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坏脾气王子
瞳木2019-09-24 14:273,251

  也不知雪莲是忘记熄灭火盆还是怎么,直到晚上屋里的火盆还烧着。

  木屋里很是温暖,几只蜜蜂小妖精今天也不躲回蜂巢里去了,而是趴在距离火盆有一定距离的架子上待着。

  房间里暖烘烘的,我昏昏欲睡地趴在桌子上,想起白天的事情,问雪莲:“你前几日不是说要助南宫楚吟为王的吗?怎么现在又变成帮他们找雪莲花了?”

  “替他们找来莲花才好随他们离开雪山。”雪莲随手从架子上取了本书,在我旁边坐了下来。

  “可是……明天我去哪弄雪莲给他们呢?”我把脑袋枕在手臂上,眯着眼睛看雪莲。烛光明明灭灭,雪莲精致的五官在昏暗的烛光下说不出的好看。

  “雪山的东面有一处断崖,你带他们去那里。”雪莲起身,走到搁蜂蜜的架子上,取下装蜂蜜的小瓶,开始熟练地泡茶。我依旧眯着眼睛,盯着他莹白修长的手指看。

  “然后呢?”我问。

  “摘取莲花,摔下断崖。”雪莲淡淡地开口,把瓷壶放在桌上,又坐了下来。

  “又要我摔?”我哀号一声,“我恐高好不好?再说了,那么高摔下去不受伤谁信啊?”

  “要受伤,最轻也是摔断了腿。”雪莲抬眼看着我说,随手又递了一杯蜂蜜茶给我。

  “你疯了吧?”我气呼呼地抢过来,瞪了他一眼——这人怎么这样?总是一脸平静地提着一些匪夷所思的建议。

  可在灌一口蜂蜜茶后,我竟好像一下子忘记了方才的不快。

  “雪莲,你这茶是怎么泡的?怎么可以泡得这么醇香、这么爽口、这么好喝?教教我啊!”我咂吧着嘴,笑得特别谄媚,“比白——比我哥泡得还要好喝很多呢。”

  明明是一样的配方,却不是一样的味道。

  雪莲轻轻摇摇头,眼神有些落寞,他站起来说:“要是你也泡了千年的茶,便知道了。”

  “那么难?”我撇撇嘴说,“那算了,我可没有这么多的时间。”转念一想,我现在是一只狐狸啊!是妖精呢!估计现在让我活个千百年也没问题吧?想到这,我兀自兴奋起来了,这样说不定千年之中突然冒出个唐宋元明清然后民国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呢!

  雪莲走向里屋,抛下一句话:“我先休息了,明天依计进行。”

  “哦,好!知道了。”我满脑子还在想万一再次活到二十一世纪,我会不会遇到未来的我的时候,下意识地答应了雪莲的要求。过了半晌,我才意识到自己竟就这么答应了他的提议,堂堂二十一世纪现代高中生竟然又被雪莲绕进去了!

  我忍不住在心里怒吼:雪莲!你居然阴我?

  果然越美丽越有毒!

  第二天,南宫楚吟和南宫紫轩早早地就来了,让我意外的是,这次只有他们过来,并没有带大批的随从,看起来还挺有诚意的。

  “你当真不去?”我出门的时候,雪莲正坐在桌边悠哉悠哉地喝茶,我扒在门口问。

  “我还有其他事情,你们路上小心。”雪莲将一件浅紫的斗篷给我披上,修长的手指将系带打了个结,声音温和地叮嘱。

  好吧……既然说其他的事情,那恐怕雪莲真的有别的事情要做。我招呼南宫楚吟和南宫紫轩往外走。

  刚走出几步我忽然冒出一个疑问,雪莲这三千年只喝蜂蜜茶,也不觉得腻?的口味还真是单一啊,肯定是没吃过火锅、烧烤、披萨、汉堡、冰淇淋……真是可怜。

  离开木屋,来到第一个岔路口的时候,我抿起嘴唇摸着下巴左右看了看。说实话,我是个路痴,属于一出家门就分不清东西南北的那类。

  我看向南宫楚吟和南宫紫轩,他俩也看着我。我堆出一个假笑:“上次看到雪莲是在雪山东面的断崖。”

  果然不用我解释,南宫楚吟已经大踏步地走了,我和南宫紫轩便跟在他后面走着。四周是白皑皑的一片雪山,要不是有些耐寒的松树矗立在路上,我真怕被雪盲了眼。

  一路上我的心情都还算愉快,南宫紫轩给我描述着雪山外面的世界,他肯定把我当作雪山里长大的小孩了,以为我从没离开过这里、不闻世事,所以讲得也特别卖力。比如王都里面有多繁华,什么东华楼的糕点最好吃,尤其是梅花糕做得一绝;什么蒋家班的戏唱得最好,一票难求;什么元宵灯会的时候王都没有宵禁,晚上出来能看到平时所见不到的热闹景象,荷花灯、鲤鱼灯、玉兔灯等等,大小灯笼挂满了整个王都。

  听得我无比向往,琢磨着以后回去之前如果有机会的话真想去看看王都有多繁华。

  听南宫紫轩讲完了王都,我又问了一些其他的事情。聊了一路,好歹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了——风非国。

  这个世界,至少就他们所认知的世界,原来由四大国和十二小国组成。四大国分别为潋滟、天燎、风非和舞琊,各国的都城都以国为名。潋滟最南;天燎居西南;风非最北;舞琊居西北。舞琊与天燎之间相隔沙漠。在四大国周围则分布着一些小国。而这座雪山是属于风非国的。

  我一边走一边听,不时地插上几句。等到中午,我和南宫紫轩已经是有说有笑的了。

  午餐不是很丰盛,只有随身携带的馒头和肉干,但这些已足够让我感激涕零了,要知道这段时间以来,除了在美人娘那里吃了些饭菜,在雪莲那里我足足喝了三天蜂蜜茶,都快饿得羽化登仙了!

  接过肉干我就一脸幸福地啃了起来,才啃几口就看见南宫紫轩一脸同情的眼神,估计已经脑补了我平日吃不饱穿不暖的悲惨生活了。

  “还有多远?”南宫楚吟开口问道。这个家伙似乎从来就懒得说废话,每次问完问题就闭嘴了,估计还在记我昨天泼他一身茶水的仇。但是那也不能怪我啊,谁叫他先得罪我的。

  “不知道。”我咬着肉干说,“还是小时候的事情呢,记不清了。只记得是东面的断崖。”

  “那你为什么不采下来?”南宫紫轩插嘴道,“雪莲可是有市无价的。”

  “我怎么知道,我哥不让我采。”我挥挥手,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雪莲身上去。

  南宫紫轩吃完了他的午餐,用雪擦净手又问我:“你在这里生活多少年了?”

  “十七年。”我回答说。小狐狸的年纪我是不知道,所以只有报我自己的年龄喽。

  “赶路。”南宫楚吟也吃完他的午餐,拍拍屁股站起来说。

  “我还没吃完。”我扬了扬手里的半个馒头说。

  “我说,赶路!”南宫楚吟冷冷道,语气很是威严。

  还怕你了不成?我心里默念,白了他一眼:“那好,那您就自己去吧,本姑娘不奉陪了。东面的山崖好大一片呢!您爱去哪儿找就去哪儿吧!”

  “哥,我们就等等她吧。”南宫紫轩拉了拉南宫楚吟的衣袖,又对我说,“白姑娘你别介意,我哥就是这么一个倔脾气,但其实人很好的。”

  人很好?鬼才信!

  “嗯。”我继续啃馒头和肉干,见南宫楚吟还在瞪我,一脸压抑愤怒情绪即将爆发的模样。我玩心大起,看向南宫楚吟:“可是本姑娘现在不开心了,不想走。要不然你说个笑话来逗我开心开心?”

  “你说什么?”南宫楚吟铁青了脸从牙缝里迸出几个字,“你竟敢让本——让我给你讲笑话?”

  “哥,冷静点。”南宫紫轩连忙说,“白姑娘,你还是饶了我哥吧,他连笑都不会怎么会讲笑话呢?”

  “不会啊?”我歪头想想,“要不唱首歌也行。”

  “妄想!”南宫楚吟彻底冷了脸,看过来的眼神完全是要杀人的感觉。

  我天不怕地不怕地瞪了回去,补上一句:“《妄想》?这名字不错,唱来听听。”

  “你!”南宫楚吟一拳挥过来,我吓得尖叫一声,结果却听见后面传来一声闷响,原来他的拳头擦过我的耳朵砸在了后面的松树上。松树上的积雪立刻哗哗地往下砸。我抛了手中的食物,慌忙躲开,待到站稳了才发现南宫楚吟还站在树下,此时雪已堆了他一身。

  “哥——”南宫紫轩冲过去,问道,“你没事吧?”

  南宫楚吟没理他,抖抖手就往前走。

  这么生气?脾气也太坏了吧?

  他往前走,雪上有几点刺目的猩红,他受伤了?我一怔,我只是想要气气他,没想到会惹得他这么愤怒……我那么做是不是过分了?

  “哥,你的手——”南宫紫轩忙追过去。但南宫楚吟还是没有理他,只是径直的向前走。

  “你哥……”我想要说句抱歉的话,但也不知道怎的,到了嘴边就变成,“你哥脾气也太坏了吧?”

  南宫紫轩的脸色也不太好看,语气也没有之前热络了,他道:“家父病重,如果我们不能及时找到雪莲赶回去,恐怕家父他……我哥他心系家父,才会如此……”

  原来是这样,别人的父亲都已经病重了,我还拿别人寻开心,这么一想我自己都鄙视自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雪狐裳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雪狐裳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