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磨人的小妖精
瞳木2019-09-24 14:273,342

  “你怎么在这儿?”我问,然后咔嚓咔嚓地嚼着一块鸡脆骨,假装这块骨头是从雪莲身上卸下来的。

  “等她吃完了,皎月你把她送回去。”

  雪莲在桌边落座,饮了一口茶,眼皮都没有抬一下。

  “我才不要!”我啪地把鸡骨头拍在冰桌上,泪眼汪汪地转向美人娘就开始告状,“娘,你知道不知道,我从山崖上摔下来,腿都断了!好痛啊!”

  “腿断了?”美人娘吓了一跳,忙蹲下身卷起我的裤腿,膝盖处虽然已经不疼了,但还是青紫一片。

  我见美人娘如此关心我,顿时有了底气,哼了一声示威一般看向雪莲,雪莲瞥了一眼我的伤口,却又好似没看见一般,继续喝茶。

  “美人娘……”我继续装可怜,就看美人娘的眼泪立马就下来了,可没想到紧接着却是冲着我的脑袋啪地打响一记爆栗。

  “痛啊!”我瞪了她一眼叫道。

  “谁让你法术这么糟糕啊?连坠个崖都会受伤!”美人娘拭去眼泪,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我在半空中停住了!”我揉着脑袋说,“我怎么知道是怎么回事,后来忽然一下子控制不住了,才摔了下去!”

  “怎么可能?”美人娘恨铁不成钢地又戳了一下我脑袋说,“我看根本就是你平日里懒得要死!你还敢给我狡辩……”

  “是我封了她的灵气。”雪莲淡淡地插话道,抬头扫了我一眼。

  “什么?雪莲你——”美人娘惊愕地看着雪莲,正想说什么,白皎月摇摇头示意美人娘先听雪莲说完。

  “我自有我的打算。”雪莲站起身来,“若你们相信,便莫要再插手;若你们不信,雪莲就此别过。”

  “我们当然相信你!”美人娘忙说,然后伸手夺下我嘴里刚咬上的鸡翅,拿帕子几下抹去我嘴上的油腻,把我向雪莲那儿一推说,“裳月随便你指使。雪莲,先谢谢你了!”

  ……我也谢谢你了!谢谢你全家!

  “哥——”知道美人娘是没可能拯救我于水深火热之中了,我把求救的视线转向白皎月。

  “裳月,乖乖听雪莲的话。”白皎月竟直接和美人娘一起顺风倒了,他走过来揉揉我的脑袋,语气温柔得要命,“雪莲的修行比我们一家子加在一起都深,所以你不用担心,雪莲会保护你的。”

  “保护我?”我欲哭无泪。我还没来得及抱怨什么,雪莲就以一句“我送裳月过去”把所有人都打发了。

  “给你两个选择。”雪莲在前面走着,头也不回地说,白色的发丝在微风中飘荡飞舞。

  “什么?”我问,随手抓了一把地上的雪,揉成一团。

  “一,我把你的腿重新敲断。”雪莲淡淡地开口,声音飘渺。

  “不要!”我斩钉截铁地说,神经病啊!扬了扬手,最终还是没有胆量像砸南宫楚吟那样把雪球砸在雪莲的脑袋上。

  “二,你自己装受伤。”雪莲继续说。

  “那我当然选二,我又不傻!”我忙说,然后凑过去很识趣地说,“我的演技可是一流的,绝对不会穿帮!”

  “那就好。”雪莲略略地点点头说,“我们快一点,用走的估计要走到天亮。”

  “那用跑的?”我问,然后一脸痛苦地说,“但是这么远的路,不是要跑死?”

  “你不会法术么?”雪莲轻声问,嘴角露出一丝浅淡的笑。

  “我怎么可能会……不会法术呢?”差点露馅了,我慌忙掩饰说,“只是我的法术很糟糕而已。”

  于是,我第三次跳了崖——为了抄近路。虽说这次是稳稳地着地了,但是站直后,我的腿都软了,吓的。

  雪莲指指南宫楚吟他们所在的方向,什么话都没说就离开了。

  我重新在南宫楚吟和南宫紫轩的中间躺下。树上,小紫还在咔嚓咔嚓地咬着松果。看见我回来,她挥挥小爪子说:“你回来了?我的任务完成了,走了啊。”

  小紫向更高的枝桠跳去,才跳了几步又停了下来,它的黑亮亮的小眼睛眨啊眨啊的,对着我说:“白哥哥把他们催眠了,估计还要一个多时辰才能醒。”说完了,又蹦达蹦达地跳走了。

  白哥哥?听起来还真亲昵啊!这小松鼠不会觊觎我家美人哥哥吧?

  算了算了,反正我有雪莲了……啊呸我都在想的什么?

  我打了哈欠,虽然毫无困意,还是闭上了眼睛休息。

  第二天一早的时候,我一睁眼就感觉到有点不对劲——先是眼前白茫茫的一片,然后看见一张脸在我面前不停地转动。

  “把脑袋拿开!转得我头晕!”我挥挥手,不耐烦地说。我站起来,结果还没走出一步远,就感到一阵天旋地转,然后重重地摔在地上,胃里难受得要命,差点吐出来。

  “你怎么了?”南宫紫轩忙扶起我,问道。

  “没事。”我挣扎着推开他的手,想要站起来,胳膊被人拉住,一只冰凉柔软的手覆上我的额头,我厌恶地挥挥手,最讨厌被人随便碰脑袋了。

  “你发烧了!”南宫紫轩惊呼。

  我皱着眉,没有力气说话。接着,又一只手覆上来,有点粗糙。

  我这人一生病脾气就变得很坏,于是啪的一下弹开那只手,没声好气地说:“拿开!要我说几遍?再碰我就宰了你!”

  “你发烧了。”南宫楚吟冷沉声说,下一秒,一个暖烘烘的斗篷落在我肩上,我想挣脱,没挣脱动。

  我闭着眼睛,头还晕得很,只好皱着眉头,用力地用手指按压着太阳穴,希望能借此减轻点眩晕。

  “我们赶快离开!”我听见南宫楚吟说。

  “不走!”我瞪着他嚷道,“我要自己回去!”

  我一面气呼呼地喊,一面奇怪自己为什么要生气。

  想起之前每次生病,端木再都跟躲鬼一样躲我。用她的话说就是,人家生病是身体病了,而我身体一有病脑袋也跟着坏了。

  “为什么?”南宫楚吟在我面前蹲下问道。

  “我——腿断了!”我感到我的逻辑已经死去……

  “我背你。”南宫楚吟说着就伸手过来。

  “我不喜欢你!”我把头一扭伸手指着南宫紫轩说,“我要他背我。”

  “他不会武功。”南宫楚吟冷冰冰地回道。

  “我不管。”我的手还是没有放下来,继续指着南宫紫轩。

  明亮的阳光洒落在南宫紫轩的周身,他无奈地笑了笑,弯下腰来:“好,我来背你。”

  “嗯。”我点点头,头晕得更厉害了,几乎在被南宫紫轩背起后的几秒钟里就昏睡过去了。

  醒来的时候,睁开眼睛,一眼就看到一张绝美的容颜。

  雪莲安静地坐在床边,出神地看着窗外的雪山,黑色的瞳如同剪水一般。白色的发丝倾泻下来,在阳光的照射下几乎是透明的。一看他头发是这个颜色,就知道这里已经没有外人了。

  “醒啦!醒啦!”一只蜜蜂小妖精飞过来,在我脸前嗡嗡地振动翅膀,好想一巴掌拍下来。

  “哇哦!醒啦醒啦!”

  好几只蜜蜂变成了应声虫,纷纷飞过来围观。

  我扭头看了看房间里,原来我已回到了小木屋。

  “醒了?”又一个声音响起。

  “闭嘴!吵死了!”我不耐烦地说,“你们这些磨人的小妖精——”我的话音停在最后一个字,眼神和雪莲撞了个正着——我突然意识到,刚才最后一个醒了是雪莲说的。

  我脸腾地一下红了:“那个,我不是说你,我是说他们——吵死了。”我指了指周围飞舞的蜜蜂小妖精。

  “呸!”

  “没良心!”

  “亏我们还给她准备蜂蜜——”

  “喂蚂蚁也不给她吃!”

  “就是!就是!”小妖精们七嘴八舌地又吵了起来。

  虽然看不见他们的表情,但是从这愤慨的语气中,听得出一个个正怒气冲冲呢。

  我忍不住笑了,突然觉得这个比冰洞更没人情味的地方,此时却让我感到温暖如家。

  一只手触碰到我的额头,我回过神,雪莲伸手探了探我的额头道:“烧退了。”听他的语气,似乎终于舒了一口气。

  “我睡多久了?”我问道,看外面已是火红的夕阳,该不会睡了一整天吧?

  “两天。”雪莲淡淡地开口,继续看着窗外。

  “那……我哥呢?”我问道,这家伙看我生病了一定会直接把白皎月拉过来做苦力的,不然还能指望他照顾我两天?

  我话音才落,雪莲忽然回过头,把脑袋凑过来,一张俊美容颜就在眼前,我吓了一跳,本能得向后缩了缩,问道:“你想干吗?”

  “你看看这个。”雪莲伸手指了指自己的眼睛。

  “怎……怎么?”我没发现什么异样,但却警觉地后退:“不会是你得了红眼病了?赶快离我远一点!别传染了!”

  雪莲无语地坐直了身子,伸手拨了拨银白的发丝,叹道:“裳月,你真的和猪一样聪明。”

  “废话!我是谁啊!能不聪明吗?”

  一听到聪明二字我立马来了精神,结果刚说完就看见雪莲嘴角漾起一抹笑。

  等等,和猪一样聪明?我这才意识到自己又被他绕进去了,懊悔得恨不得抽自己一嘴巴!

  我去!我又上了这三千年的妖精的当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雪狐裳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雪狐裳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