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一份大礼
福哒哒2020-03-15 10:586,996

  “怎么了?妈?”赵筠语气里是担忧,一边拍着林欢的后背一边耐心开口询问。

  林欢哭着指着白芷晴,语气里是怒气与指责。“我都跟你说过,不要娶她,不要娶她。你不信,她这样水性杨花的女人,到时候肯定会让赵家难堪的啊。”

  “不仅如此,她还顶撞我。一点教养都没有,我活那么大岁数,还第一次被人这样骂的。”

  林欢现在的模样用小丑二字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泪水掺杂着化妆品融在一起,失去了贵妇该有的模样。

  白芷晴抱着手在一旁冷冷的看着林欢演戏。嘴角上扬,丝毫没有动容。

  赵筠眉头一皱,带着责怪似的看着白芷晴。“芷晴,妈是长辈,你怎么能顶撞她呢?”

  “呵……”白芷晴冷笑一声,她不仅要顶撞林欢,等时机成熟,还会送林欢一份大礼。最好是能把她气的一命呜呼那种。

  “她张口闭口就说我给你戴绿帽子,难道我解释几句就是顶撞吗?我不解释,可不坐实了给你戴绿帽子这个诬陷了?你让剩下的宾客怎么看你?”

  白芷晴的话里逻辑清晰,退后一步,带着鄙夷的看着赵筠。

  赵筠在白芷晴的注视下,觉得脊背发凉。为什么,他觉得现在的白芷晴那么陌生呢?在她的眼里,看不到一丝对自己的爱意。这让赵筠心里有些不舒服。

  “你胡说,我什么时候说你给筠儿戴绿帽子了!我只是让你行为检点一点,别跟其他男人接触!”林欢一骂起白芷晴来,就格外的有精神。

  “筠儿,你才离开一会儿,她便和秦辰洲勾搭上了。跟秦辰洲的动作格外的亲昵,我这是为了你好,才好心提醒她几句的。”

  赵筠从林欢的话语里猜出事情的大概来。林欢不知道白芷晴的真实身份,一直对白芷晴颇有怨言。赵筠的脑海里浮现出赵萌虚弱的躺在病床上的身影,立刻充当和事老,想要安抚白芷晴。

  “妈,今天大家都累了。我让司机先送您回去,至于芷晴,我会跟她说清楚的。”

  林欢见宴会现场已没什么人,也点头答应。“筠儿,你一定要好好教训下她,不然以后更难管了!”

  “妈,我知道了。您先回去。”

  在赵筠的调节下,林欢离开。他伸出手想要搂住白芷晴的肩膀,这个动作,被白芷晴给躲开。

  赵筠有些失神,这到底怎么回事?白芷晴怎么会这样?

  白芷晴也察觉出赵筠的心思,开口转移话题。“赵萌怎么样了?没事吧。”她可不想太早让赵筠察觉出什么,不然这场戏就没法演下去了。

  一提到赵萌,赵筠的疑虑立刻消失。“严重严重过敏,还好没有生命危险。只是还是要在医院待一段时间。”赵筠的语气里满是担忧,赵萌的身体本来就不太好。经过这次过敏,身体机能受到了影响。

  要换肾的事情更是得提上了日程。赵筠看了白芷晴一眼,眼眸深处是恶毒。

  白芷晴只觉得好笑,赵筠还真是会装深情啊。在危急关头,临阵脱逃的样子现在想来格外的讽刺。

  “没事就好。”白芷晴点点头,眉眼里带着疲惫,掩饰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

  “嗯,今天累了。我们也回去了吧。”

  “好。”

  白芷晴说罢,眼神瞟了一眼林欢在的地方。清澈的眸子里,是看不见的阴暗。

  上一世,这个酒会上。白芷晴吃了亏,被赵萌设计扒光了衣服,丢人现眼到底。不仅如此,在医院里,林欢还派林美音侮辱她,只道是白芷晴丢了赵家的人。借此狠狠地扇了她好几个耳光。白芷晴到现在都还记得,林美音借林欢的势侮辱她的模样。

  趾高气扬,颐指气使。也是因为林美音,白芷晴的耳膜被扇破,影响了听力。

  重生来过,白芷晴不仅要报复赵萌,破坏她的阴谋。还要让林欢的侄女林美音付出应有的代价!

  赵家,林欢的房间。

  “哎,我怎么那么命苦啊。好不容易儿子长大一点,偏偏他喜欢上白芷晴这样一个货色。而且今天,赵萌这丫头还丢了那么大的人。我真是不知道这老脸该往哪里放啊!”

  林欢唉声叹气,她实在不满意赵筠和白芷晴订婚。更不满意,今天赵家丢了那么大一个人。

  林美音帮林欢揉着肩膀,一双丹凤眼里全是算计。她是林欢的侄女儿,很小便陪在林欢身边。

  林美音的原生家庭并不幸福,因此养成了她这般嫉妒失心的性格。别人得到的好的东西,只要她林美音未曾拥有。林美音就一定要毁了它!

  “姑姑别叹气,萌萌还小。这一次纯属于是一个意外,倒是……”林美音停顿片刻,看向林欢,话语里多了些许其他的意思。

  “倒是这个白芷晴,除了相貌以外。无一处配的上哥哥。今天我看她与秦家秦辰洲有关系,我真害怕……”

  林美音知道,有些话不用挑破。点到为止,更容易让人想入非非。

  林欢被林美音这样一提醒,她的手掌狠狠地拍在了桌子上。

  “她敢!这两年,白芷晴这贱人把筠儿哄的团团转!她这个狐媚样子,如果没有我们赵家,恐怕就是个贱命。她难道还敢给筠儿戴绿帽子不成!”

  林美音见林欢如此动怒,赶紧趁热打铁。

  “姑姑,画人画虎难画骨。白芷晴长了那样一副容颜,我们就应该多多给她敲打。让她别做其他妄想。更别让赵家蒙羞,毕竟,萌萌今天做的事情,已经对赵家有很大影响了。”

  林欢听了林美音如此说,更觉得白芷晴可恶。单单凭白芷晴在秦辰洲身边的狐媚样,林欢都得好好给她点颜色看看!

  “美音,我觉得你说的对。一会儿我跟你去找白芷晴,你代替我好好修理她。万万不能让她生出,与赵筠结婚,就是赵家女主人的错觉。”

  “美音都听姑姑吩咐。”林美音一副乖巧可人的模样,实际上,内心里,全是阴毒。

  某医院里,白芷晴正看完赵萌,准备回家。

  她和赵筠一起来医院看赵萌的,但是,赵筠明显的被赵萌一副娇滴滴的样子给迷了神。

  打发白芷晴先行离开,这一世的白芷晴是重生的。知道赵筠对赵萌的情谊,白芷晴也觉得看着这对狗男女辣眼睛。

  赵筠一开口让她先离开,白芷晴就屁颠屁颠的先走了。

  当然,先走,也是假的,毕竟要在这里守株待兔。等着要找她麻烦的林欢和林美音。

  走廊里,白芷晴站着,看了一眼手表上的时间。嗯,差不多是这个时候了。

  一切也已经准备就绪,上一世,就是在这里。林美音在林欢的指使下,当着众人的面打她的。

  现在,剧情将重新改变。白芷晴心里隐隐有些期待。

  下午三点五十五分。

  林美音和林欢刚好到了走廊,一个迎面,便走到了白芷晴的面前。

  白芷晴对两人的到来,并没有一丝惊讶。

  “伯母,你怎么来医院了?”白芷晴笑着开口,眼眸里是浩瀚星辰。整个人极其的清丽动人。

  白芷晴瞥了一旁的林美音。

  “美音也来了啊,对不起啊。这次的订婚宴都没邀请你,真是我们做的不够周到。”白芷晴俨然一副赵家女主人的模样。

  她说的这些话,也跟上一世相差无几。不过这一世,这些话,白芷晴单纯是为了惹怒林欢而说的。

  林美音听到白芷晴说这话,用余光瞟了一眼脸色难堪的林欢。赶紧添油加醋。

  “芷晴姐,别这么说。以后这赵家还需要你来把持呢,这一次糟糕了,下一次还可以改进的。也没有十全十美的人。”林美音刻意这样说,看似没有敌意。实际上已经将林欢的怒气升到了极致。

  林欢熬了那么些年,才熬到如今这些时日。白芷晴不过一个贱丫头,她绝对不允许白芷晴成为赵家的主人。

  白芷晴隐隐感觉到林欢的怒气,对着林欢莞尔一笑。

  “谢谢美音提醒。”

  林欢听到白芷晴说这话,瞬间爆炸。“怎么,现在这赵家,竟然是你白芷晴管事了?我怎么不知道呢?”

  白芷晴瞧着林欢这般模样,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弧度。

  “伯母,这些话可都是林美音主动说的。我还以为,是表妹已经认可我了呢。向来表妹认可我了,伯母也不会否定我,不是吗?”

  白芷晴云淡风轻,不似林欢记忆中的小心翼翼。

  林欢是个直性子,也是个没脑子的人。听到白芷晴这般说,立刻怒目瞪着林美音。

  “我们赵家哪有你说话的地儿?怎么,现在就不想认我这个姑姑了?”

  林美音被林欢骂的一愣一愣的。与此同时,瞪大双眼看向白芷晴。怎么一回事?白芷晴来到赵家这几年,一直小心翼翼。对每个人都恭恭敬敬的。

  在林美音眼里,白芷晴就是一只小白兔。一个蠢货,戳到极致的那种。今天怎么会脑袋那么灵光?完全不符合常理啊!

  林美音赶紧整理好自己的情绪,对这林欢开口。“怎么会,姑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

  林美音看向白芷晴,一瞬间,嫉妒与怒气交织在一起。白芷晴,竟然让她这样难受!在赵家,林美音的日子本就不太好过。现在断然不会让白芷晴欺负了!

  “姑姑,我的意思是,白芷晴连这点小事都处理不好。她的能力,实在欠缺的很!”

  林美音的声音里带着怒气,明显的想让现在这幅局面更加的混乱。反正,平日里,她欺负惯了白芷晴了。

  白芷晴听到林美音说这话,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弧度。

  “伯母刚刚说的对,这里是赵家。怎么允许一个外人在这里搬弄是非呢?林美音,你待在伯母身边,次次故意说话激怒伯母。让她来找我茬,是不是我太仁慈了?”

  “一个外人,竟然如此大胆。现在还想来挑我的差错,是想越俎代庖吗?”

  白芷晴口齿伶俐,思路清晰。与上一世的维诺全然不同。林欢也惊讶,怎么这个白芷晴竟然会这样说话?

  林美音被白芷晴气的脸红,赶紧向林欢表忠心。

  “姑姑,我绝对不是白芷晴说的那些意思的。我一直站在您这一边,绝对不会有一点差错。你说一句,我定然赴汤蹈火!”

  林美音说完,暗自握紧拳头。随即走上前去,以最快的速度,狠狠地打了白芷晴一巴掌。

  “啪!”

  这一巴掌,用了十足的力气。整个楼道都听得见声音。

  原来还在气愤中的林欢,瞧见白芷晴脸颊上的红肿。脸上立刻多了些许笑意。林美音,还真是懂事,知道她现在想做什么。

  “白芷晴,美音这一巴掌,是要让你懂的赵家的规矩跟体统的。别妄想着,与筠儿订婚,你就是赵家的女主人了。明白吗?”

  林欢见林美音如此为她做事。赶紧出来维护林美音。

  白芷晴感觉到喉咙里有腥甜,嘴角也隐隐有东西流出来。玛德,这巴掌,还真是用力呢。跟上一世一模一样,打得白芷晴浑身发怵。

  只可惜,这一世不一样了。她断然不会让自己受了委屈。

  白芷晴重新抬起头,看向林欢与林美音。眼眸清澈,却莫名的給人一种压迫感。

  “伯母,林美音的这一巴掌,是替你打得?”

  “是!白芷晴,你听清楚我刚刚跟你说的话了吗!”林欢怒吼着,白芷晴笑了笑。

  回过头,对着空荡荡的走廊开口。

  “小姐姐,拍清楚了吗?”

  林欢望了四周,并在瞧见人。她一时害怕起来,竟然怕白芷晴是个疯子。

  “白芷晴,这里哪里有人?我就说你是个疯子!”

  林欢的声音刚落,有轻轻的声音响起。

  “白小姐,拍好了。很清楚。”一个陌生女子走出来,看向林欢的时候,有些畏惧。

  “拍好了啊,那我要动手咯。”白芷晴说罢,擦干嘴角的血液,动了动脖子,一张绝美的面容,在这一刻,竟然有些骇人。

  “啪!”白芷晴狠狠的将巴掌甩在林美音脸上。白芷晴动手的速度非常的快,也非常的狠。

  只是一巴掌,林美音就被打蒙了。连带着,在一旁的林欢也被打蒙了。

  空气凝固,只有白芷晴心里在暗自爽着。原来,动手是那么爽的事情。看来,以后应该少说话,多动手了。

  约莫过了几秒以后,林欢才反应过来。指着白芷晴,怒目圆瞪。“你……你……”

  “啪!”又是狠狠一巴掌落在林美音脸上。这一巴掌,白芷晴在扇的时候,眼光却是看向林欢的。白芷晴的目光与林欢交汇,林欢竟然莫名生出一种寒意来。

  这,这怎么可能!白芷晴明明是那样柔顺,低眉顺眼的。怎么会这样?!

  白芷晴瞧着林欢惊讶的样子,笑着看向她。又狠狠的一巴掌扇在林美音的脸上。

  白芷晴虽然是对林美音动手,实际上,却是在打林欢的脸。

  “你还以为我好欺负?林美音,怎么?觉得自己抱上大腿了?很开心吗?赵家还轮不到你来做主。我不过看不上而已,别逼我。”白芷晴一字一句,表面上是在说林美音。实际上,每一句都是说给林欢听的。

  林欢被白芷晴的霸气与戾气吓住。惊恐的盯着白芷晴,一脸的不可思议。

  一连几个耳光,林美音被打得眼眶都红了。如此下来,她竟然没有一点还手之力。

  “啪!”最后一个耳光,白芷晴用了十成十的力气。林美音终于是忍不住哭了起来。

  “呜呜……”

  白芷晴停下自己的动作,扭了扭手腕。看向林欢。“伯母,怎么了?”

  林欢回过神来,望着哭了起来的林美音。换做以前,林欢早就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恶语相向了。可是今天,骂白芷晴的话到了嘴边,竟然又咽了回去。

  白芷晴,现在看起来实在是有点可怕。

  “你……你怎么可以打,打林美音呢?她是筠儿的表妹,白芷晴,你……你……”林欢吞吞吐吐,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伯母,那可是林美音先动手打我的。更何况,她一直在挑拨离间,伤害我们之前的感情啊。所以,我这不是为了自己人好吗?一个外人,何必在这里多嘴呢?”

  “伯母,我可是帮你啊。不然,她将来还不骑到你头上了。”白芷晴轻描淡写,笑的淡淡然。

  林欢气的整个人都在颤抖,“白芷晴,我……我定要让筠儿,筠儿和你分手!”

  分手?白芷晴只觉得可笑。赵筠恐怕舍不得她的肾,所以,还分手?呵,无稽之谈。

  “好啊,伯母,你可以跟赵筠说啊。反正我有证据。是她先打我的,这些年,她可没做吃里扒外的事情。正好,我让赵筠一起打发了。你说如何?”

  白芷晴凑近一点,瞧着林欢这幅模样。嘴角扯起淡淡的笑容。

  在白芷晴面前嚣张跋扈惯了的林欢,这一次,竟然怂了。

  不过,就再怂,林欢也敢在赵筠面前一哭二闹三上吊!

  这一次,白芷晴做足了准备。林欢闹到秦辰洲那里,都不管用。

  白芷晴略施小计,林美音便被赵筠赶出了赵家。

  林欢也是第一次见识到,白芷晴的这般姿态。对白芷晴刮目相看。

  赵筠一心扑在赵萌受伤的这件事上,草草对林美音的事情做出决定。随即,赵筠便又回到医院。照顾着赵萌,经过这一次,林欢也对白芷晴多了些许畏惧。更多的是疑惑。

  丽居别苑,A市的高档小区。住在这里的人非富即贵,这个地方,也是身份的象征。

  一整天的闹剧结束了,林美音卷铺盖走人,林欢开始畏惧,而这只是开始。白芷晴也有些疲惫了。躺在床上回想着这一天发生的种种。

  心里抑制不住的难受,就算报复了又怎样?她曾经受的那些背叛与伤痛,带给了她磨灭不了的痛苦。

  这才只是开始,接下来,她会让赵筠明白,什么是绝望。

  白芷晴想到这里,脑海里回想起秦辰洲给她的礼物。白芷晴立刻坐了起来,快速的拆开盒子。

  精致的盒子里装着一张名片,白芷晴拿出来看了看,秦辰洲的名片,顿时有些失望。

  “什么嘛,这算什么礼物啊。我又不打电话给他。”

  打电话?!嗯!白芷晴立刻改变了想法,竟然秦辰洲都给她电话了,那她不联络联络感情,怎么抱住秦辰洲的大腿呢?

  白芷晴快速的拨通电话,电话立刻被接通。

  “喂,白小姐您好。我是星耀公司的助理刘鑫。”甜美的女声传来,白芷晴不由得有些失望。而且她怎么觉得这个星耀公司这样的耳熟呢?

  “你怎么知道是我?”

  “白小姐,秦总吩咐过得。您的电话要第一时间接,并且一切听您的吩咐。”

  对方一口一个敬语,让白芷晴有些别扭。白芷晴笑了笑,“我想找一下秦辰洲。”

  刘鑫听到白芷晴直呼秦辰洲的名字,心里难掩的惊讶。她在秦氏旗下星耀公司工作那么些年,第一次有人这样大胆。也是第一次接待秦总亲自嘱咐过的人。心里难免对白芷晴有些许好奇,是怎样的人,竟然可以得秦辰洲特殊对待?

  “秦总正在开会,秦总说了,赵家赵小姐宴会上的丑闻发不发布全由您说了算。怎样发布,程度如何,要不要买热搜,也都由您来决定。”刘鑫简单的说明秦辰洲吩咐下来的话。停顿片刻,又补充道。“我们会按照您的意愿处理赵小姐的八卦新闻。”

  白芷晴这时才后知后觉,星耀公司!全国最知名的传媒公司,在世界范围内也有一定的影响力。星耀几乎垄断了国内的传媒娱乐行业,国内三分之二的当红明星都是这家公司的。

  星耀想要控制娱乐舆论,易如反掌。得罪星耀的人,根本就无出头之日。

  秦辰洲将这个决定权给她,这就意味着她可以利用星耀,既能让赵家蒙羞,又能让赵家敢怒不敢言。

  刘鑫见白芷晴良久没说话,又轻笑着解释道:“您可以不用太快做决定,赵小姐的东西我们会替您保存好。等你什么时候想好怎么处理了,我们就什么时候按照你的吩咐行事。”

  “除了赵萌的这件事,秦辰洲还吩咐过什么吗?”白芷晴得心跳的很快,带着些许期许。

  “嗯,秦总还说,明天有一个晚会,需要您陪同出席一下。以后您想调用星耀的人事,可以随意。”

  这才是让刘鑫最震惊的一点,按照秦辰洲的吩咐,似乎已经把白芷晴等同于星耀高层管理的存在了。星耀公司的高层,现在都在好奇,白芷晴是何方神圣!难道是秦辰洲想要力捧的素人?

  如果是那样,这样的偏爱未免也太让人眼红了吧。刘鑫在心里惊讶着,耐心的等待白芷晴发话。

  白芷晴脸上是抑制不住的笑意。这个秦辰洲,简直太给力了!秦辰洲对她这样好,如果做的狠一点,岂不是浪费秦辰洲给她的权力了?

  “刘助理,帮我把赵萌的丑闻全网公开。顺便把热搜给安排上,至于娱乐标题,当然是越夸张越好。最好能让赵萌羞愧到无地自容那种。”

  “至于明天的宴会,到时候我会准时去的。”白芷晴眉眼里都是笑意,吃人嘴软拿人手短。得到那么大的权力,她再怎么说也得去好好感谢一下秦辰洲才是。

  而白芷晴未曾想过的是,秦辰洲竟然玩那么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腹黑重生:秦少独宠太缠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腹黑重生:秦少独宠太缠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