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0章 冷战
倾城水月2019-12-13 12:593,498

  若歌就是个牛脾气,从来都是说一不二,夏七念总算了解几分他的性子。

  嗯,不见就不见。

  这几日夏七念倒也觉得舒坦,品茶,研究女红,带着明儿念诗词,日子别提有多惬意。

  院子虽大,还是有冤家路窄的时候,这不,夏七念看着灵儿娇嗔的挽着若歌的胳膊,挤眉弄眼的像是宣告自己的胜利。

  “太子妃,您与太子已经冷战十多天了……”流苏帮她整理衣服,漫不经心的提醒着“咱们和太子道歉吧!”

  “道歉?又不是我的错!”夏七念撇嘴。就许他霸道,冷言冷语,肆无忌惮,就不许她说了个名字。

  “太子养尊处优的,难免……”

  生气的打断,夏七念激动“本太子妃就不养尊处优了?”

  流苏赶忙道歉,不过脸上却是带着笑意。太子妃虽贵为千金,身份高贵,却半点没有等级尊卑的架子,她庆幸她跟对了主子。

  “太子夜夜来主子的轩辕阁,主子可算是守的云开见月明了!”灵儿的贴身丫鬟小心翼翼的帮她梳理,青丝三千配上繁琐的饰品,整个人看起来雍容华贵。

  “嘶”灵儿皱起眉头“没长眼睛啊,滚开!”

  被推倒在地的丫鬟求饶“奴婢该死,奴婢该死,主子息怒……”

  “主子,太子爷来了!”年轻的公公俯身禀报,笑的谄媚。

  灵儿一听说赶忙带着饰品,对着镜子做出甜美的微笑“起来,别让太子看出破绽!”

  “太子来怎么也不说一声。”灵儿双手放在他的胸膛不断往下,“这大早的,想必还没吃饭,不如妾身准备点东西一起用膳。”

  “快去吧!”

  闷闷的声音,灵儿迈出门槛的步子停住“爷,是不舒服么?昨晚妾身伺候的不好么?”

  “没事,和父皇讨论国事,有些累了,快去准备早膳!”

  看着他苍白的脸色,灵儿不再说话。

  “太子妃,您这是要做什么?”流苏急急的跟在后面,夏七念手拿弓箭,一副侠女打扮。

  闻声望去,若歌看着气冲冲的夏七念,跟了出来,四目相对,夏七念无视从他身边绕过。

  叫住流苏,若歌阴沉着脸“太子妃要去哪?”

  “回太子爷,太子妃说要去打猎!”流苏急匆匆回答便追了过去,这一身打扮,太子妃恐怕又要惹出事端了。

  夏七念拿着弓箭,侠女风范,拉弓对着盘旋的候鸟射去,嗖的一声,正中腿部,眯起眼睛看着飞过的白鸽又是一箭,嘴角露出嗜血的微笑。

  若歌静静的看着一幕,愣神,直到听见宫女的求饶声。

  迎面走来的宫女被一箭射掉头上的发髻,珠宝配饰散落一地,这一箭稍有偏移,一条人命就葬送了,宫女吓的腿发软,夏七念面无表情的看着她,这宫女是灵儿宫里的,看来这下她又惹上大麻烦了。

  “滚开!”

  “太子妃,奴婢什么罪,就算是打扰太子妃涉猎也罪不至死啊……只是宫里面实在不是狩猎的地方啊……”宫女跪在地上,嘶声力竭,泪流满面。

  “感情还是本太子妃的不是了?”夏七念眯起眼睛“抬起头来我瞧瞧!”

  “将太子妃带下去关起来!”若歌凝视她,夏七念毫无惧色的回瞪,被一群人拉去再次关起了禁闭。

  目睹这一幕,灵儿淡淡的笑了,轻移莲步,“爷,该吃饭了,姐姐娇气得很,爷莫要怪姐姐!”

  若歌面无表情,看着守在凝苑阁的侍卫,夏七念站在竹窗前,双手环胸,嘴角扯过一丝笑容。

  月色姣好,夏七念闲得发慌,不费吹灰之力翻过竹窗,坐于亭中两首托腮,皎洁的月色打在脸上,带着晚间露气,看起来宁静又美好,突发雅兴,命人拿了软剑,在亭子的圆柱上刻着只有自己才看懂的字符。

  白晃晃的光打在她脸上,显得苍白,灵儿住的院子,隐约亮着烛光,透过窗子的两具翻云覆雨的身子清晰可见,嘴角扯过一丝冷笑,赏月的兴致全无,这姣好的月色为何偏偏被如此不堪的画面打断。

  依稀可以听见灵儿的喘气声,还有魅惑的叫床声,不大不小,恰到好处,正好她可以听的见。

  这些日子,若歌都是日日夜夜的往灵儿的屋子跑,一呆就是一整天,晚上屋子便也早早熄了灯,魅惑的喘气声一清二楚,夏七念的屋子虽是正屋,却与灵儿的屋子相隔不远。

  “明儿,夜这么深,为何站在这里?”夏七念蹲下来捏着他的小脸,稚嫩的小脸被冻的通红,脸上扬起灿烂的笑容,站在风里,安静的望着灵儿的屋子。

  “母亲不也没睡。”人小鬼大,明儿眨着大眼睛,夏七念一愣,有时候差点真以为明儿就是她的孩子。

  “母亲出来赏月,明儿这是要做什么呢?”帮他拉了拉衣服,宠溺的拍着他的小脑瓜“今天的功课做了么?”

  “回母亲,儿臣全部做完了,师傅今天夸我聪明,我告诉她是母亲您的功劳!”

  “乖孩子!”看着他稚气未脱的脸,夏七念吸了吸鼻子。仔细一看明儿长的和若歌有几分神似,尤其是那双摄人心魂的眼睛,看着总是隐约的让人心疼。

  “母亲你怎么哭了?是明儿说错什么了么?”

  “没事!”夏七念将他拉在怀里“回去睡觉吧!”

  “儿臣还要等亲母陪我赏月呢。”明儿仰着小头看着圆月“亲母说今天十六。”

  赏月?夏七念瞟了眼屋子内翻云腹水的二人,玉手捂住明儿的眼睛,竟这样静静看着,娇嗔声让人有几分酥软,夏七念可以想象出若歌是多么的尽兴,灵儿又是多么用心的取悦他。

  搬开她的手,明儿仰着头疑惑的看着她“母妃,亲母是不是生病了?为什么叫的这么凄惨?爹爹是不是欺负亲母了?”

  凄惨?果然是个孩子。夏七念俯身抱起他,在他的脸上亲了下,吹弹可破的肌肤被冻的冰凉“乖乖回去睡觉,明早母亲带明儿出宫去玩怎样?”

  大眼睛里顺便绽放光彩,小脸露出惊奇“母亲真的会带明儿出宫去玩?”

  “母亲答应你自然不会食言,明儿要乖乖回去睡觉!”看着明儿兴奋的样子,她吩咐流苏将他送回去,自己则是漫无目的的在院里游荡。

  皎月如纱,即是宿命,又何必逃避,倒不如随了那场江南烟雨。世人都说盛世浮夸,却不知一场烟絮一场遇,一见倾心一出戏。

  床上的二人依旧翻云腹水,她一袭素衣长袍蹲在那里,仿佛世界之大没有她容身之处,长裙顺着草色延续,直到与月光交接。

  轻轻为她披上衣服,抚摸她的发丝,眼神如此怜爱,恍然回头,如火的眸子,有着不一样的情愫,尴尬后退了几步,她随意的笑了笑。

  “二哥是来找太子?夜这么深,太子安置了。”

  “既然三弟安置了,太子妃为何独自在这?”剑眉一挑“赏月?”

  咳咳尴尬的笑了笑,蹙眉凝望“我在望月思乡!”

  “还是休息吧!”二皇子帮她里了里衣服,貂皮袍子的帽子盖她在头上,笑的温暖,大手捧着她的脸“弟妹这样倒有些像是狐仙!真美!”

  若有所思的看着夏七念的双眼,对上那双如水般的眸子,夏七念此时红透了脸,一个转身便离开他的视线“狐仙?自古红颜祸水,念儿只要不做一汪祸水便知足了。”

  “身在帝王家,许多无奈,弟妹无需太介意。”瞟了眼床上的二人,他笑的魅惑“太子妃是吃醋了。”

  她才没有。看着她急忙解释,不知所措的样子,一把将她拉入怀里,二皇子笑的轻浮,夏七念猝不及防倒在他怀里,双脚不着地面,看着这一幕,唯美不失宁静,若歌停下了再次进攻的动作,静静的看着他将她拥入怀中,她把头乖巧的埋在他的怀里。

  “爷……”

  “没事!”若歌一抬身子,挡住灵儿望去的视线,“不早了,休息吧。”穿带整齐夺门而出,灵儿的那一声“爷”被淹没在摔门声中。

  灵儿静静看着宁静的一幕,看着若歌焦急的样子,暗自握拳,指甲深深嵌进肉里,带着淡淡的血腥味,三分忧伤,七分妒忌。

  一手愤怒的扫过梳妆台的胭脂水粉,散落满地,就像是她的心瞬间落入低谷,将床上的被子狠狠的丢在地上,双眼布满血丝“夏七念,我要杀了你!”

  为什么?她分明看到二皇子眼里的怜爱和分别时的不舍,这个男子很温暖,温暖到下雨天都可以不要雨伞,二皇子到底是什么心态?刚才的那一幕脑海挥之不去,想起,夏七念就全身发热,他的怀抱真的很暖和,连语气也是暖暖的。

  想着,猝不及防的撞上人,抬眼便见若歌黑着脸,无奈扯过笑容,夏七念径自从他身边绕过,经过的刹那,胳膊被轻轻拽住,二人相对,小鹿乱撞,想要抽回的手被握的生疼,背对着她,若歌不知为何难受,只是不愿她就这么离开,这种愤怒却不知缘由的感觉,他第一次有。

  “爷还没睡,妾身要安置了。”

  “不许!”

  有些好笑,夏七念甩开他的手,转身直视他“你凭什么管我!又不是我的谁!”

  “那他呢?二哥是有家庭的人!你最好给我本分一些!”

  “是啊,我就是水性杨花又怎样,至少我还是夏七念,爷若是看不惯,那就把我拖出去斩了,眼不见心不烦,岂不是很好?”

  一句话噎得若歌无言以对,静静地凝视她,她的脸由生气涨的通红,眼角一行清泪缓缓流下,他放下她的手,突然感觉崩溃,无力呼吸。

  被撩拨的心弦,目送她渐行渐远,留一副未完整画卷。若歌凝视她消失的背影,将自己落寞的背影丢给月色。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霸爱之滥情太子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霸爱之滥情太子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