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深吻
福哒哒2019-09-23 17:032,188

  “你要听他解释?”秦辰洲的声音淡淡的,注视着白芷晴的眼眸一刻也离不开。他喜欢白芷晴今天的打扮。

  “有什么好听的,听你的比较恰当。”白芷晴莞尔一笑,躲在了秦辰洲的身后。这个动作,让秦辰洲暗自欣喜。

  “赵总,我看你妹妹受了那么大的惊吓。先回吧。”

  刘然悠悠然的开口,赵筠还想在秦辰洲面前逞英雄?简直就是渣渣。

  赵萌连秦辰洲护住白芷晴,才不管赵筠是不是真的在担忧白芷晴呢。她只有一个念头,一定不能让白芷晴跟秦辰洲搭上关系。

  “嫂嫂,你过来……”

  “我记得,你未曾与赵筠订婚不是吗?”秦辰洲转身望着白芷晴,伸出手揉揉她的长发,眼里是宠溺。

  “对啊,被赵萌破坏掉了。”白芷晴点头,十分钟以前还一口一个感谢赵萌让她弥补遗憾的。这会子,立刻过河拆桥,把订婚宴上的事情都推在了赵萌的身上。

  赵萌的眼眸里一闪而过的恶毒,随即回过头一脸委屈的对赵筠开口。“哥,嫂嫂还是在怪我。”

  虽然秦辰洲是赵筠惹不起的人,但是赵筠也不可能连反驳都不做。更何况,这本就是赵家的家事。

  “秦少,这是赵家的家事。您掺和进来,不太好吧。”

  赵筠给足了秦辰洲尊重,可惜,秦辰洲根本就不在乎赵筠的态度。

  “家事?”秦辰洲的眸子变得阴暗起来,只是淡淡两个字,就足以威慑赵筠。

  赵筠心里暗道不好,如果秦辰洲真的对白芷晴感兴趣。那他怎么实施接下来的计划?当下,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要惹怒秦辰洲。

  不然,只会适得其反。

  赵筠换上笑颜,眉目也舒展开来。“芷晴,这次的事是我不对。想来你也是在气头上,你和秦少是好朋友。去散散心开心开心,等明天我再来接你。”

  白芷晴感觉到有些恶心,这个赵筠啊,还真是两面三刀的。

  “那赵总,先走吧,我们几个朋友要叙叙旧。”刘然笑着撵人,赵筠心里十分不爽。但是当下也没有什么办法,只有带着赵萌离开。

  车里,白芷晴出神的望着窗外的景致,随即,她感觉到这些风景越来越陌生,这才回过神来。

  “哎,这个不是我回家的路啊。”

  秦辰洲瞥了白芷晴一眼,眼色里有些不满。“怎么?还想回到那个房子?”

  白芷晴听出秦辰洲话里的威胁,立刻摇头。那个房子是她和赵筠一起买的。上一世的时候,她和赵筠属于半同居状态。

  现在还住那里,总感觉秦辰洲的头上绿绿的。“怎么会嘛,我就是想着不回去我去哪儿啊。”

  白芷晴明知故问,她就是想故意逗一逗秦辰洲。但是,秦辰洲根本就不上她的当,低头认真阅读着手中的文件。

  白芷晴最不喜安静,经历过一次死亡。她才明白,没有什么比乐呵呵的活着更重要。

  “我意思是同居的话很容易出问题的哎。我们婚约书上说好约法三章的啊……”

  “放心,每天休息前我会把我房间的门反锁。你不会有机会进来违反规定的。”

  秦辰洲无论说什么话都是一副冷漠的样子。偏偏,白芷晴笑点还那么低。

  “秦辰洲你在讲笑话啊。”白芷晴的脸故意凑的很近,呼出的热气打在秦辰洲的脸上。她就是不喜欢看到秦辰洲只看工作无视她的情况。

  嗯,鉴定完毕,白芷晴就是欠收拾。

  “啪”秦辰洲一下把手中的文件合上,没有给白芷晴一丝准备的机会。伸出手扣住她的头,用吻堵住了她所有想说的话。

  顾小东见状,默默地把挡板升了起来。心里不禁震惊,完了完了,以前禁欲的秦总遇到白芷晴以后,变得欲求不满了。

  秦辰洲的这个吻不同于以往的蜻蜓点水,是热烈的,大胆的。

  白芷晴被秦辰洲突如其来的吻给惊住。这一次,她明显的感觉到了秦辰洲不同于上一次的浅尝辄止。两唇相接,每多一秒,白芷晴都能感受到秦辰洲的掠夺。

  她有些怕了,幼时差点被欺辱的画面涌现在脑海里。虽然这次的对象是秦辰洲,但是心里到底还是有些抵触。

  秦辰洲霸道的剥夺她呼吸中的每一丝空气。一只手扣住白芷晴的头,另一只手搂住她的腰,用了力。他在试探,脑海里回想起今天白芷晴说的事。

  直到,白芷晴清澈的眼眸里挂上泪珠。他才松开。

  “你欺负我。”白芷晴是真的哭了,她就只想逗一逗秦辰洲,哪知他真的会放下手中的工作来报复她。

  秦辰洲注视着白芷晴红透了得面容,眼眸里是心疼。马明曾经想要侵犯她,也是真的。

  “你今天说的事情都是真的,没有胡编乱造。”

  这是一个陈述句,不用白芷晴任何解释。白芷晴欲言又止,她不想哭诉,更不想揪住以往不放。私生女,在那个时候,意味着没爹没妈。仅仅这一个身份,都能让她招致很多欺凌。

  上一世她被赵萌找来的那些人侮辱的时候,极近崩溃。而赵筠却从不真正关注她内心想什么。久而久之,她更愿意把苦难藏在心里。

  “白芷晴,你听说过没有。爱哭的孩子有糖吃。”

  秦辰洲的语气淡淡的,他不懂怎样安慰。心疼却是真的。

  “你的意思是我跟你哭就可以有糖吃吗?”白芷晴的声音软软糯糯的,还带着些许抽泣。

  秦辰洲不敢看她的泪眸,只点点头。

  白芷晴咬着唇,注视着秦辰洲。她真的很想扑进秦辰洲的怀里哭一次,可是不可以。

  上一世,她就是这般随意对一个人敞开了心。才会面临如此锥心刺骨的背叛,凡事要留三分余地。

  而秦辰洲和她,不过相识几天而已。起码要留七分。她仰起头,把要哭出来的泪水流回去。

  “不哭,有什么好哭的。”

  秦辰洲注视着白芷晴,脸上的红晕还未褪去。红唇像一颗樱桃一样待人采撷。秦辰洲让白芷晴好好发泄一场似乎不大可能。

  但是,钱可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腹黑重生:秦少独宠太缠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腹黑重生:秦少独宠太缠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