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章 穿越成相府大小姐?(2)
倾城水月2019-10-16 23:013,769

  来到夏府也有几天了,别说,这丞相府果然不同凡响,除了,到处被狐媚子的阴气笼罩外。

  夏七念站在红柱子古亭的一角,凝望着园内的牡丹,出神。

  似乎……

  她是太子的未婚妻?还有三天就要出嫁?

  这么老套的剧情竟然被她遇上,好吧,她承认她不是上帝的宠儿。

  夏七念摘下一朵开得最艳丽的牡丹,狠狠丢在地上,牡丹在脚底厄运难逃,变成一汪水渍,灰色的大理石地面被染得微红。

  “小姐真是命苦,倾国容貌竟然要嫁给神志不清,面向丑陋的男子,即使是太子,下半身的命运也是悲哀。”

  “是呀,真是可怜的姑娘,大夫人离奇死亡,只留下遗孤,小姐性子刚烈,新婚之夜必定是要点什么的。”

  “就是就是,到时候又要殃及二夫人了,真是府上的祸害啊。”

  几个年龄偏上的妇女边议论边浇花,夏七念静静地听着,脸上始终是谦和有礼的微笑,淡然的仿佛一朵不染尘世的白莲。

  看来,她的身世还蛮有意思的。

  夏七念嘴角微扬,将腰间的玉佩轻轻的丢在地上,“哎呀。”看着几个妇人闻声而来,脸上露出心痛的表情“这可是昨日爹爹送我的呢,如今碎了呢。”

  弯腰拾起玉佩,两行清泪挂在脸上。

  “小姐,别难过了。”

  叫如妈的妇女轻声蹲下来,拍着夏七念的后背,看着她抽泣的样子心疼不已。

  那声安慰,夏七念反而抽泣的更厉害,微微干咳两声,拿起袖口里的手帕优雅的擦拭眼泪。

  装优雅谁不会?

  透过手帕的一角,夏七念眯起双眼看着妇人脸上的心疼,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她在无聊之余是看过几部古装剧的,没想到竟然派上用场了,也多亏从小学表演出身,她的演技真是天衣无缝。

  哼,最讨厌,别人在背后嚼舌根了,这次用玉佩提醒,下次,可就没这么好的事了。

  “你们刚才说,我娘?”夏七念起身,望着如妈,刚才谈论甚欢的妇女瞬间变了脸色,尤其是刚才那位说“祸害”的。

  “没什么,我们是心疼小姐无依无靠。”飘忽不定的眼神,打扮妖艳的妇女,怯怯“小姐真是可怜。”

  拍马屁?

  夏七念嘴角露出一丝不易擦觉的冷笑。

  她又不是马,就算需要满足虚荣心,那也犯不着用几个庸脂俗粉的妇人。

  “爹爹。”夏七念轻叫一声,绕过妇人一个箭步的蹿到夏中天的身边,狠狠的挤了开了身边打扮庸俗的女人。

  “小妈好。”

  嗲的声音让自己作呕,配上恬静的微笑,夏中天握着夏七念的手笑的半天才憋出一句“念儿,在外漂泊三个月倒也变得谦逊有礼了,真是爹爹的乖女儿。”

  被称作“小妈”的女人,倒有些不乐意,冷哼一声,捂着肚子娇嗔道“老爷,这孩子又在踢我了呢。”

  孩子?

  夏七念盯着圆鼓鼓的肚子,疑惑的看了眼夏中天。

  这么大把的年纪,身体还这么健壮?

  “爹爹,她们刚才再说我娘……”故意装作忧伤的瞟了眼几位妇人,顺便挤下几滴眼泪,“她们说,我娘是被人害死的……”

  “这几个下贱的东西,竟然在背后乱嚼舌根,来人,拖下去杖毙。”有了点成就的女人总是恃宠而骄,女人拍着肚子张扬跋扈的样子实在让人讨厌。

  “小妈何必那么紧张呢,如妈又没有说你。”夏七念冷哼一声,满意的看着瞬间惨白的脸“还是说小妈做贼心虚呢!”

  虽是疑问的语气,却得到了想要的答案。

  恩,她最爱管闲事了,总是做个大家闺秀倒也无聊,不如就帮“娘”查查案子吧,没准还能名留青史。

  “你”柳如眉指着她翻白眼,继而转为委屈的模样“老爷,你看她,不分尊卑。”

  装可怜?

  夏七念嘴角上扬,那就较量一下咯。

  “爹爹,我想娘亲了呢。做晚做梦娘亲伸着长舌头站在我的床边,她说‘念儿,要为我报仇,我是被奸人陷害的’,娘的脸色很差,想必是在地府里吃的不是很好,她的舌头很长,她告诉念儿,她回来索命,要用长舌头勒死奸人。”

  哭是女人的第一武器,夏七念总算还没有忘记自己是女人的事实。

  “好了,宝贝。”夏中天疼爱的搂过夏七念的香肩“爹爹会代替你娘照顾念儿的,念儿不哭了,都是爹爹不好,爹爹让念儿受委屈了。”疼惜的帮她擦去眼泪,夏中天转头狠狠的瞪了眼柳如眉“回去养胎,我陪念儿走走。”

  很好,就是这样。

  夏七念满意的看着柳如眉气的发青的脸,乖巧的依偎在夏中天的怀里。

  柳如眉冷哼一声,扭动水蛇般的腰,气呼呼的离去。

  满意的勾起嘴角,凝视花布绸缎的背影,夏七念恨不得一脚踹上她肥大的臀部。

  如初亭。

  默默的凝望亭子两边柱子上的字迹。

  蒲草韧如丝,磐石无转移。

  如初,人生若只如初见。

  突然的伤感侵入肺腑,没有预兆,触景生情,似一把利刃狠狠刺进左心房的地方。

  夏七念想起那句:你还记得当年大明湖畔的夏雨荷么?

  那时,和民宇窝在沙发上看电视,还珠格格是每年必不可少重温的经典。

  每每看到那句时,她都要忍不住转头问比尔康还好看的民宇:你还记得当年主题公园的夏七念么?

  “丫头,别难过了。”夏中天红了眼眶,以为夏七念是怀念自己的母亲,双手敲了敲她的额头“这座亭子是以你母亲的名字命名,你母亲是这世界上最美的女子,念儿的长相神似你母亲,尤其是不经意的微笑。”

  最漂亮的女子?夏七念脱口而出“有相片么?”

  “相片?”夏中天疑惑的望着她。

  念儿悲伤过度都说起了胡话了,赶紧吩咐府上以后不准提此事。

  忘记这是远古时代了,夏七念熄灭了眼里的饶有兴趣“额。相片就是像人的骗子。念儿此次出去遇见不少骗子呢。”

  我晕,这是多烂的借口啊

  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

  夏中天满脸怒气“念儿,你怎么能说你母亲是骗子呢?太不象话了!”

  “哎哟,爹爹”夏七念挽过他的手臂,撒娇“念儿不是这个意思啦,念儿是说外面很危险,以后念儿再也不要离开爹爹了。”

  这句话听着还算满意,夏中天满脸笑容,帮她捋了捋额前的头发,“那念儿总要嫁人的吧,这么如花的姑娘,我这老头子可招架不住。”

  “念儿才不要嫁人,念儿要待字闺中做个剩女。”话一出口,夏七念便后悔了。

  果不其然,夏中天的脸色极其郁闷。

  这丫头莫不是中邪了吧?

  夏七念想着要怎么搪塞过去,夏中天却出乎意料的平静,拉起她的手坐在石桌上,沏上一杯清茶。

  端着茶水,沁人的清香在鼻尖环绕,恩,西湖的碧螺春。

  这种味道,民宇最喜欢喝的。

  “再过几天就是念儿与太子的大婚了,爹爹要给念儿一个不同寻常的婚礼。”夏中天一想到这事就忍不住泪流满面,这不,当着女儿的面抽泣的更凶了。

  被他的举动弄得漠然,夏七念闷闷的憋了一句“我才不要嫁人!”

  死老头,要嫁你自己嫁。

  口口声声说疼我爱我,竟然背地里把我嫁给五大三粗的太子,还不是为了你自己的地位。

  “这可是皇上亲自赐婚,不可胡闹。”夏中天严肃的看着她“欺君之罪是要诛九族的!”

  “君在哪里?”

  “说的好!”

  随着几声大笑,穿着朝服的男子出现在身后,夏中天慌忙拉着夏七念下跪。

  早已吓傻的夏七念跪在冰冷坚硬的鹅卵石上,膝盖生疼,跟着夏中天含着那句耳熟能详的万岁万岁万万岁。

  “朕的儿媳果然不同凡响。”居高临下,正气凛然,全身充斥着帝王家的威严。

  “小小女不懂事还请唔皇见见谅。”夏中天语无伦次。

  “起来回话。”皇上找个地方坐下,看着相继起身的二人,笑容和蔼。

  “皇上您是何时来的?”

  试探性的问,皇上不怒反笑,这样反常的皇帝还是生得夏七念的喜爱。

  “朕无所不在。”

  哈哈的笑声让人觉得几分亲切,毕竟伴君如伴虎,夏七念也不敢造次。

  “皇上真是有趣呢。”

  “是朕的儿媳妇有趣!”连笑容都显得高贵,帝王之家的男人都是如此么?

  为何太子没有遗传他的基因呢?

  夏七念有些好笑自己的想法,失声而笑,略有几分失态。

  一旁无奈的夏中天,无奈的擦着额头的冷汗,这丫头出去三个月完全的变了性子。

  还望皇上大量莫要怪罪才好。

  “念儿笑什么呢?”

  “没什么,想到个笑话,皇上要不要听听?”夏七念察言观色的能力是公认的好,得到应允后,迈着莲步走进正襟危坐略带笑意的人身边“有个农夫养了只鹦鹉,你拽它左脚他会说欢迎光临,你拽它右脚他会说恭喜发财……”

  看着夏七念双手背后,莲步踱来踱去,一副先生模样,皇上忍不住问“那拽它两只脚呢?”

  恩哼?鱼儿上钩了。

  饶有兴趣的盯着一脸认真的皇上,夏七念笑的前俯后仰。

  原来,“调戏”皇上这么有趣。这一次穿越,值!

  摸上摸下,瞬间变了脸色,皇上有些惊讶“念儿,回朕的问题!”

  “两只脚一起拽,他会说‘他妈的,你想摔死老子啊’。哈哈哈!”

  皇上楞了楞,继而哈哈大笑。

  看着笑的狂妄,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她,夏中天捏了把冷汗。

  夏七念也跟着随性的笑着,毫无大家闺秀的模样。

  哎呀,竟然忘记带手机了

  要不,拍到皇上愣神的呆样子,会不会一炮走红呢?

  皇上看着她,心里疑惑,传闻的夏七念可是样样精通的才女,面前的倒像是个叛逆不羁的野丫头,不过

  凝视咧嘴傻笑的女子,皇上品了口清茶。

  这样的女子,老三可偷着乐了。

  夜幕将至,皇上算是微服私访,在丞相府用过晚膳,又听了夏七念讲了几通笑话,才伴着暮色离去。

  刚一走,夏中天与柳如眉脚下一软,摊了下去。

  夏中天还没来得及数落,夏七念就脚底抹油,溜之大吉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霸爱之滥情太子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霸爱之滥情太子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