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7章 家礼风波
倾城水月2019-10-16 23:012,969

  一早醒来,才发现门外等了一群人,倒是很有规矩,一声也不吭地候着。夏七念才想起来,在这府里,她坐的是正室的位置。

  五年前,他也不过是十四岁的毛头小子一个,那时,他只是是弃妃的次子,遭人唾弃,不被宠爱,真难想象他是怎么一步步走来。

  这府院不算大,前前后后两套园子。左边还有一片古亭。

  前园多半是会见宾客,后园住着家眷,夏七念住在后园正院的南屋,西屋是若歌的书房,东屋是处理家事的正堂。西跨院住着若歌的妾室,北跨院是下人住着。至于左边的亭子,空无一人,若歌不许任何人踏进,只是听下人说起,里面关着一个女疯子。

  走到堂间一个个都对夏七念行了礼。

  入正屋,刚刚落座,那个妾室就端了茶进来,夏七念饶有兴趣看她身边紧紧跟着个四五岁的小孩。

  早就听说,皇室的儿子到了十四岁大多被指配了妾室出宫单过,也听说皇室生嗣早,还知道若歌有个儿子,可当这么个大小人出现在眼前时还是微微有些不适应。

  “灵儿拜过太子妃。”她恭恭敬敬的跪在夏七念面前,身边的小孩也跟着跪下。

  笑着接过茶,夏七念品了一口,“快起来吧。”

  这种宫廷礼仪,真是繁琐的很,从头到尾她都皱起眉头,却还要保持得体微笑。

  她,夏七念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要不是为了保住夏家府邸,她早夺门而出了。

  自己的任性,皇上一道密旨,她便与皇帝签立了一纸契约。

  灵儿颤了颤唇际,起了身,拉过身边的小人,“明儿,还不去拜过母亲。”

  小人一脸稚气眨着眼睛,“儿子给母亲请安。”

  夏七念笑着一把拉了他在怀中,示意流苏拿出一早准备好的见面礼,是一块上好发翡翠。把玉佩系在他腰间,余光看着灵儿一脸不为所动的神情。眼里暗暗打量这位有缘跟自己共事一夫的女子,也隐隐感觉到了如此骄傲的女人一定不容易相处。

  眼瞅着茶杯,夏七念叹口气说:“我年轻不懂事,往后少不得姐姐多担待了。”

  她微微一笑,答得客气:“太子妃谦逊了,皇上亲自操办婚礼,何等富贵,今后还望您包容着我们母子。”

  包容的前提是在你不得罪我的情况下。夏七念心里默想着。

  若歌淡淡的扫夏七念一眼,霸气十足,“准备准备,去拜见长辈。夏七念你最好给我好好表现!”

  “表现你妹啊!若歌你最好给我好好说话!”

  看着镜子里,夏七念愣了愣,繁琐的头饰衣服,未免显得有些浮夸,取下头上的繁琐,拿起自己去黄山写生买的两元发簪带着头上,露出满意笑容。

  轿子停在宫门外,帘子掀了,流苏伸出手扶夏七念下轿,走出轿,被眼前气派的景象吸引,夏七念拿起意外带了的手机疯狂拍摄。

  “你拿个破玩意在干嘛!我先去哥哥那边,一会自然会有嫂嫂出来带你。”若歌的声音依然淡淡的。

  夏七念不出声,就当应了,不死心的朝他后背瞪了眼“这可是个好东西!没文化真可怕!”

  穿过前院,便看见迎面走来雍容华妇,气质卓然。若歌忙上前道:“二嫂今个到是来的早。”

  来时应了若歌要求,看了家里的族谱,心下揣度,原来她是二王爷的正室,二王爷据说是深得皇心,也难怪他女人是这般通身的气派。

  没等若歌说话,夏七念甜甜的叫了声“二嫂安好!瞧二嫂这衣服,这气质,真是人中凤啊!二嫂在现代啊可算是个大美女,追你的人可以绕地球跑十圈了!”虽然说辞有些夸张,夏七念觉得这女子确实长的不一般。

  还好之前被老师逼着看过《甄嬛传》和《步步惊心》,学了些礼仪。

  她有些茫然,依旧是笑着对若歌说:“弟妹真是乖巧的很,这长相也自然没的说!”说罢一笑,伸手捏了夏七念的手:“弟妹,我先带你去见见嫂子们和几个妹妹。”

  入了间厢房,满屋子的水粉胭脂味,见我们进来,年纪轻的都站了起来,丫头女官们赶着过来行了礼。

  规规矩矩临着二嫂坐了下来,夏七念有些反胃,掩面吐了起来。

  年纪较长应该是大嫂,她一手扶了夏七念,转脸对儿嫂笑说:“这老三也真是能耐,这不,才刚入得洞房,弟妹就开始反胃了,这下父皇可要奖励老三了!”

  言外之意便是指责夏七念,人品不正。

  灿烂一笑,“大嫂入府这么久竟然没怀孕,这不,被我这个新人抢先了,哎哟,妹妹真是该死呢。虽然,七念很想帮太子生个皇子,只是眼下身体不佳,怕是要好一阵子了,大嫂不添人口,妹妹哪里敢呢!”

  “女人还是不要太锋芒毕露了好!“大嫂品着清茶,眼神瞟着夏七念“不然啊,会让男人觉得没面子!”

  “面子能当饭吃么?虚荣的武器!”

  “见过嫂嫂们了。”正当二人斗嘴时,门外一个甜甜的声音响起,转头望着,走来的小女子乍眼极了,穿金色小褂,淡黄的长裙飘逸着。

  “这是浅渊,已故镇国将军的女儿,一直在皇后跟前。”二嫂介绍着。

  浅渊走到我面前,含着笑意,“新嫂嫂果真是美人呢。”

  “这丫头真会说话!”夏七念刚想使劲的夸她几句,下面的话便让她皱起眉头。

  “怕是要把太子的锋芒都占了呢。”

  狠狠的瞪了眼她,夏七念上扬嘴角,“这丫头嘴巴就是甜!”

  激将法,你太嫩了。

  浅渊见夏七念依旧一脸灿烂,觉得无趣,看见若歌走来便扑向他怀里,声音软的让人无力“若哥哥!怎么这么久,皇后还在等着呢!”

  看着夏七念玩着手指甲,若歌一把推开怀里的人,抱着夏七念朝外走去“我带念儿去母后那里!”

  不顾夏七念的反抗,将她带入凤仪宫,皇上皇后正襟危坐,开口的是浑厚有力的男声“歌儿,这样成何体统!”

  一跃,稳当落地,夏七念狠狠的瞪了眼若歌,跪地“儿媳妇给父皇母后请安!”

  不知为何,皇后看若歌的眼神充满敌意,夏七念余光瞟着,皇上倒是满脸喜悦。

  “念儿今天可有笑话要说?”

  “有啊有啊!”夏七念一跳三尺,双手欢呼,激动不已,嘴里哼着调子,跳起了舞蹈。

  江南。这舞蹈一出来,夏七念便火了。

  看着夏七念不断乱跳的步子和扭动的身体,若歌黑着脸,皇后自然是喜欢大家闺秀,殿下疯狂扭动,乱蹦乱跳的人就像是全身抽搐,让她心里厌恶。

  夏七念仍然沉浸在歌曲的调子里,哼着连她自己都听不懂的语言,原本正襟危坐的皇上躺在龙椅上笑的眼泪直流,四脚朝天像个孩子,爽朗的笑声响彻大殿,进来的大嫂二嫂被眼前的景象惊呆,讶异张大嘴巴。

  过了十几分钟,夏七念将调子跳了两遍后,疯累了便也停了下来,若歌愣神的望着她,苍白的脸做着不雅观的动作,像是个纯爷们。

  “皇上,好不好笑啊?”夏七念擦掉脸上的汗水,跑上殿去。

  “哈哈哈哈念儿,这是抽风了。”皇上不断地手舞足蹈,笑的语无伦次,捂着发疼的肚子“这舞蹈有意思,有意思,哈哈哈”

  夏七念也跟着露出爽朗的笑容,皇后皱起的眉头有所舒缓,虽然动作不雅,毫无形象,至少博得皇上一笑,几十年了,几十年没有见过皇上笑了,如今还是这么爽朗,心里不免有几分感激夏七念,也有几分妒忌。

  “哈哈哈”皇上的笑声变得奇怪,大口的喘着粗气,脸色发白,嘴角抽搐,气息微弱,吐了几口白沫便顺着大殿的梯子滚了下去。

  “皇上传太医!”皇后率先跑下来,“来人,把夏七念给我关起来!”

  还没的及说话,就被五花大绑的台了出去。

  若歌看着纤细的背影,咬牙将皇上背起,匆匆的跑进御书房。

  太医匆匆赶快来,看着皇后冷言冷语的样子,不敢下药,尤其是那句“皇上出了任何差错,本宫要了你的命!”

  “太医,父皇到底是?”若歌看着床上的人焦急。

  那个死女人就知道给他闯祸……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霸爱之滥情太子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霸爱之滥情太子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