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我是泡茶工
瞳木2019-09-24 14:273,275

  “既是报恩,就直接以恩相报。如此,则不欠。”雪莲淡淡道,“人类复杂奸诈,就算你让裳月为他诞下一子,那个孩子也是不被允许和祝福的。”

  “雪莲!英明!”我连忙冲他竖起大拇指。

  “那怎么办?”美人娘摊摊手问。

  “帮他完成一个心愿。”雪莲饮一口茶道。

  “心愿?”美人娘有些迷茫地看了看白皎月,又看看雪莲,一脸困惑,“我怎么知道他的心愿是什么呢?”

  “一个王子最想要什么?”雪莲轻声道,将杯子放回桌子上。

  “什么?他是王子?”我惊讶地挑眉。要知道在我的印象中,王子都有着帅气的面孔和绅士的风度,而南宫楚吟他……帅气勉强过关,但是绅士风度……这种人做王子还真是浪费了王子的称号啊。

  “我没告诉你吗?”美人娘看着我,又扬起了手。

  我吓得慌忙捂住脑袋辩解道:“有!有!我记起来了。”

  美人娘瞪了我一眼,而后盯着雪莲看了半晌,最终试探性地问道:“做王?”

  “这个主意好!”我忙附和道。哦耶!不用失身了!还是雪莲这个家伙厉害啊,同样是千年的妖精,智商的差别怎么就这么大呢?

  “可是,就凭裳月,能做得到吗?”美人娘摇摇头,“这傻丫头都能掉进猎人的陷阱里,就这智商也不知道随谁!”

  我在心底默默地说:目测随您。不过转念一想,美人娘不看好的是这个身体原本的主人,至于我嘛,虽然不是学霸,但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熏陶下,怎么都是一有理想有追求独立自主的现代女生!

  “是啊……”白皎月跟着叹息,

  雪莲道:“南宫楚吟来此是为雪莲入药,我心中已有计策。皎月,你明日一早把裳月送到我那,他们这几日也该到了。”

  白皎月感激地起身行礼,“好,既是如此,那舍妹就拜托你了。”

  雪莲微微颔首,起身告辞。

  雪莲走了之后美人娘盯着桌子看了半晌,而后又神情古怪地看了我和白皎月半晌,最终伸手轻轻抱住我:“裳月,听娘的话,帮娘去报恩可以,但是不可以爱上人类。”

  不可以爱上人类还要我和人类生孩子?您这是什么脑回路啊?我忍不住在心中咆哮起来。

  第二天一早,白皎月就把我送到雪莲的住处,雪莲住得很偏,我只记得白皎月带着我兜兜转转了很久,才来到了一处木屋前。

  白皎月把我交给雪莲之后,就告辞离开了。

  我依依不舍地站在门口冲白皎月挥手,隐约听见后面的屋里有人叽叽喳喳地说话,听着似乎有不少人。

  “过来。”雪莲说着转身进屋。

  我便跟进去,还不忘把门关上,房间里的温度和外面差不多,这木屋里面也不烧个火盆,看来雪山上还都是不怕冷的妖精。我搓搓胳膊,虽然也不是很冷,但总觉得自己穿得太少。

  我打量着房间,木屋一共三间:两边是卧室,中间勉强算个客厅。说好听点就是二室一厅,只不过这个厅看起来更像是书房——靠墙的架子上满满地摆着一摞摞书,对面也竖着些架子,架子上摆放着一些箩筐,箩筐里面是雪山中的药草。

  “泡茶。”他丢下两个字,就转身出门去了。

  “喂!你好歹给我个火啊!”我追在后面喊,话音未落,身后的小火盆里噌地一下燃起火焰,吓了我一跳,等回过神来时候雪莲已经没了影踪。

  昨天晚上白皎月已经给我进行了紧急培训,虽然我那会儿困得迷迷糊糊,但也算记得步骤。

  等着水开的时候,我打量着雪莲的这间木屋。

  这木屋看起来像是临时落脚点,里面没有什么家具,只有桌子椅子床和几个柜子,简陋得一点都不像雪莲这种仙人气息的妖精该住的地方。

  我面前的木架子上摆了一排小瓷瓶,我随手拿了一瓶,打开塞子香甜的味道就直往鼻子里钻,我扭头看向门口——雪莲没有回来。我暗暗窃喜,举起瓶子就往嘴巴里倒了一口。

  吃惯了超市里买的加工蜜,还是头一回吃到如此清甜的蜂蜜,甘甜的味道里还有一种淡淡的花香,也太好吃了吧!

  我咂咂嘴,正要再倒一口,突然耳边炸起了几个声音——

  “小偷!”

  “偷蜜贼!”

  “强盗!”

  我一口蜜没咽下,差点被呛到。手里握着瓷瓶,扭头身后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不仅是身后,偌大的木屋里只有我一个人。

  刚才的声音是怎么回事?难道是闹鬼了?我吞了口唾沫,顿时觉得头皮发麻,鸡皮疙瘩都起了一身。

  我捏紧瓶子,背对着架子,警惕地看着周围。

  “把瓶子放下!”

  “对!放下!”

  那几个尖细的声音又响起,我惊悚地寻找声音的来源,然后我就看到了几个黑点——确切地说,是几只苍蝇,仔细看去,那几只苍蝇挥着翅膀,细细的腿还不停对我指指点点。

  “小偷!把瓶子放下。”其中一只冲到我面前十几厘米处,我不由得一怔,“苍……苍蝇……也会说话?”

  “你骂谁是苍蝇呢?”那只苍蝇尖叫着,“我们是蜜蜂!蜜蜂!蜜蜂!”

  “是蜜蜂!”

  “是蜜蜂!”

  ……

  其他的几只苍蝇,哦不,是蜜蜂也跟着附和。

  “原来是蜜蜂啊……”我怀疑地盯着它们,伸手想要捉一只,吓得那些小东西四散飞去。

  “不会吧,蜜蜂能在这么低的温度里存活吗?难道你们也是妖精?”我问。

  “那当然!”其中一只激动地说,“我们都是雪莲的小妖精!”

  这措辞,顿时令得我非常无语。

  一晃两日,我白天都在练习泡蜂蜜茶,但是水平嘛……

  我把瓷壶搁在桌上,然后取过一个白瓷茶盏倒了一盏蜂蜜茶递给雪莲:“试试看。”

  雪莲抬眼看了我一眼,骨节分明的手指取走茶盏,递至唇边浅饮了一口,眉心微蹙,轻轻将茶盏放下,摇摇头说:“太甜。”

  “啊哈哈哈哈!”

  “笨死了!”

  几只蜜蜂小妖精在雪莲后面飞来飞去地嘲讽我。

  我没吱声,刷地抄起木桌上的瓷壶,狠狠地瞪了那些小妖精一眼,回去窗口边上继续泡茶。

  手旁是已经丢了快一桶的茶叶,架子上的十几瓶雪莲蜜也被我糟蹋了大半。来雪莲这儿的两天,我除了泡蜂蜜茶就没做没别的事了。

  我一面泡茶一面愤怒地想,我要是有厨艺这天赋我还至于只要爸妈一出差我就顿顿外卖?在家我妈根本不让我进厨房,她觉得我上辈子就是个炸药精,进厨房唯一的目的就是为了炸厨房。

  煎个荷包蛋都能煎成黑炭的我,短短两天能学得会蜂蜜茶?雪莲也太高看我了吧?尤其是这男妖龟毛得很!我觉得刚刚好的他不是嫌浓就嫌淡,挑剔得要死。

  不过这还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雪莲除了蜂蜜茶之外基本上什么都不吃,他不吃也就算了,还不准我在他家里吃肉食!开玩笑,来的时候我只带了肉干,这冰天雪地的不吃肉储备能量难道还能指望雪里长出蔬菜来?

  于是我每天只有痛苦地练习泡蜂蜜茶,揉着瘪瘪的肚子,然后坐在桌子旁边继续喝蜂蜜茶,短短两日,我顿觉自己即将羽化登仙——毫无疑问饿死的。

  第二天晚上的时候,我饿得睡不着,一个人可怜兮兮地坐在小木屋的门口,看着白茫茫的雪山发呆。

  和雪莲的极少几句聊天中得知这个小木屋果然是雪莲临时弄出来的。难怪雪莲整个人看起来那么精致品味那么高,但这房子却看上去像是山野里的猎人的房子,由粗糙的木头搭建而成。

  雪莲说我们现在的身份是相依为命的兄妹,以采草药为生。

  南宫一行人来的时候,已经我到雪莲这里的第三天了,那天我泡的蜂蜜茶头一回得到雪莲认可——他抿了一口之后抬头看着我:“勉强入口。”

  虽然有勉强二字,但对我来说就等于是肯定了!我激动得一把抱住雪莲,在他的长发上蹭了蹭,高呼着“万岁”!下一秒被雪莲嫌弃地拎着衣领丢到一边。

  “他们来了。”雪莲突然回头看向窗外。

  我顺着他的视线望去,透过敞开的窗子,看见远处渐近的一群人。

  “我们现在要做什么?”我有扭头看向雪莲,“哇塞!你变魔术啊?”

  只见雪莲闭上眼睛,他银白长发像是被墨水浸染,竟逐渐变灰变黑直至漆黑如墨。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

  雪莲冲我微微点头,我知道这是让我去应门,我拍拍胸口,有点紧张。

  “谁啊?”我扬声问道。

  “我们迷路了,想问个路行吗?”一个温柔的声音响起,听起来像是那个长得好看的温柔少年南宫紫轩。

  “请稍等一下。”我看向正坐在桌边细细品茶的雪莲一眼,问道,“你开我开?”

  雪莲也不回答,像是压根就没听到似的,意思再明显不过——“废话,当然你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雪狐裳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雪狐裳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