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那个掌柜,死了
瞳木2019-09-24 14:273,261

  隔着个木柜台,我够不着他,抢不回雪莲花,气得我火冒三丈。

  “我还没说卖呢!”我急了,吼道,“我告诉你,你要是不把花还给我,你就等死吧!到时我倒贴五十两给你买夺菊花祭祀你!”

  “哟哟哟!好大的口气啊!”掌柜冷笑,走出柜台道,“既然你这么说,老子今天还就一分钱都不给了!我倒要看看你这个瘸子是怎么让我死的!”说完啪地一个巴掌就甩过来,我没想到对方这么暴力,压根来不及躲,结结实实地挨了一下,一个没站稳便摔在地上,脑袋磕到了柜台上。

  手一摸,额头上湿漉漉的全是血,我一看这情形,脑子嗡一声地蒙了。

  挣扎了几下,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了,我只能怔怔地坐着,就看见那掌柜的又走过来。

  “你……你想做什么?”我害怕了,手撑着地往后挪。

  忽然一双手扶起我,我先是哆嗦了一下,仰起脸,看见是雪莲,我顿时像看见了救星,一把抓住他的袖子。

  “雪莲……”我声音发虚地问道,“你怎么找来了?”

  “怎么会弄成这样?”雪莲轻轻蹙眉,修长的手指挑起我的下巴,一手拂开我前额的碎发,看我头上的伤。

  “疼疼疼……你轻点。”我想要往后躲,雪莲却抓着我不让我乱动。

  “好多的血。”雪莲声音冷下来,抬眼瞥想一旁的掌柜的,“你打的?”

  “这可不怪我!”掌柜攥紧手里的雪莲花急急地往后退,“是她自己不小心撞的!可不能怪我!”

  “掌柜的,你这里有止血的药么?”雪莲问。

  “……有。”掌柜的有些呆住,似乎没想到雪莲的态度会这么好。

  “那麻烦你拿些止血的药来,要最好的。”雪莲看着掌柜道,然后丢过去一锭银子,甚至还笑了一下。

  “雪莲!他打我!还推我!你居然——”

  最难过的就是你被欺负的时候,你以为是朋友的人,竟然不站在你的身旁……

  我本来没想哭的,可一看见雪莲这样对他,眼泪立马刷地一下掉下来了。

  “我知道。”雪莲声音里听不出什么情绪,他把我抱起来,让我躺在方才那奸商躺的躺椅上。我挣扎着想要起来,却被雪莲死死地按住。

  掌柜显然没想到雪莲居然这么好脾气,慌忙取过药递来。我挥着手不让雪莲包扎,雪莲声音一沉地说:“不要动,包扎好了再说。”

  我被他一个“再说”给唬住了,问道:“什么再说?”雪莲迅速地给我上药包扎,没有再说话。

  “好了。”雪莲站起来,走到那掌柜的跟前,也没说话只是伸出手去——掌柜居然顺从地把雪莲花还到雪莲的手心里,雪莲将雪莲花重新纳入怀中。

  “我和你们不一样。”雪莲目光温和地看着他,“我们是很讲信用的。”说罢,他嘴角微微扬起。

  我想,他说的“我们”指的是妖吧?

  但是,他为什么要强调这个?我莫名其妙地看着他,不知道他想做什么。

  那掌柜显然也没听明白,一脸疑惑地看着雪莲,很茫然的样子。

  “她说,”雪莲理了理袖子,指了指我的方向,“要倒贴五十两给你买菊花,所以我刚才给你的五十两银子不是药钱,是给你买菊花的。”

  我捂着脑袋,“扑哧”一声笑出声,也顾不得脑袋上的痛了。雪莲这么一说,我顿时觉得很解气,但是这钱就不用给了吧?

  难道说无论男人还是男妖都很舍得拿钱出气?有钱人的世界搞不懂。

  “老子还没死!”掌柜终于听明白了,火冒三丈地吼道,“你小子是来找茬的是不是?”

  雪莲也不辩解,只是微微点头说。

  雪莲走过来,平静地抱起我:“今晚,好好同家人道别吧。”说罢,离开了药铺。身后只听见那掌柜的怒骂声。

  “雪莲,他在骂你。”我仰头看着雪莲气愤地说。

  “他骂不了多久,就任他骂好了。”雪莲轻声说,“倒是你怎么这么笨,这样都会受伤?”说着,雪莲摇摇头,嘴角却若有若无地勾起一丝笑来。

  回去的第二天,南宫楚吟和南宫紫轩终于带着御医匆匆地赶来了。

  原本见了他们我还准备讽刺上两句,但是看见南宫楚吟一脸的疲惫和南宫紫轩一脸的担忧后,我还是没说什么,只是看着御医在那儿和雪莲讲关于治疗我的腿的问题……看着看着自己看出了神。

  夕下的阳光绽放着最后的温度,绝望又绚烂。

  我神色游离地看着墙壁被染成了橘色、看着雪莲修长的身影被拉得更长了。不可否认,此时的雪莲很美,甚至比他站在雪山之上还要美上几分。

  雪山的雪莲是白色的,纯色的白,不染一点其他的颜色,就算是日落时的霞光也沾染不到他的身上,他总是无时无刻地伴着一层近似月光的银色光芒。

  我微笑,没想到此时映着夕阳的雪莲也如此好看,下了山之后的雪莲,似乎变得多了一层感情,偶尔地也会展露微笑了。

  “你觉得如何?”雪莲俯身揉了揉我的头发,一副宠爱的口气。我有些尴尬地看着他,因为之前走神而没有听清他们在说什么,只好说:“你决定就好。”

  “那就这样定了,李太医,舍妹就拜托你了。”雪莲深深行礼道。

  “自当竭尽全力。”那个被称作李太医的人说道,“只是不知令妹能否忍受这样的痛楚。”

  “什么痛楚?”我慌忙地抬起头问道。雪莲没有理会我,只是继续和李太医讨论关于用药的问题。

  “裳月!你真勇敢!”南宫紫轩忽然走过来,在我的床边坐下。

  “我怎么了?”我一脸茫然地问道。

  “李太医建议把你的腿敲断然后重接,你居然一点都不皱眉就答应了。”南宫紫轩一脸佩服地看着我,“我还以为你第一个反应就是哭呢。真是巾帼不让须眉!”

  “我是想哭……”我苦着脸说。

  原来雪莲又把我给卖了!我的腿啊!我可怜兮兮地摸着我的右腿想。

  “你的脑袋怎么了?”南宫楚吟突然皱着眉头问。

  “那个——我不小心摔了,撞到柜子上去了。”我慌张地笑了笑。

  “怎么这么不小心?”南宫紫轩凑过来仔细地看了看我的额头说。

  “我走路不是不方便嘛!所以……”我瞪着南宫楚吟转移话题,“你看都是你害的,害得我现在还要被敲断腿!”

  “对了。我们从宫里来的路上听说一件怪事。”南宫紫轩岔开话题道。

  “什么怪事?”我强做镇定,但是心还是不由得停了一下。

  “王都里最大的济世药铺,掌柜的死了,仵作却没能从掌柜的身上验出一点伤,看起来就像是突然睡死过去似的。”

  见到我的脸一下变得惨白,南宫紫轩关心地问:“裳月!你怎么了?脸色这么差。”

  “是不是腿上的伤疼?还是头上的伤口疼?”南宫楚吟也蹙眉问道。

  “我的头有点晕……”我勉强撑起精神,“我想睡一会。”直接拉过被子盖住自己,我的脸面向里面,心扑通扑通地跳得特别快。济世药铺的掌柜死了?该不会是因为雪莲吧……

  可是雪莲总是一副淡漠的模样啊,怎么都不像是那种随随便便就杀人的妖精!不过掌柜的真的死了,而且死得这么离奇,连一点伤都没有。蓦然想起雪莲昨日说过的话,他说我们很讲信用,还说那五十两是给那掌柜的买菊花的。

  我记得雪莲和白皎月都强调过自己讨厌人类恶习,可为了这个就杀人……怎么想都不像雪莲的风格。那么难道只是巧合?我真是想得脑袋都晕了还是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于是闭上眼睛想休息会,结果不小心真的就那样沉沉地睡了过去。当我打着呵欠爬起来的时候,太阳早已经没了影子,天上换上了银白的月。我揉揉肚子,有点饿了,一瘸一拐地走下床,想去桌上找点心吃。

  咬着香甜的糕点,我开始庆幸雪莲只喝蜂蜜茶,不然点心一定会被他吃光的。想完之后又觉得自己的这个想法很白痴,雪莲又不是自己,不由得摇摇头笑起自己来。

  说到雪莲,我扫了一眼房间,他不在房间里。我塞下最后一块糕点,端起杯子灌了一气茶水,然后抹抹嘴跛着脚出了门。

  银白的月光照着院中小小的荷花池——因为是冬天,池中横七竖八地插着许多枯萎的荷叶,在月光下显得格外灰颓。池边的小亭中,雪莲正坐在那里,安静地饮着茶,淡漠一切的目光像是什么都没有看,又像是囊括了所有的景致。月光倾洒在他的周身,我再次觉得他还是白发更好看些。

  “那个该死的太医怎么说的?”我一瘸一拐地走过去,坐在雪莲的旁边,没声好气地问。

  “明天一早他会过来。”雪莲淡漠地开口。

  “他要把我的腿敲断!你竟然就同意了?”我拍拍桌子,有些愤怒。

  “进一步取得南宫楚吟的信任,这是最简单的方法。”雪莲面无表情地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雪狐裳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雪狐裳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