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借刀杀人
福哒哒2020-03-15 10:585,443

  “没,没关系。”

  “你先下去吧,没事的,别怕。”白芷晴柔声安抚,完全没把林欢放在眼里。林欢被气的不行,赵萌见状,赶紧开口安抚。

  “妈,你别生气。嫂嫂肯定是路上耽搁了,她怎么可能让您丢脸嘛,对不对?嫂嫂?”赵萌的话看似是在帮白芷晴,实则是激起了林欢对白芷晴的不满。

  “我看她就是故意的!”林欢的声音更大,丝毫不顾周围人的目光。她必须在白芷晴面前立威!

  林欢似发疯了一般抓住白芷晴不放,白芷晴的心思却没在林欢身上。她瞥了赵萌一眼,眼里带着不易察觉的挑衅。

  林美音的事情,林欢最近想了很久。林美音陪了她这么些年,想不到,竟然被白芷晴下套给送走了。

  这白芷晴,平日里看起来温顺的很。又低眉顺眼的,想不到,订婚宴上顶撞林欢。又在林欢带林美音去医院找白芷晴茬的时候,狠狠扇了林美音好几个耳光。

  林欢这才发现,原来白芷晴平日里都是扮猪吃老虎。如此下去,真的到白芷晴嫁进赵家那天,岂不是她这个婆婆都要被踩在脚底下?

  林欢自然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所以,林欢听说赵萌要给白芷晴举办生日宴。邀请白芷晴高中同学来参加的时候,林欢心里就打定主意。一定要当着众人的面给白芷晴一个下马威才行!

  “白芷晴,迟到了那么久。你还真是好大的面子啊,如此不懂规矩,让你的同学等了你那么久。怎么?现在想要上天了?”

  “萌萌肯为你举办生日宴,那是看得起你。只不过有些人天生骨贱,别人给她脸面,她都自己保不住!”林欢句句都是讽刺,看向白芷晴的模样也是趾高气扬的。

  一副大户人家的做派,白芷晴的高中同学看到这一副画面,各怀心思。眼神里,也多是轻蔑。

  白芷晴看向林欢,嘴角扯起一抹淡淡的笑容。临危不惧,宠辱不惊。有着莫名的高贵。

  “伯母,这是你们赵家给我操办的生日宴。再怎么说,也应该是你们赵家保不住脸面吧。怎么怪到了我头上?”白芷晴轻轻撩拨长发,妩媚动人至极。

  “难道,我那么大一个成年人。去哪里,你都还要过问吗?”白芷晴挑衅的看向林欢,一举一动,都透着尊贵。

  看似漫不经心,却让人无法自拔。白芷晴身上透着的霸气,是林欢在白芷晴和赵筠订婚之前,从未看到过的。

  白芷晴的高中同学,林茜马明见白芷晴如此胆大,纷纷投去看戏的眼神。看来,今天的生日宴,就算他们不出手,赵家也不会让白芷晴好过的。

  白芷晴对林欢的如此不尊重,成功激怒了林欢。林欢伸出手,恶狠狠的指着白芷晴。

  “你什么态度!谁允许你跟我这样说话的?迟到了还不道歉,连半点教养都没有。果然是有妈生,没妈养的人!”

  白芷晴的眼神骤变,凌厉的让人可怕。脸色更是难堪的不行,骂她?呵,林欢还真不配。

  “伯母,我是孤儿难道你不知道吗?何必让我想起那些伤心事呢?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恶人呢?”白芷晴四两拨千斤,虽然很生气,但是现在还不是发作的时候。

  “白芷晴,你到底去哪里了?怎么迟到那么久。这些都是你高中同学,你是什么待客之道!”

  林欢死死抓住白芷晴不放,如果白芷晴不跟她的高中同学道歉,就是不听林欢的话。打林欢的脸!

  三三两两的人,见林欢对白芷晴咄咄逼人。心里更是有了普气,个个都在摩拳擦掌,要让白芷晴跌落高台的狼狈的样子。

  白芷晴看向林欢,一脸无奈,“伯母,你就那么怀疑我吗?一定要问我去哪里了。”

  “你这样的小贱蹄子,又这般心狠手辣。连美音都被你打走了,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万一你刚刚是跟奸夫约会呢?我们赵家,断然容不下一个这样不知羞耻的人!现在,我就明说了,如果你不交代清楚。今天这个生日宴,你就别想好过。”

  林欢已经把狠话放出来,恶狠狠的瞪着白芷晴。仿佛要把白芷晴吃了一样。

  白芷晴瞥见林欢这一脸怒气,看来,她所做的准备,都是好的了。

  “那这样,我就只有说了。刘助理,进来吧。”

  白芷晴的话音刚落,刘鑫便走了进来。还顺带着带了四五个高大威猛的汉子。每一个都是怒目圆瞪,一副打手的模样。

  原本就不是很大的包房,在壮汉挤进来以后,显得更加的拥挤。气氛,也一下低沉到了极致。

  “伯母,刘助理是星耀传媒的负责人。也是秦辰洲的助理,这不,赵筠叫我找秦辰洲帮忙。撤热搜吗,所以啊,我特地打了电话给秦辰洲。”

  “秦辰洲让刘助理出来,帮我全权处理这些事情。你这样说,什么奸夫,是刘助理是奸夫?还是秦辰洲是我奸夫?”

  白芷晴冷眼看着脸色像吃了屎一样难堪的林欢,冷漠的问着。

  在众的人,有一些不知道秦辰洲的。却隐隐从中猜出,秦辰洲一定是个很厉害的人。

  “这位便是赵夫人是吧,我是秦总身边的助理,也是星耀传媒目前的负责人。刘鑫,刚才,听您说什么奸夫不奸夫的……”

  刘鑫停顿片刻,语气拉的很长。“赵夫人,我们秦总最恨的便是别人诬陷他。你这样说,不仅侮辱了白小姐,也侮辱了秦总。这样看来,赵萌小姐的热搜,怕是撤不了了吧。”

  赵萌的事,已经人尽皆知。赵筠订婚宴的变故,已成为笑话。现在热搜刚刚下去一点,林欢便这样打秦辰洲,打刘鑫的脸。看来,是不想让这件事平息下去了。

  原本在一旁沉默不语的赵筠,听到刘鑫这般说。立刻就有点着急了。

  “刘小姐,别太在意。我妈不过是一时口快而已,她并不知道芷晴是跟你在一起。如果是,她断然不会这样生气的。毕竟,芷晴迟到在前。”

  赵筠几句话,便想化解林欢所造成的局面。刚刚咄咄逼人的林欢,这一刻,也有点尴尬了。

  白芷晴瞥了一眼刘鑫,一个满意的眼光看去。果然,秦辰洲的人就是靠谱。

  刘鑫回以白芷晴一个笑意,林欢见情形不对。立刻改口,“白芷晴,你怎么不早说呢。我是不知道,不然我怎么可能让你道歉呢?我也不知道你是为了赵家的事情……”

  “赵夫人,我是白小姐的朋友。撤热搜也是白小姐的意思,只是现在看来,白小姐不是很开心,那我也没有要撤热搜的必要了。”

  刘鑫打断林欢的话,话语里的意思,是完全唯白芷晴马首是瞻。

  白芷晴看向林欢,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是啊,我不是很开心。伯母,我也不是想让你道歉。只不过,你道歉,可能刘助理要开心一点。你也知道,星耀传媒的能力……”

  白芷晴的意思是,林欢不给她道歉。便是让刘鑫不开心,刘鑫不开心,那赵家也开心不了。

  赵筠听到白芷晴话里的意思,出声想要呵斥。

  “芷晴,那是母亲。刚刚她……”

  “赵筠,你要搞清楚。现在不是我要让伯母道歉,而是她不得不道歉,毕竟,这件事事关赵萌不是吗?”白芷晴与赵筠对视,眼里都是冷漠。

  赵筠微微一愣,他竟然被白芷晴的冷漠给惊住了。这到底怎么一回事?怎么订婚宴过后,白芷晴变了那么多?

  这一场战争,中心人不自知。一旁的“高中同学”们连大气都不敢出。

  林欢看了一眼刘鑫,在瞥了一眼白芷晴。碍于这些壮汉的威势,也不敢在说什么了。

  白芷晴什么时候跟秦辰洲搭上关系的,又是怎么跟星耀传媒搅和在一起的!

  这些,都是可疑的事情。林欢活了那么久,自然知道什么叫识时务者为俊杰。

  于是,便将目光看向白芷晴,笑了笑。“白芷晴,真是对不起,我都不知道你是为了萌萌哒的事情……”

  “我们大家入座吧!”

  白芷晴连林欢说完话的机会都不给,俨然一副老大的模样。

  林欢被堵住,拳头紧握,瞪着白芷晴。但是却无济于事。

  倒是赵萌,第一次见白芷晴这种模样。心里难免觉得很奇怪,只不过林欢吃瘪。于赵萌而言,也是开心的。

  既然不能以迟到来发作,那便还有其他方法侮辱白芷晴。今天,赵萌绝对不会让白芷晴好好的离开这个生日宴的。

  “嫂嫂,我还以为,你不开心我的是破坏了你和哥哥的订婚宴。所以不来参加我给你举办的生日宴呢。”赵萌娇俏着开口,语气里,都是少女的可爱。

  赵萌的话,缓和了在场的气氛。

  白芷晴知道,赵萌这贱人又要开始作妖了。不过,没事,她慢慢陪她玩。

  “刘助理,要不叫这些大哥先出去。等有事,我们才叫他们。”

  刘鑫点了点头。“你们先出去吧。”

  几个壮汉离开,包间的氛围一下变的好了起来。赵筠也附和着赵萌。“这个生日聚会是萌萌特地为安排的。她身体还没恢复过来,想着你生日,又一个人在A 市那么久,见到老友肯定会很开心。这是萌萌的一片苦心。”

  赵筠言下之意,是要白芷晴看在赵萌一片苦心的份上,别计较刚刚的事情。

  林茜恨毒了白芷晴,特别是看到白芷晴过的这样好的时候,她恨不得马上扒光白芷晴的衣服。像从前一样,狠狠地把她踩在脚下!

  还没等白芷晴开口反驳赵筠,林茜倒是先开口了。

  “白芷晴,大家都是老同学。那么多年不见,不说些什么确实不太地道哈。”林茜一开始带节奏,其他人纷纷附和。

  “是啊,是啊。那么多年不见了,迟到那么久暂且不说,今天你是寿星,可的说些什么才行。”

  白芷晴面对众人的发难,莞尔一笑。“林茜,马明,覃浩,莫艳丽……”

  白芷晴一个一个把他们名字通通念出来。唯独剩下以前没有欺辱过她的几人。

  “赵萌,我可真开心。原来你给我的惊喜就是这个啊。为了让我一雪前耻,还特意把这些老同学找来,为我搜集了那么多证据。”白芷晴的话话让赵萌有片刻错乱。

  什么意思?

  赵萌想到了一件可怕却又不可能的事情,难道白芷晴知道这个生日聚会的目的了?

  不可能!

  “嫂嫂,你……”

  “放心,我不会辜负你的期望的。我一定会把以前的苦讨回来,谢谢你。”白芷晴继续开口,她的那些老同学的目光已经开始有些不对劲了。纷纷看向赵萌,赵萌骗她们?

  难道,今天来参加这个生日聚会,是特地让白芷晴来复仇的?

  赵萌此刻是怕的,白芷晴到底要做什么?她怎么一点都猜不透呢?

  “林茜,高一的时候嫉妒我得了奖。把我得校服剪碎。莫艳丽和林茜,高二的时候把我打进了医院。哦,那个时候,我还没钱付医药费。”

  “马明,高三毕业晚会趁喝醉想要猥亵我。被我用酒瓶狠狠地砸了头。”

  众人目光看向马明,额头上的伤口还清晰可见。马明有些难堪,随即换上一副恶心的嘴脸。

  “明明是你勾引我得!”马明理直气壮,没有一丝愧疚。

  隔壁厅房里,秦辰洲听到这里,手上的动作停顿了片刻。眸光里,晕染上了些许怒气。

  刘然察觉到秦辰洲情绪里的细微变化,赶紧开口解释道。“秦爷,别动怒。白芷晴那么会编,说不定是为了博取同情或者为反击找借口呢?”

  秦辰洲思虑片刻,想起白芷晴的种种俏皮行为,并未多言。却仍对听到的对话心有不爽。

  如果真的是白芷晴说的那样,这些人,该死!

  原本喧闹的包间变得安静下来,所有人都瞪大双眼盯着白芷晴。她们没想到,白芷晴敢自己把这些过往说出来。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白芷晴险些抑郁。考起大学以后,她立刻离开了那个噩梦般的小镇。而后,她遇到了赵筠。所以,上一世白芷晴才会这样相信赵筠。

  只是,这些信任与爱意终究是所托非人。

  白芷晴嘴角扯起一抹淡淡的笑容,过去的一切都不重要了。最重要的是现在,“哦,对了。萌萌,你跟我说有个网站上的人特别像林茜,你别说,现在看起来还真像。”

  “幸好萌萌你提醒我,不然我都没想到要报警了。”

  林茜的脸色骤变,丑事被捅了出来。狠狠地打了她的脸,她错乱的指着白芷晴开口:“白芷晴,诽谤是要坐牢的!”

  “诽谤,这可是赵萌给我得证据,难道赵家会去诽谤你这个小人物?”

  白芷晴复仇,却把可能要遭到的报复全部引在赵萌的身上。

  林茜恶狠狠的瞪着赵萌,仿佛要把赵萌撕碎。什么赵家待白芷晴不好都是假的!这场生日聚会,分明就是赵萌为了给白芷晴复仇而设的一场局。

  林茜第一次后悔,她曾经伤害过白芷晴了。

  白芷晴看向众人,表情镇定自若。这样的场景,这是她第二次经历。不同的是,这一次的过程和结局是掌握在她手里的。

  白芷晴记得这里的每一张丑陋的嘴脸,也记得这些人在上一世侮辱她时说的每一句话。

  她先发制人,把这些烂透了得人要说的话说出口。在利用昨晚收集到的证据,一一奉还给她们。

  “哦,对了,马明,萌萌替我查到了你犯罪的证据。并且已经举报你了。”白芷晴将目光转向马明,娓娓道来。她暴虐这些渣渣的时候,绝对不会忘记把赵萌带上。

  马明暴怒,面容变得狰狞起来。“你……”

  “你要骂我人尽可夫吗?”白芷晴记得他下一句话要说什么,先抢白道。“那这样,你就多了一个罪名了。侮辱诽谤罪!我可不会顾念旧友情放过你的。”

  马明在白芷晴这里碰了个硬钉子,转而指着赵萌,赵萌心惊,连连退后了好几步。赵筠也总算明白,这个生日聚会,赵萌是想协助白芷晴,让她洗屈曾经的耻辱。

  “一会儿自然会有人来带走你们。事实如此,我个人的亲身经历跟萌萌搜集的证据自然不会有假的。”

  林茜见白芷晴如此镇定自若,转过头看向赵萌。赵萌无意对上林茜的眼神,带着恶意。林茜明白了,事实真是如此,亏得她们还相信赵萌的鬼话。

  有警笛声响起,白芷晴向赵萌投去感激的目光。在场所有人都不是瞎的,看到她们如此互动。纷纷准备要逃了。

  “不好意思,我要失陪一下了。”

  白芷晴见林茜和马明落荒而逃,脸上的笑容再也忍不住。

  赵萌的脸都绿了,白芷晴先发制人,打破了她所有的计划。林欢望着赵萌,眸子里明显是失望与怒气。

  “赵萌,你做这些事情之前竟然没跟我说。你跟白芷晴还真是感情好啊,比跟我这个当妈的都还好。”

  林欢不明真相,还在这些市井小民面前表现的与白芷晴不穆。结果呢?却被自己女儿打脸!

  只有她与白芷晴不合,其他人都喜欢白芷晴的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腹黑重生:秦少独宠太缠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腹黑重生:秦少独宠太缠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