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两面夹击
福哒哒2019-10-15 10:532,157

  秦天自是得意的,他中年得子,发妻因生子病重,没几年便离世。他一边为了维持秦家的盛世,一边陪着秦辰洲长大。这份感情,自是不能比拟。

  哪怕这三年,因为容瑶月他们关系有些许生疏,也并不能磨灭父子之间的感情。

  秦辰洲比他还不喜欢表达言语,只会从行动中证明。

  秦辰洲不说话,秦天也不强迫他说什么。毕竟知子莫若父。

  “你叫白芷晴?”秦天将目光转向白芷晴,面容姣好,是个配的上秦辰洲的孩子。

  “嗯,是的,伯父。”白芷晴乖巧的回答着,格外的讨喜。

  “想要进秦家可不容易,想要当秦家的女主人也不是容易的。你可想好了,受不了有些委屈,大可现在离开。”

  “秦家女主人”几个字让容瑶月不由得握紧拳头,她咬着一嘴银牙。目光全落到白芷晴身上,她费了多大的力气,才让秦天同意给她这个名分。哪怕不能结婚,让所有人知道她的存在,对她以后也是好的。

  但是,白芷晴的出现打破了她所有的努力与幻想,她怎能不恨?!

  白芷晴坦然笑之,欲带皇冠必承其重这个道理她懂。从她重生准备复仇的那天开始,她就知道自己会经历些什么。

  “自是不负众望。”不卑不亢,声音里透着自信。

  “哈哈哈,这个性子,倒像是这臭小子喜欢的性子。”秦天说罢,转过头望着秦辰洲。“那你可想好了,就选她了?”

  白芷晴觉得这句话有点奇怪,她对秦辰洲只是一知半解,自是不明白这话里的深意。

  秦辰洲点点头,未发一言。

  “好,自己选择的路不要后悔便是。至于瑶月……”秦天将目光转向了容瑶月。

  容瑶月立刻收起了自己恶毒的目光,一副强忍住委屈的大气模样。“秦天,我没事的,一切由你做主便好。”

  秦辰洲望向容瑶月,以胜利者的姿态。以往容瑶月的挑衅他都可以当做小打小闹,但是想入主秦家,那是不可能的!

  “她自是继续照顾你便是。”秦辰洲发话,秦天也跟着点了点头。这是秦家的规矩,不会允许两个女主人存在。

  秦天的心跟明镜一样透彻,自是知道什么事大局。

  “瑶月,这样你看如何?”

  容瑶月强忍住心中的怒火与嫉妒,努力做出大方的模样。“自然是听你的就好。”

  “嗯,丽居别苑哪里有懂别墅,我已让人过户给你。”

  秦天此举算是安抚,容瑶月笑了笑,不再多去说什么。

  生日宴继续,白芷晴算是见识到上层社会的生活到底有多奢靡了。只不过一个生日宴,秦天的贺礼之数甚巨。

  洗手间里,白芷晴对着镜子补妆。突然窜出来的容瑶月把她吓的不轻。

  “卧……”白芷晴把粗口咽了下去,见到是容瑶月,立刻一脸笑盈盈的。“伯母啊,你可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啊。”

  “白芷晴,你不要嚣张!秦家的女主人到底是谁还很难说,收起你那趾高气扬的模样!”

  白芷晴将口红涂抹均匀,抿了一口。镜子里的人立刻美的不可方物。

  容瑶月见白芷晴如此,更是气得不行。“凭着你这张脸,倒真是一个靠容貌上位的贱坯子。”

  白芷晴回过身来,与容瑶月对视。容瑶月高了不少,但是在气场上,白芷晴可一点都不输。

  “伯母,你怎么能这样说话呢?在这个晚会现场,大概就只有你最没资格说这个话了。”

  谁靠身体上位,傍上权贵。又想入主秦家,非常明显。容瑶月二十五岁,秦老爷子六十岁。光是这个差距,都足以让世人侧目。

  容瑶月眼眸里是狠毒,用力夺过白芷晴手中的唇釉,将它全部倒在白芷晴洁白的晚礼服上。这一抹红格外的突兀,在纯洁的白里,格格不入。

  白芷晴眸子沉了沉,隐忍着怒气。“看来之前在晚会上的事情大概还是没能让你明白,我是什么性子。”

  “你在秦老爷子面前一副温婉可人的样子,如果我现在大声喧哗。我想,别人进来看到了,你营造的形象大概就要被颠覆了。”

  容瑶月对白芷晴的话嗤之以鼻。“你以为我能到今天,凭你这几句威胁便怕了吗?”

  “你那些招数,我用烂了的。你看到那里锋利的地方了嘛?我只要过去,用力撞上去,你叫来的人只会看到你有多恶毒。”

  “对秦家的长辈下手,秦天性子我明了。就算秦辰洲信你,碍于今天是秦天生日的份上,你也会立刻被扫地出门!”

  “更何况,秦辰洲真的会相信你吗?你真得是他的女朋友吗?我想大概只有你们自己心里才清楚。”

  白芷晴微眯眸子,退后一步与容瑶月保持一定的距离。仰起头,鄙夷不屑。看来,容瑶月绝对是个狠角色。

  现在她又要去对付白莲花赵萌,又要对付黑莲花容瑶月。从一定程度上,这算不算进退维谷?若真是这样,那契约上得多让秦辰洲加钱!

  “伯母说笑,想必你御夫能力还不错。自然明白,男人的兴趣是最好利用的东西。只要秦辰洲对我有兴趣,自然不会不管我。”

  “你明白,鱼死网破这个道理。我可不像你,一定要入主秦家,我野心不大。所以啊,到底是谁损失更大,你应该明白。”

  白芷晴洞察容瑶月的内心,容瑶月气的浑身发抖。白芷晴见她如此,心里乐得不行。她唯一比容瑶月好的就是经历的比她多,足够的气定神闲。

  “呵,秦家最重面子,我看你这样怎么出去。”容瑶月撂下狠话,转身离开。

  容瑶月离开,白芷晴才忍不住骂娘。她看着自己惨不忍睹的晚礼服,欲哭无泪。

  想了很久,为了不丢脸。白芷晴才拨通秦辰洲的电话。

  晚会现场,秦辰洲接通白芷晴的电话,只听见两个字。

  “救命!”

  洗手间,白芷晴一边将秦辰洲的西装披在身上,一边吐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腹黑重生:秦少独宠太缠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腹黑重生:秦少独宠太缠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