,只是静静地看着狱卒凶狠的面部笑着。这鞭子的疼痛夏七念还是能忍受的,只是疼,并不撩人心弦,不需求饶也不需呻吟。

  “妈的,别敬酒不吃吃罚酒!”狱卒将鞭子浸泡在盐水里,换上了被烧红的铁铲,火红的铁铲触碰夏七念的青丝,烧焦的味道扑鼻而来“这么漂亮的脸蛋被烧焦了多可惜啊!”

  “站住!”走到殿门的若曦被严厉声叫住,皇后将匕首狠狠的丢在殿内,偌大的凤鸾宫内回荡着金属碰撞的声音。

  若曦没有回头,顿了顿,毅然的踏着脚步出去。

  空荡的凤鸾殿内,清冷,寂静,只有那句没有温度的话久久徘徊。

  “皇位我不在乎,我只要夏七念。”

  这世界上有什么比鸳鸯戏水还要美的佳话呢?

  皇后苦笑着。

  鸳鸯戏水何尝不是种羁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霸爱之滥情太子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霸爱之滥情太子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