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9章 那个男人是谁?
倾城水月2019-12-13 12:572,929

  夜幕中,若歌一把扯掉她的袍子,怒视着她,准备欺身而上,一个激动的空翻,夏七念披上袍子,拿着水枪和弹弓狠狠的宣泄自己的愤怒。

  这是?灵儿被吵闹惊醒,转身跑回房间拿了袍子,朝若歌跑去。

  “爷,这是在干吗呢?”帮他擦去脸上的水渍,灵儿瞪了眼夏七念“这大早的姐姐这是要做什么?”

  看着挽着若歌进了闺房,夏七念一挑眉。

  “爷,我去准备热水给你洗个澡。”灵儿一边往外走一边含情脉脉“姐姐真是个不省事的人!”

  给他披上衣服,灵儿有些惊喜有些娇羞的呢喃“爷,妾身……想要爷!”

  看着她,若歌狠狠的吻上双唇,双手揉搓的力道也加重,被退去的衣服凌乱的放在一边,灵儿一边回应,一边叫的娇嗔。

  “爷爷唔妾身好舒服”

  完事之后,若歌起身穿好衣服,洗个热水澡,去给皇上问安。

  “哮喘不宜过悲过喜!以后儿媳给父皇讲笑话时应当注意了!儿媳不孝!”

  “不知者不罪!”皇上躺在床上,喝了夏七念做的补品,气色也好了不少。

  “儿臣给父皇请安!”若歌身着浅蓝色袍子,面无表情,淡雅行礼,淡淡的看了夏七念一眼。

  “歌儿,怎么不和念儿一起?”

  “父皇,念儿还不是急着来看父皇嘛,太子公事繁忙,儿媳便想让太子多睡一会!”

  夏七念说谎真是面不改色,皇上似乎擦觉到什么“念儿何时给朕添个孙子?”

  这句话噎得若歌和她半天沉默。

  说起这事,若歌火冒三丈。

  他堂堂太子爷,竟然被自己女人拒之千里,前些日子倒是听大嫂说起这事,似乎猫腻不小。

  “父皇……”夏七念掩面,“父皇就知道取笑念儿!”

  皇上一阵爽朗大笑,夏七念赶忙转移话题。

  各式各样的花里胡哨的东西,逗得皇上哈哈大笑,心情大好。若歌看着跳来跳去,活跃的像只猴子的夏七念露出了笑容,最好,在他面前,她也可以这般模样。

  “歌儿。”

  “母后安好!”

  出来散心,却不想,碰到他最不想见的人,若歌只是淡淡一笑,毕恭毕敬行礼。

  望着殿内的二人,皇后温婉一笑“念儿那孩子又在逗你父皇开心了!这朝阳殿有多久没有这样开环大笑了呢?”

  “念儿性子活跃,父皇宠爱,还望母后多担待着!”说话间,若歌看了眼殿内坐在龙椅上的夏七念,双腿盘膝,手舞足蹈。

  “既是歌儿喜欢,母后自然是多担待着!”皇后拉着他的手,徘徊着“歌儿有没有想过纳妾?”

  面不改色,若歌依旧是保持着微笑,与她的距离也是恰到好处。

  “儿臣未有此意!”

  “傻孩子,念儿性格不适合母仪天下!你父皇有意立你为储君,将来你登基必定要有贤内助你才好!”

  虽然皇上没有明说,可以看出,皇上心中立储人选不是三皇子,便是二皇子。

  二皇子虽是她嫡子,从小由林妃抚养成人,与她关系自然不亲,她也自然不会让皇上立他为储君,大皇子整日舞文弄墨,虽德才兼备,却优柔寡断没有帝王之气,眼下做合适的就是若歌。

  “父皇身体还健壮!”若歌淡淡的说了句,‘儿臣告退‘转身离开。

  “听漠然说,你还没有和念儿圆房!”漠然是宫里的老红人了,也是皇后的左右手。

  若歌愣神,回头淡淡一笑“这事就不劳烦母后操心了!”

  岁月静好,夏七念坐在梳妆台前歪着脑袋,这宫里确实无聊,高高的城墙,她好比笼中鸟水中鱼。

  夜幕将至,透过窗户,可以看见西院,若歌的屋子灯火通明,他低头表情认真,似乎在规划着什么。

  感觉到炙热目光。若歌抬起头对上那如水的眸子,夏七念尴尬笑笑,别过头,镜子里的她双颊泛着红晕。

  “太子妃,夜深了,该安置了!”流苏抱着被褥进来“要去叫太子么?”

  “不用了!”接过被褥,夏七念莞尔一笑“还是不要打扰太子用功,你也早点休息吧!”

  可是……流苏还想说着什么,夏七念也早已经就寝,无奈的叹气,流出默默的走出,掩上门在风中打了个寒战。

  穿着睡衣,夏七念,蜷缩在一起。古代真不是好地方,没有电热毯,还没有空调,连火炉都没有。

  看着熄灭的灯,若歌合上手里的书,轻轻推开了门。

  “夏七念”若歌一声嘶吼后突然泄气“我们圆房!”

  圆房?夏七念一股爬起,指着他支支吾吾“你敢敢碰我,我告你非礼!”

  若歌掀开被子,欺身而上,凝视着她的衣服愣神,“夏七念你这是穿的什么!”

  说话之际衣服已经从肌肤滑落,扯过被子护住身体“现在最流行的睡衣,有点品位好不!”

  “本太子对女人向来不缺品味!”若歌扯过被子,看着她,情欲大发,他的动作变得粗鲁,夏七念不断地反抗,却也无济于事。

  “念儿念儿”若歌在她耳边呢喃,原本僵硬的身体变得酥软。

  夏七念怒意上升,一口咬住了他的薄唇。

  轻柔的吻落在脖颈之处,一点一点温柔的向下,她心跳加快,身体里很热很热。

  被放到在床上,唇齿热烈的纠缠中,肩膀的发丝被放在一旁,她的心都快跳了出来。

  他问她“为什么不反抗,你应该知道我下面会对你做什么?”

  她的声音沙哑,“民宇……对不起……”

  他突然变得狂暴,不一会儿,夏七念便承受不住,昏了过去,若歌虽然意犹未尽,也只好作罢。

  看着她泪水与汗水相错的脸上,心里不知是何滋味,她只是一遍一遍的叫着“民宇……对不起……是念儿不好……”

  一夜,若歌辗转难眠,坐在旁边,听着夏七念呓语,每一句话他都听得揪心,她的话语似乎在告诉他,她爱的有多深。

  流苏不小心打翻盘子,惊醒了她,翻滚了身体,疼痛瞬间刺入骨髓,头发凌乱,面色绯红。

  等到流苏走后,夏七念慌忙的掀起被子,床单上大把的红刺痛眼睛,那片红将那朵海棠花染的刺目,耀眼的很,泪在此时无声的滑落。

  双手环胸倚在一旁,若歌凝眸。

  直到她穿好衣服,他才走了进去,夏七念并未言语,只是握着脖子上的戒指发愣。

  “夏七念,收拾一下,给母后请安!”本想好好和她说话,想起昨晚就怒火冲天。

  她不多说,坐在镜子前整理自己,一把扯过她,若歌怒视她。“痛……”

  那个地方……

  “那个男人是谁?”若歌冷眼冷语“最好坦白!”

  “你干嘛?弄疼我了!”夏七念狠狠地甩开他“妈的,你不是女人不会了解做了后到底有多痛!”

  脸色有所缓和,若歌挑起她的下巴“那个男人是谁?”

  “那个男人?”夏七念疑惑。妈的,这男人,脑出屎了?

  拍

  被狠狠的甩了耳光,若歌怒吼“民宇是谁?”

  捂着脸,擦去嘴角的血液,夏七念冷笑“我男人!”

  “很好!”

  若歌冷笑,扯掉她头上的发簪,将她狠狠的摔到床上,扯掉她的衣服,夏七念失声哭泣。

  “不要……求求你……不要这个样子……啊疼”

  她越是求饶他越是猛烈,将所有的怒气全部宣泄了出来。

  连续做了几次,很久之后,若歌停止动作,夏七念无力的拽着被褥。

  “以后不要让我看到你!”

  望着背影夏七念有些好笑,帝王家的男子都这般禽兽不如?

  不想看到我我还不想看到你呢这辈子都不想

  可笑的男人,霸占了她身体,还理直气壮的质问她,得了便宜还卖乖。

  那个男人是谁?他是谁管你鸟事啊!

  她夏七念想要多少男人就要多少男人,就算是太子也不可以限制她的自由,她与他只是有名无实的夫妻,从就没把他当回事。

  他是谁?总不能说他是她没穿越之前的爱人吧她一说,那个滥情太子还不直接给她拖出去斩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霸爱之滥情太子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霸爱之滥情太子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