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崖边的雪莲
瞳木2019-09-24 14:273,403

  茫茫白雪中,南宫楚吟一个人走得飞快。

  “你的手怎么样?”满怀愧疚的我追上南宫楚吟,“你的手一直在流血。”

  “与你无关。”南宫楚吟冷声道。

  “你还是先包扎一下吧,要是感染……有什么大问题就惨了。”我跑到他面前,张开双手拦住他,仰着头劝说。

  南宫楚吟眯起眼睛看着我,眼神警戒中带着防备,我估摸着这会儿就算我拿出药膏他都以为我要毒害他。

  反正药膏我没带,我伸脑袋看南宫紫轩:“带什么可以用的药膏了没?”

  南宫紫轩从包袱里摸出一个瓷瓶递过来。

  我接过瓷瓶打开,里面是粉末状,看来是要敷在伤口上的。

  “刚才真是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激怒你的。”我拿着瓷瓶,双手合十先道歉,“你就大人有大量原谅我这个小女子吧?”

  南宫楚吟没理我,反而绕过我继续往前走。

  “喂,你好歹让我帮你包扎一下伤口,怎么说伤口都是因我而起!”我快步追上南宫楚吟,伸手就去拉他的衣袖,“南宫——”

  “啪——”南宫楚吟突然一甩手,瓷瓶飞了出去,我也飞了出去。

  “太没有风度了……”我小声嘀咕,气得爬起来揉揉屁股,想也不想地就捡起药瓶使劲地向南宫楚吟的后脑勺砸去。

  南宫楚吟反手接住,看见是药瓶,又想扔。

  “不准扔!”我大声吼道,“你包扎好伤口,我们就赶路!要不然,你们自己走,我回家!”

  南宫楚吟眼神狠戾地盯着我,我顿时觉得一股杀气冲过来,我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

  时间像是静止了一秒,就在以为依南宫楚吟的傲气劲儿一定会把瓶子扔了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时,他却咬开瓶子上的塞子,直接将药粉尽数撒在手上。

  撒完药粉南宫楚吟在身上找东西,但他受伤的是右手,看起来像是想要从怀里找什么包扎伤口。

  我抽出手帕递给南宫楚吟说:“干净的,拿去用。”

  南宫楚吟满是怒气地瞥了我一眼,用力地一把抽过手帕,胡乱地将受伤的手缠绕起来。

  看他那样子根本就是想要应付我,最后包完的样子简直惨不忍睹,最要命的是,包扎完毕后还有几道伤口曝露在外。

  我实在看不下去了,伸手拉过他的袖子说:“你是属猪的啊,连包扎都不会!”说完我都没抬头,不用看都知道,他这会儿肯定想用眼神杀死我。

  我几下解开被他绕得乱七八糟的手帕,细细地折好,再包住他的伤口,最后还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满意地看着自己的作品,我突然觉得心情大好,情不自禁地举起一只手臂高呼:“好了!现在出发!”

  雪莲只说了莲花在雪山东面的断崖处,但却没说具体位置在哪。我没想到的是,这该死的断崖真的就跟我吓唬南宫楚吟的话一样——好大一片!天才知道我到底要去哪儿找?

  “这么大一片怎么找?”我还没来得及抱怨呢,南宫紫轩就开口了。

  “呃……就在这儿附近,大家分开来找吧。”我笑了笑说。管它有多大呢,既然那雪莲说雪莲花在这儿,那就肯定在这儿的某处。只是这某处究竟是哪儿呢?

  三个人奔着三个方向而去,找了有大半天,天色都暗下来了,却还是一无所获。我有点烦躁地踢着脚下的雪,小心翼翼地探着身子去看断崖下面——白茫茫一片,什么都看不见。

  “裳月,你幼时是在哪儿看到的雪莲?”南宫紫轩空空两手走回来,脸上挂着失望。

  “都那么多年了,谁还能记得啊?”我白了他一眼,然后一屁股坐在地上说,“估计就在这一片吧,具体的我忘记了。”

  南宫楚吟也走回来了,右手上还包着我的手帕,隐隐地能看见红色的血迹。看见我们都待在原地不动,他蹙眉道:“起来,继续找。”

  “我累了,我要休息会儿。”我随手抓起一把雪,用手团成雪球。

  “必须在天黑之前找到。”南宫楚吟冷声道。

  “啪——”我一个雪球就砸过去了,正中他的额头。

  看着他狼狈的模样,我噗嗤一声笑了,但下一秒被他眼神给吓得立马收敛笑容,但自尊心作祟,还是忍不住怼回去:“雪山的晚上又不黑,全是雪你急什么?再说了,我又不是你们家奴隶!你少用命令的口气说话!”

  “我并没有说你是奴隶。”南宫楚吟抹去额上的残雪,瞪了我一眼。

  “你就不能让我们休息一下啊,就知道催啊催的,你不烦我都烦了。”虽然知道是自己在发脾气,却还是忍不住又砸了一个雪球过去,已有防备的南宫楚吟轻易地就躲开了。

  “你躲什么?”我继续砸,结果一连砸了十来个,竟连他的衣袂都没沾着。严重的自尊心受到了伤害,我恼羞成怒地吼道:“本姑娘今天不砸着你,就不找什劳子的雪莲了!”一生气我又开始拿雪莲花说事,我也知道这个正是南宫楚吟的软肋。

  “啪——”一团雪直接砸在南宫楚吟的鼻子上——我想的还真没错,他听到我提雪莲花后就真的没躲开,生生地被我砸了一下。

  我下意识地摸摸鼻子,意识到自己过分了一些,于是站起来讪笑着说:“那个……我其实……”

  “小心!”南宫楚吟忽然惊呼,然后就冲过来。

  “啊——”

  脚下的雪突然松动,我直直地向下坠落——手被人猛地抓住,而下坠的重力拉扯得我手腕都快脱臼了。

  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已经挂在山崖上,南宫楚吟正吃力地抓着我,后面是南宫紫轩正拉着他。

  “抓住了,别放手。”南宫楚吟皱着眉头说。我的手触及之处是丝绢的手帕,那是他受伤的右手。

  我低头看了一眼下面的山崖,差点眩晕:“快拉我上去!”

  “你坚持住!”南宫楚吟拽着我,手握得紧紧。

  “下面好高……”低头看着下面,我忽然看见脚边灰色的石缝中有一抹淡淡的白——是雪莲花,我大呼,“等一下!”

  “怎么了?”南宫楚吟疑惑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雪莲花!我看见雪莲花了!”我惊喜地叫道,“就在我脚边。”

  “危险!别乱动,我来采。”南宫楚吟显得很费劲,他沉着声音说,“你先上来。”

  “哦。”我应道,但手里的丝绢却在慢慢滑动……不会吧?我仰起头,看着正努力拉着我的南宫楚吟。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最后一根指头就从南宫楚吟的手中滑了出来。

  “啊——”我惨叫着摔下去,连雪莲都忘记摘了。飘起来!飘起来!飘起来!我拼命地在心中念叨着。

  终于,我在半空中停了下来。我拍拍胸口舒了口气,幸好我现在是一只狐狸啊,不然的话早就摔死了。

  等一下!我瞪大了眼睛——上面有个白色物体掉下来了,小小的一团,不会是南宫楚吟那王八蛋往下砸雪球报仇我吧?我挥动着手臂——躲开!躲开!赶快躲开!

  可是身体却不听指挥了,我大声地咒骂起南宫楚吟,但在黑影就快砸下来时我闭上嘴巴屏住了呼吸——是雪莲花,是那朵雪莲花正从上面落下来,最终在我面前停住。

  难道是雪莲搞的鬼?我疑惑着伸出手,接过雪莲花。薄薄的花瓣捏在手里轻轻柔柔的,舒服的很,我兴奋地捏着雪莲花,正思考着是该飘上去呢还是慢慢飘下去,身体却在这时候再次失去重心往下掉。

  “不要啊!”我尖叫着,拼命地努力着想要稳住身体,但是似乎一点用都没有。求生的意志让我本能地伸手去抓岩壁上冰冷的石头,石头划破手指都顾不了。但依旧无济于事,除了在岩石上留下斑斑血迹,什么也没有抓住,

  失重让我心跳加速,心想怎么说都是只狐妖,不至于摔一下就死吧?我咬牙,闭上眼,只能任由身体向下坠落。

  “砰——”我能感觉自己重重地摔在雪地上,浑身痛得要命。

  背运啊!穿越成一只小狐狸不说,没事就天天地往山崖下摔!我容易吗?

  我挣扎着撑着雪地坐起来,正要站起来,就觉得右腿一阵钻心的痛,八成是腿摔骨折了。

  我闭着眼睛,手不敢去碰右腿,一想到是雪莲让我带他们去找雪莲花,我就气得要命。

  “雪莲!”我坐在雪地上咬牙切齿地大叫,“别让我再看见你!”

  “你确定?”一个清清冷冷的声音从上方传来,空灵得有些飘渺。

  我惊讶得忘了疼,抬起头,雪莲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此刻正站在我前面,莹白的发丝随风起舞。

  “那个……好像也不太不确定。”真的见到了他,我的回答却是这样没出息。

  “他们赶过来估计最少要小半个时辰。”雪莲蹲在我面前,发丝泻了一地,和洁白的雪混在一处分辨不清。

  小半个时辰?也就是将近一个小时?

  这大冷的天,叫我一个腿摔折了疼得要死的人在雪地里面趴这么久,这是真的要死了吧?

  我怎么这么背啊?被雷劈、被人踹下山崖,现在又掉下山崖,我这条霉运算是走到底了……

  我不敢碰伤腿,疼得龇牙咧嘴想要把裤管卷起来看看摔成什么样子了,裤子上虽然没有血迹,但骨折肯定没跑了。

  “这是雪莲花。”雪莲伸手递过来,手指修长干净,手中是一朵白色雪莲,“你大叫的时候丢了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雪狐裳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雪狐裳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