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当你是买菊花啊?
瞳木2019-09-24 14:273,331

  我说完,装作一脸惊奇地看着他们。

  “你说的什么乱七八糟的?”南宫紫轩皱着眉无语地说,“我一句都没有听懂。”

  “听不懂就对了。”我拍拍他说,“没关系,不就智商低了点嘛?我不会歧视你的!”南宫紫轩看着我的表情更加困惑了,而南宫楚吟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车就已经缓缓地停了下来。

  “你们先在车上待着,一会再下来。”南宫楚吟吩咐道,然后就和南宫紫轩跳下了马车。我伸了伸胳膊,转过头去看雪莲,他靠在一个软垫上,似乎已经睡着了,长发束起,让他一张好看的脸完全呈现,幽长浓密的睫毛正在微微地颤抖,看起来是在做梦?

  我一时恶作剧心起,忍不住又将魔爪伸向他的脸去——好想知道这一张完美的面容变成鬼脸时候是什么样子!

  结果在我的手距离他还有一公分的时候,他忽然睁开了眼睛。

  我吓了一跳忙收回手来,但想想这样一来刚才的意图就太明显了,于是故作轻松地伸手过去拍拍他的肩说:“咱们马上就下车了,别睡了。”

  雪莲微微点头。

  “你们下来吧。”帘子被挑起,南宫紫轩冲我们招招手。

  我应了一声,想要站起来,却忽然想起我的腿没法站,只好又可怜兮兮地去看雪莲。

  雪莲也不吱声,先行跳下马车。

  正当我以为他打算弃我不顾、在心里准备开骂的时候,雪莲伸手过来说道:“我抱你下来。”

  下了车后,我继续舒服地窝在雪莲的怀里,仰头就能看到“将军府”三个漆金的大字,让我忍不住感叹了一下大门都这么的华丽,里面得豪华成什么样子?

  大门底下底下站着几个人,打头的是个模样清秀的二十三、四岁的少爷,旁边站着一个美丽的少妇,看他们的长相有些夫妻相,估计是他的妻子。

  “这两位就是白雪莲白公子和白裳月白姑娘。”南宫楚吟背着手,颇有贵族的气势,他对那个眉清目秀的少爷说,“事情就像我说的那样,他们不方便进宫,所以就只有先在凌大人这儿叨扰几日。”

  “王子客气了,这是凌某的荣幸。”那个被称作凌大人的连连拱手道。南宫楚吟点了点头,立即就上马离开了,连招呼都没和我们打一声。

  “失礼了!”南宫紫轩匆匆忙忙地对我们点头示意,“宫里出了点事情,先告辞了!”

  “请便。”雪莲抱着我,微微点了点头。

  我们就这么暂时地在将军府里住了下来。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凌飞不是什么少爷,正是那如假包换的将军。这大大出乎我的意料,因为我一向认为将军的形象就是李逵那种的,就算容貌清秀的也是身体精壮、肌肉发达的壮汉。

  南宫楚吟从把我们丢进将军府后,一连十多天都没有露过面,大夫倒是来了不少,但是每一个都是一见我的腿就连连摇头。然后叹息着自己医道尚浅、无能为力。

  开始几天我还能忍得住不出门,后面就越来越烦躁。

  这里也没有轮椅,我作为一个腿受伤的人,不得不待在房间里不能出去,这对我来说简直就像是坐牢一样的难受。

  雪莲不着急,我却是有些急了。终于在走了第十一个大夫之后,我忍不住一拍桌子吼道:“雪莲你到底想做什么?”

  “等。”雪莲面无表情地抛出这句话,然后指了指桌上的壶道,“泡茶。”

  “要等到什么时候?”我用一只脚从床上跳到桌边去,恶狠狠地瞪着雪莲。

  “等到他把太医叫来的时候。”雪莲伸手捏了捏我的下巴,凑了过来,很专注地看着我。

  我感觉到自己脸红了,于是很不好意思地向后挪了挪,有些尴尬地问:“你干什么?”

  “一路上只知道吃和睡,都已经三层下巴了。”雪莲放开手,淡淡地说。

  “什么啊?”我猛地跳起,一只脚站着,狠狠地瞪着他吼道,“你才是三层下巴!你四层五层!你山路十八弯!”

  雪莲也不搭话,只是取过我泡好的茶慢慢地饮着,嘴角若有若无地勾起一丝微笑。

  “喂。”我忽然想起了什么,于是又凑过去,“我觉得那个南宫楚吟是在糊弄我们。”

  “何以见得?”雪莲把玩着青瓷的杯子淡淡地问。

  “你看他把我们往这儿一丢就没有出现过,而且他那天连招呼都没打就离开了,没礼貌、没素质。”我喋喋不休地说,“这哪里像贵族啊?一点礼仪都不懂,一点修养都没有,一点都不绅士!”

  “贵族的礼仪是对贵族的,不是对百姓。”雪莲放下杯子,“我猜是王宫里出了什么要紧的事情,如果他真的如你所说的那般糟糕,那这个所谓的恩不报也罢。”

  “不行,不报恩我怎么回去见我的老爸老妈。对了,你刚才说要等他把太医请来。为什么?”我好奇地盯着雪莲问道。

  “原因。”雪莲表情神秘地眯起眼睛,“等到他把太医请来,我再告诉你。”

  半个多月之后,我的腿终于在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大夫治疗下,恢复到能一瘸一拐走路的地步了。

  虽然其真正的原因是因为——雪莲觉得我要再这么窝在房间里的话一定会胖得变成猪,一只很像猪的狐狸,于是他恢复了我一半的走路能力。

  当我下床走动的时候,我就在房间里待不住了,迫不及待地想往外跑。

  有一天吃完午饭,我一瘸一拐地走到雪莲跟前去。雪莲正在做每天都在重复做的事情——饮蜂蜜茶。

  “雪莲——”我笑得特别灿烂,凑了过去。

  “嗯。”雪莲只轻轻哼了声,表示在听,然后就抬手给自己倒了杯蜂蜜茶,浅饮了一口。

  “我想出去玩。”我小心翼翼地说,希望这家伙不要以腿还没好、人生地不熟的烂借口来搪塞我,不让我出去。

  “随便你。”雪莲放下杯子,面无表情地瞥了我一眼说。

  “但是——”我笑得更灿烂了,“我没有……钱……”

  “我也没有。”雪莲撇撇嘴说,亮晶晶地眼睛看着我,很无辜的样子。

  “那我去当几件将军府的东西好了。”我小声地凑到雪莲跟前说,“待会我们把那柜子上的花瓶给偷一个去当了,到时就告诉他们不小心给摔坏了扔了。”

  雪莲的脸色忽然沉了下来,声音由淡漠变成了冰冷:“你这是从哪儿学的?”

  “啊——”我吓了一跳,讪笑道,“我只是开个玩笑!玩笑而已。”

  雪莲的脸色这才好点,他淡淡地说:“以后不准开这种玩笑。”然后随手凭空托起,一朵雪莲花出现在他的手心。雪莲伸手递给我说,“这个少说也值一千两白银,你拿去药店卖了。”

  “一千两白银?”我倒吸一口气,这可是好大一堆的银子啊。于是我喜滋滋地接过雪莲花,乐呵呵地出门去了,临出门前还没忘换身男装。

  站在潋滟城热闹的大街上,我新奇地看着这一切——路边卖冰糖葫芦的、卖首饰的、卖用具的……真是看得我眼花缭乱啊!不过当务之急是先找一个药铺把这雪莲给卖了!不对,是把这朵雪莲花给卖了。

  我跛着脚,在大街上转悠了半天,终于在一条宽阔的大街上看到了一个题着“济世”二字的门面宽阔的药铺。看到药铺就像看到白花花的银子,我揣着那朵雪莲花,一瘸一拐而又兴奋地走了进去。

  “掌柜的,收药吗?”我撑着柜台问道,一个肥头大耳的一看就是奸商的四十多岁的男人正坐在一个躺椅上。一个小伙计走过来,趾高气昂地问道:“有什么药啊?”

  “雪莲花。”我掏出雪莲花来托在手心,“看好喽!这可是雪山的雪莲花,少说也有千百年了。”

  “唰——”我还没来得及反应,雪莲花一下子被一个影子给抢了。定神一看,居然是刚才还睡在那儿的掌柜。没想到猪一样的身体能移动得这么快。

  “小哥,你准备卖个什么价钱?”那掌柜两眼直勾勾地盯着雪莲花,声音尽量压得很平静,像是在问一张纸多少钱。我轻轻地笑了笑,看来这雪莲花一定能卖个好价钱。

  “这个嘛,我也不想要多。”我手指扣着柜台说,“你就给个一千两吧。”

  “小哥。”掌柜立马把脸冷了下来,“你随便拿一朵雪莲来就想卖天价?”

  “那你说值多少钱?”我问道,反正就按雪莲说的,最少一千两。

  掌柜的伸出五个手指头,在我面前奸笑地晃了晃。

  “五百两?”我摇摇头说,“掌柜的,你这个价钱可不对。”

  “当然不是五百两。”掌柜的笑得更奸诈了,“我只出五十两,爱卖不卖。”

  “不卖了!”我一听这价钱,气得猛一拍桌子,“你当你是买菊花啊!”

  “最多一百两好了。”掌柜吩咐旁边的伙计道,“给这小子去后面拿一百两银子来,就跟夫人说……”后面的几句话,那掌柜几乎是贴在伙计的耳朵上说的,听不见他说了些什么。

  “我说不卖了!”我一瘸一拐地走到柜台后面去,伸出手来怒道,“把花给我!”

  “这卖出去的东西,可收不回来了。”掌柜摆出奸商的无耻嘴脸,冷笑地看着我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雪狐裳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雪狐裳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